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章节目录9.奔行于天空的...
    斯考德-艾希尔的女王艾迪希尔,现在是一名真正的英灵。

    她在数百年前战死之后,被英灵殿的瓦格里侍女们接引到了奥丁的神殿中,并且在那里接受了英灵们的考验,那是非常艰难的战斗,但她毕竟是一名为此训练一生的盾女,因此艾迪希尔最终通过了试炼,在艾尔的注视下,在维库人先祖们的祝福中,她成为了一名充满荣光的瓦格里女武神。

    那几乎是整个维库人文明中所有的女人都梦寐以求的结局,尤其是对于诞生于斯考德-艾希尔的女维库人们来说,成为一名女武神,更是让人感觉到极其荣耀的事情。

    在数百年的时间中,艾迪希尔往来于世界各地,在战场上接引那些英勇的灵魂前往英灵殿,加入奥丁的英灵军团,那是一个为了应对世界末日和诸神黄昏才打造的无敌军团,每一个灵魂都要在英灵们的注视下,通过充满荣耀的英灵至高之门,将过去的自己彻底洗涤,将灵魂转化为英灵之躯。

    而在奥丁的众神熔炉中,最好的维库人工匠们日夜不停的敲打锻造,为每一个加入英灵军团的灵魂准备新的躯体,那是经过雷电与风暴淬炼的钢铁之躯,那是永不会被摧毁的圣洁之体。

    而英灵殿的主人,伟大的奥丁则坐在自己的王座上,他心爱的两只渡鸦,穆宁和胡金会作为他的双眼,不断的飞行在破碎群岛乃至整个世界的天空中,让他能目睹整个世界发生的一切...外界之人以为奥丁被背叛者禁锢于瓦拉加尔便与世隔绝,实际上并非如此。

    最近数百年中,整个世界发生的一切,奥丁都一清二楚...

    他只是无法对那些事情做出行动,海拉和守护者的叛徒洛肯从外部封闭了天空要塞瓦拉加尔,而这座要塞是在数万年前,由奥丁从泰坦之城奥杜尔中切割下来的一部分,它与所有守护者的能量体系相连,除非奥丁能强过所有守护者,否则强大如他,也无法从这囚笼中挣脱。

    但奥丁相信,他不会永远被囚禁于此的。

    因为海拉...海拉内心涌动的仇恨,会迫使那海女巫最终有一天亲手打开封印,来到英灵殿,和奥丁决一死战。

    而且那个时间,不会太遥远了...在奥丁洞悉一切的眼中,他能清晰的看到冥狱深渊中翻滚不休的死亡之潮,那潮水已经变得极其暴躁,就像是海拉已经无法继续压制她内心扭曲的仇恨,很快,她就要来了。

    “那个叛逆者很快就要发动一场战争,艾尔,瓦拉加尔的战争即将开启,将你和你的眷族们带离这片大地!”

    在斯考德-艾希尔的神殿宝库深处,体型巨大的金色瓦格里首领艾尔正诚挚的半跪在眼前的闪烁的符文法阵之前,奥丁低沉的声音从其中传出:

    “这是持续万年的仇恨终结之战,不管谁输谁赢,瓦拉加尔和冥狱深渊的仇恨都将终结,神王斯科瓦尔德已经霍乱了整个风暴峡湾,他麾下的维库人已经不再纯粹,他们不配再承载守护者的荣耀...唯有你和你的眷族,你们将是瓦拉加尔的历史传承者。”

    “带着我忠诚的盾女们离开,艾尔,不要参与到这场战争中...”

    奥丁的要求让忠诚的艾尔有些无法接受,这名梳拢着双辫的金色瓦格里反驳到:

    “但吾主!在这战争里,你会需要瓦格里的力量,你也需要盾女们的力量,海拉蛊惑了数个维库人氏族成为她的仆从,那战争不只是在瓦拉加尔的神殿中进行,这片古老的大地亦会成为战场,您在现世也需要军团!”

    “离开吧,艾尔!”

    奥丁叹了口气,这名固执了数万年的守护者的语气中,第一次有了一丝疲惫,就像是一名老人一样,他说:

    “现世已经发生了太多太多的变化,我和海拉的仇恨也不再纯粹,也许,这不仅仅是我和她之间的恩怨,风暴峡湾的维库人追随了我上万年,他们供奉于我,他们崇拜于我,也许在这个时刻,也该是我为他们付出了...保护好他们,艾尔,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道命令!”

    “就这样吧!”

    说完,在艾尔前方的符文法阵不再闪耀,代表着被困于瓦拉加尔的奥丁已经切断了和现世的联络,艾尔长叹了一口气,她站起身,这名金色瓦格里还维持着守护者眷族的体型,她就像是穿着金色盔甲的女巨人一样,她挥起手,金色的,闪耀着如圣光光晕一样的战矛,在她的呼唤之中,上百名金色瓦格里在光芒中显现而出。

    这些瓦格里都是和艾迪希尔女王一样,在过去数千年里,被接引到英灵殿的维库女人的英灵,她们都通过了试炼,成为奥丁最强大的武装侍女。

    “砰”

    艾尔那独特的半覆式闪电面盔上闪过一丝光芒,她将自己的战矛点在这金碧辉煌的神殿宝库的地面,那低沉的响动声让整个神殿都回荡着震慑人心的震动。

    “吾主给了吾等命令,驱散那群邪能的狗!带着盾女们离开斯考德-艾希尔!在即将开始的神灵战争结束之前,不要回来!”

    “去吧,姐妹们!分头突围!我将留在此地,为你们制造机会!”

    艾尔的话音如战争响起的鼓声,在她的命令下,上百名金色瓦格里拍打着翅膀,如金辉利箭一样冲出宝库之外,她们躯体上携带的光芒照亮了黑暗,将那些聚在一起,试图屠杀剩下的盾女们的邪能维库人们轻易的驱散开。

    她们毕竟是奥丁的英灵军团的成员,本身设计是用来和恶魔以及古神的仆从战斗的,她们的数量虽少,但在躯体中涌动的泰坦之力的支撑下,她们对于邪能维库人的战斗力碾压,能让她们轻易的击溃数十倍于她们数量的敌人。

    而这些金色瓦格里女武神,也是斯考德-艾希尔部族的真正底牌...

    就在那些金色女武神突入邪能维库人的阵地,为疲惫的盾女们打开突围道路的同时,在艾尔宝库的最深处,金色瓦格里的首领,强大的女武神艾尔挥舞着金辉战矛,在她躯体上,那金色的,犹如圣光一样的能量流散不休,她迈开脚步,走到了宝库中心的平台上,她将战矛点在地面,在那低沉的回荡声中,她沉声呵斥道:

    “出来!你们这两只鬼鬼祟祟的小老鼠,还想藏到什么时候?”

    “瞧啊,姐姐,她管我们叫老鼠!”

    艾尔的呵斥声刚落,一个慵懒妩媚的声音就在艾尔宝库的柱子后面响起,在带着一丝硫磺味的火焰之影的跳动中,高阶术士奥蕾塞丝扭动自己裸露在外的双腿,甩动着尾巴,慢悠悠的从藏身地走了出来,她手里把玩着一把卷起来的烈焰长鞭,她不屑的盯着眼前的艾尔,她高声挑衅道:

    “你看上去可没有海拉那么难对付...”

    “海拉?”

    艾尔面盔之下的双眼变得冷冽起来,她将手中的战矛指向了奥蕾塞丝,她说到:

    “你这恶魔!你们和海拉联手了?”

    “啪”

    奥蕾塞丝手中的烈焰长鞭在空中甩出了一道响亮的火光,她歪着脑袋,朝着艾尔勾了勾手指:

    “过来,小宝贝儿,你过来我就告诉你!”

    “放肆!”

    艾尔的身影化为一道金色流光,以一个标准的战矛突刺,在地面上拉出了一道道金色的残影,她手中的金辉战矛伴随着瓦格里的手腕抖动,出现在奥蕾塞丝眼前,就像是漫天舞动的金色光点,只是一瞬间,就将高阶术士的烈焰护盾撕开了一道巨大的裂痕。

    这让奥蕾塞丝漂亮的眼睛眯了起来,在那危险的战矛接触到她躯体的前一刻,她的身影在摇曳的火光之间消失,又在另一个地方出现,而在她身边,全身包裹在暗影里的萨洛拉丝女王举着左手,在她手中,那盏苍白色的引魂灯已经被点亮,那苍白的光芒照耀在艾瑞达双子的脸上,映衬的她们脸上的笑容越发邪恶。

    “不!”

    在看到萨洛拉丝女王手中的引魂灯的时候,艾尔发出了一声尖叫,她巨大的躯体在金色光晕的闪耀之间想要冲出宝库之外,但那苍白色的光芒,却在光晕的阴影中扭曲成数道白色的触须,如蛇一样在空中快速爬行,然后在转眼之间,就将艾尔的躯体捆住,而从四面八方冲出来的邪能领主则挥起武器,无情的砍在虚弱的瓦格里首领的躯体上,将其砸翻在地。

    冥狱女王海拉,是第一个被奥丁扭曲的瓦格里,她对于瓦格里这种英灵生物的弱点,可是了解的一清二楚。

    “瞧!正如海拉所说!”

    举着引魂灯的萨洛拉丝女王吹了个响亮的口哨,她迈开妩媚的身姿,摇曳着纤腰,走到痛苦挣扎的艾尔面前,她得意的将自己点缀着宝石的蹄子踩在艾尔的脸颊上,将那金色的面盔一脚踹开,在面盔与地面碰撞的响动声中,暗影之女对自己的妹妹说:

    “这一点都不难!”

    “这个瓦格里,就和我们之前面对过的那些,被正义和荣耀烧坏脑子的圣武士差不多!”

    高阶术士奥蕾塞丝一脸慵懒的回应到:

    “他们的脑子里装的都是肌肉,只需要一点点计谋,就能彻底瓦解他们!”

    “海拉那个叛徒!她永远不会得逞的!”

    被白色触手捆住的艾尔艰难的喊到:

    “瓦拉加尔不会沦陷,她永远也别想得到她想要的!”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在艾尔那和盾女们很相似的脸颊上响起,高阶术士奥蕾塞丝甩动着手指,她将艾尔的脸颊抬起,用一种让女武神感觉到很耻辱的姿势,在艾尔耳边低声说:

    “金色的小宝贝,海拉能不能赢,和我们一点都关系都没有,我们也根本不关心,你这傻孩子,不是所有人,都要依靠荣耀或者仇恨活着的...”

    “把她带走!”

    萨洛拉丝女王一声令下,在她们身后站立的邪能领主大步上前,分别抬着艾尔的躯体和脑袋,将这个庞大的金色女巨人抬着走出了艾尔宝库,但就在艾瑞达双子推开宝库大门的那一刻,她们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这两个恶魔见识过很多大场面,但她们从未见过眼前诡异的场景。

    迷雾!

    到处都是迷雾!

    不是崇拜海拉的蔑潮氏族掀起的那种阴冷沉重的雾气,更像是飘荡于黑夜空中的某种力量,那冰冷的力量,通过某种介质,以雾气的姿态散布于整个斯考德-艾希尔的城镇中,这种雾气似乎能隔绝声音与光芒的传播,它就像是低沉的幕布,将整片山麓连同这山脉一起,笼罩在了这诡异的幽蓝色雾气里。

    一片死寂...犹如,地狱一般。

    “别碰它!”

    萨洛拉丝女王的呵斥声在这死寂的艾尔宝库的入口处响起,但已经晚了。

    一个对世界充满好奇的,或者说,手比较欠的邪能领主拄着战斧,伸出手指,试图去碰触那从未见过的幽蓝色雾气,然而就在这强大恶魔的手指碰到那雾气的瞬间,那原本平和的幽蓝色气体,就像是一头苏醒的野兽一样,它就像是被惊醒的毒蛇,在翻滚之中,发出了无声的咆哮,以散布的姿态,缠绕在了那邪能领主庞大的躯体上。

    看得出来,那恶魔想要尖叫,想要反抗,但面对无孔不入的雾气,它就像是置身于一个窒息的地狱中,它疯狂的扔掉雾气,抠住自己的喉咙,跪在地上,想要将那渗入躯体的雾气喷出来,但只是短短几秒钟,在其他恶魔的注视下,那个倒霉鬼就彻底失去了生息,那就像是“吃饱了”的雾气从它的嘴巴和鼻孔中缓缓“流出”,甚至带着一丝让人头皮发麻的暗红色光晕。

    “蠢货!”

    双子异口同声的骂了一句,又步调一致的后退了一步,要离这些诡异的雾气远一点,她们可以清晰的看到,在那迷雾萦绕之中,那倒下的恶魔的躯体正在被快速分解,就像是在自然界里凋零枯萎的残枝落叶一样。

    “看那里!”

    奥蕾塞丝指着黑夜的天空尖叫了一声,所有人抬起头,就看到在影影幢幢的雾气逸散中,一个骑在苍白色的,有一对翅膀的战马上,无声的飞过天际的女武神...

    是的,那是一个女武神,她的外形和被困住的艾尔几乎一模一样,但区别在于,那是个全身苍白的女武神,穿着苍白色的盔甲,背着苍白色的战矛,有苍白色的头盔和双翼,而在她手中,正挥舞着一把带着诡异铃铛和白色经幡的法杖。

    在她所到之处,那幽蓝色的迷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得更浓郁。

    “那是...那是...”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第一个认出那骑着天马,巡游于天际,挥洒着死亡的苍白女武神的,正是被捆起来的艾尔,在金色瓦格里艾尔惊讶的注视中,这个囚徒说出了那个女武神的名字。

    “那是阿加萨...”

    “我认得她,她是...她是与我和海拉一同诞生的...”

    艾尔回忆着自己听说的,关于阿加萨和其他数位暗影瓦格里的遭遇,她摇了摇头,这个恶魔的囚徒发出了一声讥讽命运的笑声,在艾瑞达双子的怒视中,她有些漠然的说:

    “命运还真是有意思的东西,我刚才还在恨你们,但我突然不恨了。”

    “阿加萨来了,就代表...黯刃来了,泰瑞昂来了...连我都知道,他最讨厌恶魔。”

    “放弃挣扎吧,两位女士...”

    “你们已经没有希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