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章节目录17.角斗士的加冕
    蒂芬妮回到黑暗神殿,已经是当天的午夜时分了。

    她静悄悄的行走在黑暗神殿的通道中,借助血族特有的轻盈,她的行走并没有惊动其他人,她先是来到孩子们的房间里,确认孩子们都已经入睡,帮总喜欢踢掉被子的多尔南掖好被角,再把泰莉娅总喜欢放在床边的武器收纳到武器架上。

    萨兰蒂亚的床铺是空的,蒂芬妮知道,这孩子肯定又偷偷跑到泰瑞昂那边去了...这被奥蕾莉亚收养的女孩很讨厌奥蕾莉亚,但却很黏着泰瑞昂,大概是因为大领主能带给她安全感。

    简直和几年前的多尔南一模一样。

    最后,王后静悄悄的坐在儿子的床边,看着睡熟的安度因,小王子手里还紧紧抱着黑幽灵送给他的匕首,那骨质的匕首已经被磨掉锋刃,不会伤害到他。

    安度因并不知道,黑幽灵就是他父亲,但也许是父子本能的亲近,让他不愿意放弃这个粗糙的礼物。

    “傻孩子...”

    蒂芬妮俯下身,在安度因额角上吻了吻,然后飘飘然走出了孩子们的房间,作为依靠奥蕾莉亚的血液重生的萨莱茵,她应该算是夜行生物,在夜晚的时候总是很精神...她打算去给自己倒杯血酒,一个人享受一下安静的时光。

    最近的事情太多了,让她有些烦躁,有些不安。

    而就在蒂芬妮出现在黑暗神殿大平台的时候,她意外的看到了蜷缩在一起,坐在平台边缘说着话的大领主夫妇,睡着的萨兰蒂亚被泰瑞昂抱在怀中,而奥蕾莉亚则靠在大领主肩膀上,没有人说话,但这静谧的一幕却让蒂芬妮停下了脚步,她看着眼前的背影,摇了摇头,然后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黑夜中。

    其实有时候,蒂芬妮往往会想到,如果瓦里安也已经死去的话...没准她就不需要这么纠结了,但,现在其实也挺不错的。

    她已经习惯了身为亡灵的生活,她有足够的耐心等待...总有一天,瓦里安会回到她身边,她们会永远在一起。

    至于高等精灵少女瓦莉拉...那只是两人生命中的一个插曲,就随她去吧。

    ——————————————————

    时间滚滚向前,那些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不会因为旁观者的想法而被推迟,它们就如同被水流卷着的枯草落叶,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只能在时间的流逝中被不断的送往更远的地方。

    德拉诺世界的最大赛事,德拉诺冠军杯的角斗大赛,在观众们的欢呼与狂热者的期待中,最终来到了最后一天。

    卫冕冠军,沙塔斯城的破碎残阳战团一如上一届比赛时那么龙精虎猛,所有的对手都被这群狂暴的德莱尼角斗士一扫而空,他们以全胜的姿态站在了最后角斗场的决赛圈中。

    而德莱尼人们的对手,则是彻彻底底成为大黑马的黑幽灵战团,在昨天,瓦里安带着39名追随者,以摧枯拉朽的姿态,将来自霜火岭13区的囚犯们击溃当场,彻底扭转了观众们对于黑幽灵战团的误解...这些深藏不漏的家伙根本就不是单打独斗,这是一个大型的战团,其实力并不比破碎残阳更弱。

    于是今天的决赛就显得引人注目,这绝对是一场真正的龙争虎斗。

    在决赛开始之前,在两只队伍走入大竞技场的那一刻,整个大竞技场都像是炸开了锅的热水一样,沸腾不休,男男女女疯狂的吼叫着,甚至连观众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吼叫些什么,只是在那种环境中,总会让人不自觉的就激动起来。

    而这一次的决赛还专门安排了主持人,据说是一名来自奥格瑞拉的,能言善辩的食人魔巫师,以及一个来自黯刃财团,主持过很多次角斗大赛的地精解说,在这个魔法世界里,他们就相当于巧舌如簧的解说了。

    “啊哈,来自两个世界的观众朋友们,角斗爱好者们,以及专门为投注赚钱而来的混蛋们,欢迎来到纳格兰大竞技场,这是冠军杯的最后一场比赛,决赛...两支凶狠的,残忍的,疯狂的,强大的角斗团将为最后的角斗之王的荣耀而战,还有能让人一夜暴富的巨额奖金...”

    黯刃财团的地精解说者古尔戈索克一手拿着麦克风,一手看着黯刃财团此次比赛收获的资金统计表,在一心两用之下,这地精的声音依然显得非常有蛊惑性。

    “谁会讨厌角斗大赛呢?没有人!”

    “朋友们与其旁观其他人拿走奖金,难道你们自己不想行动吗?冠军杯这样的大赛场也许让人生畏,但相信我,任何想要体验竞技乐趣的爱好者都可以前往艾泽拉斯的荆棘谷,在古拉巴什竞技场中赢取自己的荣耀...黯刃财团为每一位参赛者提供了数目可观的保险...我们欢迎任何有胆量的,愿意用生命赚钱的勇士!”

    眼看着地精越说越没谱,旁边的高大食人魔急忙接过话头,他低沉的声音在赛场上回荡着:

    “总之,让我们欢迎今天的两队决赛选手!”

    “来自德拉诺本土的勇士,无畏的挑战者,圣光的执行者,沙塔斯的保卫者,流亡者们的代表...破碎残阳!”

    “吼吼!”

    观众们立刻欢呼了起来,整个赛场上空布满了被发射到空中的彩带与花瓣,看上去就像是真正过节一样,而破碎残阳的三个角斗士也在神圣的圣光战歌的飘荡中走入场地中心,他们挥舞着武器,应景的向观众们欢呼着,咆哮着,这又引起了一波波的反应。

    虽说这一次的角斗大赛的观众有来自两个世界的,但大多数都是德拉诺本土的角斗爱好者,他们肯定更倾向于自己世界的队伍。

    “而接下来登场的,是来自艾泽拉斯的黑幽灵战团...他们是沉默的,凶狠的,致命的角斗者,他们不喜欢多说话,就和他们手里的武器一样,沉默中带着威胁...不过要我说...他们闻起来就像是一坨雷象屎!”

    食人魔不屑的评论让整个赛场都乐成一团,那些破碎残阳的支持者们疯狂的向登场的黑幽灵打着呼哨,嘘声震天,但也有黑幽灵的支持者拉着横幅,向自己的偶像们欢呼着。

    不过对于瓦里安和他的两名队友来说,外在的影响并不会让他们的斗志变弱,他们从一开始,就不在乎观众们的看法,他们也不是为了那笔金钱而来的,最少对于瓦里安来说,借助不断的残忍战斗来磨砺自己,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食人魔解说者还想说些俏皮话来打压一下黑幽灵的气势,然而就在两支角斗团准备开始最后一战之前,一个意外出现了。

    位于角斗场正前方的大平台上的遮蔽魔法被撤去,在一阵阵呼啸的风中,身穿黑色战甲的泰瑞昂.黎明之刃出现在了平台边缘,所有人都看到了那个威压德拉诺世界的纤细身影,整个赛场的欢呼声就像是被硬生生掐灭了一样,在鸦雀无声之间,一些胆小的家伙甚至瘫软在了座位上。

    最少在德拉诺世界,泰瑞昂和他所代表的黯刃军团,那就是无敌的代名词!

    “哇哦!”

    食人魔解说者也被吓了一跳,不过他出身的奥格瑞拉氏族怎么也是黯刃的合作伙伴,所以他并不畏惧泰瑞昂,他用一种欢迎的音调,在麦克风上大喊到:

    “是陛下!”

    “陛下离开了宫殿,来观看角斗了!这真是难得的荣幸!”

    泰瑞昂摇了摇头,他甩了甩手指,在他身后站立的,许久不见的鸦人女王蕾希便立刻将一个扩音法术加持在了大领主身上,下一刻,泰瑞昂平静的声音就传遍了整个角斗场。

    “旁观勇士的战斗让人愉悦...但如果只是金钱,怎么能配得上勇士的流血牺牲与无尽的斗志...这是对于勇士的羞辱,让我来给这场比赛增添一丝乐趣吧。”

    大领主看着赛场上那三个对他怒目而视的德莱尼人,他冰蓝色的双眼里闪过了一丝寒芒:

    “德莱尼人的破碎残阳,如果你们赢了,我就把泰雷多尔还给你们!那里将成为德莱尼人在德拉诺世界除了沙塔斯之外的第二座城市!你们将享有绝对的自主权!”

    “但如果你们输了,我要整个破碎残阳归入黯刃的体系下...你们将成为我最忠勇的将士!”

    说完,不等德莱尼人回答,泰瑞昂又将目光放在了瓦里安三个人身上,他的眼睛眯了起来,统一时刻,在死亡骑士们的“护送”下,坐在轮椅上满头白发,却梳的整整齐齐,穿着一身暴风王国军装的温德索尔元帅,和穿着吉尔尼斯传统猎装的吉恩.格雷迈恩就出现在了泰瑞昂身边。

    在看到温德索尔和吉恩的瞬间,带着黑色战盔的瓦里安就握紧了手中的战剑,他想要上前一步,却被带着红色面具的瓦莉拉死死拦住,少女沙哑的声音在瓦里安耳边响起:

    “别冲动!听他怎么说...我们不会输得!”

    “黑幽灵战团,老朋友们...呵呵,我也为你们准备了“礼物”。”

    泰瑞昂摊开双臂,他的声音变得更加低沉,他说:

    “若你们赢了,赢得了角斗之王的称号,这两位军人的监禁生涯就会结束,他们会得到自由...但如果你们输了,我也很欢迎你们加入黯刃。”

    “嗡”

    黑色的光芒在泰瑞昂身后涌动着,在眨眼之间,那些光芒聚散着形成了一尊黑色的王座,泰瑞昂坐在其中,他翘着腿,双手放在扶手上,他饶有兴趣的看着下方的角斗场,他轻声说:

    “那么现在...角斗,开始!”

    “用鲜血和死亡...取悦我吧。”

    ————————————————————

    “啊!”

    “砰”

    悍勇的德莱尼拳斗士挥舞着沉重的双手盾型拳套,就像是疯癫一般,用尽全力在兽人血拳举起的盾牌上疯狂的捶打着,武器的每一次碰撞都会在那精钢的盾牌上带起刺眼的火花,而这纯粹力量的碰撞让两人脚下的大地都寸寸裂开。

    德莱尼人和兽人同时发出了咆哮,两人就像是角力的蛮牛一样,这种原始的战斗不讲究太多技巧,但纯粹的力量与男性气质的殴斗,却让人看的血脉贲张,忍不住为这两个男人的战斗鼓掌喝彩。

    这样的战斗是危险的,只要其中一人稍落下风,那足以正面撕裂躯体的力量,就会将他顷刻间分尸。

    在这冠军杯最后的赛场上留下的可都不是弱者。

    瓦里安双手握紧战剑,和眼前的德莱尼守备官疯狂的对攻,那手持水晶战锤的德莱尼人高大而健壮,战斗经验更是丰富的让人发指,他那刻满了神圣经文的盔甲上圣光涌动,在每一次锤击之间,都有高度汇聚的圣光球砸向四周,那些能量如小型的拳头,只要撞上,就会让对手被禁锢于圣光之间。

    哪怕只有短短的一秒钟,在这样顶级的角斗赛里,也会意味着死亡的到来...泰瑞昂许下的承诺对于双方都意义重大,没有人会在这样的许诺前退缩,一方为了族人的生存,另一方则为了过去同伴的生命...这场战斗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只会有一个胜利者。

    沉默的瓦里安快速的移动脚步,躲避着四周涌动的圣光球,他手中灰色的战剑锋利无比,每一次劈砍,都会在德莱尼守备官的战锤上留下一道狰狞的划痕,他的每一次挥剑都显得矫健而狠辣,在这沉默的对抗之间,德莱尼人每每想要突破这棘手的剑士,都会被呼啸的长剑逼退。

    而眼看着一边的拳斗士在兽人悍勇的盾击中不断后退,守备官眼中闪过一丝坚定,他一锤逼退上前的瓦里安,将水晶战锤高高举起,下一刻,耀眼的金色圣光就如同太阳一样亮起,将整个角斗场都笼罩于其中。

    “圣光!”

    在德莱尼人低沉的吼声中,瓦里安眼前的视界被金色光芒充斥了,而猝不及防的兽人角斗士在圣光降临的顷刻间就发出了一声怒吼,那是被重伤的怒吼,这种遮蔽战术让瓦里安本能的后退了几步,而一抹让他毛发倒立的寒芒,也几乎在同一时间在他脖子后方亮起。

    “铛”

    破碎残阳的破碎者刺客十拿九稳的一击,被瓦里安被战剑格挡了下来,那刺客失手之后立刻想要跳回阴影,但一直隐藏在暗影中的瓦莉拉怎么会允许到手的猎物逃跑呢?

    “撕啦”

    匕首撕裂肉体的声音在稍敛的光芒中响起,在确认刺客被瓦莉拉干掉之后,彻底放开手的瓦里安发出了一声如孤狼般的咆哮,在那金色光芒消散的那一刻,在观众们的惊呼声中,高高跳起的瓦里安,将灰色的战剑狠狠的刺入了那德莱尼拳斗士的胸口。

    在热血喷洒之间,瓦里安抽出战剑,从阴影中现身的瓦莉拉则站在另一边,而被拳斗士砸断了手臂的兽人血拳,也单手提着战斧,在血泊中咬着牙站了起来。

    面对黑幽灵的包围,只剩下一个人的破碎残阳的守备官沉默的握紧了战锤,他依然不愿意就此认输...

    但,3V1...

    胜负...已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