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章节目录45.锦绣谷
    至尊天神都是融合了元素之力的荒野半神。

    青龙融合了水元素,让它具有了额外的治愈能力;朱鹤融合火元素,让它的力量中带上了净化的效果;白虎融合了风元素,让它的攻击带有惶惶天地之威的风雷之力;而玄牛,这有守护意志的天尊融合了土元素,让它本就坚固的防御,在土元素的加持下,近乎达到了防御无敌的境界。

    换句话说,玄牛是至尊天神,乃至所有荒野半神中最能抗揍的顶级肉盾,它肉到了甚至让近乎无所不能的大领主都感觉到了烦躁...

    在死亡恶鬼武士的狂躁进攻下,大领主足足花了15分钟,在无尽的狂轰乱炸之下,才堪堪敲开了玄牛那层比龟壳还要厚的皮毛,然后又换了如今已经很温顺的灵魂长剑天启,在虚弱的玄牛的灵魂之躯上,狠狠的切了大一块灵魂,来作为这一战的报酬。

    惧之煞真的是个狡猾的小混蛋,它很可能在逃离封印的时候就计划好了一切,它付出了一大半力量来侵染了玄牛,但事实证明,这个决策是正确的。

    也只有玄牛这样极其擅长缠斗的肉盾型天尊,才能在死界之主面前支持这么久,才能让惧之煞有足够的时间,完成自己的“工作”。

    “黑暗之心已经复苏!我的使命已经终结...它要回来啦!”

    “它要回来啦!”

    惧之煞本体的战斗力相比泰瑞昂并不值一提,在解决了最难缠的砮皂之后,惧之煞几乎没有做出有效的反击,就被泰瑞昂用蛮横的手法封入“煞魔之瓶”中,然而,惧之煞却像是个疯狂献身的邪教徒一样,高呼着一些大领主并不在意的东西。

    而就在惧之煞被封印之后,在和雪怒战斗的烛龙以及永春台的守护水灵雷施,也因为煞能的平复而恢复了正常,但包括雪怒与清醒的砮皂在内的所有人,面对眼前被惧之煞彻底破坏的万年祭坛,谁也无法流露出平静的表情。

    “呜呜呜,雷施的工作!完蛋啦...”

    看到被煞能彻底破坏的祭坛,和那已经失去了神秘力量的神龙迷雾之杖,那个恢复正常的上古水灵雷施,就像是个小孩子一样呜呜的哭了出来。

    “这下要被少昊骂了,呜呜呜。”

    它的声音很好听,而且听上去像是个单纯的小丫头,这水灵的外表和一般的水元素也截然不同,准确的说,水灵和水元素,已经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元素生物了。

    雷施的哭声让泰瑞昂回过头,大领主好奇的看着这个拥有强大实力的上古水灵,这东西应该是潘达利亚独有的特殊元素生物,它的外表很拟人,有双臂和纤细的躯体,但和水元素一样没有腿,取而代之在一抹抹在地面上晃动的蓝色水波。

    而雷施的脑袋也很古怪,就像是带着一个好玩的面具一样,布满了各种灵巧的花纹,还有一双蓝色的大眼睛。

    雷施能如此清晰的描述出自己的心情,以及她说话的流利程度,这就代表着雷施很可能是潘达利亚在数十万年前,诞生的第一批水灵之一...

    “少昊?”

    泰瑞昂听到这个名字,他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身后的众灵,他伸出手,将那倒在地面上的古朴法杖拾起,在空中挥了挥,那法杖顶端点缀的青玉铃铛摇晃着,发出轻灵的响声,而缠绕在法杖顶端的熊猫人经幡在空中晃动之间,一股股阴冷的迷雾也在泰瑞昂周身笼罩了起来,这玩意居然可以完美的传导大领主的死界之力,并将其化为迷雾的形态,这还真是稀奇的东西。

    “末代皇帝果然没有死,对吧?”

    大领主左右看了看,他闭上眼睛,在灵视的状态下,他很快就发现了在被惧之煞用煞能彻底破坏的万年祭坛的废墟之上,有个虚弱的灵体正悬浮在那里,他似乎表现的很茫然。

    “我看到你了!”

    在众灵的注视中,泰瑞昂伸出手指,将纯净的死亡之力注入那即将消失的虚弱灵体之中,在片刻之后,一个灵体状态的熊猫人出现在了众灵眼前。

    他和其他的熊猫人没有太大的区别,但他的面孔威严,而且灵体穿着的黑白色长袍虽然外观朴素,但其中的四灵雕饰,却证明了他尊贵的身份。

    “少昊!我的朋友...”

    雪怒在看到这个灵体的瞬间,它的眼睛就瞪大了。

    外界的传闻是真的!末代皇帝少昊的灵魂居然一直存在于永春台的迷雾之中,长达一万年...

    “啊,是雪怒天尊啊。”

    被真正转化为灵体的少昊还显得有些茫然无措,他左右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又看了看自己幽蓝色的虚幻之躯,最后,这位为了潘达利亚牺牲了自己的末代皇帝抬起头,将目光转向了眼前的众灵,他像是万年前那样,笑呵呵的对他们挥着手:

    “还有砮皂天尊,还有老朋友烛龙,哦,还有可爱的小雷施,在我沉睡之时,我时而会听到你为我唱歌,那歌声真是好听...可惜我没办法回应你,迷雾之杖保护着我的残魂,但它也束缚了我的意志,只有这样,我才不会在时光中凋零...对了,这位强大的朋友是谁?”

    少昊在空中灵活的转了圈,他歪着脑袋,打量着泰瑞昂稍有些消瘦的脸,以及他的尖锐的长耳朵:

    “你是一位精灵?你是艾萨拉女王的人民吗?”

    “我不是。”

    泰瑞昂温和的回答说:

    “时间过去太久了,末代皇帝,你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来接受新的知识和新的时代,但不管怎么说,我乐意看到熊猫人在万年之后重新迎回自己的皇帝...说实话,以他们眼下面对的情况,他们也确实需要一位睿智的领导者。”

    “你回来的正是时候!”

    “所以...现在过去了多少年?”

    少昊的目光变得严肃起来,他回头看着雪怒,他问到:

    “我刚才被从那种沉寂中唤醒,我感觉到了惧之煞的气息,难道煞魔又一次破封了?还有...我的法杖呢?我记得迷雾之杖就被放在...”

    说着话,少昊看到了被泰瑞昂握在手中的迷雾之杖,这位末代皇帝瞪大了眼睛:

    “那是我的...”

    “不!”

    大领主执拗的摇了摇头,他极其喜爱的摸了摸这迷雾之杖顶端的那造型古朴的青玉铃铛,以及那随风飘扬的飘逸经幡,他认真的对少昊说:

    “这是我的!作为我救了你的回报,我觉得你把它馈赠给我,这很合理...你们说对不对?”

    大领主的目光扫过眼前的雪怒、砮皂、烛龙和躲在少昊身后,那探头探脑的,怯生生的小雷施,没人表示反对...尤其是在亲眼见过大领主是如何痛揍砮皂的情况下,没人表达不满,甚至连吱唔的声音都没有。

    “呃...”

    末代皇帝少昊果然是做大事的人,在短暂的迟疑之后,他注意到了被大领主系在腰带上的几只古怪的瓶子,以及那瓶子中封印的煞魔本体,这一瞬间,少昊就明白了泰瑞昂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于是他便爽朗的笑了笑:

    “好吧,好吧,有品位的新朋友,神龙迷雾之杖也只是皇帝的象征和仪式的媒介,我平时也不会用这把法杖战斗,热情好客的熊猫人也理应为帮我们彻底处理了煞魔威胁的贵客准备酬谢,我觉得神龙之杖就很适合作为礼物。”

    说到这里,熊猫人末代皇帝又想起了一件事情,他回头看着雪怒,他轻声问到:

    “哦,对了,我记得我在仪式之前,把我的武器福枬之杖交给了我的好友美猴王保管,那只勇敢却安静不下来的猴子,在这些年里肯定给你们惹了不小的麻烦...他现在在哪呢?”

    这个问题让雪怒沉默了,几秒钟之后,威武天尊轻声说:

    “少昊,我的朋友,就在你化身迷雾之后的第17年,心情不佳的美猴王外出游历,然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他和你一样,在为潘达利亚做出了伟大的贡献之后,就消失在了历史里,而现在...现在距离迷雾封印之时,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万年。”

    这回答让少昊脸上那柔和的笑容变得僵硬了,作为灵体的他,在这一刻也感觉到了苦涩,众灵的情绪也因此变得稍有些悲伤,但用手指轻轻敲动手中迷雾之杖顶端的青玉铃铛的大领主,他冰蓝色的眼中却闪过了一丝光芒。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

    美猴王,并没死,那个古怪的猢狲半神...只是因为一个愚蠢的失误,结果被困在了某个地方而已。

    但大领主并没有说出这个事实,他不想在这群熊猫人和半神面前,表现出自己“全知全能”的那一面,那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而在几分钟的沉默之后,少昊长叹了一口气,这位末代皇帝有些遗憾的看着周围在战斗中被摧毁的宫殿,他抚摸着小水灵雷施的脑袋,轻声说:

    “啊,时光流转如白驹过隙,在我陷入沉睡的时刻,我就知道,我会经历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然而,在我苏醒之后,悲伤却来得如此的快...但我们没时间悲伤了,朋友们。”

    少昊的表情变得越发严肃,他对眼前的众灵说:

    “惧之煞唤醒了我,这也许就是它的目的...当年,我在智慧天尊的指引下,祛除了体内的六种负面情绪,然后,最后一种最可怕的负面情绪却一直困扰着我,而我却没能发现它。”

    “骄傲...那是隐藏于我内心最大的原罪,而在迷雾仪式完成的那一刻,我享受着救世主的荣光,我内心的骄傲在那一刻达到了顶峰,然后唤引出了最恐怖的骄傲之煞...但幸运的是,当时我并没有佩戴美猴王亲手削制的神奇面具,因此那煞魔的本体也没有被引动。”

    少昊亲口诉说一万年前不为人知的历史,让天尊雪怒和砮皂的表情变得非常认真,它们能预感到,少昊的这一段故事,很可能会揭开万年前的秘密。

    “但我感知到了骄傲之煞的出现,于是我只能选择摧毁我自己的意志和躯体,让我不至于成为它的载体,在我化身迷雾之后,我依然能感觉到,骄傲之煞通过我被引发,但因为缺少载体,所以一直存在于孕育它和其他煞魔的黑暗之心中!”

    末代皇帝的双眼中闪过一丝凝重:

    “这就是惧之煞的目的,它唤醒了我,就意味着它也唤醒了由我引发的骄傲之煞,也间接唤醒了那颗沉睡的黑暗之心!”

    “你们应该知道螳螂妖尊崇一个神秘的上古尊者,它们将其称之为“主宰”!我们一直认为那是螳螂妖的虚拟邪神,但现在看来,并不是!主宰,那颗心脏,被埋藏在潘达利亚大地之下的黑暗之心,那就是螳螂妖的主宰!煞魔也是因它而生!”

    “我们必须赶在螳螂妖之前找到它!否则,那个恐怖的主宰,就会重新在这片大地上复苏!”

    少昊的一席话让众灵尽数沉默,雪怒抬起头,看着末代皇帝,它沉声问到:

    “那么少昊,那黑暗之心,在什么地方?”

    少昊在这一刻看向西南方,他指着那里,他说:

    “就在潘达利亚的中心,孕育了这片大陆所有生灵的神圣之地...它就在,锦绣谷!”

    “啊!”

    一向稳重的白虎在这一刻发出了一声惊呼,它那张毛茸茸的大脸上闪过一丝人性化的庆幸表情:

    “幸亏我们先来找了你,就在前几天,螳螂妖又一次开始了百年轮回的进攻,而且这一次它们解封了煞魔,导致蟠龙脊全面落陷,我们本已经打算打开锦绣谷给难民们避难了...真是幸运,如果在我们不知道黑暗之心存在的情况下贸然打开山谷...恐怕...”

    “现在看来,我们不能轻易打开锦绣谷了,尤其是在螳螂妖大军压境的情况下...”

    “不!”

    一直没说话的泰瑞昂将手中的迷雾之杖抵在地面上,在那青玉铃铛的微微响动中,他说:

    “你们必须得打开它!螳螂妖不是问题...”

    “你们得以最快的速度打开它,我已经说过了,我就是为此而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