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章节目录33.狼狈而回
    暗影界的风景是什么样的?

    仅仅是从这个地方的名字来看,我们就能大概猜测出这鬼地方的环境,一片昏暗,没有常规意义上的生命,被阴冷和孤独充斥的世界,没准还像是地狱一样,充满了熔岩和毁灭性的硫磺大气,只有能量态的怪物才能在这个鬼地方活下去。

    这是臆想中的暗影界,或者叫死之界,死灵应在的国度...但实际上,它并不是这样的。

    根据瓦格里阿加萨的说法,暗影界是个完整的,比现实世界广阔无数倍的大世界,甚至是一个完整的宇宙,它就像是现实世界的背面一样,就像是一枚硬币的两面,彼此对立存在,而又互相融合。

    在每一个世界,都有死之界的入口,在某些文明中,那被视为循环的一部分,死神和地狱的传说正是因此而诞生,但很遗憾,最少在艾泽拉斯,这个世界并没有一个常规意义上的“正常”死神。

    掌握着艾泽拉斯死之界最大入口的海拉本该是死神,但这疯女人已经被仇恨彻底扭曲了意志,她疯狂的截留进入死之界的灵魂,来铸造自己的复仇大军,根本不顾及生与死的平衡与循环,这就导致艾泽拉斯世界在发展了一万年之后,凡人世界的生命总量依然只有那么多...

    而邦桑迪的“工作态度”要比海拉好很多,但问题就在于,巨魔死神掌握的死之界入口似乎也有些问题,他只能控制巨魔的生死循环,或者和其他生命签一些诡异的协议,来捕获其他种族的灵魂。

    而且邦桑迪还不能强制性的控制所有巨魔的灵魂,因为有其他洛阿在和他争夺信徒的归属,巨魔死神所掌握的死亡之力并不强大,最少比起疯癫的海拉,他处于绝对的劣势。

    不过这两个人也有相同点,他们都将和死之界有关的知识看的比任何东西都珍贵,从不会把这个神秘世界的只言片语透露出去,但现在,这个世界的真面目,已经出现在了泰瑞昂眼前。

    坦白说,这个真相让他感觉到有些...惊讶。

    ————————————————————————————————————-

    “唔...”

    “呋...”

    “唔...”

    “呋...”

    尤娜好奇的盘坐在一块石头上,看着眼前的泰瑞昂闭着眼睛,不断的呼气和吸气,在泰瑞昂手边,还摆放着一瓶喝了三分之一的水,以及一颗咬了一半的本地水果,而一向平静,气质凛然的黯刃大领主此时的表情,很“精彩”...

    他在这个世界,找回了身为活人的五感以及那种陌生的生理活动,在进入这个世界10分钟之后,当被死之界同化到一定程度之后,他心灵里那些淡漠的情绪,似乎都重新活跃了起来,眼前一片漠然的光景,似乎也变得鲜活了起来。

    此时,他正在重新适应“呼吸”这个动作,就像是活人一样,在用呼气和吸气的动作,来让身体里那些器官重新开始运作,甚至让血管里冰冷的鲜血也开始流转,虽然他的胸膛里缺少一颗心脏,导致血液流转的过程多少有些别扭,但这种已经失落了数年的感官重新恢复,也让泰瑞昂感觉到了一丝新奇。

    “咕嘟咕嘟咕嘟”

    他拿起水瓶,在尤娜的注视下,大口大口的灌下了好几口水,然后保持着那个动作,品味着冰冷的水流过干涩的喉咙时那种温润的触感,以及水流自带的清甜。

    是的,不再需要那些诡异的毒素,在这个新世界,他同样能感觉到食物的味道。

    “真是神奇...”

    片刻之后,泰瑞昂睁开了眼睛,他看着眼前被微光笼罩的山涧,这里就像是个天然的宫殿一样,在山涧四周,有数十根细长的石柱,已完全不符合重力原则的方式,支撑起上方沉重的山石,在这山涧地面,是一片非常平整的圆环,上面有石头的天然纹路。

    说实话,这很难说是天然形成的。

    “小尤娜,那里有什么?”

    泰瑞昂指着山涧之外的黑暗,轻声问到,在他身边,小尤娜歪着脑袋,顺着泰瑞昂的手指看去,她有些无聊的说:

    “没什么,就是一片黑森林,里面有些古怪的鸟,就像是乌鸦一样,它们正站在树枝上观察你呢,没准还在诅咒你,这种乌鸦会说话的,它们喜欢尖叫着骂人,而且它们骂人很难听。”

    “哦,是吗?”

    黯刃大领主点了点头,他看向那个方向,他没看到什么黑森林,也没有看到两只乌鸦,他什么都没看到,那里只有一片涌动的黑暗。

    但尤娜不会骗他,也就是说,他在死之界能看到的事物是有限的,目前仅限于这片山涧,这也许就说明,他依然没有得到这个世界的认可,但这个世界对于死灵特殊的影响已经在他身上出现了,已死之人进入这里之后,就像是找回了活着时候的状态...

    可以呼吸,可以感觉到所有情绪,可以快乐,可以摆脱苍白而冰冷的现实...就像是它的名字一样,死之界,为死灵准备的世界。

    泰瑞昂站起身,他拉着尤娜的手,缓缓靠近了那山涧石柱边缘的黑暗,那黑暗和微光在他眼前分化出了一条明显的界限,将这方空间一分为二,在泰瑞昂眼前的这片黑暗,就像是一片禁地一样。

    黯刃大领主深吸了一口气,伸出手指,碰触到眼前的黑色光幕,在手指触碰之间,一连串的细碎火花从那光晕中爆发出来,那种冰冷而富有刺激性的感官,就像是触电一样,让泰瑞昂感觉到了手指发麻,他下意识的将手指从黑暗中抽了出来。

    感受着手指上那种微弱的痛觉在缓缓消失,大领主后退了一步,他眼神严肃的看着眼前飘荡的黑暗,他摇了摇头:

    “唔...也许真的还不是时候。我们该走了,这一次就先到这里吧。”

    说着话,泰瑞昂拉着尤娜就准备顺着来时的路离开,而小幽灵虽然有些不满,但她却不愿意因此和好朋友吵架,所以她跟在泰瑞昂身后,就准备离开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家”。

    而就在这一刻,一声轻微的响动,在泰瑞昂和尤娜心中同时响起。

    “你听到了吗?”

    尤娜侧着耳朵听着,几秒种之后,她眨着眼睛,看着泰瑞昂:

    “它让我去找努尔...努尔就在这里,它告诉我了,就在后面的森林里...我要去找努尔!有努尔在,我就永远不会迷失回家的路了!”

    “不对!”

    泰瑞昂握紧了尤娜的手腕,他并没有听到那声音说些什么,但一种本能的危险示警在驱使他离开这个地方,仿佛,下一刻就要有糟糕的事情发生了。

    “走!快走!”

    他一手唤出黑火骨剑,一手拉着尤娜冲向黑暗山涧之外,在泰瑞昂视界中,这山涧之外的黑暗都开始诡异的滚动起来,就像是要将他彻底吞没一样,尤娜则不满的喊叫着:

    “停下!泰瑞昂,停下,努尔在后面,我们不能把它就这么留在这里!”

    “别管什么努尔了,傻丫头,快走!”

    泰瑞昂竭力向前,但这一刻,大脑中诡异的眩晕和思维的晦涩让他的脚步都变得踉踉跄跄,他艰难的回头,看着尤娜,他沉声说:

    “它...发怒了,我们该走了。”

    “不!”

    尤娜发出了一声尖叫,让泰瑞昂猛地回头,就看到他们来时的道路被黑暗的能量雾气充盈起来,在黑雾涌动之间,一个又一个诡异的,全身披散着如同黑色粘液一样“盔甲”,只有隐约人形的摄魂怪,那些让人头皮发麻的生物,一个接一个的从黑雾中涌现出来。

    “跟紧我,丫头!”

    看着眼前数目众多的摄魂怪沉默着慢慢逼近,泰瑞昂放开了尤娜,双手握紧了手中的黑火骨剑,天启阴霾的声音也在泰瑞昂心中响起:

    “你在一个什么鬼地方?这地方让我很不舒服!以及,你的力量怎么减弱了这么多?”

    “别废话!”

    泰瑞昂咬着牙回应了一句,眼看着摄魂怪们呼啸着从地面上冲起,泰瑞昂双手握剑,向前踏出一步,手中的骨剑在空中划过微弱的圆弧,那黑色的灵魂之火闪耀之间,对灵体有可怕杀伤的骨剑毫不停滞的砍掉了两头摄魂怪的脑袋。

    但在被砍掉脑袋之后,它们的躯体就像是黑色的软泥一样,诡异的“融化”在了那连成片的黑暗之中,但能伤害到这些灵体怪物,给了泰瑞昂很大的信心,只要能被他砍死的东西,就永远不值得恐惧。

    而尤娜也紧紧抓着泰瑞昂的衣服,她从未见过这么多摄魂怪一起出动,在某个更高级的意志的命令下,很可能这一片无主区域中所有的摄魂怪都集中在了这里。

    “跟我冲!丫头!”

    大领主一把将小幽灵提起,放在肩膀上,让她抓紧了自己的头盔,他自己则挥起骨剑,左砍右杀,将一个一个逼近的摄魂怪砍碎,艰难的在如黑泥般跳动的光幕中向前杀出一条道路。

    但正如天启和阿加萨的警告,在死之界待得时间越长,泰瑞昂的力量就下降了越多,而且在摄魂怪出现之后,他力量下降的速度变得更快,在冲入来时的道路前端的那一刻,泰瑞昂甚至都感觉到了手中骨剑的沉重...这说明他已经被削弱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

    “前面!就在前面,一直走,不要停!”

    尤娜死死抓着泰瑞昂的头盔,在那呼啸的负能量冲击之中,小幽灵白色的长发都被吹起,她亮晶晶的眼睛直视眼前翻滚的黑暗,为泰瑞昂指引着回家的路。

    而就在他踏入那两界通道的瞬间,尤娜突然回头看了一眼,泰瑞昂不知道小幽灵看到了什么,他只听到尤娜尖叫了一声。

    “努尔!你终于来帮我们了!等等我...我来救你!”

    然后他就感觉到尤娜从自己的肩膀上跳了下去,跑向了后方的黑暗,在泰瑞昂转过头的那一刻,他恰好看到了奔跑的尤娜被黑暗吞没的场景。

    “不!尤娜!回来!丫头,快回来!”

    泰瑞昂高声喊到,但他已经看不到尤娜的身影了,“向导”跳入黑暗的瞬间,泰瑞昂脚下通往现世的道路立刻瓦解,他就像是坠入了无尽阴影的深渊之中,左右前后皆是浓重的黑暗雾气,影影幢幢之间皆是沉默的,形态各异的摄魂怪在盯着他。

    那阴冷的目光让泰瑞昂握紧了手里沉重的武器,他像个活人一样气喘吁吁,他有多久没有这么狼狈过了?

    “你的意志在摇曳,泰瑞昂...你要失败了。”

    天启阴霾的声音带着不加掩饰的幸灾乐祸,在泰瑞昂耳中响起,这桀骜不驯的混蛋武器一直认为当初泰瑞昂趁火打劫的行为对它而言是一种耻辱,而现在,它唯一的主人即将战死于两界交汇之地,在泰瑞昂死后,天启可以肯定,自己将重新得到“自由”。

    “闭嘴吧!”

    黯刃大领主挥起骨剑,将冲上来的摄魂怪砸翻在地,他自己的动作也有些踉跄,在虚弱的躲闪之间,一头摄魂怪诡异的从泰瑞昂脚下的黑暗里爬出来,它发出了无声的奸笑,伸出恶心的双手,抓住了泰瑞昂的左脚。

    在被摄魂怪接触的瞬间,泰瑞昂就好像是被直接扔进了零下100度的冰天雪地里,他本就晦涩的思维在这一刻就像是被冻结了一样,而他身体里的能量,那些微弱到极致的能量,也被摄魂怪带走了一部分。

    那些怪物,黑暗中的怪物就像是咆哮的兽群,趁着泰瑞昂失去防御的空隙,它们以一种欢快的姿态,就像是幽灵一样,从泰瑞昂的躯体里“穿过”,每穿过一次,都会带走大领主的一部分能量,而且让他被冻结的思维变得更加迟钝。

    再这么下去,不到30秒,泰瑞昂就会因为灵魂之火的熄灭,而陷入永寂的归亡之中。

    他艰难的,在摄魂怪的攻击中,艰难的将手指碰触到了储物指环上,这个动作花了他近10秒的时间,在手指碰触晦暗戒指的那一刻,一大包瓶瓶罐罐出现在了他手中,然后掉落在地面上,那些药水四散开,泰瑞昂咬着牙,以一种慢动作的姿态,将手中的骨剑举起,然后砸在了脚下那金色的药瓶上。

    “哗啦”

    被浓缩过的圣水在这一刻和极端的负能量碰撞,就如同爆发出了无尽的火光,就像是一团金色的篝火被点燃,将那些欢快的摄魂怪吓退了,它们不断的后撤,连带着周围如黑泥涌动一样的大地也重新变得清晰起来。

    全身都挂满了冰霜的泰瑞昂一屁股坐在地面上,他颤颤巍巍的拿起暗影防护药水,扭开,一口灌进了嘴里。

    “呋...呋,真险,差点...差点就光荣了...”

    “泰瑞昂!你还好吗?”

    尤娜的喊声也在这一刻响起,泰瑞昂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下一刻,尤娜的身影从不知通往何处的黑暗里扑了出来,就像是炮弹一样砸进了泰瑞昂怀中,这小幽灵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乱跑给泰瑞昂带来了什么样可怕的遭遇,她此时腻在泰瑞昂怀中,一脸幸福的将自己手里的东西给自己的朋友看。

    “看!努尔,我找到它了!它来帮我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