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章节目录46.交替的时代(下)
    银色黎明教团国,斯坦索姆区,安多哈尔城的某个房间中。

    圣光军团大主教图拉扬正坐在办公桌前,浏览着安多哈尔城重建的大纲计划。他时不时在那厚厚的计划书上写上自己的意见,虽然是黄昏时分,窗外还有金色的夕阳照耀在这房间中,但在办公桌上的晶石台灯却已经被打开了。

    在末日之战时,图拉扬只身斩杀了三头高阶恶魔领主,但他也遭受了来自判魂魔领主的诅咒法术。他双眼近乎失明,在战争结束后到现在,每日通过圣光能量的洗涤来祛除诅咒魔力。时至今日,他已经可以看到东西,但视力依旧没有完全恢复。

    再搭配图拉扬那白发苍苍的脑袋,与古板朴素的牧师袍,这活脱脱就是一个接近老年人形态的大骑士了。但图拉扬今年也就40来岁,还算不上老呢。

    就在大骑士将城市重建计划的最后一页读完,并且将自己的私章盖在那计划书上的时刻,一阵微弱的风突兀的吹入这房间中,那墙壁角落的阴影也有了微弱的晃动,就像是被赋予了黑暗的生命一样。

    图拉扬并没有抬起头,他似乎根本没有感觉到房间中的异常。他将手里的计划书放在一边,又拿起了另一份文件,一边在灯光下观看,一边头也不抬的说:

    “你来了...”

    伴随着大骑士的询问声,那房间角落的黑暗影子诡异的扭曲起来,就像是披着一层黑纱的人影,在影影幢幢之间,看不清楚那家伙的脸。

    那影子化形的来客轻松的舒展着双臂,他用沙哑的声音回应到:

    “是的,我来了。”

    “你不该来的。”

    图拉扬拿起自己的签字笔,他说:

    “最少不该是这个时候,你们不是一向习惯于晚上行动吗?”

    “瞧你这话说得。”

    那影子汇聚的存在很自来熟的打个哈哈:

    “我们可是恐怖的恶魔,我们想什么时候来,我们就什么时候来!我们想去哪,我们就去哪!”

    “这里是银色黎明教团国的大地!”

    大骑士在手中的文件上签下自己的名字,他稍稍停顿了一下,说:

    “只要我一声令下,就有成百上千的圣骑士会围捕你,在如今艾泽拉斯的情况下,只要你敢暴露行踪,那你就死定了。现在可没人害怕恶魔了,你们输了...”

    “输的是燃烧军团!”

    那影子站直身体,向前走出一步,将自己暴露在了金色的夕阳中,露出了卡萨纳提尔那张苍白扭曲的脸。他脸上带着一丝古怪的笑容,在他手指上,还有个用恐怖魔王的颅骨制作的指环,另一只手中,则拄着一根白骨的手杖,他说:

    “不是我们!”

    “恶魔星海帝国可没输,实际上,我们也站在赢家这边。”

    卡萨纳提尔拉开图拉扬眼前的椅子,他大大咧咧的坐在那椅子上。将白骨的手杖放在一边,左手撑着脸颊,右手随意拿起图拉扬桌子上拜访的圣光徽记,在狰狞的爪子中把玩着。

    在晶石台灯的光芒照耀下,图拉扬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卡萨纳提尔,大骑士看着那双恶魔的双眼,在那双眼的倒映中,他仿佛看到了另一个自己。

    “你是来取回你的东西的吗?”

    图拉扬问到:

    “你的身份,你的地位,你的声望,以及你的名字?”

    面对这问题,卡萨纳提尔耸了耸肩,这恐惧魔王恶意满满的问到:

    “若我真的要拿回那些东西,你会怎么做?低头受死吗?”

    “你为艾泽拉斯世界作出的功绩是不可磨灭的。”

    图拉扬大骑士直言不讳的说:

    “相比起你做的那些伟大的事情,那些难以想象的忍辱负重,与恶魔们虚与委蛇,数次深入险地扭转局势...我所做的不值一提,我甚至差点被泽拉带入了错误的道路中。因此,如果你需要拿回这一切,我会坦然的将它还给你。”

    “呵,虚伪!”

    恐惧魔王不屑的哼了一声,他毫不动容的甩了甩手,他说:

    “自己留着那些东西吧,我才不需要。”

    纳斯雷兹姆第一领主站起身,他走到窗户边,看着下方正在重建的城市,他张开双手,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他就那么靠在窗户边,抱着双臂,对身后的图拉扬说:

    “我现在可是恶魔星海帝国的第一执政官,就相当于你们的皇帝。位高权重,坐拥一整个星系的疆土,只要我一声令下,狂暴的恶魔们就会为我征服更多的世界,更多的文明...我为什么还要回到这个无聊的世界里,重新做一个垂垂老矣的,古板的苦修圣骑士呢?”

    卡萨纳提尔脸上闪过一丝狡诈的笑容,他伸手抓起手边悬浮的恶魔手杖,他说:

    “你也许在可怜我,但图拉扬,相信我,我过的日子,可比你舒服多了...我的快乐,也是你想象不到的。”

    “那你是来做什么的?”

    图拉扬大骑士看着眼前的恶魔,他知晓,在这恶魔的灵魂中,亦有那么一部分叫做图拉扬,这是另一个他。就如肖尔与黑肖尔的关系,但两个图拉扬之间的关系,显然更复杂一些。

    “你跨越星海的距离,是专门前来这里羞辱我的吗?”

    “羞辱?不不不。”

    卡萨纳提尔弹了弹爪子,他说:

    “我只是来看看另一个‘我’过的怎么样...顺便,还有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需要你帮忙。”

    圣光军团大主教看着卡萨纳提尔,他无法从这个恐惧魔王脸上看到些许的情绪。但他本能的感觉到,这家伙来到这里,请求他帮忙的事情,绝对不会太简单。

    最少不会像他说的那么简单。

    “说吧,什么事情。”

    图拉扬放下手里的文件,他看着恶魔,恶魔说到:

    “关于星海帝国和艾泽拉斯文明建交的事宜。艾泽拉斯击败了燃烧军团,终结了燃烧的远征,成为了群星的救世主,现在连我们那边都开始传颂起艾泽拉斯世界的传奇故事了。但有些人似乎刻意忽略了,星海帝国也为燃烧军团的败亡出了一份力。”

    “我们本就是盟友,我们也理应站在一起。更何况,两个世界离得这么远,根本就不具备威胁。但偏偏这个世界里有一些老古板们,竭力反对星海帝国在艾泽拉斯的‘大使区’的合法存在,他们甚至想要发兵灭掉我的下属。”

    卡萨纳提尔用鲜红色的舌头舔了舔嘴唇,他看着眼前的图拉扬,他说:

    “没错,我说的就是孤悬海外的阿苏纳海岛,芙斯拉克斯女士已经被我任命为星海帝国驻艾泽拉斯的大使。我需要借助你在人类帝国里的声望,说服那些顽固的家伙们,接受阿苏纳的合法地位...恶魔也是生命,我们和你们没什么不同,萨格拉斯已经终止了燃烧的远征,燃烧军团也濒临解体...恶魔文明的下一个时代,注定属于星海帝国!”

    “与其放任恶魔们在群星中到处流窜,不如你们帮我一把,让星海帝国的威势传遍群星,也好让我给那些桀骜不驯的恶魔们套上笼头。”

    “它们是威胁...威胁就应该被管控起来。这是对你们好,对我们也好的一件事,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卡萨纳提尔的要求,让图拉扬忍不住闭上了眼睛沉思。他伸出手指,揉着自己的额头,在好几分钟之后,他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恶魔,他点了点头:

    “我会尝试推进这件事情,但我不能打包票。”

    “这就足够啦!”

    卡萨纳提尔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个狡诈的恐惧魔王朝着图拉扬挤了挤眼睛:

    “我找的可不止你一个...总之,谢谢帮忙。然后对自己好一点...最少找个女人排挤一下寂寞,我看门外守着你的那个光铸小蹄子就不错...及时行乐吧。”

    说完,卡萨纳提尔发出了一阵狡诈的笑声,就如来时那样,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图拉扬的办公室中。而大骑士眼前的画面也如破碎的玻璃一样骤然散开。

    他的眼睛在下一刻睁开,图拉扬抬起头,左右看了看,办公室里空无一人,窗外依然有金色的夕阳照耀着,刚才的那一幕谈话,就恍若梦境一般。

    图拉扬在眼前的书桌上拿起一样东西,那是一枚指环,一枚用恐惧魔王的颅骨,制作的恶魔指环。

    就像是一件...礼物。

    “唰”

    卡萨纳提尔的身影出现在了提瑞斯法地区的林地中。在那里,恐惧魔王巴纳扎尔已经显现出了曾经的大巫妖卡德加的样子,在他身后,有一抹飘荡的暗影,其中是隐匿着身形的半兽人亡灵刺客迦罗娜。

    卡德加完成了自己的救赎,也让迦罗娜恢复了自由。迦罗娜对于艾泽拉斯已经没有了留恋,她会跟随卡德加前往群星深处的星海帝国,在那里度过漫长的后半生。

    这,大概也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厮守终身了吧。

    “该启程了。”

    卡萨纳提尔看着身后的卡德加与迦罗娜,纳斯雷兹姆第一领主活动了一下脖子,他说:

    “纳斯雷萨那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要让那些恶魔们学会服从规矩可不容易。所以,让我们抓紧时间,该和这个世界说再见了。”

    说完,他便抬起脚,迈入眼前恶魔星舰的传送光柱中,就在他即将消失的那一刻,卡德加突然问道:

    “你说,我们还有机会在见到曾经的那些朋友吗?”

    “有吧。”

    卡萨纳提尔认真的思考了一下,他抬起头,看着黄昏下的天空,他说:

    “如果我们和他们都足够幸运的话...”

    “大概,还能在星海中再会吧。”

    ————————————————————

    “唰”

    穿着一袭黑袍的伯瓦尔.弗塔根的身影,以投影的姿态,出现在了昏暗的会议厅中,他左右看了看,说到:

    “既然人都到齐了,那便开始吧!”

    “唰”

    伯瓦尔的声音就像是某个征兆,下一刻,这会议厅的阴影被尽数驱散。在伯瓦尔眼前的石质圆桌周围摆放的,属于遗忘诸王的椅子上,一个接一个的投影骤然出现。

    但相比遗忘诸王议会全盛时期,这里坐的的人已经少了一些。

    泰瑞纳斯王左右看了看,在他身边,有把空余的椅子,这位穿着金色盔甲的老头叹了口气:

    “唉,戴琳还是离开了,他就是那么自由的一个人,谁也别想困住他。”

    “维伦阁下和阿纳斯塔里安阁下也都随着大领主离开了。”

    伯瓦尔看着身边那空余的席位,他说:

    “看来相比艾泽拉斯的世事变迁,还是死亡星海的无尽风景,更适合他们。”

    “因为他们在这个世界的使命已经完成了。”

    刚刚转化为死灵的吉恩哼了一声:

    “他们一个个嘴上说的凶狠,但手里做的都是拯救的事业。艾泽拉斯得救了,还有那么多文明尚未解脱,更何况,我们只有500年的时间,说短不短,但也绝对算不上长。”

    “是的!这就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问题。”

    作为轮值议长的黑暗先知德雷克塔尔阁下轻咳了一声,这个带着黑色布条遮住眼睛的老兽人拿起手边的小锤,在桌子上敲了敲,他说:

    “在说正事之前,先说一说关于空余的遗忘诸王的席位继承。”

    “按照大领主在离开前的提议,锈水财阀的贸易亲王加里维克斯应该占据一席,在那个地精死后...恩,也就是57年之后,他会成为我们的一员。”

    其他成员们点了点头,这个地精的加入,是大领主钦点的,自然没有其他异议。

    “还有目前的帝国皇帝瓦里安乌瑞恩,他会在87年之后进入议会,以及联邦的大议长范克里夫,这个已经开始暴饮暴食的家伙,如果他运气够好,还能再活34年,如果他运气不好...”

    兽人长者停了停,语气玩味的说:

    “那么也许十几年之内,我们就能迎来一位新的议员了。所以,对于这两位候选人,大家有意见吗?”

    整个会议室里一片平静,没人有意见。于是德雷克塔尔又拿出了另一份文件,将其投影在遗忘诸王们面前,那文件像极了当初他们用来裁定各个文明发展情况的汇报,但其内容,却和那代表着战争与惩戒的汇报截然不同。

    “砰”

    德雷克塔尔用木槌敲了敲桌面,他严肃的说:

    “那么,开始说正事吧。”

    “关于接下来的时代,关于大领主在离开前留下的使命...500年的时间,将艾泽拉斯推入星际殖民时代,并且寻找到抵御虚空,克制虚空的方法!”

    “我们该怎么推动这个世界向前?我们该怎么激发艾泽拉斯文明迈入群星的动力?又该怎么保证这个文明不会出现大规模的内斗与动乱...”

    “遗忘诸王议会肩负的沉重使命,该怎么才能完成?这些都是我们需要考虑的问题。”

    “他给了我们自由,给了这个世界慷慨的自由与未来...”

    “我们到底该怎么做,才能不辜负他呢?”

    “大家,畅所欲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