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在线阅读 - 31.鼓动

31.鼓动

        在艾泽拉斯远古时期,在文明的火花尚未诞生之时,这个世界是由万物初生的元素们统治的,风火水土四大元素在这片大地上滋生,带来了世界环境的改变,而这种环境的改变,则衍生出了最原始的生物,这就是正常世界的演变过程。

        但对于艾泽拉斯来说,情绪稍有些不同。

        这颗星球孕育着星灵,是被万神殿的泰坦们关注的世界之一,为了让内部孕育的星魂正常而健康的发展,泰坦们用自己的方式改造了世界的环境,让远古的艾泽拉斯成为了生命的摇篮,然而,就在泰坦们暂时离开这个世界之后,虚空的大君们也发现了极具潜力的艾泽拉斯星灵,这些生活在万物背面世界里的诡异存在们,便决意腐蚀这颗星球。

        它们向这颗星球播撒了属于虚空的种子,在那些种子降落于世界之后,它们演化为了上古之神,虚空大君们最疯狂最强大的爪牙。

        上古之神和艾泽拉斯的元素们展开了大战,最终将元素降服,让元素大君成为了它们的“同伴”,这份诡异的契约直到今日仍在生效,当然,在泰坦的守护者们重返这个世界,封印了上古之神之后,元素大君们已经得到了有限的自由,但下级元素却无法抵抗这种远古契约的影响。

        而不算在那个文明中,甘愿成为邪教徒的生命,很大一部分都是为了追求正途的努力所无法带来的“力量”,而邪教们的发展,往往就是以这种“力量的赐福”,作为噱头,来吸引这些意志和三观不坚定的生命。

        在暮光之锤邪教中,信徒们只要表现出自己对于上古之神的“诚挚”,他们就能从主教那里获得“赐福”,一般的信徒得到的都是有限的操纵元素的力量,这种操纵和萨满祭司们对于元素的呼唤不同,它的本质是强行奴役,所以一般的邪教徒所控制的元素都不会太强。

        但有了元素的帮助,邪教徒们就能在常人无法生活的恶劣环境里活的很“滋润”了。

        希利苏斯大沙漠,这是位于卡利姆多南疆的不毛之地,在一万年前的永恒之井大爆炸之后,这里遭受到魔力的破坏,万物植被都被夷平,取而代之的,就是极端恶劣的生态环境,只有那些最可怕,最坚韧的生物,才能在这片蔓延数千公里的大沙漠中生存下来。

        而按照艾泽拉斯著名探险家布莱恩.铜须的描述,一个毫无准备的成年人误入希利苏斯大沙漠,在那种极端炎热和缺水的环境里,在那些沙漠之下的危险沙虫和诡异虫群的窥视下,最多只能坚持1一天不到的时间,而就算是准备充分的军队,在进入沙漠之后,如果得不到向导的帮助,最多一个周,也会在此全军覆没。

        这里根本就不是生命应该来的地方。

        但也正因为没人会关注这里,才导致暮光之锤将这片沙漠作为了自己真正的大本营,相比蛮锤高地的数万人的规模,在整个希利苏斯的滚滚黄沙之间,隐藏的是邪教徒们建立起的...城市。

        难以想象,对吧?

        在这种连暗夜精灵德鲁伊们都艰难生活的地方,暮光之锤的邪教徒们,在他们邪恶主子赐予的“力量”下,他们在干燥的山麓之下,在黄沙的泉眼旁边,在靠近大沙漠最深处的远古之城的废墟里,他们已经建立了三座“城市”。

        这一切,都是在希利苏斯大沙漠中央矗立的,已经存在了一千年的塞纳里奥要塞的德鲁伊们和暗夜精灵战士们的眼皮底下建立的,精灵们对于这些扭曲元素,和虫群勾结的邪教徒们也很头疼,但身处于气候恶劣的大沙漠中,就算是精灵们想要讨伐,也是有心无力。

        因此,在这数年里,双方都维持着一种诡异的“和平”。

        “那是什么?”

        本尼迪塔斯的声音在古加尔脑海里响起,刚刚复苏了第二个头的食人魔巫师扭过头,就看到了在沙丘营地周围,一些骑在怪模怪样的虫子身上巡逻的暮光战士,那些战士身上穿着沙漠游牧人的长袍装饰,将皮肤盖得严严实实来防止被晒伤,他们手里握着简陋但却狠辣的武器,双眼中也是一股股好勇斗狠的神情。

        邪教徒群体可不是一个“温暖的大家庭”,尤其是在希利苏斯沙漠中,这里是达尔文主义的乐园,对于这些邪教徒而言,最危险的永远不是沙丘之下隐藏的野兽,而是来自背后,来自黑暗里的匕首。

        而那些被作为“坐骑”的虫子,则是在艾泽拉斯其他地方根本看不到的古怪存在,那虫子很像是放大了十几倍的蚂蚁,但只有四只锋利的尖刺爪刃,身上覆盖着各种颜色的角质层甲壳,头顶螳螂一样的脑袋下是锋利的口器和腭骨,在甲壳之下,偶尔还会出现一些薄若蝉翼的翅膀。

        这一看,就是凶狠的猎食者...而它们,自然引起了第一次前来希利苏斯的暮光先知的好奇,这位原暴风城大主教从这些虫子身上,敏锐的感觉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

        “啊,那是其拉工虫,其拉虫人帝国里最下级的虫子。(作战能力很差,但善于负重,很适合用来作为坐骑。)”

        穿着长袍的食人魔一边整理着衣服,一边对自己脑海里的另一个灵魂解释到:

        “暮光之锤在这片沙漠里的活动,和这些虫子的帮助分不开关系,它们是我们的同伴,我们的斥候,和我们的运输队伍,以及,属于我们的援军和我们淹没一切的战士...(别急,本尼迪塔斯兄弟,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但很快,你就会看到一切问题的答案。)”

        食人魔巫师的两个头同时说着话,这种“重音”模式的返回,让古加尔非常满意,他伸出双手,分别塞进两个脑袋的嘴里,然后发出了两声诡异的呼哨。

        下一刻,在古加尔高大身体前方的沙丘就开始疯狂涌动,在砂砾飞舞之间,一条庞大的,身体扁平如毒蝎,宽大如小船,两侧遍布着10支扭曲锋利肢节,在粗大的尾巴之后,又是个诡异的,两侧都有倒刺的尾巴,这玩意很难被称之为“生物”,但它却非常敏捷的摇晃着身上那些鲜艳鳞片之外的砂砾,然后快速爬到了食人魔巫师眼前。

        这诡异的玩意就像是毒蝎,蜘蛛和毒蛇的混合体,在古加尔的灵魂中,本尼迪塔斯注视着眼前这头强大的野兽,他能感觉到,眼前这东西要比那些邪教徒乘骑的虫子强大很多,也高级很多,它有自己的意志...这东西会思考!

        “哟,库林纳克斯,老朋友。(看上去你今天已经吃饱了,所以也许我可以放心的骑你了,对吧?)”

        古加尔自来熟的和这头诡异的虫子打着招呼,那虫子的口器发出了诡异的嗡鸣,那双恶毒的眼睛上下打量着古加尔,那眼神能让任何一个正常人做噩梦!

        不过,几分钟之后,食人魔庞大的身体还是盘坐在了这头诡异虫子的背后,在它那10支腿飞快的拨动中,大沙漠两侧的风景快速后退,这速度...已经几近音速了。

        “库里纳克斯是拉贾克斯将军的爱宠,也是它麾下最强大的战士之一。(它能生吞活剥一头幼龙,别小看它,更别激怒它,其拉虫人有很多对付灵体的方法,本尼迪塔斯,尤其是我们要去的地方...那些虫人斩灵者,它们很轻易就能发现你。)”

        古加尔在灵魂中对本尼迪塔斯说到:

        “我们要去觐见我们的“主人”...之一。(那是在千年前驱使着其拉虫人,轻易的击溃了暗夜精灵的千眼之魔,上古之神克苏恩。)”

        “它是最活跃的...它即将脱困,虫人是它的新信徒。(但它也是最蠢的,最傲慢的,一心想要取代亚煞极成为最强,但对于力量的追求,让它破绽百出。)”

        暮光先知的灵魂默然无语,片刻之后,他开口问到:

        “你只需告诉我,我们为何来此?”

        “恶魔需要一张脸,这样才能给“勇士”们明确的目标。(你我的主人还需要时间,但黯刃的目光已经锁定在了它们身上,它们需要一个...用来吸引注意的替死鬼。)”

        眼看着眼前那漫卷黄沙中,黑色的,庞大的,充满了时光重量的远古城墙逐渐清晰,食人魔巫师在灵魂中发出了一声阴霾的笑声。

        “我们要小心翼翼的将战争“献”给伟大的克苏恩,它的黑暗力量会颠覆这块大陆的秩序。(我们将隐藏于混乱之中,为主人赢得时间...但我们不会停留在这场必然失败的战争里,最少我不会。)”

        “我就知道。”

        本尼迪塔斯的声音里充满了一股嘲讽:

        “你带我来这里,是想让我成为“质子”?”

        “这有什么办法呢?我的朋友...我们必须赢得克苏恩的信任。(暮光时刻必然会到来,但绝对不是通过克苏恩来彰显其伟大,而你迫切的需要一具可以活动的躯体,想要获得回报,首先就得先付出,这个道理不需要我教你吧?)”

        古加尔意味深长的说:

        “别害怕牺牲,本尼迪塔斯。(在主人无边的梦魇中,你早已被赐福为永生。)”

        “哗啦”

        庞大虫子的肢节在这一刻猛地停下拨动,周围的砂砾如风暴一样席卷而起,在狂风烈日的呼啸之间,食人魔手脚麻利的跳到一边的沙丘上,他看着眼前高大沉默,篆刻着虫人印记,而且极具压迫力的城墙,他整了整自己的长袍,轻声说:

        “我们到了。(做好准备吧,朋友。)”

        ———————————————

        暮光之锤是个彻彻底底的邪教,但它并非一神教,实际上,在整个暮光之锤中都充斥着信奉不同古神的派系,这也是他们内部频繁斗争的原因。

        目前已知的上古之神有三位,分别是希利苏斯大沙漠尽头,虫人帝国废墟之下的千眼之魔克苏恩、隐藏在不见光芒的黑暗深海中、与娜迦帝国共存的千须之魔恩佐斯、以及最后一位,非常神秘的,据说在北地诺森德的世界屋脊之上的千喉之魔尤格-萨隆。

        每个上古之神都有属于自己的信徒,它们用各种各样的手段统治着自己的信仰,在暮光之锤中,信仰是非常重要的一环,每个加入这个组织的新人,都会根据信仰不同,被归于不同的派系之间。

        但唯独有一个人是例外...那就是暮光之锤的创始人,双头食人魔古加尔,从未有人清楚的知道古加尔信奉的是哪一位古神,但根据他偶尔在战斗中使用的那些法术来看,这个神秘的食人魔即掌握着克苏恩的眼棱技能,也能使用噩梦之力摧残对手,最后还能娴熟的用出一手堕落律令,那可是尤格-萨隆派系的拿手法术。

        也就是说,这个食人魔似乎同时被三个上古之神关注着,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偏偏古加尔就是做到了,因此,他在暮光之锤中的地位是非常独特的。

        “你们...为何而来?”

        在神秘的甲虫之墙之外的某个地方,食人魔古加尔半跪于地面,将头贴在眼前冰冷的墙壁上,以此和甲虫之墙内部的某个强大存在进行交流。

        说起来很尴尬,但古加尔目前是无法进入这座墙壁之内的,因为甲虫之墙是一千年前的流沙之战最后,由五色巨龙施展的神秘封印术制成的,以古加尔现在的力量,他还不能直接打碎这道看似脆弱,实则坚固无比的城墙。

        而整个虫人帝国都被封印于甲虫之墙背后,但这只是理论的说法,就目前的希利苏斯大沙漠而言,几乎到处都是其拉虫人修建在流沙之下的虫巢,甚至连东北方的塔纳利斯沙漠中,都有虫人先锋的大虫巢存在,也就是说,在一千年的时光中,这堵墙已经失去了围堵虫人的作用,最少那围堵的力量,已经不完全了。

        此时,克苏恩低沉的声音在食人魔脑海中回荡着,古加尔感觉自己就像是被扔进了风暴里一样,伴随着克苏恩的声音起伏,他的灵魂都在不断的摇曳。

        凡人是无法聆听上古之神的声音的,哪怕只是一声无异议的呢喃,都足以摧毁最坚定的凡人的意志,唯有那些真正拥抱了虚空的疯子,才能在这种力量的压迫中勉强保持理智。

        而面对克苏恩的询问,古加尔轻咳了一声,他的三只眼中,闪过了一丝晦暗的精芒:

        “我为您的胜利而来,我同样为您面对的挑战而来。(我为至高无上的千眼之魔带回了一个消息。)”

        “毫无意义的隐瞒,血肉...不能撒谎...说!”

        克苏恩的声音就像是闷雷一样在古加尔脑海中响起,让食人魔的眼睛,鼻孔和耳朵都流出了鲜血,在那种痛苦中,食人魔艰难的说:

        “她回来了!她出现在了!她就站在您的大地上!(萨拉塔斯!第五古神...她在窥视您的力量!她在策划战争!她要夺回她失去的一切!)”

        “远古的复仇者来了!(她为您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