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章节目录23.战场.惊变--为丶半酱兄弟加更【3/10】
    当玛维女士带着全副武装的守望者们翻越过费伍德森林的群山,来到黑海岸的娜迦地穴边缘的时候,在那漫卷的潮水之间,先行到达此地的恶魔猎手们已经和一群不明身份的武装人员交火了。

    在一万年前的上古之战里,被伊利丹.怒风一手培养出来的卡多雷恶魔猎手们实力强大,战技凶狠,每一个都有单人屠灭恶魔营地的能力,但他们的人数是个硬伤,在一万年的时间里能熬过心魔腐蚀的极端坚定的战士到底是少数,曾经让恶魔们闻风丧胆的伊利达雷们已经人员凋零到了极致。

    而反观参战的另一方,不仅人数众多,而且装备精良,为了配合黯刃军团的卡多雷惩戒战争,黯刃情报局这一次几乎是精锐尽出,10个快速反应部队,共计3400人,借助死海舰队的隐匿运用,在娜迦登陆后不到2个小时,就被部署在了黑海岸,准确来说他们才是第一个发现娜迦地穴的势力。

    这些黯刃特工们身穿统一的黑色战斗制服,紧贴身躯的军装上携带着各种各样的特种战斗装备,有枪械、冷兵器,少数魔法装备以及必要的联络装置,其中的萨莱茵特工们则身穿着和守望者的猫头鹰战盔差不多的改进型战甲,不仅更修身,而且防御力也加强了很多。

    值得一提的是,隶属于鲜血主母统帅的鲜血侍女们的战盔都被塑造成了吸血蝙蝠的形态,看上去要比守望者们的猫头鹰战盔显得更狰狞,而且她们使用的武器也要比荆棘刀轮更阴险一些,在那双面开刃的蝙蝠状刀刃两侧,遍布着阴毒的血槽,一旦被这种武器擦伤,很容易就会带出一个血流不止的伤口。

    而且负责训练她们的影子,也继承了守望者们的“优良传统”,这些武器上,几乎都涂抹着强烈的麻痹毒素。

    “是那些跟着娜萨离开的叛徒...还有她们的徒子徒孙!”

    玛维站在被潮水打湿的山石边缘,她背后的绿色刀刃皮肤覆盖着她的躯体,让她看上去就像是黑夜狩猎的猫头鹰之王一样,在那古朴的面盔之下,在看到那些手持蝙蝠状刀轮的鲜血侍女的时候,典狱长眼中闪过一丝强烈的不屑与鄙夷。

    那些冒牌货的战姿看上去有模有样,但却缺少了漫长时间带来的沉淀,就和她们那夸张花哨的战状一样,充满了一股浮躁的味道,尤其是在玛维这样的正版守望者看来,这些家伙就连见习守望者战士的水平都不如,唯一值得称道的,就是她们的鲜血魔法和数量优势...

    然而,对于守望者这种行走在暗杀追猎之路上的猎手来说,数量,永远是最不值得一提的东西。

    “唰”

    玛维手中的荆棘刀轮向外翻转,在黑暗中一抹银色的刀锋一闪而逝:

    “麦琳!外围战场交予你指挥!注意援持那些使用邪能的囚犯们,最少现在,他们和我们是一边的。”

    “萨里丝、塞拉、菲尔,你们几个跟我冲入战场内部!”

    “守望者们,上!让我们教教这群冒牌货,什么才是真正的暗影之道...”

    典狱长的身影如幽影一样迈步跨入了眼前的战场,在她身后,数百名最后的守望者跟随着几个指挥官,从三个方向杀入了眼前混乱的战场之中。

    这些身披墨绿色刀刃披风的战场暗杀者的加入,让原本已经陷入重围的恶魔猎手们得到了难得的喘息之机,在守望者的刀轮和披风的闪烁之间,原本大占上风的黯刃情报局特工们的阵营飞快的被切开,以人类吸血鬼为主的特工们在武技上完全不是这些千年老妖怪的对手,在这一番突袭之下,他们甚至连守望者在黑暗中翻滚的身影都抓不住。

    而负责同时统帅外围战场的黯刃情报局高阶特工玛莱斯、科达娜、阿纳雅和米拉娜四个人,在意识到自己曾经的同胞倾巢而出,并且冲入战场之后,她们当机立断的发布了新的命令,低阶特工们在撤退防守指令下表现出了如军队一样的纪律性,他们用手中的热武器互相掩护着,快速退出战场,在十几分钟之后,在这被潮水包围的高地上,一个大大的战圈就此形成。

    不到10名恶魔猎手和近百位正牌守望者被困在了战圈之中。

    “麦琳,是你吗?”

    玛莱斯.魔影沙哑的声音在包围圈之外响起,这个身穿鲜血红战甲,背负血色刀刃刀锋,手提一把蝙蝠战刃的高阶鲜血侍女从人群中迈步走出,在其他方向上,她的三个同伴也带着自己最强大的弟子出现在了战场上。

    当初她们四个跟着娜萨加入了黯刃军团,被正统守望者视为叛徒,而现在,她们四个则用自己的经历和黯刃的支持,打造了一支属于她们5个人的鲜血守望者队伍,并且最终在这冰冷的夜色之间,站在了曾经同伴们的对立面上。

    很难说这些姑娘们此时内心的想法,但她们自己也不得不承认,在黯刃军团中的这十几年,要比过去在守望者中的数千年更自由,更快乐,更有意义。

    “玛莱斯,你这人作呕的叛徒!”

    麦琳.刀翼,曾经被鲜血主母率队绑架过一次的正统守望者将自己的刀轮对准了眼前的鲜血侍女,玛莱斯曾经是她最好的朋友,她将其当成可以依靠的姐姐,但现在,她们是敌人了。

    麦琳的语气中充斥着一股怨恨与鄙视,她还很年轻,在娜萨带着四个姑娘脱离守望者组织的时候,麦琳还是个刚刚通过暗影试炼的新兵,但这并不影响麦琳对于这5个叛徒的憎恨,在守望者近万年的历史上,哪怕损失再严重的情况下,也从没发生过这样恶性的叛逃事件。

    “随你怎么说吧,牙尖嘴利的小丫头。”

    玛莱斯伸出带着手甲的手指,将自己的红色蝙蝠面盔推了推,她看着眼前的小妹妹,她轻声说:

    “既然已经站在这里了,我们就总要分个高下...我会带走你的,麦琳,就在今晚,我会给你真正的自由...”

    “妄想!”

    守望者姑娘骂了一句,她的身影在下一刻跳入黑暗,在眨眼之间就出现在了玛莱斯背后的阴影中,就像是从影子里窜出来一样,但当她的刀轮挥起的瞬间,那后发先至的蝙蝠战刃带着鲜红的血色,和这锋利的刀轮撞在一起,在火花四溅之间,三把缠绕着鲜血之力的匕首从玛莱斯手中飞出,在几乎贴身的距离下,狠狠的刺向麦琳的腹部。

    守望者姑娘以一种诡异的姿态扭曲着纤细的腰肢,将三把匕首在间不容发之间躲开,但当她想要撤退的时候,一道呼啸的黑影如毒蛇一样精准的扣到了麦琳的手腕上,在玛莱斯低沉的笑声中,麦琳感觉自己的手甲被切开,那如尖刺一样快速旋转的血鞭在她的皮肤上拉出了一道伤痕。

    “哗”

    麦琳的身影如聚散的阴影一样消散在玛莱斯的身边,她通过暗影之径回到了自己的阵营里,她低头看着自己的左手,那血肉模糊的伤口,让麦琳忍不住扯了扯嘴巴。

    很疼...

    “嗯...”

    玛莱斯将自己的蝙蝠面盔向上掀开,然后自己的荆棘血鞭放在嘴边,用鲜红色的舌头舔了舔那鞭子上的血液,她发出了一声诡异的鼻音:

    “她们有没有告诉过你,我的小麦琳,你的血...真的很甜!”

    “够了!别玩了,玛莱斯!”

    另一个高阶鲜血侍女科达娜打断了玛莱斯和麦琳的“叙旧”,这个稍显暴躁的姐姐举起自己的蝙蝠战刃,在她身后一字排开的20个鲜血守望者同时举起了手中的武器:

    “我最有天赋的弟子们!检验你们刻苦训练结果的时候到了!在你们眼前站着的,是传承万年的卡多雷正统守望者的最后一批秘传战士,打赢她们,你们就能得到你们渴望的认可与荣誉...”

    “鲜血的狼群们...今晚,撕碎她们!今晚,埋葬那个名字!”

    “艾泽拉斯只能有一种守望者的传承,那就是我们!”

    ————————————————————————

    黑海岸的鲜血守望者和正统守望者的战争已经开启,在海加尔山的正面战场上,娜迦和卡多雷精灵的战争才刚刚开始了不到40分钟,但战况已经进行到了一种极其危险的地步,伴随着冰冷潮水的不断上涨,暗夜精灵们的战场不断的被压缩,现在那来自迷雾之海的海水,已经翻滚到了海加尔山的地平线以上。

    三个卡多雷军团和后续不断赶来的军队们,只能站在冰冷的水中,和那些凶狠残暴的娜迦们死战不休。

    暗夜精灵的鸟翼弩车和娜迦们的蛇纹弩炮你来我往的轰炸着,不过在上次恶魔战争结束之后到现在的2个月里,暗夜精灵这边也多了一些来自人类帝国的火炮,这些数目并不多的热武器的加入,让暗夜精灵一方的火力死死的压制着对面的深海软皮蛇,也让人数处于绝对劣势的暗夜精灵的军团还能勉强支撑下去。

    被紧急从月神殿释放出来的珊蒂斯.羽月将军统帅着自己的一支联队,她们是少量装配着自动武器的暗夜精灵军队,在珊蒂斯的指挥下,这支被部署在侧翼的突出火力联队不断的用子弹在潮水之上交织出死亡的网,配合弓箭手部队,她们已经打退了娜迦的3波全面突袭。

    “砰”

    一声低沉的枪响,手中的“黑闪电”碰撞着珊蒂斯的肩膀,在她的视界中,一头正在准备施法的娜迦海巫的半个脑袋都被子弹铲平,因为主持者身死而失去控制的雷电风暴直接在己方阵地上爆炸开,那狂暴的闪电顺着水流将周围数十个冲锋的娜迦麻痹的无法行动,然后在一波精准箭雨的覆盖下,那已经被彻底染成诡异颜色的潮水里,又多了几十具尸体。

    “咔、咔”

    黄铜的尖头弹被压上枪膛,珊蒂斯感觉到自己的手腕有些发酸,她忍不住回头看去,在卡多雷的前线阵地后方,本该早就到来的德鲁伊们却一直不见踪影!

    “那些德鲁伊们怎么还没来!”

    珊蒂斯忍不住对身边的传令官喊到:“再催促一次!没有他们的树人和森林盟友的助战,我们很难挡住源源不断来袭的娜迦!”

    “遵命,将军!”

    手持战弓的却满脸血污的传令官顾不得整理仪容,转身跳上一头披着装甲的夜刃豹就冲向阵线后方,珊蒂斯有一次举起自己的狙击枪,这一次她将目标锁定在了一头在战线上大砍大杀的娜迦督军身上,不过就在这时候,珊蒂斯突然看到了后撤的泰兰德,她的母亲。

    月之大祭司现在的姿态很狼狈,她的胸口有一道被寒冰利箭贯穿的伤口,从伤口中溢出的鲜血染红了她白色的战裙,很显然,在箭术的比拼中,她并不是有四只手的艾萨拉女王的对手,而不管是附带月神之力的灼热箭,还是呼唤群星的坠落,这样的魔法在艾萨拉眼中根本就没有威胁。

    那毕竟是艾泽拉斯历史上最强大的女人,同时也是最强大的魔法师,据说在一万年前的艾萨拉女王,其魔法势力就足以让大恶魔阿克蒙德都感觉到畏惧,在这样的实力面前,泰兰德女士的单打独斗还是有些弱势的。

    现在的月之祭祀趴在自己的霜刃豹上,似乎是撤退,不断的将两个女人的战斗朝着海加尔山本阵的方向迁移,而反观艾萨拉女王,这位下半身是暗红色章鱼触须的女王以一种信步闲庭的姿态,在战场上漫步前行,她随手挥出的魔法就能轻易的击穿举盾防守的暗夜精灵战士的战线,将数百名卡多雷精灵一举封冻在阵地上,而她随手掀起的波浪,更是能让整个战场的十分之一都被淹没。

    这根本就是卡多雷无法对付的敌人,像这样阶位的强敌,必须由足够实力的强者牵制,否则任由她在战场上随意施为,这仗也就不用打了。

    但落在珊蒂斯眼中,她母亲的撤退却更像是一种战略...要将艾萨拉女王从娜迦的阵地上引开!

    珊蒂斯的目光猛然抬起,看着海加尔山阴沉的天空,如果有个隐藏起来的超级战力在和母亲共同执行一个计划的话,那么他必然就隐藏在...

    那里!

    珊蒂斯看到了,那个拍打着双翼,以流星的姿态从阴云漫卷的天空中直入娜迦本阵的身影...伊利丹.怒风,万年前的背叛者,从伦理关系来讲,他是珊蒂斯的便宜小爸。

    “轰”

    全身缠绕着灼热可怕的邪能烈焰的伊利丹狠狠的砸在了娜迦战线的后方,就在艾萨拉女王的深海王座旁边,那火焰和潮水接触的瞬间,恐怖的水蒸气便翻滚起来,在顷刻间就将几个猝不及防的娜迦武士体内的液体尽数蒸干。

    “砰”

    “滚开!弱者!”

    完全恶魔化的伊利丹一脚踹翻了艾萨拉女王那华丽无比的深海王座,他几乎完全变成了一个可怕的大恶魔,在他手中缠绕着邪能之火的埃辛诺斯战刃的高速旋转之间,伊利丹本人的身影在空中拉出了十几个舞动的残影,只是坠落的顷刻间,守在玛法里奥身边的娜迦皇族卫士在这邪能的利刃风暴中尽数殒命!

    那个最强壮的娜迦督军怒吼着举起手边的螺旋骨枪,想要将伊利丹逼退,但这恶魔化的恶魔猎手的双眼迸发出了可怕的绿色光柱,就像是两道邪能光焰一样,将那娜迦督军笼罩在了毁灭的光束之中。

    “直视背叛者的双眼吧!”

    在伊利丹的咆哮中,最强壮的娜迦督军没能撑过5秒,就被彻底焚烧成了黑色的焦炭,这残暴的一幕让珊蒂斯目瞪口呆,这是她第一次见识到自己这便宜小爸可怕的狂暴力量,怪不得父亲当年要将他关入守望者囚笼,这样的力量,就算是父母联手,恐怕也...很难抵抗。

    然而,就在下一刻,被泰兰德牵制的离开娜迦阵地的艾萨拉女王回头看了一眼切断了支架,将玛法里奥从囚笼中救下来的伊利丹,她突然扭头看着满脸狼狈的泰兰德,她赞赏道:

    “调虎离山,果然是精巧的计谋!但幼稚的小泰兰德,你真的以为,我没有防备吗?”

    “苏醒吧!玛法里奥!苏醒吧...恩佐斯的走狗!”

    “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