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章节目录61.万年轮回的终末
    螳螂妖的英杰是很强大的,它们每一个都比得上人类历史中的传奇战士。

    可惜,它们在这充满了毁灭和杀戮的夜晚,要面对的对手可并非以往那些软弱的凡人,它们意义为傲的战技,也很难再保护它们,再守护它们的信仰。

    在安苏和鲁克玛这荒野半神夫妇的带领下,整个凋零者教派出动了一个标准军团的野性德鲁伊和猛禽德鲁伊,这些德鲁伊并不是作为战士参与战斗的,他们是作为拆解者的庞大虫群的指挥官加入战斗的,英勇无惧,极其擅长数量战的其拉虫人,在德鲁伊指挥官们的带领下,如水银泻地一样,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就将整个卡拉克西维斯的山谷包围的水泄不通。

    而大女皇夏柯希尔给凋零者德鲁伊们提供了极其详细的卡拉克西维斯山谷的地形图,还在过去几天里,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将这附近的几支螳螂妖军团吸引到了更远的地方,给这一晚的突袭创造了几乎完美的条件。

    这一战里凋零者还出动了三位大德鲁伊,鹿盔、牙火和丰收男巫奥尔特,这代表着凋零者对于这一战的极端重视,而在以有心算无心的情况下,在第二天黎明到来的时候,整个卡拉克西维斯山谷,几乎都堆满了螳螂妖的尸体。

    圣地中标志性的,已经矗立了数千年的数座琥珀石碑都被可怕的太阳之火融化,连同圣地周围的所有建筑物,都有被大火焚烧过的痕迹,而那些被堆放在山谷边缘大坑中的螳螂妖尸骨层层叠叠的放在一起,就像是一个恐怖的万人坑一样。

    而且那些螳螂妖的尸体几乎没有完整的...

    这惨烈的一幕让代表大女皇夏柯希尔前来,和凋零者接洽的皇家宰相佐尔洛克都感觉到心惊胆战,但为了显示大女皇的“威仪”,这位螳螂妖的皇家宰相依然强迫自己淡定下来,它手持代表大女皇的琥珀权杖,以一种沉重而又不失风度的步伐,在大女皇的皇家侍卫的保护下,走入了一片死寂的卡拉克西维斯山谷中。

    佐尔洛克是大女皇夏柯希尔的真正死忠,它是大女皇在继位之后,一手提拔起来的螳螂妖贵族,在大女皇失踪的几天里,也是这位皇家宰相在拼了命的维持因为女皇失踪而变得摇摇欲坠的贵族联盟,可以说,如果没有这家伙的话,夏柯希尔是很难力挽狂澜的。

    而且皇家宰相佐尔洛克,也是螳螂妖群体中最著名的“美男子”,这位身材纤细而匀称的皇家宰相穿着用金色琥珀点缀的华丽长袍,那长袍的花纹代表着它的家族,而在它的长袍后方,在音波的力量下,一个华丽而优美的蓝色圆盘的装点悬浮于它的头颅之后,似乎代表着它的身份。

    最重要的是,这位螳螂妖的皇家宰相,有一双别样的蓝色眼睛,就如同蓝色的星点一样。

    在大女皇回归之后,忠心耿耿的皇家宰相就成为了大女皇真正的代言人,它骄傲的自称为“女皇之音”,将自己视为夏柯希尔王权的忠诚维护者。

    但现在,佐尔洛克行走在这曾经神圣,现在却变得一片凋零的山谷中,它那敏锐的蓝色双眼不作声色的打量着山谷中那些忙碌的其拉工虫,这些如同放大版的甲虫一样的虫子背后带有古怪的奈幽蛛魔的花纹,而且像螳螂妖一样,很有规律的行动。

    就如同勤勤恳恳的仆人,在飞快的清理着这片战后的废墟。

    这代表着这支和螳螂妖与众不同的虫子也有属于自己的体系和文明,这,也许就是大女皇回归之后,向它们宣告的,关于亚基虫人帝国的另一支古老传承。

    继续往前走了几分钟,皇家宰相佐尔洛克又看到了一些被摆放在地面上的残躯的螳螂妖尸体,而这些尸体和外面那些士兵的尸体不同,在看到这些尸骨的时候,佐尔洛克的虫眼中顿时闪过一丝震惊。

    它认得这些被杀死的螳螂妖...

    这是曾经把控着螳螂妖政体权力的卡拉克西议会的11长老的尸体!

    这一点从它们那显得臃肿的虫肢和身体都看得出来,这些外来者居然真的在一夜之间,便覆灭了整个卡拉克西议会,真是难以想象...怪不得大女皇对它们如此有信心,又如此的忌惮。

    “你代表大女皇夏柯希尔而来?”

    迎接佐尔洛克的,是拆解者斯克里斯,凋零者德鲁伊们认为,和虫人打交道,最好还是让另一个虫人出马,而且凋零者也不太愿意在这种事关战争的事情上露脸,毕竟这个组织表面上是绝对中立的和平组织。

    “是的,我是佐尔洛克,女皇之音。”

    皇家宰相做了个非常繁琐,非常古老的礼节,而拆解者也用无可挑剔的回礼应对,这让佐尔洛克对于拆解者的身份更好奇了。

    “我接受大女皇的神圣命令,前来和亚基帝国的另一支传承,与螳螂妖古老的兄弟会面,同时讨论一下关于两族文明的后续问题...不过在这之前,我要先代表女皇确认一下,卡拉克西维斯的11长老,已经尽数死去了吗?”

    “当然!”

    拆解者活动着虫肢,指着旁边的尸体,它银白色的复眼中闪耀着一缕缕光芒,它说:

    “我可以向你和你的大女皇保证,11个卡拉克西瓦已经尽数死在了昨夜的战争中...”

    “但这里只有7具尸体!”

    皇家宰相反问到:

    “剩下的4具呢?请原谅我的粗鲁,但事关螳螂妖王国的新生,我必须看到所有的长老都已经死去,否则大女皇是不会放心的。”

    “呃...”

    面对这,拆解者有些尴尬,因为剩下的4个螳螂妖长老确实已经死去了,但它们死亡的“方式”,多少有些古怪。

    它们是被贪吃的半神,安苏和鲁克玛这对活宝夫妇吃掉的...

    但这两位堪称螳螂妖绝对天敌的半神,是凋零者教派最大的秘密,所以拆解者无法说出实情,不过好在,安苏和鲁克玛吃东西还是有些格调的,它们并没有像是野蛮人那样吃光所有东西。

    拆解者的虫肢挥了挥,片刻之后,一头长着虫翼,穿着长袍的其拉虫人,轻盈的落在拆解者身边,将一个箱子递给了它,然后拆解者当着皇家宰相的面,将那箱子打开,其中摆放着四颗已经被洗刷干净的螳螂妖头颅。

    那是四位长老留在世间最后的东西了...

    不过佐尔洛克也是很有涵养的螳螂妖,它并没有在意这四颗头颅上那些古怪的划痕和噬咬的痕迹,它认真的分辨着这些头颅的身份。

    “恩,这是卡拉克西瓦.伊克,最睿智的长老...也是长老们的首领。”

    “这是洛尔,还有赛特以及提克...”

    皇家宰相将那箱子接到手中,严肃的对拆解者微微颔首:

    “感谢你们,螳螂妖远古的兄弟,你们帮助大女皇解决了一个可怕的麻烦,你们赢得了我们的信任与感谢...以及,我还有一个小小的疑问,关于那些难缠的英杰,这些古老的战士被长老们蛊惑着参与了对大女皇的刺杀,但仁慈的夏柯希尔陛下并不怪罪它们。”

    “如果它们还在的话,我想请求你们,将英杰们交予我们监管。”

    这个要求让拆解者的银白色复眼里闪过了一丝诡异的光芒,显然,那位颇有心机的大女皇还在玩弄一些小把戏,她很清楚英杰的可怕战斗力,她还在试图将这些古老的战士变为她的追随者。

    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凋零者不会将这样危险的战士再还给夏柯希尔,因此,拆解者恰到好处的露出了一丝尴尬的笑容:

    “很遗憾,但12位英杰在昨晚的战斗中表现的相当英勇,就我们目前所知道的,毒心者夏克里尔、召亡者奇塔尔、操纵者卡兹提克、血之召唤者尼尔那克以及切割者里卡尔都已经战死在了战场上,它们的尸骨也在不慎点燃的火焰中被焚烧干净,掠风者克尔鲁克阁下则已经表示不愿意为大女皇服务,它会加入另一个组织...”

    “剩下的6位英杰,则在战斗最后,在至尊者柯尔凡的带领下,一路突围朝着西北方离去了,我们的军队损失惨重,也没有足够的力量去追捕它们...”

    “是这样吗?”

    皇家宰相的声音中并没有太多怀疑,它有些惋惜的说:

    “那真是太遗憾了。”

    两个心怀鬼胎的虫子互相寒暄了片刻之后,它们终于聊到了真正重要的话题,面对拆解者的注视,皇家宰相佐尔洛克轻咳了几声,它从腰间取下那代表大女皇权威的琥珀权杖,双手将其递给拆解者,它轻声说:

    “恐惧废土目前的情况很糟糕,大女皇虽然处死了腐朽而古板的卡拉克西议会,但并非所有螳螂妖都能认识到新生与自由的宝贵,在接下来的数年里,夏柯希尔陛下必然要专注于整合螳螂妖的内部力量,但大女皇还铭记着和古老兄弟定下的盟约...”

    “对于琥珀再生技巧最为娴熟的琥珀大师,琥珀塑形者昂舒克阁下,会在近日前往卡桑琅丛林,将远古亚基帝国的古老传承分享给我们的兄弟,另外,大女皇名义上同意了关于您提出的,重建亚基帝国的提议,但这个提议还需要时间的酝酿,来让螳螂妖王国的其他领主也报以支持,希望您能理解。”

    “最后,以大女皇夏柯希尔陛下的权杖作为见证,从今日起,古老的螳螂妖和同样古老的奈幽虫族,将结为永世的盟友,我们也非常欢迎我们的奈幽朋友们,前来南海群岛,共享螳螂妖未来的疆域与繁荣的时代...当然,我们也会成为强大的凋零者教派的盟友,我们很欢迎凋零者德鲁伊们,前来螳螂妖的国度,传播那让人着迷的,更加正确的新的信仰。”

    这位口才很好的皇家宰相用一种慷慨激昂的声音宣布到:

    “永恒的轮回并不会终止,但摆脱了黑暗与愚昧的螳螂妖,将重新找到正确的未来...与我们的朋友一起,踏入那新未来的荣光之中...”

    “夏柯希尔陛下万岁!凋零教义万岁!亚基帝国...万岁!”

    —————————————————————————

    刚刚从煞魔的影响中恢复的祝踏岚拄着手杖,这位影踪派的掌门行走在七星殿的华丽宫廷中,这座曾经属于魔古皇帝的行宫非常的“奢华”,不管是宫廷墙壁上镶嵌的鎏金和宝石,以及青玉点缀的壁画,还是穹顶上不断闪耀蓝色光芒的光环,都体现出了一种绝对的富丽堂皇。

    这和熊猫人们的处世观念显然是背道而驰的,但哪怕是最古板的熊猫人,也不得不承认,这样的宫殿住着确实很舒服。

    而在目前的形势下,锦绣谷既然已经打开,那么这作为潘达利亚大陆最中心的肥沃山谷,自然不能就这么白白浪费,所以关于开发锦绣谷的计划,已经被负责具体施政的金莲教的祭司们提上了日程。

    “我听说你们在找我?”

    祝掌门推开七星殿二层的大厅的门,他走入这房间中,看到游学者和金莲教的所有高层几乎都聚集在这里,显然,这里肯定发生了一些他不知道的事情。

    “快来看看这个!祝掌门。”

    游学者周卓朝着祝踏岚招了招手,他手里捧着一份古怪的卷轴:

    “你一定会大吃一惊的!”

    “嗯?”

    祝踏岚怀疑的看了一眼周卓,他坐在椅子上,接过那卷轴,在注意到卷轴两侧用金色琥珀包裹的时候,祝掌门的表情就变的严肃起来。

    最少在潘达利亚大陆上,用琥珀作为点缀的,似乎只有那么一个种族...

    危险的螳螂妖!

    祝掌门伸手将那卷轴摊开,放在眼前,上面用螳螂妖的文字密密麻麻的书写了一大段话,然后翻译过来就是三个意思:

    “只会躲在高墙之后瑟瑟发抖的弱鸡熊猫人们不需要再害怕了。”

    “强大的螳螂妖已经摆脱了黑暗的轮回,睿智而仁慈的大女皇夏柯希尔宣布“百年血战”将在今日终结。”

    “螳螂妖王国将和熊猫人文明在近期内彻底划定国境线,从此互不干扰,如果弱鸡熊猫人们的首领敢去觐见仁慈而强大的大女皇的话,没准两个国家还能成为表面朋友。”

    意思就是这么个意思,没什么不好理解的,问题就在于,这段话背后透露出的信息...

    “呼...”

    一向严肃的祝踏岚掌门将那卷轴合起,他皱着眉头思索了好几分钟,然后抬起头,看着周卓:

    “今天,不是愚人节,对吧?还是我昏迷太久,记错了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