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零拾章 懒中之懒

第零拾章 懒中之懒

        百草园并非一个园,而是一座山。

        乐至站在山下,抬头望去,便是万紫千红的一片。

        山上各种草药,还有茅屋一间。

        一日奔波,加上刚刚棠淇真人的那一番话,乐至身心俱疲,便往那茅屋走去。

        乐至推开茅屋,便觉一阵灰尘铺面而来。这茅屋怕是有几百年无人入住了。

        幽草宗百草园叶光纪,乐至早有耳闻。但是看这般光景,莫非那叶光纪早就死了?

        过了好久,那灰尘才散去。

        乐至站在门口,毕方鸟钦离站在他身边,都在审视这个他们即将入住的地方。

        一张床,一张桌子,简陋至极。

        乐至的目光落在了床上,便见那床上鼓起了一块,从外面看依稀是个人形,颇为诡异。

        钦离显然好奇心匦肆较卤闾搅舜采希畔虏茸拍歉龉钠鸬陌

        毫无动静。

        莫非是个死人?

        乐至咬了咬唇,往那床边走去。钦离跳到了乐至的肩上,一双眼睛好奇地盯着那床。

        乐至伸手将那被子掀开。

        入眼是一片漆黑。漆黑的毛发,漆黑的衣服。

        那是一个人。

        乐至看了好久才发现脸的位置,那人脸上胡子与头发纠结在一起,比那野人还野人。

        “你是活人还是死人?”乐至问道。

        那人一动不动的。

        钦离突然跳到了床上,往那人脸上喷了一口火。火很小,从毛发尾端开始燃烧。

        直到乐至快要确认这是个死人的时候,那人突然睁开了眼睛。

        漆黑的眼。

        那人只是看着乐至,也不去扑灭自己脸上的火。那人眼神迷离,竟是不顾脸上的火,又要睡过去。

        这世上竟然有这么懒的人!

        乐至用力拍了那人一巴掌,那火星便灭了,被火烧过的毛发蜷缩在一起,格外滑稽。

        那人眼睛也未睁,只是道了声:“谢谢……”

        “……”他该说举手之劳,不必客气吗?

        乐至不知床上的是何人,自然不知是主人还是客人,只能随了他。

        乐至是个爱干净的人,便将这茅屋打扫了一遍,然后在地上铺出一张床,躺了上去。

        一觉便睡到第二日早晨,阳光透过窗户照在了身上。

        床上依旧鼓着一个包。

        乐至也不理会他,而是拿出了丹书,认真看了起来。钦离躺在他身边,将那生着火红冠羽的脑袋搁在他的腿上,眼睛眯起。

        乐至偶尔会看看身边的毕方鸟,便想着这乖巧的家伙若是化成了人形会是何模样。

        百草园人烟稀少,目前只有二人,还有一人如同死人一般,所以格外安静,也适合修炼。再加上药草丰富,乐至修炼的丹药越来越多,品级也越来越高。

        转眼便过去了许多天,乐至在一日采药归来的时候,终于在百草园中见到了除那床上躺着的第二人,也是唯一一个活蹦乱跳的人。

        那是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生得机灵可爱,怯生生地站在门口,想要敲门却又不敢敲。

        “你找谁?”乐至问道。

        小姑娘猛地回头,见了乐至,眼睛一亮,笑道:“您是叶师叔吗?我想求叶师叔给我一棵百味草。”

        “我想你应该继续敲门。”乐至道,心中想的却是莫非那屋中躺着的懒鬼真的是传说中的药神叶光纪?

        小姑娘受伤地看了乐至一眼,继续敲门。

        其实乐至知道生在茅草屋外一圈的三叶草便是百味草,百味草可治疗真气所伤的伤口。而这百草园是属于叶光纪的,他最多只能算一个药童。

        乐至站在一旁看着小姑娘用力地敲着门,直到把门敲开了。

        “师叔,您在戏弄我吗?”小姑娘看着乐至,满脸控诉。

        乐至也是一愣,因为屋中空无一人,那床上鼓起的位置竟然空了!

        “我并非你叶师叔。”

        “骗人,人人都说这园中只有您一人。”

        “那有没有人告诉你你叶师叔一脸都是胡子?”

        “叶师叔丰神俊朗。”小姑娘撅起了嘴,又看了乐至几眼,眼神突然变了,“都说叶师叔丰神俊朗,绝非你这般模样,看来是我认错了。”说完便转身离去。

        “……”

        乐至想着那只能用‘漆黑’来形容的人,哪里丰神俊朗了?自己这张脸虽然丑,但是至少还有脸。

        乐至知道那懒鬼就是传说中的叶光纪,他更好奇的是叶光纪去了哪里。

        直到天黑,那人也没有回来。

        乐至闭目炼了几颗低品丹药,挑了有用的自己服下,其余的都进了钦离的肚子。

        钦离小肚子鼓起,靠在乐至身上,还满意地打了一个嗝。

        迷迷糊糊睡到半夜,乐至突然听到了声音,睁开眼,便见一个人进了屋。

        “叶光纪。”乐至道。

        那人没有理会乐至,直接往床上一躺,被子一裹,床上便鼓起了一个包。

        乐至心中突然起了一股倔强的心思,便走到了床边,掀开了那人的被子。

        “叶光纪。”

        “叶光纪……”

        “叶光纪。”

        那双眼紧闭的人终于睁开了双眼,眼神冰冷地盯着乐至瞧着。被那眼神注视着,乐至突然有些发寒。

        “宗主说你精通丹道。”

        “我是二级炼丹师。”乐至谦虚道。

        “那你可知寄情丹?”

        “……”乐至脸色猛地一变,不再言语。

        “寄情丹违背天道,竟然真的有人逆天行事。”

        “……”

        “还将这寄情丹用在宗主的好友身上,实在可耻。”

        “……”

        “宗主为此事召见我,害我没了休息时间。更加可耻。”

        “……”

        寄情丹本是他的骄傲,让他得到最想得到的人,但是最后也败在这寄情丹上。若是重来一次,他或许不会再选择这一味丹药。

        乐至回过神来的时候,叶光纪已经双眼紧闭,沉沉睡去。

        转眼又过了几日,这几日乐至头都十分疼。他仔细想了许久,才发觉,这是乐术的执念在作祟了。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乐至决定去这婆娑峰上的剑门看看。

        乐至出了百草园才发现百草园中有多么闭塞。

        百草园外面的世界,乐至见了许多修真者,或冷淡,或热情,但是却没有一个像叶光纪一般懒。

        沈漫虽然刚入剑门,但是却十分有名。

        乐至很快便打听到沈漫在聚灵阵中修行,一路问了许多人,才找到了那聚灵阵。

        乐至远远便见了那相依在一起的二人,林轻言竟然入了婆娑峰,与沈漫在一起。难怪乐术的执念会起。

        乐至便远远地看着,脑袋抽疼,脸也渐渐发白起来。

        他似乎看见沈漫回头看了他一眼。

        乐至猛地甩了一下脑袋,再看去,便见那二人更加亲密,似乎在亲吻。

        乐至闭目,勉强稳住心神,感受着那股来自乐术的执念。

        不要让他们在一起……

        “师兄,你在看什么?”林轻言靠在沈漫的怀中,见沈漫回头,好奇道。

        沈漫还是呆呆地看着,并不言语。

        林轻言好奇地回头,却并未见到有任何人。

        “我有些事,你在这处等我。”沈漫道。

        林轻言看着沈漫的身影渐渐远去,脸上突然起了一层寒光。

        乐至走出了一段距离,乐术的执念淡去,他也清醒起来。

        “乐术。”乐至听得一声唤,回过头来,便见沈漫站在他身后,额前还有几滴汗。

        “刚刚你都看见了?”沈漫问道。

        “林……师妹也来了剑门?”乐至心中有些疑问。

        “不过一个月时间,因为我们要订亲了。”沈漫道。

        乐至一愣:“恭喜……”

        沈漫看着乐至那呆呆傻傻地模样,心中一痛,但还是道:“你与师妹无缘,所以不必妄想了。”

        “哦。”乐至道。

        “你没有其他话要与我说吗?”沈漫问道,脸上有些期待。

        “……早生贵子?”

        “……”

        已经痴傻到口不择言了……

        看着乐至那般失魂落魄的模样,沈漫突然想伸手去摸摸他的脑袋。

        但是想着他是为师妹而伤心,便有一股气闷在心中。

        吞不下,吐不得,只有脸变成了暗黑色,把刚抬起头来的乐至吓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