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章节目录48.回家的愿望
    夜晚下的北风苔原,被海豹们占据的沙滩上,这些栖息在寒冷水域的猎手们大概是到了求偶的季节,在傍晚的光晕笼罩下,到处都充斥着海豹们的叫声,惊得海岸上的海鸥都不愿意落下来,在低空中飞来飞去的乱叫,似乎是在斥责那些见鬼的,发情的野兽,占据了它们捕食的猎场。

    而在这稍显喧闹的场景中,在沙滩不远处的山坳里,一堆篝火被升了起来,德莱尼人的两位守备官坐在篝火一边,努里.维伦则坐在篝火另一边,这个陌生的德莱尼人手里插着一串烤鱼,一边翻滚着被火焰烤炙的食物,一边对他对面,正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他的守备官们说到:

    “我并不想在这个时候返回沙塔尔城,不仅仅是因为我父亲的问题,还有我自身的问题,我并不想隐瞒你们,在过去数千年里,我一直在为燃烧军团工作...”

    “我也是。”

    维哈里拨动着眼前的篝火,她用一种略带古怪的眼神看着努里,她轻声说:

    “我为军团工作了30多年,在群星中覆灭了数个世界,杀死了无数生命,我是个双手中沾满血腥的人,但你能出现在这里,就证明你的过去和我的过去没什么区别,过去的黑暗已经过去了,新生活已经开始了。你无需担忧你过去在邪能的影响下做的那些事情,我们的人民并不会因此敌视你。”

    “是的,努里。”

    大守备官玛尔拉德也开口劝说道:

    “只要你愿意加入我们,愿意在以后的日子里,用实际行动来表明自己的忏悔,为过去的自己赎罪,那么沙塔尔城,和被你父亲庇护了两万多年的人民,都会愿意接纳你,我们也会接纳你。”

    由先知传递给努里的德莱尼人领袖之印,那个破碎的圣光符文已经被转移到了玛尔拉德的额头上,它就像是悬浮于大守备官额头微上方的坠饰,在黑暗中绽放出微弱的荧光,就好像是黑暗中点燃的火光,给本就刚毅不屈的玛尔拉德,又增添了一丝神秘的气质。

    而大概是因为这位大守备官是维伦钦点的继承者,或者是因为英勇的玛尔拉德内心中充满了对人民和希望的守护意志,在这符文转移到玛尔拉德额头之时,在那点点圣光的闪耀下,这个破碎的符文,已经有了弥合的先兆。

    这证明了,玛尔拉德也是受圣光眷顾之人,也许他,未来也会成为一名合格的德莱尼人首领。

    但面对两位守备官的邀请与劝说,努里却始终没有正面回应,这先知之子沉默的翻滚着自己的烤鱼,三个人之间的气氛变得有些凝滞,也有些尴尬,直到一丝食物的香气散发出来,努里耸了耸肩,将手里的鱼递给了维哈里和玛尔拉德,两位守备官对视了一眼,然后伸手接过了这年轻人的...“礼物”。

    “不只是因为过去的那些...我知道我未来的路在何方,在一些朋友的帮助下,我亦知晓了我父亲过去的轨迹,我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一个人,我对他所领导,所培养的人民也很有信心,但问题在于,现在还不是时候。”

    努里吃着鱼,对眼前的两人说:

    “我还有一些没做完的事情,那亦是我父亲想做的事,甚至可以称得上是他的遗愿,身为一名不合格的人子,我觉得,我有责任,也有义务,帮父亲完成他的遗志...在做完这件事之前,我是不会回到他所带领的人民中的。”

    先知之子抬起头,认真的看着玛尔拉德,他说:

    “我还没有那个资格...你们也许并不清楚,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正是我害死了我的父亲...是我亲手杀死了他。”

    努里的目光转向一直低着头吃烤鱼的维哈里,这个年轻人眼中闪过了一丝微弱的波澜,他轻声说:

    “你应该知道,在纳鲁之座...”

    努里的语气很轻,但落在维哈里耳中,就如同一个炸雷一般,让蹄妹守备官猛的抬起了头,她看向努里的眼中,多了一丝警惕。

    “你!你就是当时那个...艾瑞达将军!拉基什!”

    “是的,我就是拉基什。”

    努里没有太多犹豫,坦然的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他将手里寡淡无味的半条鱼扔在地上,用手帕擦了擦手指上的油脂,对眼前的两人说:

    “我在阿古斯长大,被基尔加丹培养成一个屠夫,为燃烧军团服务了很多很多年,在我的前半生,我最大的心愿,是杀死我的父亲,看着他在我面前哀嚎求饶,我差一点点就做到了,但命运就是如此神奇,即便是在那种可怕的绝境下,我的父亲,维伦,他依然没有屈服,而是舍身净化了我...”

    “净化了我的邪能,净化了我的罪孽,净化了我的灵魂,他告诉我,他以一个父亲而非先知的身份死去,那是他这颠沛流离的一生中最好的结局,他让我转告你们,无需因为他的逝去而悲伤,因为迟早有一天,你们会和在他在群星中相遇...在德莱尼人永恒的故乡。”

    “在阿古斯的大地上...这就是他的遗愿。”

    努里深吸了一口气,扭头看向已经彻底降临的夜色,在大海之上的云层中,一点点微弱的星光在闪耀着,他说:

    “我来到此地,除了转交父亲留下的首领之印,以及把他留给你们的这些遗言告诉你们挚爱,也是因为这些事情而来,在燃烧军团的数千年岁月,留给我的不只是痛苦与压抑,不只是扭曲和疯癫,还有很多宝贵的知识,那些关于军团的秘密!”

    努里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他对沉默的玛尔拉德说:

    “父亲说,回家,这是深刻在每一个德莱尼人心灵中的执念,你们已经离家太远了,每一夜灵魂中的渴望,都在推动着你们向阿古斯的方向朝拜,我要带你们回家!我要带着流亡者重回阿古斯!而且...我已经有了一个完整的计划,在离开这里之后,我要就要在这个世界里寻找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来实现这个愿望。”

    “所以在离开之前,我想问你们两个,未来德莱尼人的两位首领,你们是否愿意和我一起,实现我父亲这唯一的愿望呢?”

    玛尔拉德和维哈里保持着沉默,努里的这个提议有些太耸人听闻了,尽管他说的并没有什么错误,德莱尼人确实在渴望着返回家乡,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已经失去了飞船,甚至失去了数位纳鲁的他们,在艾泽拉斯抵抗燃烧军团已经很吃力了,更别提,要在这力量空虚的时候,返回阿古斯...

    这几乎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太天方夜谭了。

    而且还有一点,对于玛尔拉德和维哈里这样,亲身经历过阿古斯大撤退的守备官们来说,他们曾亲眼看到过壮丽繁华的阿古斯世界被从地心中喷涌而出的邪能彻底覆盖的末日场景,在黑暗泰坦萨格拉斯的力量涌动中,整个世界都四分五裂,然后便是无穷无尽的恶魔充盈了那方世界,充盈了他们的家乡。

    阿古斯已经没有希望了,德莱尼人记忆中的阿古斯世界已经彻底凋零了,那里已经是地狱了...就算流亡的德莱尼人最终回去,又能怎么样呢?那个世界,已经不再欢迎他们了,而他们,也很难在那个末日的世界里活下去了。

    阿古斯,已经成为了德莱尼人心灵中对于家乡的美好寄托,但也只是寄托罢了。

    看着守备官们的沉默,努里大概能猜到他们在想什么,这个年轻人伸展着躯体,不老泉将维伦的不朽生命转移到了他的躯体中,让他精力充沛的同时,也有了一种对他人敏锐的感官。

    先知之子揉着额头,他看似不经意的说到:

    “哦,还有一点,我忘记告诉你们了...”

    “阿古斯世界,并没有毁灭!最少没有像你们想象的那样彻底被邪能撕裂,我在那个世界里的成长,我对那里,要比对这个新世界更熟悉,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们...”

    “阿古斯还有蓝天,阿古斯还有森林,阿古斯,呃,没有海洋了...但玛凯雷平原上最大的湖泊还在,那里依然如同你们离开时一样美丽,只是建筑物都被摧毁了,两万多年前的邪能大爆发确实撕裂了那个世界,但也许是某种力量在冥冥中保护着它,阿古斯世界最繁华的平原被保留了下来,它现在就悬浮在阿古斯的烈焰之心上方。”

    努里用低沉的声音描述着,就像是在渲染一副最美好的蓝图,他说:

    “那里还存在着很多很多生命,基尔加丹并没有任由恶魔侵染那片大陆,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不那么做,但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们,那个世界,还有希望...只要你们不放弃它,它就不会让你们失望!”

    努里的这一番话,让玛尔拉德的眼神逐渐变得明亮起来,他看着努里,在片刻之后,大守备官轻声说:

    “我的理智让我不要相信你,但我的本能告诉我,你说的,应该都是真的,但只靠一个说法,是没办法说服我们的人民的,你要理解,努里,在先知陨落之后,我们必须拿出一个对未来的规划和蓝图,来让我们的人民继续团结在一起,继续向前。”

    “如果你能证明你说的这些,那么,我愿意尽最大的努力,帮助你说服我们的人民...和你一起,踏上这归乡之路!但你必须,先证明你的说法!”

    “啊,这倒是有些困难。”

    先知之子摇了摇尾巴,他揉着额头:

    “我倒是还记得燃烧军团通往阿古斯的传送星门的识别代码和路径,我也有把握在群星中安全回到阿古斯,但问题在于,这个世界盘踞的恶魔们被你们打击的太虚弱了,除了破碎群岛盘踞的纳斯雷兹姆恶魔们之外,基本上找不到一个可以打开群星传送门的势力...但是纳斯雷兹姆,那群家伙很狡诈,我没有把握骗过它们。”

    “如果你担忧的是这个的话...”

    维哈里看了一眼玛尔拉德,她有些犹豫,但还是上前一步,从自己的口袋里,取出一样东西,递给了努里:

    “我倒是有办法。”

    “嗯?”

    努里接过维哈里递过来的徽章,那是一个绿色的,带着古怪符号的徽章,其中有一些古怪的邪能:

    “这是什么?看上去像是和军团有关的东西。”

    “这是伊利达雷的徽记!”

    维哈里解释到:

    “在前不久,伊利达雷的领袖,恶魔猎手伊利丹.怒风邀请我加入他的一个“大计划”里,我一直在犹豫,但我听闻他的说法,那个疯子似乎是在打算反攻到恶魔占据的世界里,寻找一些对于艾泽拉斯很重要的东西,而且他已经联合了数个很有实力的势力,你也许可以和他合作。”

    “而且我相信,执着于毁灭恶魔的伊利丹对于阿古斯世界,必然也很有兴趣。”

    女守备官低声说:

    “我和玛尔拉德最近注定很忙,我们可能无法支援你太多,但如果你真的有需要,那么就派人来沙塔尔城,我们会竭力帮助你的。”

    努里看着手里的徽章,他的手指摩挲着那表面粗糙的徽记,他抬起头,看着维哈里,两人的视线对视,这一刻,维哈里的心跳的很快...她内心有愧,她也不知道,她对先知做的那些,有没有被努里看到。

    在凝重道让人窒息的数秒之后,努里突然露出了一个笑容,他伸出手,拍了拍维哈里的肩膀,他说:

    “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维哈里女士,好好代替我的父亲照顾他的人民,我相信,他最终会以你为荣的。”

    说完,努里对玛尔拉德点了点头,然后拉起兜帽,毫不迟疑的转身离开了这片山坳,他的速度很快,在几分钟之后,他便消失在了海岸边的黑暗中,而目送着努里离开,维哈里几乎要停滞的呼吸才恢复了正常,她急促的呼吸了几次,然后回头看着玛尔拉德,她说:

    “我们就这么放他离开,真的好吗?”

    “那是他的选择,维哈里。”

    玛尔拉德叹了口气,他伸手摸了摸额头,在黑暗中闪耀着光芒的领袖之印没有重量,但这一刻,大守备官却能感觉到,那沉重的责任与使命,正如山一样,压在自己的躯体上。

    他亦不知道,他能不能肩负起,先知留下的这一切...

    但回家,努里对他提出的那个,有些天方夜谭,又极其具有吸引力的提议,却一直在玛尔拉德心中徘徊着,先知之子说的不错,那是所有德莱尼人心中的一个模糊的愿望,在先知离去之后,也只有这样能让所有人感觉到希望的行动,才能继续让德莱尼人团结在一起。

    “回家...啊,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