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网游小说 - 奥苏亚的战旌在线阅读 - 0220:魔法使

0220:魔法使

        肯恩举着战斧,眼神冰冷,却迟迟没有落下。

        丹知道自己接下来的话,可能就是遗言,但他还是露出脖颈,试图喘匀呼吸,然后说道:

        “您得考虑羊齿和山纹,两个部落的安危!”

        他喊完之后闭紧了眼,心想死定了。

        砰,咔嚓。

        “唔——”

        丹痛哼着倒在地上,周围被按住的斥候们纷纷想要上前。

        肯恩用战斧打断了暗探领袖的胳膊,然后走上前,用影子罩住对方,他眼中冰冷的杀意丝毫没有淡退。

        锡蒂和休姆都捏了把汗。

        丹失去了左臂的感觉,肋骨和膝盖传来剧痛,嘴角绷在一起,却强撑着立起来。

        “我很愚蠢,做出了违背《北境旧约》的战争决定。”

        他喘息着说道:“您可以杀了我,但必须放我的兄弟们回去,詹泽雷斯可以更换一个差劲的指挥官,但绝对无法容忍一支斥候编队全军覆没。”

        丹再次露出脖颈,眼神决绝却不再卑微。“霍叟战旌如果要碾碎你们,甚至不需要亲自动手。”

        肯恩眼角抽搐了一下,再次握紧了战斧。

        “他说的是对的,”锡蒂开口说道,她的声音急切紧张。“霍叟在红枫高地的驻军数量超过五千。”

        丹和肯恩对视。

        “我知道你不害怕,”他说,“但这件事情错在我,所以我可以死,但我不想因此挑起毁灭羊齿部落和山纹部落。”

        丹是经验丰富的斥候。

        北境很多部落的徽记和战旌模样都牢记于心,休姆身上的鳞状【霜语者】纹身很好辨认,锡蒂的模样则是在火焰的余光中回忆起来的。

        霍叟很传统,也很重情义。

        他之前只是没有关注,如果斥候编队覆灭的话,他很容易就能查到桑顿卡亚,紧接着迁怒锡蒂组建的联盟。

        “我最后再说一次,我可以用生命为自己的莽撞负责,但别扩大事件好吗?”

        丹眼中没有犹豫。

        肯恩冷笑一声不置可否,但他将战斧收了起来,伸手搭在对方的肩膀上,仅仅两个呼吸的功夫,那只瘫软的胳膊就重新能够活动了。

        “真神奇……哦,冒犯,您是同意了吗?”

        丹急切地问道。

        肯恩刚要开口回答,整个主楼就笼罩在了白光当中。

        一道硕大的闪电几乎贯穿了桑顿卡亚的上空,紧接着,震耳欲聋的雷声让所有人都捂住耳朵。

        房间里卷入狂风,所有的火盆都瞬间熄灭了。

        “怎,怎么回事儿?”

        休姆惊恐地问道,他感觉雨水都泼在了脸上,所有人都被吹得手脚发冷,甚至要扶着墙壁才能站定。

        肯恩在转瞬即逝的光亮当中看见:

        丹先是惊讶,随后露出恍然,紧接着是庆幸,那种急切的感觉似乎消失了,外面发生的事情能够帮助他们脱困。

        【危机降临,你决定抓住仅有的筹码。】

        肯恩二话不说,抬起膝盖往丹的胸口撞去,然后擒住对方,带着满腔的愤怒向外面走去……

        桑顿卡亚,边缘冬屋。

        伯克在摘掉眼镜,拿在手中细细擦拭,窗边惊掠而过的闪电似乎没有令他感到意外。

        学徒瑟瑟发抖,不断传来喊叫声。

        伯克却静静地坐在原位,表情不复往日的淡然,反而是带着一丝微不可查的冷漠。

        隔壁房间,麦格轻轻拍打着琼的后背。

        两个人都担忧地望向房间的另一端。

        壁炉中的火焰已经熄灭了,刚才还在谈笑风生的【席琳娜】瞬间失去表情,她迅速合起书本,然后望向窗外。

        “战旌会不会有事请?”

        琼惊慌难安,试探性地问道。

        “带着别动,千万别离开,明白吗?”席琳娜头也不回,“做好离开的准备,娜娜,如果有意外,就带着琼去隔壁找你的老师,他能够保证你活着抵达红枫高地。”

        没等两人追问细节,房门就被打开。

        瓢泼的雨幕和狂风涌了进来,所有的家具和毛皮都被吹得一塌糊涂,但是很快,房门被关闭,周围又平静下来。

        席琳娜已经离开。

        琼和麦格只能互相安慰,祈祷今夜能够平安度过。

        ……

        肯恩顶着风暴,压着丹走出来。

        锡蒂和休姆以及其他人紧随其后,颇为狼狈地随肯恩出来站定。

        众人发出惊恐地叫声。

        天空已经完全变成了浓汤,翻滚的阴云压得很低,似乎可以用弓箭射上云层。

        闪电胡乱地落在四周,甚至击中某个冬屋的顶部,燃起火焰之后又迅速扑灭,击断的残骸被狂风卷上了天空,眨眼间就飞到了围墙外面。

        肯恩脑袋紧绷。

        他是周围人中最先看清情况的一个。

        原本盘踞在桑顿卡亚后方冰面上的龙卷分支,此时已经降移动到了部落周围,就连低矮的云层,还有交错的闪电也都被带了过来。

        风暴正中央的高空当中,竟然漂浮着一个人。

        【敌对:高傲的魔法使】

        【威胁:s】

        肯恩从来没有见过备注给出这种评价,但也可能是因为没有跟席琳娜闹掰,那位远古魔法的使用者,或许能够给肯恩同等的威胁。

        正在想着,旁边的风云似乎平静了不少。

        肯恩头顶上出现裂缝,岚雾空间将暴风和骤雨全都吞进去,留下了一片能够供人站立的空地。

        “揭惘者,席琳娜,你在这里?”

        天空中传来一声雄浑的男音。

        紧接着,那个悬浮的魔法使缓缓落地,他面色冰冷,披着一件极其珍贵罕见的兽袍,左手握着微缩的闪电高高举起。

        他的右手则凝聚着一个小龙卷,将周围的雨幕凝聚成旋涡。

        席琳娜出现在主楼的房顶上,端庄地坐姿,却没有开口回答,甚至都没有主动去看下方的人群一眼。

        肯恩心中凉了半截。

        他确实能够理解席琳娜的立场。

        揭惘者不能够随意干预战争,图斩瓦事件是因为有灵怪和诅咒在影响平衡,但现在这种情况,如果她没有出手的话……

        就只能说明,对面这个恐怖的魔法使来自【詹泽雷斯】。

        他是霍叟的部下,是来接走自家斥候的。

        而这是只关乎两个部落的矛盾,没有阴谋,没有超越平衡的范畴,没有揭惘者能够插手的条件。

        “我们得自救了。”

        肯恩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