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章节目录40.王冠!
    “我是个维库人...”

    “我出生在风暴峡湾,是掠龙氏族里最强大的战士,在我的故乡,在我还活着的时候,我曾跟随强大而暴虐的伊米隆国王一起远征过灰熊丘陵...那里有很多野蛮而强大的熊人,还有它们的神灵...”

    “我曾见过极地中最美丽的极光,我也曾在一片荒芜的大地上行走,我亲眼见过丘陵中活动的精灵,我也看过巨龙翱翔天际,用火焰焚烧一切...”

    “我死去了...”

    “我的灵魂渴望进入伟大的英灵殿,但并非每个人都能享受晋升的荣耀...我最终还是来到了这里,这片永恒黑暗之地,不见天日,永无解脱...”

    “我是...等等,我不是,我不是这个维库人!这只是...幻象!”

    “嗡”

    大领主混乱的思维如笼罩灵魂的迷雾一般,他茫然前进,根本分不清楚那灵魂中的幻象是真是假,但每一次在即将被那些混乱复杂的魂灵迷雾吞噬的前一刻,属于泰瑞昂的冰冷意识都会将他唤回来。

    但即便如此,在如今的情况下,他只能维持片刻的清醒。

    他努力的活动着冰冷的身躯,这种冰冷是从灵魂与躯体两端同时滋生的,他颤颤巍巍的抬起自己的双手,在那鲜活的皮肤之外,一层肉眼可见的寒霜正在萦绕,那是黑色的霜雪,那是黑色的薄冰,看上去就像是要将他彻底覆盖一样。

    泰瑞昂已经不知道自己的躯体里“接纳”了多少摄魂怪,但从他此时混乱的思维和那些走马观灯一样的记忆摇曳之间,大概也能判断出,那必然是一个极端可怕的数字。

    他艰难的回过头,笼罩视野的黑暗已经消失,他能轻易的看到这方大地极远处的风景,就像是有两个不同的视角,一方属于他,另一方则属于那些混乱不堪的意识。

    每一个噬魂怪的到来,都会为他“分享”这方世界的光芒与知识,一大块地图在他脑海中飞速的被填满,这片荒芜的大地里埋藏的无尽秘密,也以这种“同化”的方式留存在他的脑海中。

    很快,这片无主之地对他而言,就将没有秘密可言。

    这是“臣服”的一部分,是一个普通的灵魂升格的一部分...那些千奇百怪的死亡,那些摄魂怪的个体中携带的关于死亡的幻象与记忆,在快速不停的累加之中,关于“死亡”这个曾经大而模糊的概念正在一点一点的变得清晰起来。

    在这清醒的片刻之间,他能感觉到,自己躯体中的灵魂力量正在以一个可怕的速度递增着,这还只是量变,但如果继续这么下去,很快,他的灵魂就会进入真正的质变,那些摄魂怪们“消融”于他的体内,将自我的魂灵融入他的灵魂之中,这是个奉献与接纳的过程。

    但这同样是一个“考验”的过程。

    灵魂融合所带来的不只是灵魂的强大,还有那些属于不同魂灵的记忆与意识,那些不甚强烈,但难以除去的情绪烙印,就如同外来的水流一般,正飞速在他的灵魂中积累。

    就像是一个被快速填装的罐子,一旦罐子填满,而外来的水流依然不停歇,那么结果就只有一个...

    “啊!”

    大领主冰冷的双手抓着自己鼓胀的额头,属于他本人的意识正在以最快的速度消弭这些外来的记忆,但这种消减的速度,远远赶不上填充的速度。

    泰瑞昂痛苦的半跪在荒芜死寂的大地上,一层层如雾气般的寒冷的黑暗力量如蛛网一样笼罩在大领主躯体上,就像是摄魂怪体外那层诡异的如石油一样的粘稠物质,也在一点一点的覆盖他的盔甲,显然,这是力量的叠加,但也是同化的开始。

    以泰瑞昂的见识,他不难认识到,一旦他的身体被这些黑色油状的物质覆盖完全,他就会被转化为类似于摄魂怪,但却要比摄魂怪更强大的死之界生灵...也许他会成为这个死寂世界的领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算是成功拿到了“王冠”。

    但这不是大领主想要的...他无法抛弃自己身后的那些人,无法抛弃自己的感情,无法抛弃自己的亲人与爱人们,他不能就这么彻底被现世隔绝,成为另一个世界的国王...这样的力量,他不稀罕!

    “嗡”

    冰冷的大地在泰瑞昂的十指扭曲之间都被撕开,但这种外在的微弱痛苦并无法缓解他此时的现状,又一些懵懂的记忆开始浮上心头,泰瑞昂知道...自己又要“迷失”了。

    在已经不甚清晰的思维即将彻底坠入灵魂迷雾的前一刻,大领主咬着牙,对自己的躯体下达了最后的命令。

    “寻找尤娜...寻找向导。”

    在遮蔽前路的死之界迷雾被彻底驱散之后,泰瑞昂已经能清晰的感应到尤娜的方位,而在理解了“王冠”的含义和威胁之后,大领主也对于“向导”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小幽灵尤娜绝对不只是将他带入这个世界的向导...她更是完成同化后的泰瑞昂与现世之间唯一的联系,如果大领主在被“彻底同化”之前,还没有找到回家的向导的话,他就要永远留在这里了。

    这大概才是死之界的统治者给予泰瑞昂真正的试炼...前提是,如果这偌大的死之界,真的有一位统治者的话。

    真是不知道,当年海拉和邦桑迪,是怎么拿到属于他们的地狱的管理权的...如果他们也和泰瑞昂一样经历了这种寻找“王冠”的试炼的话,那么他们的向导...又是谁?

    “我是一个暗夜精灵,我记得我的名字...我叫...我叫什么来着?”

    心灵的迷雾又一次遮蔽了大领主的意志,就像是在滚滚怒海中艰难寻找生路的落水者一样,但心灵被封闭之后,大领主的躯体依然按照他的命令,不断的向尤娜所在的方向前进。

    就连大领主自己都不知晓这具躯体如今蕴含的力量,而在这片茫茫荒野之上,他的脚步越发沉重,就如雷鸣一样,在他行走之间,不断扭曲的黑暗之径在他身后翻滚着,而黑色的灵魂之火燃烧在他的躯体之上,就像是一头在荒野中跋涉的黑暗巨兽一样,那惶惶的威势让这方死寂的天地为之变色,而那滔滔的火焰更犹如聚散的风暴一般。

    仔细看去,在那恍如要焚烧一切的火焰之外,还有一些黑色的幻影...

    它们的面孔扭曲,就像是被捆束于地狱的恶灵般,在极致的痛苦之下发出无尽的嘶吼,想要从这囚笼中脱离,但来自大领主灵魂的束缚,将它们死死的困于那黑色的火焰中,除非得到他的仁慈,否则它们将永远无法解脱。

    那是真的?还是假的幻象?

    这问题已经没有意义了,最少对于现在的泰瑞昂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

    ——————————————

    “biu!”

    蓝色的星光从魔杖顶端飞出,就像是张弓开箭一样,那蓝色的光柱精准的砸在了一头探头探脑的摄魂怪的脑袋上,星光迸溅之间,将那恶心的怪物吓得转身就跑。

    但打跑了一个,并不意味着就此安全,小幽灵尤娜瘪着嘴,将自己头顶的花环正了正,在内心里不断的给自己打气,让自己不要哭出来,但她的另一只手还是忍不住抓住了腰间悬挂的小熊玩偶,她抬头看去,这里就像是一座宫殿一样,到处都缠满了让人畏惧的黑暗,而那些丑陋的家伙,不断的从黑暗中爬出来,想要伤害她。

    她已经在这里待了不知道多久了...死之界的时间流速对于每一个进入其中的生命而言都不相同,小幽灵尤娜应该属于那种度日如年类型的了。

    “努尔,努尔,还好有你陪着我。”

    小女孩抱着小熊,她有些慌张的左右看了看,在确信没有摄魂怪偷偷靠近的时候,她疲惫的坐在了地上,她将魔杖放在一边,将不再像记忆中那么白兮兮的小熊放在眼前,在微弱的光芒中,尤娜如群星一样的眼睛眨了眨,她从能小熊玩偶的眼睛里看到她的倒影。

    “就像一个傻乎乎的孩子...”

    尤娜自言自语的说,她发出了笑声,但笑着笑着,她却又死死的将小熊努尔抱在怀中,她将头埋在玩偶的脑袋上。

    “努尔,我只剩下你了...”

    “大家,大家都消失了...我看不到他们了,我听不到他们的声音了,多尔南,凡妮莎,还有小安度因,还有泰瑞昂,我好想他们...”

    说着说着,小丫头就感觉自己哭了,但作为幽灵,她流不出眼泪,但那股悲伤和微微的孤独还是残留在她内心中,她想起了过去的日子,也是这么孤独,来回都是一个人,那时候她还看不到东西,在一片孤独的黑暗里摸索着整个世界。

    那些日子对于现在的尤娜来说简直就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事情,她都不知道,那时候她是怎么熬过来的。

    但记忆中也并非只有冰冷的黑暗,还有快乐,和孩子们一起玩耍,和泰瑞昂一起探索死之界时候的快乐,有人陪在身边,就算不说话,只是单纯的坐在一起,也要比现在这样孤零零的一个人好多了。

    然而,越是有快乐的记忆陪衬,那些悲惨的过去与冰冷的现实就显得越发可恶,而且让人难以忍受。

    尤娜并不清楚为什么她会遭遇这样的事情,她并不清楚为什么她会被选为泰瑞昂的“向导”,她甚至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进入死之界...但如果非要给这一切找个理由,那么大概是命运使然吧。

    “呼呼...努尔,你也在担心朋友们,对吧?”

    尤娜抬起头,摸了摸干涩的眼睛,她将努尔重新系回腰上,然后抓起魔杖,拍了拍小熊的脑袋:

    “别怕,我在走的时候已经告诉他们了,他们不会来找我的,所以他们不会遭遇到危险的...”

    “现在,你和我就要相依为命咯~让我们想办法离开这吧!”

    小幽灵抽了抽鼻子,她将自己头上的花环戴紧,然后抓着魔杖,小心翼翼的又一次靠近了这片黑暗宫殿的边缘,在前几次尝试的时候,每一次接触到那黑色的雾气,就会引来非常多的摄魂怪,但细心的小幽灵却能发现,摄魂怪的数量正在减小。

    她咬着牙,不断的给自己打着气,然后伸出手指,碰触了一下眼前的黑暗,那缠绕整个空间的雾气又一次飞快的旋转起来,然后是低沉的吼声,就像是从黑暗之外传来一样。

    尤娜快速后退了几步,她看着四周,那些形态各异的摄魂怪们从黑暗中爬了出来,它们吼叫着,一步一步逼向退回了宫殿中央的小幽灵,而后者则不断的挥起手中的魔杖,蓝色的星光闪耀之间,一头又一头的摄魂怪都被击中,在星光逸散中,这些丑家伙都会被吓得转身就跑。

    它们那狼狈的姿态让苦闷的小幽灵忍不住笑了起来,内心的阴郁也被冲散了一些。

    “嘿,丑家伙!”

    “别靠近尤娜!滚!滚开!”

    “尤娜最厉害啦!”

    在小幽灵的尖叫声中,她手中的魔杖到处乱甩,一时间整个宫殿里都闪耀着蓝色的星光,这场面不像是她遭遇了危险,倒像是熊孩子在玩一样。

    “砰”

    大地的突然震动,让玩的不亦乐乎的尤娜猛地回过头。

    “砰”

    脚下的大地又一次震动,那场面就像是多尔南带着她去黑铁区的工厂里玩的时候,看到那些巨大的机械运动时的场景,但又像是尤娜还活着的时候,有一次和父母去玛凯雷的公园看雷象,那些巨大的雷象行走时的动静。

    就像是一头可怕的野兽正在靠近,而尤娜周围那些试图碰触到她的摄魂怪,也像是感觉到了威胁一样,飞速的四散逃离。

    这种场景让小幽灵更害怕了,但她还是双手握紧了魔杖,死死的盯着黑雾飘荡的地方。

    等待,总是最难熬的...

    “轰”

    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之间,尤娜眼前的黑暗幕布被彻底撕开,然后就是一片风暴一样呼啸的雾气,还有那熊熊燃烧的黑色火焰,那火焰缠绕着,在空中形成各种各样的图景,就像是一头被唤醒的地狱魔鬼一样。

    冰冷的狂风吹打着小幽灵的长发四处飞舞,尤娜在惊恐的尖叫中,小丫头伸手挡住眼前的狂风,在指缝之间,她恍惚看到了那天灾一样的风暴核心里,那个蹒跚前进的人影,那一头标志性的灰白色长发...

    “泰瑞昂!”

    (最后几天了,求个月票啊~~~要不然下个月就要喝粥度日了,很惨的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