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章节目录14.劝降者
    瓦拉加尔,一个传说中的地方。

    也有人叫它天空要塞,因为它高悬于风暴峡湾的天际,在天气好的时候,一抬头就能看到那白云之间熠熠生辉的金色堡垒,神圣的要塞反射着阳光,就像是第二轮太阳一般。

    而在维库人的传说中,瓦拉加尔有另一个名字,叫英灵殿!

    据说那些在生前做下了真正伟大的事迹,或者彰显了自己的勇武的灵魂们,会在死后由战争之神奥丁的武装侍女,那些穿着金色盔甲,手持辉光战矛,驾驭着天马奔驰于天空之上的女武神们接引到英灵殿中,在那里重获新生,作为伟大奥丁的战士,每一天都在无尽的战斗中度过。

    据说英灵殿中流淌着饮不完的美酒,餐桌上那美味的食物永不会枯竭,入目之处皆为勇士,来自远古与现在的英灵们齐聚于这神圣的要塞之中,与尊贵的奥丁欣赏无尽的追猎与角斗,而在恐怖的诸神黄昏发生的那一天,战争之神奥丁最悍勇的战将,不败的海姆达尔会吹响奥拉尔号角,唤醒所有的英灵,他们将一起踏入战场。

    他们将用自己的力量与武器拯救世界,或者陪着这个世界一起战死。

    总之,那是个让所有维库人都无比向往的,如圣光信徒们梦想中的天堂一样的地方,每一年,在风暴峡湾或者诺森德的嚎风海湾,都有数以千计的维库人狂战士们带着奥丁的信物踏上战场,或者干脆是冲入荒野寻找强大的野兽战斗,这些脑子都被狂热烧坏的家伙们渴望用这样的方式来向奥丁表达自己的勇武。

    但是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无法如愿...

    一方面是因为奥丁对于英灵的选拔标准确实很高,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奥丁手中的瓦格里数目也很少,再加上瓦拉加尔被海拉和洛肯联手封印,奥丁无法离开这殿堂,只能由瓦格里们在世界范围内搜寻英勇的灵魂,这效率也太低了一些。

    不过饶是如此,在天空要塞瓦拉加尔从建立到现在,奥丁的英灵军团也已经有了快15万人...这些躯体中涌动着泰坦之力,由雷铸金属组成躯体,由最疯狂的狂战士灵魂驱使的战争机器们,足以抵抗十倍于他们的恶魔,或者是深入世界的阴暗角落里,将那些该死的上古之神们彻底斩杀。

    这是一支让人感觉到畏惧的力量,而它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一直被牢牢的握在奥丁手中。

    这位维库人口口传颂的战争之神,其真实身份,是万神殿的泰坦们,留在艾泽拉斯的所有守护者中的首席管理者,他是守护者里的武力第一人,就连大守护者莱都无法在力量上对奥丁对抗。

    莱和奥丁的力量其实都来自于万神殿的众神之王阿曼苏尔,但他们一文一武,共同统帅着守护者们,保卫万神殿留下的这个世界,可惜,在近三万年前,奥丁和自己的兄弟们产生了一些理念上的冲突,他和守护者们争吵不休,他不信任守护者们引荐的守护巨龙军团,不信任除了泰坦眷族之外的任何生命。

    直到两万五千年前,万神殿的泰坦陨落的画面让守护者们大感忧心的时刻,奥丁终于和其他守护者决裂,他在瓦拉加尔神殿里塑造自己的英灵军团,打算独自面对未来可能发生的糟糕场面,但却被自己的养女海拉出卖,当时已经疯了的海拉和背叛者洛肯联手,将瓦拉加尔封印于天空中,直到现在。

    伟大的奥丁端坐在自己的钢铁王座上,这是天空要塞瓦拉加尔最高处的神殿,它由类似于黄金一样的金属打造,在王座两侧永燃不休的烈焰中,这座神殿被照耀的无比光明,在神殿两侧,屹立着由金属打造的雕塑,那是维库人中最有名的12名国王,也都是奥丁亲自选择的英灵首领,他们作为奥丁的代言者,统帅着英灵军团。

    这最强大的守护者和他的兄弟们不太一样,他天生具有钢铁的躯体,健壮而充满荣耀,他穿着金色的战甲,披着红色斗篷,带着一顶金色的,类似于牛角,但又像是渡鸦张开的双翼般的战盔,他的面孔如钢铁一样坚毅,但他的左眼却是一颗蓝色的宝石,那是在主宰之战里,被上古之神的仆从,强大的元素大君们造成的伤痕。

    奥丁有如岩浆一样闪耀的胡须,就如同一团燃烧的烈焰一样,让他看上去充满了威严。

    在王座边,是一把钢铁的战矛,那是奥丁的武器,当奥丁手持这战矛踏上战场的时刻,那战矛上闪耀的雷光与火焰,足以让任何敌人胆寒。

    他是泰坦留在这个世界里最强大的守护者,也本该是沉睡的世界之灵手中最锋利的战剑,可惜,世事弄人。

    “砰”

    一名穿着黄铜色战甲,头戴全覆式牛角战盔,背负风暴巨剑的将军半跪在奥丁的王座前方,一抹抹细碎的闪电在他的躯体上跳动着,这是海姆达尔,奥丁最信任的副官和将军,也是天空要塞瓦拉加尔的守门人。

    “尊贵的奥丁,瓦拉加尔有访客了!”

    海姆达尔的声音如汇聚的风暴一样低沉,他低下头,沉声说:

    “一名客人正在神殿之外,他宣称自己是您的故人,他要求您前去见他...他说,他来自奥杜尔,而且带来了重要的消息。”

    “我知晓了。”

    坐在王座上的奥丁点了点头,这个巨人用自己的左手撑着头颅,他那钢铁一样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加掩饰的笑容,他沉声说:

    “我已知道那是谁,我很高兴还能在沧海桑田的万年之后,再次见到我那尊贵的兄弟...海姆达尔,清空神殿前厅,不要让任何人打扰,我要在那里招待我的兄弟!”

    “遵命!尊贵的奥丁。”

    ———————————————————————

    当初叛逆的海拉和叛徒洛肯对瓦拉加尔的封印是单向的,即任何得到允许的生命可以进入其中,但封印不解除,他们就无法出来。

    这个封印能够起效,完全是因为瓦拉加尔要塞的本体,是奥丁从泰坦之城奥杜尔里切下来的一部分,这座神殿要塞虽然已经和奥杜尔脱离,但两者依然维持着某种联系,所以与其说是海拉和洛肯用自己的力量封印了奥丁,不如说是他们两个秘密的用奥杜尔的权限,远程锁死了瓦拉加尔要塞的彩虹桥传送门。

    但洛肯在数年前就已经陨落了,奥杜尔也被苏醒的守护者们重新控制,在那座泰坦之城的大部分设施都被重启之后,理论上说,守护者们已经有能力打开瓦拉加尔的能量封锁了,但他们并没有那么做。

    守护者们为什么不这么做的原因很复杂,那是多方面的。

    但这并不妨碍在眼下这重要的时刻,由大守护者莱,作为奥杜尔的使者,前来瓦拉加尔,与已经有数万年不见的老兄弟“叙叙旧”。

    “我以为你死了!”

    奥丁站在瓦加拉尔要塞的前厅,他缩小了自己的躯体,让自己和眼前的莱的体型差不多,看上去就像是两个维库人在聊天一样。

    他们坐在一个金属的圆桌两侧,在那圆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佳肴与美酒,这些食物和酒水都是为英灵们准备的,它们经过特殊的处理,来保证英灵们也能品味到那独特的味道,而作为英灵殿的驻地,瓦拉加尔要塞里永远不缺少这些享用的东西。

    奥丁是个非常合格的将军,他很清楚战士们需要什么东西才能在战斗之后得到放松,美酒,佳肴,放声高歌,或者是一场场充满激情和力量的角斗大赛,所有战士都喜欢这些...

    奥丁靠在椅子上,从这个钢铁巨人巨人的脸颊上看不到任何失落,就好像他并没有因为自己被封印了数万年而感觉到沮丧和愤怒一样,他端着一个犀牛角制作的酒杯,对眼前那带着兜帽的莱高举着,他笑呵呵的说:

    “在数万年之后,又一次见到你,莱,我得承认,这让我感觉到很高兴!万神殿的传承不但没有被毁灭,反而越发茁壮的成长,这让感觉到非常欣慰...”

    面对奥丁的盛情,带着兜帽的莱迟疑了片刻,他伸手将自己的兜帽摘下,露出了那钢铁的躯体,这让奥丁楞了一下,在他记忆中,他的兄弟莱,应该和其他守护者一样,是岩石之躯。

    “我也很高兴,奥丁,在经历过那么多事情之后,在见到老兄弟,再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感觉到喜悦的了。”

    莱伸出手,端起手边的巨型杯子,这玩意足以给普通人类当水盆使用了。

    两个同出一源的巨人哈哈笑着,将杯子里的美酒一饮而尽,气氛变得热烈起来,莱一脸怀念的对奥丁说着过去的事情,那些他们曾一起度过的战争时光,甚至是偶尔的争吵,还有两人在奥杜尔的某些回忆。

    而奥丁则兴致勃勃的对莱描述着自己这数万年里的生活,为莱介绍着自己的英灵军团,看上去其乐融融,而奥丁的副官海姆达尔则不断的为两人送上美酒,同时作为护卫,站在这前厅的入口,以免其他人打扰到两位尊贵的首领的交谈。

    在喝下了第13杯美酒之后,莱看着眼前如曾经一样豁达豪迈的奥丁,他的脑海中回忆着过去的事情,那些美好的,错误的,痛苦的,荒谬的过去,他放下酒杯,抹了抹嘴边的酒渍,他沉声说:

    “奥丁,我的兄弟,你,想出去吗?”

    这个问题让正在追忆过去的奥丁,也停下了饮酒的豪迈动作,他端着酒杯,看着莱,在几秒钟之后,奥丁仅剩的右眼中闪过一丝光芒,他轻声说:

    “既然你提到了这个,那么我的兄弟莱,我也有个小小的问题想要问你...在你们带着凡人的英雄们夺回奥杜尔的那一天,穆宁也在那里,通过它的眼睛,我看到了那完整的胜利,我看到了奥杜尔重归守护者的壮举,但我也很疑惑,为什么,你们没有第一时间打开瓦拉加尔的封印呢?”

    “那是个复杂的问题。”

    莱摇了摇头,他直视着奥丁:

    “我今日就是为此而来,你刚才说,穆宁和胡金,你的两只渡鸦宠物能帮你看到整个世界发生的一切,那么想必风暴峡湾正在发生的战争也在你的注视中,想必你也很清楚这个世界最近十几年的变化,那些崛起的,那些衰落的,奥丁...我希望你能重归我们之中,能带着你的军团重归奥杜尔!恶魔们正在群星中觊觎这个世界,我们需要你!”

    “那就打开封印!”

    奥丁的声音变得强硬了一些:

    “我会回归奥杜尔,我很乐意那么做,过去的时光中,我做了很多...不该做的事情,但那都是为了这个世界,如果它需要我踏上战场,那么我义不容辞,那是我们的创造者们希望我做的事情,我愿意付出那种牺牲!”

    “我们会打开封印,我的兄弟。”

    莱咳嗽了一声,他深吸了一口气:

    “只要你能与我们分享阿格拉玛之盾和至高之门...并且承诺不再试图干涉维库人的文明演变。”

    “砰”

    奥丁手中的杯子狠狠的落在钢铁的圆桌上,这战争之神用自己的独眼盯着自己的古老的兄弟,他沉声说:

    “这是什么意思?我的兄弟莱,为什么我听这些荒谬的语言不像是兄弟之间的交流,反而像是一种...”

    “劝降!”

    莱不带一丝情绪的说:

    “是的,我的兄弟,我此行确实是为劝降而来。”

    “充满荣光的万神殿早在两万五千年前已经陨落于萨格拉斯之手,黑暗泰坦摧毁了万神殿,但他的目光还停留在艾泽拉斯之上,这个世界深处孕育着群星的希望,如今,整个奥杜尔都在围绕最后的泰坦艾露恩的意志旋转,我们将作为守护艾露恩的战士!”

    “而我要说,这,是艾露恩的意志!你手中的至高之门将使得艾露恩的军团更强大,而在最终之战到来之时,那些被转化的英灵,将成为我们最值得信赖的战友!”

    “不!这是谎言!”

    奥丁站起身,他双手撑在金属圆桌上,他看着眼前的莱,在他的独眼中,一抹怒火在闪耀着:

    “你骗不了我!莱,这根本不是艾露恩的意志,这是那个凡人的意志!泰瑞昂.黎明之刃,那个死亡的信徒,是他要求你这么做的!他的诞生,他的经历,他的成长,他的毁灭,我都看在眼中...我知道,他的军团在进攻海拉的冥狱深渊,而他想从我这里得到英灵转化的方法!”

    “你们!你们又一次轻信他人!就像是曾经的守护巨龙军团一样...”

    奥丁握紧了拳头,他盯着莱,用一种强横的语气说:

    “而这一次,我不会再陪你们胡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