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在线阅读 - 47.什么叫做爱?

47.什么叫做爱?

        “就因为这个男人!你就要不顾生死的挑战我?”

        大领主的声音在这一刻变得冰冷,他质问的声音如寒霜冷风一样回荡在黑暗神殿的大厅中,在那冷酷意志的笼罩中,一层肉眼可见的寒霜飞快的在地面上凝结,只是顷刻间,这黑暗的大厅就恍如被封冻一般。

        就像是和天下所有的父母一样,眼看着自己原本乖巧的女儿,因为一个可恶的男人而选择和父母争吵,甚至不惜决裂,这让大领主的思维一时间走入了一个非常糟糕的误区里。

        理智来看待的话,其实弗林被抓,和泰莉娅挑战他,这本身是两件毫不相关的事情,但在同时发生,就给这件事蒙上了一层别样的阴影,也让大领主对于弗林.法温德的恨意,在瞬间提升了好几个档次。

        泰瑞昂清晰的记得,他确实曾给予过泰莉娅一个机会。

        那时候他将提炼的龙血精华交给泰莉娅,同时告诉她,在任何时候,在泰莉娅觉得时间适合的时候,这个执拗的女孩都可以向大领主发出挑战,用一场真正的战斗,来解决泰莉娅内心中无法消除的执念。

        作为亡灵,大领主很清楚执念的威力,这东西如果不加解决,它就会如埋入大地的种子,不断的从生命和时间中汲取养分,最终冲破心灵和理智的阻挡,然后将一个正常的灵魂彻底扭曲,它往往因为仇恨和痛苦而生,所以它并不会得到好的反馈,那执念爆发开的力量,能彻底的毁掉一个人。

        他希望用一次战斗的方式,或者叫挑战,用这种方试,来让泰莉娅真正的告别过去,融入新的生活中。

        但大领主从未想象过,自己宝贝的女儿,会在某一天,因为另一个男人,而选择和他拔剑相向。

        他知道这一天会到来,但他从未想过,这场景会变得如此的艰难,亡灵对于感情的执着是相当可怕的,在泰莉娅举起剑的那一刻,大领主内心中的愤怒与痛苦变得无以复加。

        而面对他的质问,泰莉娅一言不发,父女之间的气势针锋相对,让整个大厅都变得犹如战场一样,泰瑞昂身边的塞勒斯和戴琳都感觉到了事情的变化,尤其是在大领主带着怒意从王座上站起的那一刻,戴琳和塞勒斯也同时站起。

        “冷静些!泰瑞昂!”

        戴琳狠狠的瞪了一眼泰莉娅和她身后的弗林,他走上前,拉着泰瑞昂的手腕,他沉声说:

        “这孩子不是这意思,你误会她了!”

        “误会?”

        泰瑞昂的声音并没有太多变化,但跳入他手心的灰烬使者则代表着他此时的想法,大领主看着下方的泰莉娅,他冷声说:

        “这真的是个误会吗?我的女儿?”

        看着泰瑞昂冰蓝色的双眼,泰莉娅有些畏惧,但内心中洋溢的情绪让她咬着牙,正面回应了父亲的质问:

        “就算没有弗林在此,父亲,我依然会挑战你!”

        “够了!”

        伯瓦尔抓住了泰莉娅的手腕,他怒斥道:

        “你晕了头了,泰莉娅,向泰瑞昂道歉!你不能和你的养父这么说话!”

        面对生父的制止和伯瓦尔眼中的担忧,泰莉娅梗着脖子,就像是个真正的战士一样,她对自己的生父说:

        “不!父亲,这是我和泰瑞昂的约定...弗林的到来,只是加快了这个进程,我们之间,总有一战!这是为你和塞勒斯!”

        泰莉娅的回答,让亡灵公爵握着她手腕的手指猛地收紧,伯瓦尔看了一眼身边的塞勒斯,死海舰队的少将,曾经的港务长塞勒斯则摇了摇头,他对泰莉娅说到:

        “傻孩子,我和你父亲,根本不需要你为我们做到这样!我们也不想看到现在的情况...过去的事情也许是命运使然,但那是属于我们的命运,那和你无关,孩子,我和你父亲只是希望你能快乐的活下去!而不是像现在这里,如此不理智的前来做一件你根本做不到的事情!”

        “回去吧,泰莉娅!”

        塞勒斯少将伸出手,在泰莉娅肩膀上拍了拍,他轻声说:

        “我向你保证,弗林不会死的,回去吧,别再伤泰瑞昂的心了,他对你的关爱,不比我们更少。”

        “是的,泰莉娅,我知道你能打,但挑战泰瑞昂...这太疯狂了!”

        连站在泰莉娅身后的弗林,都用一种担忧的语气对自己的女朋友说:

        “你不需要来救我,我自己能面对这一切,宝贝,我是个男人,我不想让我的女人来救我,我的意思是...”

        “闭嘴!”

        伯瓦尔和塞勒斯两个人异口同声的打断了弗林的话,伯瓦尔语气森冷的对这年轻人说:

        “我们父女之间在谈话,而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在我看来,你就是这件事里的万恶之源,如果没有你,这一切根本不会发生!”

        “父亲,这不是弗林的错。”

        少女叹了口气,她抬起头,看着自己的两位父亲,她伸手从地面上抽出利剑,然后说:

        “这也不光是为了你们,父亲,哪怕你们不愿意让我这么做,但我依然要为你们做一些事情,否则,我良心难安!我脑海里的另一个声音一直在呵斥我认贼作父...我很痛苦,让我做完这件事吧,如果它不能被完成,我这一辈子,都不会感觉到轻松。”

        说完,泰莉娅一把甩开了伯瓦尔握着她手腕的手,向前快走两步,她抬起头,那双黑色的眼睛看着王座上的泰瑞昂,她用沙哑的声音高声喊到:

        “泰瑞昂!我来挑战你了!”

        “很好!”

        泰莉娅的咆哮,让大领主内心中的一丝愤怒终于到达了顶点,他面色冰冷的看着戴琳,后者叹了口气,松开了他的手,泰瑞昂一步一步走下阶梯,他手腕沉重的灰烬使者,冰冷的寒霜在他躯体上萦绕着,他看着眼前手握剑盾的泰莉娅,就如看着一个陌生人:

        “看!这就是我的好女儿...你可真让我伤心!”

        “既然你如此信心十足,那么就让我看看,我好女儿的翅膀,到底硬到了什么程度吧...”

        话音刚落,大领主手中的灰烬使者就在手腕翻转中带起一道道黑色的剑影,而泰莉娅则后退一步,以一个标准的战士格挡的姿态,将自己手中的盾牌举起,挡在身前。

        “砰”

        散发着寒气的灰烬使者接触在泰莉娅的盾牌表面,在不到一秒的时间里,这由黑铁皇帝索瑞森亲自打造的盾牌便从内而外被彻底封冻,在那极致的寒冷之间,最坚固的钢铁,也不比木头更坚韧,在感觉到了手腕上感知的恐怖力量的瞬间,面色大变的泰莉娅便扔掉盾牌,飞速后退。

        “哐”

        那黑色的重盾还尚未接触到地面,就恍如冰块开裂一样,在泰瑞昂施加的力量的震动下,如冰屑一样四散开来。

        在那绚丽飞舞的冰花中,大领主维持着劈砍的姿态,一抹抹苍白色的寒霜力量在他躯体之上流动,他看着自己后退的女儿,泰莉娅持盾的左手正在不正常的颤抖,而她左臂的钢铁手甲上,已经有了一层厚重的寒霜。

        “我只用了不到十分之一的力量,我的女儿。”

        泰瑞昂手提利刃,闲庭信步的走向眼前全力以赴的战士少女,他不带一丝感情的说:

        “听我说,现在放弃,还来得及!”

        “但从小到大...”

        泰莉娅咬着牙,将左臂上已经废掉的手甲撕开,扔在脚下,这附魔的盔甲确实可以对抗魔法,但那也是有极限的,在面对泰瑞昂犀利无双的攻势的时候,这世界上90%的防御魔法,都是毫无意义的。

        但战士少女却没有露出畏惧或者绝望的表情,她抬起头,活动着被冻伤的左臂,她双手握住手中的逐风者长剑,她看着泰瑞昂,一抹属于战士的笑容在她脸上升起:

        “从小到大,父亲,你可从没教过我,什么叫放弃...”

        泰莉娅脸上的笑容,让大领主微微愣神,他还记得,当初他第一次教泰莉娅战斗的时候,那孩子脸上也是这样如好斗男孩一样的笑容,那时候的她,是多么可爱乖巧啊...

        “该我了!”

        面对手持利刃的死神,第一回合便失利的泰莉娅不但没有气馁,反而气势汹汹发动了反击,在一众大佬的注视中,这孩子拖着夹裹风雷之力的长剑,朝着站立于原地的泰瑞昂发动了冲锋,她的躯体在这一刻如疾风一样掠过冰封的平台,属于战士的蛮力施加在地面上,让大领主释放的寒冰片片破碎。

        “呀!”

        逐风者锋利的剑刃朝着大领主的躯体斩落,火红色的怒气如烈焰一样绽放开,映衬得年轻女孩犹如战神一般,但这迅猛的一击却完全没能伤害到大领主,在剑刃落下的瞬间,泰瑞昂的躯体就像是没有骨头一样,诡异的向外翻转,那剑刃几乎是擦着他的胸口落了下去。

        “力量是足够了,但技巧嘛,就差一点。”

        大领主的手指在女儿持剑的手腕上轻轻一弹,泰莉娅双臂上的护甲便在这一弹之间如被重击一样发出刺耳的撕裂声,在被扭曲的钢铁破碎之间,逐风者脱手而出,呼啸着刺入地面,而泰莉娅的双手就像是被利刃切开一样,在这一瞬间血花四溅。

        “真疼。”

        后退了好几步的泰莉娅面色惨白,她的双手摇曳着,鲜红色的血滴一点一点的从手指间滑落,这势在必得的一击被父亲轻易化解,这让她感觉到了难以言喻的挫折。

        大领主伸手抓起逐风者,他看了女儿一眼,挥手将长剑扔了回去,那战剑插入泰莉娅脚下的地面,剑柄微微颤抖。

        “这就要认输了吗?”

        泰瑞昂嘲讽的声音传来:

        “这就是你挑战我的底气?你打算用什么来战胜我?泰莉娅,用你的眼泪吗?”

        这辛辣的嘲讽让泰莉娅咬着牙,倔强的少女用自己血肉交错的双手抓起利剑,她默默的深吸了一口气,火红色的怒气又一次在泰莉娅躯体上升腾开,在意识到自己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在技巧上与自己身经百战的父亲对抗之后,战士少女便将意志沉入手中的战剑中。

        逐风者是一把真正的传奇武器,它钢铁的利刃蕴含着风雷的纯粹力量,这是一把有自我意识的武器,而泰莉娅和它的联系还稍显微弱,但已经足够调动这把利剑的真正力量了。

        在泰莉娅的呼唤下,细碎的雷电顺延着逐风者的剑刃一点一点的缠绕在她的手指和手臂上,与那火红色的怒气缠绕在一起,让泰莉娅躯体上如火焰一样的怒气,也朝着雷电那般调动纵横的方式演化。

        在少女睁开眼睛的那一刻,一抹蓝色雷光,在她眼角一闪而逝。

        “唰”

        泰莉娅的身影猛地消失在原地,如闪电的奔腾一般,再次出现时,雷电交鸣的逐风者战剑距离大领主的胸口只剩下了不到1寸的距离,就像是闪电般迅猛,然而,这距离目标只差一丝的剑刃,却再也无法突进。

        因为它被两根纤细的,散发着寒气的手指,稳稳的夹在空中。

        “就差一点了...我的女儿。”

        大领主平静的看着泰莉娅,他说:

        “再试一次吧!”

        “哐”

        在一声重击之间,泰莉娅纤细的躯体又一次倒飞了出去,泰瑞昂控制了力量,这攻击并不至死,但痛苦,那是无法避免的。

        女孩颤颤巍巍的从坠落地站了起来,她喘息着,伸出颤抖的手,擦拭着嘴角渗出的鲜血,在她眼前,她的父亲提起逐风者,在手指挥舞之间,那长剑又一次精准的插在她脚下,就如同来自大领主的讽刺一样。

        “这太疯狂了!等着我,泰莉娅,我来救你!”

        弗林看着自己的女朋友又一次抓起了长剑,他握着拳头就要冲入战场,但就在他抬起脚的那一刻,伯瓦尔手中的骨刀就抵在了他的脖子上,亡灵公爵眼中的灵魂之火已经摇曳到了类似于风暴的程度,他看着弗林,一字一顿的说:

        “不许!过去!”

        “那是你女儿!你疯了!”

        弗林双目赤红,语气激烈的反驳到:

        “那也是我未来的妻子,我不能就这么看着她被一个疯子折磨!让开!”

        “别多事!弗林!”

        塞勒斯也呵斥道:

        “你身上的嫌疑还没洗清呢!泰瑞昂和泰莉娅的事情,也不是你能参与的...”

        “不不不!我倒是觉得,可以让他去试一试。”

        一个声音突然响起,来到伯瓦尔身边的戴琳伸出手,将亡灵公爵手中的骨刀拦下,又制止了塞勒斯的呵斥,大海魔王非常温和的伸出手,帮弗林整了整衣服,他看着这年轻人,他玩味的说:

        “你考虑清楚了吗?介入他们的战争,我可以保证,你会死的很惨。”

        “我不怕!”

        弗林看着一次又一次进攻,一次又一次被打退的泰莉娅,他咬着牙说:

        “如果泰莉娅都可以为我这样的人付出一切,那我必然不会让她失望!我对她的感情,不是说说而已!”

        “很好!”

        戴琳古怪的笑了笑,他将自己腰间悬挂的海军佩剑丢给弗林,然后侧过身体,做了个“请”的姿势:

        “那就去试试吧,年轻人!”

        “弗林...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