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零叁章 心怀鬼胎

第零叁章 心怀鬼胎

        乐至再睁开眼的时候,身边没了白雪,却还是一样的冷。

        乐至深吸了一口气,盘腿坐在地上,集中念力,腹中却是空荡荡的一片。

        真气全无。

        他是丹修,修为关乎炼丹师等级,如今修为全无,即使有配方,也炼不出来丹药了。

        若是他这样死了,牧嗔绝对会去挖坟。

        自己还欠他一颗绝情丹。

        乐至几乎是半爬着到了门口,洞口处有两人看守着,见了乐至也当看不见。

        “我要见毕景。”

        乐至身上只披着一件黑色的长袍,两眼期待地看着守门人。

        若不是见识了当年这人将那二位美人打入冷狱的冷然,别人会把他当作一只小白兔。

        守门人抬头,望向天空。

        “你想见宗主?”女子一身浅色的长裙,翩然而至。

        隔着一扇门,门里寒冬,门外夏至。

        乐至抬头看了女子许久,却也没有认出眼前的人来。

        “我是海棠。”

        这女子的脸不识得,名字还是识得的。

        毕景当年最宠爱的两位公子,风月与无双,这女子侍奉着风月,却并非侍女。

        她是妖修,因毕景宠爱,才将她赐给风月。

        很多年前,他便知道海棠与风月亲厚。

        眼中的阴郁瞬间即逝,乐至露出一个大大的笑,那本来苍白的脸瞬间有了光亮。

        “海棠姐姐来这冷狱之中,所为何事?”

        “宗主有命。”海棠道。

        乐至脸上生出了一抹羞怯:“毕景……他心中还是念着我的吗?”

        “宗主命我来看看你死了没。”海棠脸上的笑未变。

        乐至依旧笑得灿烂。

        “恐怕没那么快。”

        “快了,修者无内丹便如同普通人一般,普通人在这冷狱中挨不过两日。当年风月被关在这冷狱中,也多亏乐公子心慈,未挖去众位他的内丹。”海棠道。

        乐至吃吃笑道:“不必客气。”

        “可惜他命短,还是死在了这冷狱中。“海棠愤恨离去。

        乐至脸上的笑渐渐褪去。

        乐至第一次见识到女人的难缠。

        夜色渐深。

        乐至缩成一团躲在角落,冷意倾袭而来,他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

        “乐至。”

        乐至勉强睁开眼,便看到一张冷艳的脸。

        是海棠。

        “海棠姐姐这么晚还来看我,乐至十分荣幸。”乐至低声笑道。

        “你挨不过明天了。”海棠道。

        “若是毕景今天突然醒悟心中对我的爱,明天便不是问题。”乐至道。

        “你也说是突然。况且宗主对你无爱。”海棠道。

        乐至羞恼地看了海棠一眼:“海棠姐姐为何喜欢戳人伤口?”

        “你白日里说你想见宗主。”

        “姐姐也说我是白日做梦。”

        “我带你去见宗主。”

        乐至脸上一直挂着笑,手却不禁抖了一下。

        “多谢。”

        海棠手中拿着代表毕景身份的宗主令牌,守门人自然恭敬地打开了冷狱的大门。

        海棠引着乐至往景生殿去。

        乐至看着眼前的窈窕身影。

        “海棠姐姐为何帮我?”乐至不禁问道。

        “你活不过明日。”海棠声音平淡。

        乐至皱了皱眉,莫非这女子真的是突发善心?

        越靠近景生殿,乐至心中便越开心,也不去猜想海棠的心思。

        到了殿门处,乐至忍不住停下脚步来,整了整衣襟。

        海棠在前面等了他片刻。

        夜色太深,即使有灯光,乐至也看不清前面女子的表情。

        入了大殿,乐至身体猛然僵住。

        那屋里传来的喘息声十分熟悉。

        乐至的脸渐渐苍白。

        海棠一脸漠然地站在他身边。

        “冷狱之中,无法修炼,只能日日承受那冰寒彻骨。”海棠低声道。

        所以她并非什么善心,而是在报复。

        乐至却顾不得许多,隔着一扇门,夜深人静,那屋子里的声音也格外的清晰。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声音才静了下来。

        “你还要见宗主吗?”海棠低声问道。

        “你觉得毕景还有精力吗?”乐至暧昧道。

        海棠冷笑一声,终于忍不住,骂了声‘贱人’。

        乐至却丝毫不在意。

        “谁在外面?”低沉之声响起。

        乐至双手握成了拳,然后放开,推开门,跨了进去。

        宽大床上躺着两个人,男子魁梧雄壮,女子柔弱纤细。

        乐至瞪大了双眼,可怜兮兮地看着毕景,仿佛这屋内只有他们二人,他身后没有海棠,毕景怀中也没有那女子,

        刚刚餍足的男人脸色渐渐难看起来。

        “你为何会在此?”毕景冷冷道。

        乐至瞪得眼睛有些酸了,然后垂眸,看着自己的脚尖。

        两百年时间,乐至了解毕景甚于自己。

        毕景喜欢柔弱乖巧的人,所以他乐至便是柔弱乖巧。

        毕景不喜欢身侧之人太过厉害,所以他乐至修为低下,修炼两百余年,还是结丹修者。

        除了牧嗔,无人知道他是炼丹师。

        乐至现在这一副模样,更是可怜至极。

        “牡丹,你下去。”过了许久,毕景沉声道。

        这女子并非毕景最宠爱,却是一众宠妾中最美貌的。

        乐至许多动作便是从牡丹那里学来,两百年过去,他早已忘记了牡丹的长相,这名字却仍然记得。

        牡丹披衣离去,殿门关上。

        牡丹与海棠并肩走出许久。

        “若是宗主真的喜欢那贱人,你今日将他引来,岂不是引狼入室?”牡丹道。

        “宗主最讨厌被人欺骗。纵使喜欢,也不会让他活下去。况且是因为寄情丹。”海棠道,“昔日之苦,以他一死便可了却,岂不是过于简单了些?”

        两人静立许久。

        海棠冷笑,牡丹脸上也渐渐浮现出一个笑。

        景生殿中。

        乐至垂眸许久,他听得见毕景的呼吸声。

        乐至忍不住抬起头来,一双大眼睛中酝酿出一层雾气,带着撒娇地喊了一声:“毕景……”

        毕景脸上全是冷意。

        乐至双手不受控制地握成了拳,脸上却还是挂着惹人怜爱的笑。

        “乐至,你真的这般喜欢本座?”毕景问道。

        乐至脸上泛起了一层红光。

        毕景躺在床上,一层衣物盖住了下半身,露出精壮的胸膛。那袒露的胸膛上点点红痕,乐至却似没有看到一般。

        乐至靠近了他,然后蹲下了身,下巴放在床边,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毕景伸出了手,落在了乐至的脑袋上,抚摸着那柔软的黑发。

        乐至乖巧地趴在那处。

        “即使死了,魂魄托生,也仍然喜欢本座吗?”

        乐至身上泛起了一层冷意。

        过了片刻,他还是乖巧地点了点头。

        “那你便去死吧。”毕景道,“你这一生骗了本座,本座不可与你在一起,若是来生,你重新为人,本座也许会给你一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