E小说 - 其他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拾壹章 相见不识

第拾壹章 相见不识

        见了沈漫那张发黑的脸,乐至便开始思索自己何时得罪了他。

        自从自己成了乐术,便一直循规蹈矩,刚刚只是说了一句‘早生贵子’,又如何得罪了他?

        莫非沈漫觉得孩子累赘,不想那么早生子?

        沈漫一心向道,又如何愿意多个累赘?

        乐至一脸恍然大悟:“修炼要紧,生孩子的事可以晚些。”

        “……”

        乐至隐约觉得沈漫的脸更加黑了几分,莫非自己猜错了?这人的心思太难猜,乐至心有戚戚焉,便不再言语,板着脸默默转身离去。

        这次回了百草园,乐至便开始闭关修炼起来。

        当秋去冬来,乐至成了三级炼丹师的时候,叶光纪依旧在床上躺着。

        “乐术。”

        乐至抬起头,便见沈漫站在门口,依旧是一身白衣。

        沈漫之前说他一月之后订亲,现在算来也恰好过了一个月,为何又会出现在百草园?

        乐至疑惑地看着他。

        “一个人呆在这百草园中可觉烦闷?”沈漫问道。

        乐至默默地看了一眼床上躺尸的叶光纪,想着并非自己一人。

        “自然没有你订亲有趣。”乐至道。

        “最近无良辰吉日,这订亲的事便缓了些。”沈漫道。

        “……哦。”

        “要不要出去走走,听闻这婆娑峰中来了一位大人物。”沈漫道。

        棠淇真人本是大人物了,其他能算大人物的不过几宗宗主。

        乐至对大人物没有兴趣,所以只是淡淡地瞥了沈漫一眼,不甚感兴趣地问道:“有多大?”

        “修真界五大宗,四宗人修,唯有一宗是妖修,而这来的正是妖宗之主毕景。”沈漫道。

        乐至猛地抬头,脸上惊喜与痛苦交杂在一起,那本来平凡的脸有些扭曲,丑陋了几分。

        沈漫很少见到他有这般大的情绪变化,现在见了他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只觉得十分怪异。

        “乐术。”

        “乐术!”

        沈漫连续叫了几声,乐至才回过神来,脸色有些苍白,呆呆地看着他。

        “可有哪里不舒服?”沈漫问道。

        乐至咬着嘴唇,眼神中闪过一抹挣扎:“不知这大人物长什么模样。”

        “不如我们去看看?”沈漫道。

        乐至眼睛一亮,突然站起身来,走到了镜子前,理了理衣襟和头发,过了片刻,便是一脸愁容地看着沈漫:“我这般模样是不是很难看?”

        见沈漫不答,乐至又将头发用碧玉色的簪子束起,露出一整张脸来。

        “这样呢?”乐至一脸期待地看着沈漫。

        眼前的人便如同小媳妇见丈夫一般,小心地收拾着衣服与装饰,沈漫联想至此,心中的怪异感又深了几分。

        “……”

        圆圆的脸,五官并不分明,相貌普通到丑陋,乐至肩膀塌了下来。

        他已经不指望这副相貌可以吸引毕景的目光了……

        乐至将头发放下,挡住了大半的脸,这样子或许还更好些。这张脸露的越多越磕碜。

        他以前最爱红衣,但是若是现在穿上红衣,便与那傻子无甚区别了。乐至挑了一声素色衣服换上,便拉着沈漫往外去。

        婆娑峰有三大洞府,分别为万无、千无和百无。

        万无洞府正是棠淇真人所居,其中小桥流水,抑或石壁山刃,春日暖阳,抑或夏日炎炎,皆随着棠淇真人所想而变化。

        千无洞府中四季如春,风景秀丽,是个休养与修炼的好地方。

        百无洞府中一片荒漠,烈日炎炎,常用来惩罚那越轨的弟子。

        妖主毕景便在那千无洞府中。乐至和沈漫之前走过的栈道便叫无边栈道。

        棠淇真人在无边栈道上设下阵法,明明是同一条栈道,只有得了棠淇真人应允才可入万无洞府与千无洞府,擅自闯入便是百无洞府。

        乐至坐在栈道的这边,眼巴巴地看着那边。

        明明知道毕景就在对面,却走不过去,也看不到那个人。

        “不如我们回去吧。”沈漫道。

        好像在他说出妖主来访之后,乐术便变得不正常起来。

        “你说我们破了棠淇真人阵法的可能性有多大?”乐至睁大了眼睛,认真问道。

        “和你成为绝世美人的可能性一样大。”

        这话并非沈漫所言,乐至回头,便见那懒鬼叶光纪站在他们身后。

        这是乐至第一次在阳光下看到站着的叶光纪。

        一声黑衣,头发和胡须遮住了脸,这人全身上下没有一处透光的地方,看得乐至心中发毛。

        “你要去何处?”乐至问道。

        “千无洞府。”叶光纪道。

        叶光纪只觉得一阵风吹过,身边突然多了一个人。

        乐至紧紧地抓着他的手臂,眼巴巴地看着他:“我也要去。”

        叶光纪走一步,乐至便跟着挪一步,这样便挪到了千无洞府洞口处。

        乐至突然放开了手,脸上闪过一抹犹豫。明明十分想见那人,可是真的要见到了,乐至心中又生了怯意。况且自己现在的模样这般难看……

        叶光纪走出了几步,突然回头:“药童,快跟上。”

        乐至咬了咬牙,凑到了叶光纪身边。

        外面看着是一座洞府,里面却别有洞天,入眼即是一座巨大的院子。

        乐至紧紧跟着叶光纪,穿过九曲回廊,然后停在了一座屋前。

        “妖主果然风流,来我幽草宗做客还带着美人。”叶光纪眨了眨眼道。

        叶光纪伸手去敲门。

        “外面是何人?”

        乐至听见那屋中传来的低沉声音,心中一震,是毕景……

        “叶光纪。”叶光纪道。

        “请进。”

        叶光纪推门而进,屋子中的风光一览而尽。

        躺在卧榻上面的男人五官深刻,俊美无双,黑发披散在耳边,更显出一股风流不羁之感,一双眼睛微微眯起,似笑非笑。男人怀中还抱着一个美人,美人头发凌乱,脸泛春意,见了叶光纪与乐至,只是害羞地扑进了男人的怀中。

        男人正是毕景。

        在叶光纪和乐至进来前,这屋中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叶光纪笑眯眯地看着毕景。

        乐至隐在他身后,牙齿紧紧咬着嘴唇,脸色有些难看。

        见了这般光景,乐至想着若是时光倒流,他或许还是会给毕景吃下寄情丹。

        而现在,他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呆呆地站在,眼神紧紧黏在那人身上,那人却一眼都不曾看过他。

        “这段日子,我查阅各种丹书,寄情丹乃是高品丹药,这种丹药虽然厉害,但是也有一定的时限。”

        毕景放开了怀中的美人:“不是都是两百年吗?”

        “凡事并非绝对。”叶光纪道。

        “那可有解法?”毕景问道。

        “若是那以心头血为丹药之引的不是您怀中的美人,这丹药之性应该早解了。”叶光纪道。

        若是寄情丹药性还在,毕景当钟情于那人,而非如此风流随性。

        毕景的脸色瞬间有些难看。

        “不是她。”

        “妖主您服下这丹药之后过了多少年了?”叶光纪问道。

        毕景不答。

        “那为何您会觉得丹药之性还在?”

        “贱人入梦,便是噩梦。”毕景冰冷道。

        “您经常梦到他?”叶光纪道。

        “夜夜难眠,他便如恶鬼一般。”毕景道。

        “之前宗主也曾提过,我已知晓,这丹药并非无法可解。”

        “多谢。”

        叶光纪说完便辞别而去,走了许久才发现自家药童还呆呆站在原地。

        “乐术!”叶光纪唤了一声。

        乐至抬头,便见毕景也在看他。

        四目相对,乐至脸上的表情比哭还难看。

        毕景向来爱美人,看清了乐术的长相,脸瞬间黑了下来。

        乐至勉强站定,然后转身离去。

        “慢着!”

        乐至突然听得背后一声音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