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章节目录32.牺牲者(上)--为盛夏的放肆兄弟加更【1/2】
    熊熊燃烧的世界之树不断的剥离出被烧焦的树枝,那些在黑火燃烧之间被焚毁的书页化为一抹抹漫天飞舞的灰烬,在海加尔山这黎明之前的黑夜寒风中不断的吹向四面八方。

    泰瑞昂平静的坐在那从废墟里找到的藤椅上,他双手交叉着放在胸前,右腿翘起,搭在左腿的膝盖上,他的头靠在藤椅上,灰白色的长发披散在肩膀,而他的眼睛则目视前方,其中空无一物。

    而在他眼前,通往世界之树的青石道路上,从各处归来的暗夜精灵越来越多,他们沉默的站在一起,每个人内心中的愤怒在无形中聚集起来,很快就变成了一种咄咄逼人而愤怒无比的气势,一些人类,兽人或者其中种族的来援者们混杂在这些精灵之中,他们在黑夜里打起的火把就像是星星点点的光芒。

    在精灵们最前方,全身染血的月之祭祀泰兰德已经抓紧了手中的白羽战弓,这位月神大祭司美丽的眼中也满是一抹无法抑制的愤怒,在她身边是缓缓从地面上站起身的大德鲁伊玛法里奥,他饱受梦魇之力的折磨,现在还处于很虚弱的状态,但在这虚弱的躯体中,一抹火焰在燃烧着,在支撑他的生命。

    伊利丹.怒风,这个被称之为“背叛者”的黑暗英雄则手握自己的埃辛诺斯战刃,从他沉默而充满杀意的姿态来看,也许下一刻,他就会抽刀冲向眼前的大领主。

    他们在对峙着...那种无形的气势足以压垮任何懦弱的人。

    而在这万籁俱寂的黑夜之下,在死界打开的某个入口中,几名完成了战场清扫的死亡领主坐在那里,就像是观看一场即将拉开大幕的战争大片一样,他们也是这场战争的参与者,但他们并不会愚蠢的去打扰老大的“雅兴”,所以他们以旁观者的身份出现在这里。

    “老大越来越恶趣味了。”

    露米娜斯喝了口血酒,对身边的同伴说:

    “明明是在做好事,却非要弄的和毁灭世界的大反派一样...他也许就喜欢这种调调。”

    “不!”

    沉默的罗格里奥抿了口酒,对露米娜斯和身边的塞伦特说:

    “老大之前说的话是对的,在这样的场景下,不管你怎么解释,暗夜精灵都不会听的,他们根本不愿意听任何真相,现在的他们固执的认为是老大毁了他们的一切,哪怕他们明知道这是在拯救他们也一样...他们看不到事情的真相,他们根本不想看到真相。”

    “完美的永生在今夜终结,任何有理智的人都会发疯的。”

    塞伦特耸了耸肩,他活动着脖子,感慨似的说:

    “卡多雷认为他们要比其他种族更高贵更睿智,实际上他们没有...他们也是凡人,也有欲望,而这棵树的存在,让他们已经在万年的时间里陷入了欲望的枷锁中,再也无法自拔,任何想要帮他们解脱枷锁的人,都会被他们视为必须打倒的敌人...他们会将我们称之为“邪恶”,就和那些人类一模一样。”

    “当索取的超出了自己应得的,凡人种族就会做出不可理喻的愚蠢事情来,愚蠢是一种重罪,遗憾的是,这样的罪人,太多了。”

    靠在漂浮不定的黑暗中的伊瑞尔有些怅然的举起自己的小酒壶,她啜饮着酒壶中冰冷的美酒,她想起了在德拉诺世界里听老人们说过的那些关于艾瑞达人是如何被黑暗泰坦诱惑堕落的故事,这让她突然有了种强烈的既视感。

    “就连天然永生的艾瑞达人都会犯下同样的错误,更何况这些只活了一万年的暗夜精灵,他们以为那是赐福,他们以为那是他们天生就有资格享受的...然而不是,这个世界太过感性的守护巨龙将一些不该由凡人掌握的力量赐予了凡人,然而这永生的力量化为诅咒,蒙住了他们的眼睛。”

    “打破幻想是遭人恨得,从别人手里抢东西也是遭人恨的。”

    蹄妹甩了甩尾巴,有些意兴阑珊的回头走向了死界深处:

    “老大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一点,与其低声下气的向一群被蒙住了眼睛的人解释什么,不如以毁灭的姿态出现,给这些可怜人一个憎恨的对象,让他们不至于在失去一切之后彻底崩溃...说到底,我们知道我们在做好事,在做正义的事情,这就足够了,没必要让其他人也知道...”

    “我们又不是为成为英雄才做这些事情的,接下来的没什么好看了...我要去泡温泉,露米,你去吗?”

    “当然!等等我!伊瑞尔小可爱...我们一起泡。”

    ——————————————————————————

    泰瑞昂并不知道自己的下属们是怎么评论他的,当然,他知道了他也不会在乎,这是个极度自我的人,他认定的事情,他一定会做到,这十几年的世界变化,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他对于世界的规划才进行了一半,也许这世界上真的存在某种力量能够制止他的“胡作非为”,但那绝对不会是眼前这群暗夜精灵...

    他已经见过太多太多大场面了...眼前这被千万人敌视的场景,早已经无法再动摇他的心灵了。

    毕竟,蚂蚁再多又能怎么样呢?

    “你带着这些杂碎们来到这里,还面带愤怒,怎么...”

    大领主厌恶那些精灵眼中闪耀的怒火,他厌恶这种毫无意义的行为,难道这些卡多雷精灵打算用眼神杀死他吗?

    于是他带着不加掩饰的恶意,他歪着脑袋,看着眼前代表卡多雷文明的三个人...他轻声说:

    “你们,是有什么意见吗?”

    “轰”

    灼热的邪能之火在这一刻如岩浆暴发一样充斥了伊利丹的躯体,他身上的每一道邪能纹路都开始闪耀,这恶魔猎手体内充盈的邪能魔力让他顷刻间完成了恶魔变身,那化为黑暗能量的魔能缠绕在伊利丹的双刃之上,他的身影就像是一道黑色的狂风一样,在两道绿色月刃的寒刃刀锋之间,交错着砍向泰瑞昂的脖颈。

    “铛”

    一声脆响...

    大领主缠绕着死亡之力的手指精准的捏住了伊利丹斩来的刀刃,将那包含着无尽邪能的利刃硬生生的停在了自己眼前,而另一把交错而来的战刃则被大领主周身缠绕的黑暗之力挡住,就如同一面能量的坚盾,在火花四溅之中,伊利丹的全力一击就这么被轻而易举的化解。

    “刀...”

    泰瑞昂看着眼前面色剧变的恶魔猎手,从他捏住埃辛诺斯战刃的手指上,阴寒到极致的死亡能量如黑暗中爬行的蛇一样,快速的覆盖在了邪火之刃表面,就像是遭遇到了暴风雪的篝火一样,那熊熊燃烧的邪能之火,在死霜所到之处,被悄无声息的掐灭。

    伊利丹的身影急速后退,为了避免那古怪的死霜沾染到躯体,他左手上的战刃留在了泰瑞昂的手指之间,大领主站起身,在伊利丹回到之前位置的那一刻,他将这沉重而古怪的传奇武器握在手中,他能感觉到这把月刃战刀中那个狂躁灵魂的抵抗,但在冰冷的,凋零一切的寒霜所到之处,就连那传奇武器的灵魂也被封冻了起来。

    “唰”

    泰瑞昂挥舞着这异型的武器,最终,他摇了摇头,看着手中那冻结了一层寒冰的刀刃,他对伊利丹说:

    “刀,是很神圣的武器...一把好刀很挑人,值得庆幸的是,它很幸运,找到了一个好主人...”

    “嗖”

    那被封冻的战刀被大领主扔了出去,在呼啸之间,精准的插在了伊利丹脚下的大地上,恶魔猎手沉默的将那冰封的月刃拾起,握在手中,让自己的邪能之火将那战刃表面的寒冰融化,泰瑞昂的手指点了点,一把完全由死亡之力凝聚的黑红色直刃剑出现在他手中。

    他将那诡异的,缠绕着细碎闪电的直刃剑抵在额头,就像是一个仪式,然后将剑刃指向眼前的三个人。

    “但武器,是用来挑战强者的...很显然,你们不是...”

    “来吧,卡多雷的复仇者们,我再给你们一个机会...打倒我,你们就能拯救自己的树,但友情提示,敢踏入战场,就提前做好流血的准备...”

    话音刚落,饱含怒火的泰兰德就扬起双手,月神之力萦绕在月之祭祀的躯体上,让她在这因为黑火燃烧而翻滚不休的黑夜中成为了最闪耀的光源,那被呼唤而来的月神之力如银色薄纱一样笼罩在伊利丹的躯体上,仿佛给恶魔猎手加持了一层盔甲。

    “艾露恩...将您的愤怒化作毁灭的星象,惩戒眼前的恶魔!”

    在黎明前最深沉的黑夜中,如群星天幕一样闪耀而出的坠落群星在泰兰德的操纵下,如聚集在一起的流星火雨一样砸向眼前的大领主,而在泰兰德和伊利丹开始进攻的瞬间,在他们身后,那同仇敌忾的暗夜精灵们更是发出了如狼嗥一样的吼叫,这些森林的精灵抽出武器,如翻滚的潮水一样冲向眼前的唯一敌人。

    “铛”

    包裹着熊熊邪火的月刃和黑色的直刃剑碰撞在一起,泰瑞昂的身体巍峨不动,他甚至没有在意眼前张开双翼,准备进行一次挑战猎杀的恶魔猎手,他抬起头,看着天空中那呼啸而来的坠星,在灰白色长发的飞舞中,他摇了摇头。

    “艾露恩赐予你们的力量,就只是这样吗?”

    “来直视,死亡的真容!”

    “哗啦”

    黑暗寒冷的风暴以泰瑞昂的躯体做圆心,在这一刻呼啸而起,那比黑夜更黑暗,比夜幕更深沉的死界之力以一种喧嚣的姿态扑面而来,在伊利丹缓缓抬头的注视中,那暗影的风吹散了弥散不休的风暴,那如毁灭一切的恶鬼一般的武士,又一次以巨人般的姿态,出现在了燃烧的诺达希尔的天幕之下。

    这一次,泰瑞昂并没有去操纵那恶鬼武士,相反,他给予它完全的自由。

    “恶鬼啊,吞噬他们!”

    泰瑞昂的手中黑色直刃剑向前挥动,由他意志聚合的恶鬼武士扬起双刀,在黑暗光线的闪耀之间,那从天空中坠下的数十颗流星被轻易的斩碎,在呼啸的砖石四溅之间,泰瑞昂破烂的黑色剑士长袍在这战场上飘荡,他黑暗的身影如疾风闪电,手中光刃荡起的每一击都会让眼前的主攻手伊利丹不断的后撤。

    原本以攻击性见长的恶魔猎手,在这一刻被迫打出了防守的气质,两把埃辛诺斯战刃更是在那饱含死亡的直刃剑的打击下再一次被覆盖了阴寒的死霜。

    “这就是你的能耐吗?伊利丹!”

    “这就是你付出双眼才换回的力量吗?怒风!”

    “你在畏惧些什么?你在犹豫些什么?你在担心什么?”

    泰瑞昂低沉的讽刺并没有让伊利丹阵脚大乱,这恶魔猎手就如同黑暗潮水之间的礁石一样,屹立在流淌的死亡之河中,仿佛永远不会被击溃。

    “释放自己啊!让我看看...你的心魔!”

    “砰”

    伊利丹的双刃交错在胸前,但被泰瑞昂一脚踹中冰封的双刃,那股混杂着纯粹死亡的力道将伊利丹从原地轰飞,连带着泰瑞昂眼前的大地都被撕开了一道恐怖的裂口,在砖石四溅之间,大领主回头看向那些被恶鬼武士痛宰的精灵们,他摇了摇头,脸上闪出了一丝阴冷的笑容:

    “瞧啊,这么多面孔,这么少笑容...为什么不...笑一笑呢?”

    泰瑞昂的手指向前挥动,死界大门在他背后轰然洞开,正在试图阻拦恶鬼武士的泰兰德和玛法里奥瞪大的双眼中,那呼啸而来的持战镰的死神们飘荡着在空中汇成了让人心惊胆战的黑暗洪流。

    “你们想保护他们?”

    大领主的手指就像是扣动了扳机一般,下一刻,那呼啸而来的死神们,便挥舞着战镰,在黑暗中发出无声的狂笑,如淹没一切的潮水,冲入了那些试图拯救与反击的精灵士兵之中。

    “可惜...方法错了...”

    在掠魂的死神大军冲入战场的那一刻,大领主就将自己的目光从战场上收回,他看着重新冲向他的伊利丹,他又看了看在一边呼唤月神之力,保护尽可能多的族人的泰兰德,他冰蓝色的眼中,闪耀出了一抹光芒,大领主的身影如黑暗闪电一样出现在了泰兰德背后,在伊利丹和玛法里奥的怒吼声中,泰瑞昂轻声说:

    “你不想变成恶魔...是因为她吧?真可惜,你给自己套上了枷锁...但这是一个错误的命运...”

    泰瑞昂手中的黑暗斩剑高高挥起,而泰兰德那被月神之力包裹的面孔,也在这一刻面若死灰。

    “别担心,我来帮你,纠正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