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在线阅读 - 33.命运的顽固行者

33.命运的顽固行者

        圣光之母泽拉笃信命运,是因为她看到了群星灾难的最后一日。

        从数万年前黑暗泰坦目睹过虚空吞噬群星而变得偏激,在覆灭了万神殿之后,萨格拉斯用蛮横凶狠,但不会被虚空影响的恶魔来组建燃烧军团,肆虐群星之间,覆灭这片群星下所有的文明世界,以此来击溃虚空无处不在的爪牙,避免现世被虚空颠覆。

        在黑暗泰坦的计划中,在群星熄灭的灰烬里,一个完美的第二季宇宙文明将在他的保护下重生。

        泽拉很早之前就预言到了这一切,她同样完整的经历了灾难开启的时代,她目睹过无数的世界在恶魔的铁蹄下覆灭,那是群星的灾难,一切都与她预言中看到的一模一样。

        但泽拉的预言不仅仅看到了灾难的开启,她同样看到了灾难的终结。

        她看到了在无数英勇生灵的奋战下,被萨格拉斯覆灭的万神殿的泰坦们的灵魂重聚在一起,在那万神殿的废墟之中,以灵魂姿态存在的泰坦众灵们直面黑暗泰坦萨格拉斯,而光与暗之子伊利丹也作为泰坦众灵的助手出现。

        泰坦的灵魂聚集了所有的力量,以万神殿永恒封闭,以他们灵魂湮灭作为代价,将强大到不可一世的黑暗泰坦封印于群星最坚固的囚笼之间,而伊利丹...这个注定会做出伟大事迹的光暗之子,将作为萨格拉斯的永恒狱卒,一起归于那永不可能被破坏的囚笼中。

        那是个残酷的命运,但对于一心要毁灭燃烧军团的伊利丹来说,那也是最好的命运。

        萨格拉斯被封印,就意味着燃烧军团将会群龙无首,而失去了最核心的精神首领,那些恶魔们也不会向以前那么团结,它们会开始内斗,庞大的燃烧军团将会从内部垮塌,而群星的灾难,也会因此彻底终结。

        圣光之母泽拉笃信这个命运,这就是为什么哪怕悍然闯入泰瑞昂的地盘,她也一定要将伊利丹带走的原因...伊利丹是那个未来命运中最重要的一环,如果他的命运在艾泽拉斯继续被泰瑞昂这个“命运黑洞”扭曲,那么伊利丹将彻底脱离自己未来的宿命,那就意味着,泽拉看到的那个萨格拉斯被封印的完美未来,将彻底分崩离析。

        那就意味着,泽拉和圣光军团在过去漫长岁月中所做的一切,都会变成无用功。

        这是泽拉无法接受的!

        但,在此时直面泰瑞昂时,大领主提出的那个稍显古怪的问题,却也击中了泽拉内心最大的疑惑...

        在她看到的那个完美的未来中,在那萨格拉斯被封印的幻象之中,她确实没有看到自己...

        为什么自己没有出现在那最终之战的场景里呢?

        难道,在那之前,自己就已经...

        不不不,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

        为什么泰瑞昂会如此清晰的知道她所看到的那个未来的幻象,难道,真如泰瑞昂所说,他才是真正经历过“未来”的人?他才是这片群星下,唯一的,真正的先知?

        但这...这怎么可能呢?

        —————————————————————

        “轰”

        恐怖的死亡长剑蛮横的划过泽尼达尔星舰大厅的平台,被大领主用死亡之力凝结出的恶鬼武士就像是从深渊中走出的肆虐魔物,在它手中的死亡双刀的疯狂斩击之下,整个泽尼达尔飞船内部的装饰和那些防御型的结界都被轻易的斩断,撕裂,击碎。

        这恐怖的生物是死亡真髓的凝结,在被大领主赋予了战斗意志之后,它就如同冷酷的构造体魔像一样,不会感觉到疼痛,不会畏惧,更不会退缩,它庞大的躯体承受着泽拉接连不断的圣光轰击,圣光之母身为纳鲁,她几乎可以使用群星中已知的所有圣光魔法,只要泽拉愿意,她甚至可以用圣光魔法净化一整个星球。

        当然,那也就意味着她的圣光力量会被耗尽...从而坠入身为纳鲁最悲惨的命运中。

        “嗖”

        就在泽拉用璀璨无垠的圣光法术不断轰击恶鬼武士的同时,在她背后,一道饱含力量的光线如离弦的利箭一样,刺穿了纳鲁厚重的圣光护盾,打在了她水晶一般的躯体上,这光线中蕴含的死亡之力在这一刻爆发开,就像是某种病毒一样,又像是滴入水中的墨汁,泽拉那充盈着圣光的水晶躯体一点点的感染。

        “啪”

        圣光之母感觉到了这刺入躯体中的阴寒能量的威胁,她就像是断腕的壮士一般,在光剑闪耀之中,将这片被感染的水晶从自己的躯体上斩落。

        而就在这一刻,泰瑞昂低沉阴霾的声音在泽拉身后响起:

        “这很疼,对吧?”

        如此近距离的声响让圣光之母悚然一惊,她躯体中的圣光力量在这一刻如太阳一样爆发开,那灼热的光芒让飞船大厅中的温度急速上升,甚至连泽尼达尔的水晶控制台,都有了融化的征兆,这太阳一样的光辉被泽拉作为防御反击的手段,就像是一层最灼热的护盾,抵抗着大领主的下一次袭击。

        “砰”

        覆盖着寒冷冰霜的手甲扣在了泽拉的太阳护盾的表面,大领主从死界的裂痕中走出,庞大的死亡力量卷起实质性的寒冰暴雪,让飞船中灼热的温度又开始急速下降,他的十根手指扣在泽拉的护盾表面,在死之力的涌动之间,那如太阳一般的灼热光幕,也有了被撕裂的征兆。

        “你为什么不回答我呢?泽拉”

        泰瑞昂就像是老朋友一样,用温和的声音问到: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在你看到的未来里,有没有你的位置呢?”

        “你是不想回答...还是不敢回答呢?”

        “这与你无关!”

        泽拉的声音不再轻灵,她的声音中也再没有了如圣歌一样飘荡的声响,在这彼此力量的碰撞之间,圣光之母清晰的感觉到了泰瑞昂所拥有的死亡之力的强悍与冷酷,作为始祖纳鲁,她并非不知晓死界的存在,但和在群星中到处搞事的虚空不同,死亡从群星诞生的那一刻起,就显得非常的低调与沉默。

        那种象征终末的力量是群星基础的一环,但它从未试图介入过现世与虚空的战争中。

        泰瑞昂大概是群星中第一个极其活跃的死界领主。

        “圣光所揭示的一切命运,我都会坦然接受!”

        泽拉的呼声伴随着圣光的不断翻涌,让她躯体之外的太阳护盾的温度再次圣光,在4500米的高空之上,整个泽尼达尔飞船周围笼罩的金色光芒也越来越璀璨,就像是一轮悬挂于天空之上的小太阳,这代表着泽拉的怒火,代表着始祖纳鲁力量的汇聚。

        而在下方的地面战场上,整个北风苔原都被天空中金色的太阳照拂,这片位于艾泽拉斯北极的荒野的温度常年在零下10度以下,但在这短短的十几秒钟里,整个荒野承受着泽拉全力爆发的太阳之火,让其温度快速上升到了惊人的30度!而且还在不断的上升中。

        那炙热的高温不断的升高,大领主用死亡之力汇聚出的恶鬼武士都无法再承受这样充满了正面能量的照耀,它就像是阳光下的雪人一样,在一声低沉的嘶吼之间,就像是被阳光融化一样,化为一丝丝黑暗的雾气,飞快的回到了大领主的躯体里。

        双手紧扣着泽拉护盾的大领主的手指都开始散发出被烈焰烤炙一样的烟气,他那阴寒的脸被照亮,但他眼中的光芒却也越来越明亮。

        “你说你会接受一切命运?哪怕是...死亡吗?”

        “那便让我...满足你吧!”

        “咔擦”

        泽拉的护盾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这让圣光之母预感到了强烈的威胁,下一秒,两只混杂着封冻一切,凋零一切的死亡之力的手指就穿越那太阳一样的光晕,扣在了泽拉的水晶之躯上,极寒的死亡冰流,那从无形之处衍生出的黑色的死霜,就像是扑灭一切烈焰的冰川一般,在呼啸着吹拂灵魂的寒风中,劈头盖脸的砸在泽拉如太阳一样高温的躯体上。

        “你的薪柴燃尽了!熄灭吧!”

        在泰瑞昂低沉的咆哮中,死界之门在他背后洞开,那无穷无尽的死亡力量加持在他的躯体上,就像是宣告终结的赦令,在黑白转换的光影之间,一个世界般沉重的死亡压在了泽拉的躯体上,几乎在接触的瞬间,就将那如太阳表面一样炙热的金色火焰封冻在了黑色的死霜之间。

        “直视死亡的双眼!那里有你最后的...命运!”

        在大领主的魂灵咆哮中,在这显化的极端力量之下,两个生命的灵魂也在进行着最残酷的战斗,泽拉那如太阳一样的心魂就如同被扔进翻滚不休的黑暗之海里,那些灼热的光芒在泰瑞昂双眼投影的死亡幻影中被一点一点熄灭,圣光之母不断的挣扎,但如同溺水之人,除了沉入冰冷海底之外,再无其他结局。

        就连那熊熊燃烧的圣光之火,也被封冻了...

        整个泽尼达尔的飞船内部在承受了极致的高温之后,又承受了接近绝对零度的寒冷冲击,让这钢铁的飞船再也无法承受这极致的温暖变幻。

        “咔、咔咔、咔”

        一声声让人毛骨悚然的脆响声从飞船的各个区域里传来,在两种力量的碰撞之下,这艘强大的战舰,似乎也走到了命运的终点。

        至于直接承受了整个死界力量冲击的泽拉,她因为快速燃烧则变成了类似于金色火焰一样的躯体,在瞬间的寒霜淬火之后,就像是被锻造大师们从水流中取出的劣质钢材一样,那漂亮的金色水晶上,已经布满了支离破碎的裂痕。

        菜鸟萌新们总是会幻想大佬之间的战斗该是多么的酷炫,多么的引人注目,多么的让人心神激动。

        但并没有那些...

        越是接近力量真髓,在战斗之时,越会用最简单的方式结束战斗,越是强大的高手,在交战之时越没有那么多花哨的战技,而纯粹的真髓力量的碰撞,才是最让人心神震撼的...但越是这样的战斗,越不可能有旁观者。

        “你,输了。”

        全身都被寒冷的白色雾气包裹的大领主后退了一步,他松开了扣在手中的泽拉的水晶躯体,但是在放开手的瞬间,那两块水晶的躯体就像是承受了巨力撞击的玻璃一样,在大领主手心中湮灭成了圣光闪耀的粉末,然后如流沙一样,飘散在了一片狼藉的泽尼达尔战舰的大厅中。

        “我输了...”

        圣光之母萧索的声音伴随着整个水晶之躯的快速垮塌而在这大厅中响起,在那破碎的圣光水晶不断的砸落在下方大厅平台上,圣光之母的躯体直接承受了来自死界力量和圣光真髓的冲击与震荡,那可怕的力量彻底摧毁了她的水晶躯体,让她无法再维持完整的形态。

        而在泽拉的水晶躯体中,最核心,最庞大的一枚盾型金色水晶还勉强保持着稳定的姿态,那是圣光之心,是泽拉的纳鲁之躯最后的残余。

        “但我所坚守的命运还没输...”

        泽拉固执的说到:

        “我确实没在那个未来中看到自己,也许在那个完美的未来到来之前,我就已经死在了与恶魔的战争中,但那也是死得其所,如果我的死可以换来那群星最后最完美的命运,那么,我死而无憾!”

        “真的吗?”

        大领主疲惫的向后靠去,寒冷的死霜在他躯体后方凝结成了寒冰的王座,他坐在那王座上,看着眼前悬浮于半空中的圣光之心,他直视着那圣光的核心,似乎看到了一个倔强的女人,在试图坚守着自己最后的尊严。

        可惜,她的坚守毫无意义,就如同她所寻求的命运一样,毫无意义。

        “你真的会死而无憾吗?泽拉,你所坚守的命运,真的是完美的吗?”

        泰瑞昂挥了挥手指,在泽尼达尔飞船大厅的残骸之中,那瓶他带来的血酒被砸碎的瓶子被死亡之力牵引着落入了大领主手中,泰瑞昂的另一只手举起,洁白的寒冰快速的在泰瑞昂手中凝结,化为了一个寒冰制作的酒杯。

        大领主将最后一点血酒倒入其中,他摇晃着酒杯里的液体,他看着泽拉,片刻之后,他说到:

        “你会死在伊利丹手中...在你认为的那个完美的命运里,你试图将自己的力量灌注给伊利丹,来解除邪能对他的影响,让他真正的走上你认为的救世主的道路...别骗我,我知道,你让迦勒底将伊利丹带回圣光军团,本来就是做的这个打算,对吧?你希望亲手培养出群星的救世主...”

        泽拉没有反驳,显然,大领主说的是对的,她确实想要将伊利丹带离艾泽拉斯,在圣光军团的驻地,将自己所有的圣光之力都灌注给伊利丹。

        “但你会失败,因为伊利丹...他和我一样,并不是一个笃信命运的人。”

        泰瑞昂啜饮着已经在温度极致变幻中失去了味道的血酒,他轻声说:

        “在你对伊利丹敞开怀抱的时候,他会反抗,他会杀死你...那就是你的命运,泽拉...你所追逐的一切,到最后也只是给维伦和圣光军团增添了一丝同仇敌忾的意志,让伊利丹同意和他们合作,仅此而已...”

        “你死的毫无价值,就如同你坚守的命运一样,毫无价值!”

        “至于你固执的坚持的完美命运,萨格拉斯被封印于永恒的万神殿中,燃烧军团分崩离析,那就是完美的结果吗?告诉我,泽拉,在你所认为的完美未来里,没有了萨格拉斯,谁来抵抗终会席卷群星的虚空大军?虽然这么说很残忍,但黑暗泰坦的存在,是必要的!”

        泰瑞昂的质问没有得到泽拉的回答,当然大领主也不需要那个回答。

        他将手中最后一点血酒倒在了泽拉那缓缓黯淡下去的圣光之心上,他站起身,在蓝色死亡雾气的涌动中,一把如血月一样闪耀着殷红光泽的光刃出现在他手中,他居高临下的看着那充满裂痕的圣光之心,低声说:

        “所谓完美的命运和未来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你的所有努力都只是在做无用功,我亦不会允许你所谓的完美未来出现,好在,我已经将你从这个可悲的命运里解脱了!”

        “最少,我让你死的像个战士,像个英雄...”

        “笃信命运的人,最终会溺死在命运中。就如你一样,泽拉,艾露恩会好好使用你留下的遗产,你的圣光军团,那会是你给这片群星留下的最好的礼物...现在,容我说一声再见...”

        泰瑞昂的手腕挥起,下一刻,闪耀着血光的剑刃落下。

        “永别了...我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