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章节目录61.幽魂归乡(下)
    “我愿意以潮汐之石的下落作为筹码,我甚至可以帮你取回它。”

    在死之界的“孤寂”城堡中,以特殊状态存在的法罗迪斯王子再没有了之前的优雅,他用一种诚恳的,迫切的语气,对坐在自己面前的大领主请求道:

    “请仁慈的将这种我们奢望了一万年的“自由”,分享给我的人民,这是他们能得到的最好的礼物...”

    法罗迪斯王子并没有传统意义上的“躯体”,但死之界无存不在的死亡能量为他塑造了一副“能量之躯”,可以触摸,可以如真正的躯体一样享受美食与美酒,思维和躯体极度的契合,甚至不会影响到意志的感知,除了没有血肉之外,在这片属于灵魂的世界里,法罗迪斯王子就像是真正“重生”了一样。

    那种在万年前被降下的诅咒,那种一直在折磨他心灵的记忆,那种灵魂的枷锁,在这片不属于艾萨拉管理的大地上彻底烟消云散。

    躯体的自由只是微不足道的,更重要的是灵魂...灵魂的自由!

    法罗迪斯王子是阿苏纳的废墟中最特殊的一个鬼灵,大概是因为当年艾萨拉女王并不愿意让这叛逆者轻松的度过这不死的诅咒,她让出了法罗迪斯之外的所有鬼灵都被困于一种记忆的断层之中,那些鬼灵们对于时间的流逝失去了概念,他们的灵魂被困于生前的片段中,一遍又一遍的试图打破循环,但他们做不到!

    一万年的可怕循环让这些被诅咒的鬼灵陷入了思维的混沌与疯狂,实际上,在艾泽拉斯世界因为各种意外而自然产生的幽灵,其时间观念都有些不太正常,外在表现就是极度的顽固,除非有强有力的事实冲击,否则他们的思维会永恒停留在死亡的那一刻,并且在时间中不断的重复那可怕的遭遇。

    也就是说,整个阿苏纳只有法罗迪斯一个鬼灵是正常的,其他人都已经疯掉了,他们疯狂的诅咒法罗迪斯,他们认为是法罗迪斯忤逆了女王才让阿苏纳招致这种可怕的现实,他们不会听法罗迪斯解释,他们也不愿意接受现实,曾经爱戴首领的鬼灵们变成了最怨恨的疯子,不停的用各种恶毒的诅咒和冷暴力对待唯一一个清醒者。

    艾萨拉女王用这种方式折磨法罗迪斯,来作为对他背叛的惩罚。

    不得不说,女人的愤怒和报复是这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它甚至可以超越时间,在一万年里化作实质性的怨恨不断的打击法罗迪斯的意志...所以这里再强调一次,别惹女人,尤其是那些拥有强大力量的。

    而面对法罗迪斯王子的恳求,泰瑞昂摇晃着手里的酒杯,在那殷红色酒液折射的光芒中,大领主轻声说:

    “忘记潮汐之石吧,那东西在我看来只是微不足道的装点而已...为什么不谈谈你自己呢?法罗迪斯...我听说,你和整个阿苏纳的灾难,都是因为你背叛了艾萨拉?”

    大领主轻轻的抿了口美酒,他饶有兴趣的说:

    “我猜,那肯定是个很棒的故事...”

    “不,那一点都不棒。”

    法罗迪斯王子坐回了椅子上,他就像是以一个失意者一样,用双手捂着脸,他轻声说:

    “我是个糟糕的首领,我有眼无珠,我选择了一条错误的道路,结果却让我的人民替我承担灾难,是我干的蠢事,让我的人民在死后也不得安息,我的失败...让他们变成了现在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嗯?”

    泰瑞昂眯起了眼睛:

    “这听上去像是个合家欢的故事开头...来吧,法罗迪斯,分享一下,如果我觉得这个故事让我心神愉悦的话,没准,我会答应你的要求...”

    法罗迪斯王子楞了一下,他看着泰瑞昂,在确认后者没有开玩笑之后,王子坐直了身体,他的目光落在眼前燃烧的壁炉里,在那火焰的跳动中,他仿佛看到了过去的幻象,他轻声说:

    “那其实...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在一万年前,上古之战发生之前的数个月,我那时候是艾萨拉女王的魔法顾问,只是个名誉头衔,所有的魔法王子都有这个头衔,唯一特殊的是,我统治下的城市纳萨拉斯距离金.艾萨拉很近,因此我拜访女王的次数,也要比其他的魔法王子更多一些。”

    “我曾认为那是一种荣幸...”

    法罗迪斯摇了摇头:“但后来证明,那不是...”

    “在我在某一次觐见艾萨拉女王的时候,我在她华丽如天堂一样的宫廷里嗅到了一些我从未接触过的特殊能量,那是一种偏向于破坏和毁灭的魔力,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沿着那能量留下的足迹,一路从金.艾萨拉来到了永恒之井旁...我发现了我那宣誓效忠的美丽女王隐藏起来的秘密。”

    “她在用永恒之井的能量召唤恶魔...来自群星中的破坏者,那数量让我感觉到头皮发麻,我当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不能背叛女王,我更不能把这个消息泄露出去...于是我偷偷回到了纳萨拉斯,我不知道,当时我以为至高无上的女王是被恶魔诱惑了神智。”

    一万年前的魔法王子露出了一个彷徨的笑容:

    “我回到自己出生的地方,我召集了我的朋友,其他的魔法王子们,包括当时还很年轻的托塞德林在内,结果他们告诉我,女王并没有被诱惑,那些恶魔是女王主动召唤而来的,女王和那些恶魔的首领签订了一个秘密的协议。”

    “得知真相的我很茫然,我也许应该和我的同伴一样,继续效忠女王,顺应她的一切要求,但...但我做不到。”

    “我研究的是异界生物的魔法学科,我很清楚,贸然召唤一群毁灭者进入自己的世界会造成什么样可怕的结果,我试图劝解女王,但我们发生了争吵,一向以智慧和威严统治帝国的女王变得固执而难以说服,她呵斥我,她命令我服从...那一刻,我知道,我所敬爱的女王已经踏入了某个深渊中。”

    法罗迪斯握紧了拳头,哪怕已经过去了一万年,那一抹火焰在他眼中却依然没有熄灭,他的声音也变得坚定了起来:

    “我要拯救她...第一步就祛除恶魔对女王的影响,但借助永恒之井打开的恶魔传送门是我无法摧毁的,它被永恒之井保护着,我必须想出另一个办法,于是,我在我当初学习魔法的纳萨拉斯魔法学院里找到了深藏在宝库中的神物...潮汐之石。”

    “我无法使用它,它并不认可我,但这件神物毫无疑问蕴含着强大的力量,而且最妙的是,这神物对于恶魔和邪能非常厌恶,我只需要把它悄无声息的放进永恒之井,两种能量的对抗,就足以彻底破坏那传送门...可惜,就在我准备进行这个冒险计划的时候...它泄密了。”

    泰瑞昂适时的将一杯酒递给法罗迪斯,后者接在手中,将那美酒一饮而尽,他用痛苦的声音说:

    “凡多斯,纳萨拉斯宫廷中的一员,我曾认为他是我最忠诚的下属,但他不是...他将这个消息传递给了女王,而在当天夜晚,在纳萨拉斯的广场上,披着斗篷的艾萨拉女王出现在了那里,她当着我的面,用她可怕的力量将潮汐之石硬生生击碎...”

    “在那神物的能量宣泄而出的那一刻,艾萨拉女王用那能量作为载体,将一个可怕的诅咒降临在了阿苏纳的大地上,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夜,那可怕的能量风暴。”

    魔法王子的眼中闪过不加掩饰的痛苦:

    “并不是永恒之井后来的大爆炸摧毁了阿苏纳和我的萨纳拉斯,并不是...在永恒之井爆炸之前,我所热爱的家乡,就已经被摧毁了,被它所效忠的统治者毫不在意的摧毁,就如同捏碎不听话的虫子,但人民...我的人民,他们是无辜的!”

    “女王要惩罚我的背叛,我能理解,但她不该因为这个原因惩罚她的人民...她的人民,没有背叛她!”

    一团团由纯粹魔力组成的虚弱烈焰在法罗迪斯的手指尖窜动,这一幕固然是因为魔法王子强烈震动的心智,但也让泰瑞昂对眼前这个鬼灵的力量又有了新的认识。

    这可是死之界...现世的一切力量在这个地方都会被抹除,但眼前这个精灵王子,只是依靠本身对于魔法的领悟,居然在这个和现世完全相反的地方,又一次重组了火焰魔法的内核...这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最少泰瑞昂自己做不到。

    也就是说,眼前这个一万年前的魔法王子,对于火焰魔法的理解,已经近乎超越了现世的桎梏,他对于火焰的理解已经达到了另一个境界,就连世界法则也无法再束缚他...而据他所说,像他这样的魔法王子,在精灵帝国时期,还有十几个之多。

    “嗯...精灵帝国的法师们...都是怪物吗?”

    大领主吐槽了一句,但在内心中,在看到了法罗迪斯的潜力之后,他对于阿苏纳废墟里的鬼灵们,就有了一个新的安排。

    对泰瑞昂而言,这些鬼灵是正义的,或者是邪恶的都没什么区别,只要他们能表现出自己的价值,那么死之界就愿意为他们敞开大门,如果他们只是一群只会高喊正义的废物,那么大领主是根本不会注意到他们的,就如同凡人不会注意到脚边的蚂蚁一样。

    “嗯,不要盲从于任何人,尤其是你们的首领...”

    泰瑞昂翘起腿,他以一种很舒适的姿态靠在自己的椅子里,他看着眼前的法罗迪斯王子,他轻声说:

    “我从你的故事里看到了你足以让人佩服的品格,法罗迪斯,我相信你的人民是值得拯救的...但我不需要潮汐之石,我已经说过了,那东西对我而言并没有太多的意义,我需要的是另一样东西。”

    大领主朝着魔法王子举起酒杯:

    “像你这样的人,你应该知道我需要的是什么...要干杯吗?”

    法罗迪斯王子并没有立刻举起酒杯,他看着泰瑞昂,尽管他极度渴望人民得到自由,但他并不愿意就这么把自己的人民卖给一个刚刚认识的,不知底细而且具有可怕力量,又有庞大野心的家伙。

    他对泰瑞昂说:

    “我愿意为你服务,以换来我人民的自由,但他们的选择,我无法干涉,我也不想干涉!在刚才那个故事里,我的人民为一万年前我的一次鲁莽行动已经付出了惨烈的代价,我不想再给他们增添更多的负担。那不是一个首领应该做的。”

    “这是在讨价还价吗?”

    泰瑞昂的表情变得冷漠了下来,他看着法罗迪斯:

    “我再给你一个组织语言的机会,法罗迪斯,自由...自由的代价向来是昂贵的,这世界上有不流血就能换来的自由吗?你应该没有这么幼稚,对吧?”

    “砰”

    大领主的手指在桌子上轻轻的敲了敲,他抿了口冰冷的美酒,他说:

    “500年...为黯刃服务500年,我指的是所有人!在这魂灵的契约终结之后,我会允许你们永恒的自由...在地狱崩塌之前,我可以保证,没人能干扰到你们的自由...”

    “500年吗?”

    法罗迪斯王子舒了口气,他以为大领主要的是整个纳萨拉斯所有居民永恒的忠诚,那就相当于他们获得的自由变得毫无意义,是用一份奴役来代替另一个诅咒,但...如果只是500年,那就简单很多了。

    哪怕变成了鬼灵,法罗迪斯的思维依然属于长生种,在他们这些长生种看来,500年,那不过是漫长人生中微不足道的一片光景而已。

    “好!”

    法罗迪斯王子举起酒杯,和大领主手中的酒杯轻轻碰撞,在那清脆的声音中,魔法王子将酒杯里的美酒一口饮干,然后略显粗鲁的将酒杯扔进了一边燃烧的壁炉中,在玻璃被火焰灼烧的响声中,法罗迪斯王子朝着泰瑞昂俯下身,在90°象征服从的鞠躬中,他轻声说:

    “那么,合作愉快...黎明之刃大领主。”

    “我的...主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