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零玖章 初入仙门

第零玖章 初入仙门

        有些人如同存在乌云之后的太阳,看不见,也摸不着。

        有些人只存在于传说中,比如棠淇真人。

        那人拥有皎月之貌,鸾凤之姿。虽未飞升,却有仙人之风。

        乐至在很小的时候便听闻了,那个时候他刚入丹门。那人便如同远方的高山,无法逾越。

        以前他总想着,等自己成了厉害的丹师,便要来见见这传说中的人物。

        可惜到了后来,毕景出现了,他只想着能守在毕景身边,也忘了这最初的想法。

        而现在兜兜转转,他竟然站在第三殿门口,等着接引弟子到来,等着去见棠淇真人。

        乐至心中的感觉十分奇妙。

        “沈漫,即将见到棠淇真人,你现在有何感觉。”

        “有悲有喜,却又无悲无喜。”沈漫道。

        乐至面露疑惑。

        “喜为可为棠淇真人的弟子,悲为与师妹分离,为何又无悲无喜?”

        “修真之路漫长,机缘与劫难众多,当无悲无喜。”沈漫道。

        “想着可以见到棠淇真人,我心中很开心怎么办?”乐至道,“喜怒当随心,又何必敛于心?”

        “……你还小,许多事要慢慢领悟。”

        “……”

        “你这毕方鸟可还乖巧?”

        毕方鸟一足独立于乐至的肩上,如同一团火焰。

        “甚是乖巧。”乐至道,“你这剑用的如何?”

        “十分顺手。”沈漫道。

        “可以杀猪宰羊吗?”

        “……”

        两人聊了一阵,在话题转向诡异的不可收拾之前,天空中终于突然出现了一个雪白的点。

        那雪白的点越来越近,成了一个骑在白鹿上的白衣女子。

        白鹿踏着云彩而来,再近些便看清那女子肌肤胜雪、眉目如画。

        “二位可是沈漫与乐至?”女子问道,待见了乐至身上的毕方鸟,脸色有些诧异。

        “正是。”

        “我乃棠淇真人座下第十八位弟子,来接引你们二位入婆娑峰。”

        “劳烦了。”沈漫道。

        棠淇真人居于婆娑峰上。

        婆娑峰壁立千仞,远远望去只见云雾缭乱,望不见顶端。

        那女子骑在路上,身后竟然形成了一条小道,沈漫与乐至跟在她身后。

        在云海中穿行了一阵,眼前突然出现了一条狭长的栈道。

        女子从白鹿上跳了下来:“过了这条栈道,便是师尊所居洞府了。师尊在等你们,你们二人过去便可。”

        女子转身离去。

        乐至走在那栈道之上,两边茫茫林海,远处仙山半隐在云雾里,总有一股莫名的熟悉。

        他绞尽脑汁,将自己的前世今生都想了一遍。自己之前从未到过幽草宗,更遑论这栈道了。

        所以这熟悉感便是一种……幻觉?

        沈漫走出一段距离,见乐至没有跟上。转头看去,便见他四处张望着,一脸茫然。沈漫只当他未见过这般美景,所以才这般傻乎乎的。

        沈漫伸手想要去敲他地脑袋,只是伸了一半才觉得这种行为有些亲密,连忙收回了手。

        “快些走,莫让棠淇真人久等。”沈漫冷声道。

        听见沈漫不耐烦的声音,乐至回过神来,连忙跟了上去。

        穿过漫长的栈道,便见了一个山洞,那洞口处生着各种各样的草木,开着各种各样的花,这沾染了仙气的美景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乐至和沈漫便恭敬地站在山洞门。

        “弟子沈漫、乐术,拜见宗主。”二人道。

        “进来。”洞府内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

        二人并肩而入,到了那洞府中,也是愣了一愣。

        洞府之中别有一番天地,亭台楼阁,小桥流水,更有那楼阁前的白色身影。

        乐至一眨不眨地盯着那白色的身影,脸上不自觉地带着好奇与兴奋。

        那人缓缓地转过了身体。

        乐至眼睛瞪得圆圆的,颇为滑稽。

        在看到那张脸的瞬间,乐至的脑海中只有八个字—“惊才风逸、绝世无双。”

        棠淇真人面色清冷,声音清冷,整个人仿若不食人间烟火。

        “弟子沈漫拜见宗主。”沈漫道。

        见身边之人没有动静,转头看去,便见乐至呆呆地看着棠淇真人,那眼睛都看得直了,简直花痴至极、孟浪至极。

        看着乐至这般模样,沈漫瞬间有些阴郁起来。

        “乐术。”沈漫冷冷地唤了一声。

        乐至回过神来,脸突然有些发红。不知何时,他竟然也染上了与毕景一般的毛病,爱好美色了。

        “弟子拜见宗主。”乐至道。

        棠淇真人微笑着点了点头,那一笑便如同天边的云彩,虚无而渺远。

        “痴念太重,仙道难。”

        乐至听见那清冷的声音响起,抬起头来,便见棠淇真人正看着他。

        所以是说他痴念太重?

        棠淇真人眼睛深邃,若是仔细看,便看得出里面什么都没有。这便是棠淇真人的道,世间万物皆尘埃,了于凡尘、无牵无挂。

        见了这样清冷的一双眼,乐至突然起了一股莫名的不快。

        “若是得偿所愿,不入仙道又如何?”

        说这句话的时候,乐至突然变成了那个随心的乐至,而不是扮演的呆傻的乐术。

        “人心易变,仙道恒久。”棠淇真人淡淡道。

        乐至睁圆了眼,瞪着棠淇真人。

        棠淇真人的目光便落在了沈漫身上,看了他许久,只说了一句话—“性坚志定,堪为大才。”

        沈漫入剑门,乐至入百草园。

        这便是棠淇真人对他们的安排。

        两人拜别了棠淇真人,并肩走出,却是不一样的心情。

        沈漫虽然面无表情,眉目之间却透出一股喜意,脚步也快了几分。

        乐至脸色难看,不知是为说中心思,还是看不惯棠淇真人那般姿态。

        两人前后过了栈道,之后便要分离了。

        沈漫突然顿住了脚步,乐至低垂着头,傻乎乎地往前走着,便撞到了沈漫身上。

        沈漫看着怀中平白无故多出的人,心猛地一跳。他下意识的伸出手想要搂住怀中的人。

        他从来没有这种感觉。

        陌生地让人平生恐惧。

        沈漫猛地推开了乐至。

        先是撞到东西,然后又被甩在地上。乐至在地上坐了片刻才反应过来。

        “棠淇真人根本不懂这世间的情爱。”乐至道,却还是为刚刚的事耿耿于怀。

        “……”沈漫脸色有些难看。

        “可惜了一副好相貌,却不曾经历情爱。”

        “……难道你懂?”

        乐至一愣。

        “若是成仙要舍弃情爱,那我便不成仙。”

        “凡事适可而止,不可耽于其中。乐术,希望有一日你能懂。”沈漫诚心道,“百草园中各种奇珍异草,你好好修炼,若是得了空闲也可来剑门找我。”

        “好。”

        乐至坐在地上,看见沈漫的身影远去,然后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