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章节目录24.“战利品”(下)
    龙骨荒野的庞大风雪毫不见减弱的征兆,在冰冷阴霾,庞大而震撼性的死亡力量萦绕之间,这方天地的鹅毛大雪肆意纷飞,就像是要将整个大地上的一切都掩埋干净。

    营救国王阿尔萨斯的团队在鏖战之间已经损失了三分之一,面对力量足以撼动世界的强敌,这样的损失是不可避免的,而这些资源参加营救的成员们在出发时,也似乎从未想过自己能活着回去,尽管在自由者们看来,封建时代的忠诚多少有些愚昧和不近人情,但在这些战士的思维里,为国王风险一切的忠诚,才是作为骑士最完美的归宿。

    而他们的牺牲,也并非毫无意义。

    “哗啦”

    被压缩到极致的圣光之刃一闪而逝,就像是一把出鞘又收回的锋利长剑,甚至在周围人的眼中留下了一片金色的幻影。

    而在焦灼的空气呼啸之间,冰冷的鲜血洒在了龙骨荒野的空中,黯刃大领主看着自己挡在胸前的左臂,在他手腕的位置上,被龙血和生命果实强化的躯体被锋利的圣光连腕斩断,在原本手掌的位置上,只剩下了一个被灼伤的断茬。

    整个拳头都齐腕而断,充分显示了阿尔萨斯刚才那决死一击的威势,而尽管被切断的血肉已经开始飞速愈合,但这掩盖不了一个事实,那就是...

    “啊,现在的年轻人的獠牙已经锋利到这个程度了吗?”

    泰瑞昂发出了一声低沉的感慨,他低下头,那带着古朴戒指的左手,正落在阿尔萨斯脚下,被砍断的手掌落在雪地中的瞬间,手指还神经质的抽搐了一下。

    “看来是我小看你们了。”

    黯刃大领主有一只手里的灰烬使者呼啸着带出一抹剑影,在泰瑞昂的狞笑中,挥下的长剑不再留情,搀扶着阿尔萨斯的吉安娜挥起法杖,一层厚重的冰盖悬浮在了她,阿尔萨斯以及沃金眼前,年轻的巨魔和死神擦肩而过,他眼中还有一抹恐慌,但在这个绝命时刻,他依然没有停下自己的巫毒战舞。

    而在三人身后,所有的战士们,他们身上披散着金红色的诡异巫毒,以一种群体冲锋的姿态,从后方冲向了正欲狠下毒手的黯刃大领主。

    “哐”

    无情而冰冷的灰烬使者骤然斩落,大法师汇聚所有魔力凝结起的厚重冰盖只抵抗了不到三分之一秒,就在呼啸的黑色剑影的轰击中被彻底削碎,阿尔萨斯咬着牙,转身将吉安娜抱在怀中,下一秒,锋利的剑刃就砸在了他背后,在那金红色巫毒的保护下,剑刃没能伤害到他,但长剑上携带巨力碰撞之间,将两个抱在一起的亡命情侣和背后的沃金一起砸飞。

    在三个人倒飞出去的瞬间,失去了主持者的巫毒法阵被死亡能领侵染之间停下了运转,众人身体表面那层“防御无敌”的金红色光幕骤然消散,在那金红色的光羽飘散之间,泰瑞昂发出了一阵让人头皮发麻的笑声,他的身影在冰雪中前行,就像是一道黑色的闪电,手提着战剑,在间不容发之间,就出现在了倒在地面上的三个人眼前。

    “死吧!生者!”

    在泰瑞昂身后漫天飞舞的黑暗剑影呼啸着刺向眼前的三个人,而吉安娜则抿着嘴,在那剑刃呼啸而来的瞬间,她一手抓住阿尔萨斯,一手抓住沃金,在泰瑞昂周身萦绕的沉重能量的禁锢中,以一种决死的姿态,将全身的魔力爆发出来,硬生生打开了一条间隙。

    “唰”

    在蓝色光幕中跳动的闪现术将三个人带离了被砍成碎肉的地狱,而就在三个人出现在战场边缘的顷刻间,一直观察着战场的大法师茉德拉猛地捏碎了手里散发着紫色光芒的空间定位符文石。

    “嗷”

    一声响亮的龙吼声也在天空之上响起,曾经身为六人议会一员,是茉德拉的私人好友的红龙大法师克拉苏斯庞大的身躯就像是破开了空间一样,骤然降临在了战场上方,这头强大的女王配偶双眼中闪耀着炽烈的仇恨,在出现的瞬间,它的双爪挥起,将天空中横行的亡灵骨龙的两只白骨翅膀硬生生的撕了下来。

    而下一秒,这庞大的红龙张开嘴巴,在它的血盆大口里,那压缩到极致的龙火,朝着下方泰瑞昂所在的位置狠狠的砸了下去。

    就像是一道通天彻地的火柱,地面上的一切,空气中的一切,连同空中飞舞的雪花一起...都在瞬间被点燃了。

    在火焰飞舞的炽烈空气中,在阿尔萨斯的视线中,泰瑞昂的身影化为黑色的雾气,在那烈焰里缓缓消散,在他消失的时候,一句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也在阿尔萨斯耳中响起。

    “这一战,你们打得不错...尤其是你,阿尔萨斯.米奈希尔。”

    “但这热身赛要告一段落了,稍后再见吧,年轻的国王。”

    ———————————————————————

    众人傻愣愣的站在眼前被“点燃”的大冰川前方,周围空气中的寒冷都被这灼热的火焰驱散了,而那种温暖的触感让活下来的所有人都犹如梦境一样。

    他们无声的站在原地,看着那些被唤醒的死灵在龙火的地狱里燃烧着,一些士兵们则沉默的收敛着同伴的遗体,这些勇士是死在对抗邪恶的神圣战斗里,他们的遗体将会被送回卡利姆多,在牧师们净化之后,才会被焚毁,然后被放入圣光教会的墓穴中。

    在信徒们眼中,这样的结局就算是勇士们的英灵回到了圣光的怀抱里。

    而红龙的生命之火的附着和燃烧性是极其恐怖的,在烧尽一切可以燃烧的素材之前,这龙火是没有那么容易消散的。

    “他,被烧死了吗?”

    满脸黑灰的沃金吊着胳膊,另一只手拄着自己的曲刃刀,站在萨尔身边,接受着兽人萨满的治疗,刚才那和死神擦肩而过的最后一击,如果不是阿尔萨斯合身将他和吉安娜护在身后,恐怕锋利的灰烬使者就会直接砍掉他的脑袋。

    这是年轻的沃金第一次见识到黯刃的力量,他有些结结巴巴的问到:

    “那头龙杀死他了,对吧?”

    没人回答沃金,任何和泰瑞昂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这大领主没有那么好对付,而现在,在一场绝境的死战之后,也没有人有说太多话的兴趣。

    “可没那么简单...”

    一个温和的声音在众人身后响起,大法师茉德拉回过头,就看到穿着红色法袍,佩戴着魔法长剑的克拉苏斯,这红龙以高等精灵的姿态出现在众人身后,而在他身后,还有几位特殊的成员,其中一位赫然是在中途离开的普瑞斯托女伯爵。

    “老友,好久不见。”

    茉德拉走上前,和俊美的克拉苏斯拥抱了一下,而红龙法师对自己的人类朋友笑了笑,然后转头看向其他人,他黄色的蛇瞳里闪过一丝不满。

    “你们...人类,不管你们有什么样的理由,这场冒险都太鲁莽了...如果不是奥妮克希亚赶到龙眠神殿请求帮助,仅仅依靠茉德拉的传讯法术,你们很难得到巨龙的帮助,我的一些同胞...并不和我一样友善。”

    这句斥责让幸存下来的人脸色更晦暗,而单纯的年轻牛头人贝恩一边好奇的打量着天空中飞行的幼龙,一边甩着尾巴,乐观的说:

    “但结果好...一切都好,我们击败他了,对吧?朋友们,这是一场胜利。”

    “不,牛头人。”

    克拉苏斯打量了一下贝恩,目光在贝恩背后背着的黑色重型枪械上停留了片刻,然后摇了摇头,以一名巨龙应有的冷漠和矜持说到:

    “我们没有击败他,准确的说,我的龙火甚至没能伤害到他,他是自己离开的,我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但如果你以为这就是泰瑞昂.黎明之刃的真正实力,那么你就错了。”

    “这位巨龙朋友说的不错。”

    大守备官玛尔拉德盘坐在地面上,一边用圣光术治愈自己的伤口,一边对其他人说:

    “我在北疆亲眼见过泰瑞昂和洛萨皇帝的战斗,如果今天一开始他就是用那种超越凡俗的力量,我们根本撑不到巨龙来援,他今天的战姿,就像是在和我们...玩游戏一样。”

    “他留下了这个!”

    面色苍白的吉安娜将泰瑞昂被砍断的左手用寒冰封冻起来,用魔力之手让它悬浮在众人眼前,在所有人的注视中,那被斩断的拳头的血肉飞快的变得灰白,就像是在时间中被风化了一样,只是短短几分钟,那拳头的血肉就诡异的消散,只剩下了白骨,而连白骨,也在数十秒钟之后彻底消失。

    最终留存在冰块中的,只剩下了一个古朴的戒指,在戒指表面,散发着晦暗而不详的光芒。

    “这是个空间戒指。”

    大法师茉德拉带上一块特殊的单片眼镜,仔细的研究了几分钟之后,对其他人说:

    “空间铭文是激活状态,也就是说,这戒指里面放着一些东西,能被泰瑞昂亲身携带的东西,也许...值得研究。”

    “这很危险,女士,谁也不知道那个疯子会在戒指里留下些什么东西。”

    大守备官第一个表示了反对,其他人也有心有戚戚,泰瑞昂的蛮横力量,给所有人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那就先跟我们去龙眠神殿吧。”

    眼看着谈话陷入僵局,红龙法师克拉苏斯轻咳了一声,对其他人说:

    “女王听闻了你们和泰瑞昂战斗的事迹,她对你们很感兴趣,她想见见你们,诸位,这可是难得的殊荣,以及,在神殿中有很多精通空间魔法的龙族,它们也许能帮助你们,在绝对安全的情况下,解开这枚戒指内部的秘密。”

    说着话,克拉苏斯瞥了一眼被战士们守护在一边,接近昏迷的阿尔萨斯和他忠勇的两名侍从:

    “你们的成员也需要救助,就在这里暂歇片刻吧。”

    “你呢?拆解者,你要和我们一起来吗?”

    茉德拉大法师扭头看向沉默的站在边缘的蛛魔祭司,在一起对抗过强敌之后,蛛魔祭司斯克里斯得到了众人初步的信任,而面对这邀请,受伤颇重的祭司摇了摇头,他诡异的声音在众人脑海中响起:

    “我需要回到地底的黑暗中修养,那死灵的灵魂力量太过庞大,我的灵核受到了可怕的冲击,这是数千年里我受过的最严重的伤势...另外,蛛魔和龙族的关系可不太友善,在过去数千年里,数百头巨龙成为了我们曾经的国王和将军领主们的口中食...所以,请容我拒绝这邀请。”

    “那结盟的事情?”

    “给我一份你们的疆域地图吧,等到合适的时间,我会带着族人们前去拜访你们的...现在,时候还未到。”

    —————————————————————

    “你受伤了?”

    在诺森德大陆西北方,在那常年笼罩着极端寒冷的暴风雪,充满了游荡亡灵的不毛之地,那已经存在数十万年的大冰川之上,瓦格里阿加萨的身影透过两个世界的阻隔,出现在了泰瑞昂身后,这位女武神看着泰瑞昂那复苏完成的左手,她低声问到:

    “在这片大陆,谁能伤害你?难道你去风暴峭壁里招惹那些守护者了?”

    泰瑞昂将光洁如新的手指放在眼前,活动了几下,然后摇了摇头:

    “不...只是一场游戏而已。”

    “而既然是游戏,就要有奖励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