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在线阅读 - 19.对峙.忠诚的定义

19.对峙.忠诚的定义

        天色将晚,这本该普通的一天,在艾泽拉斯的大地上却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

        亲情,仇恨,背叛,杀戮,驱逐,混乱...难以理解的情绪在一天之内,以各自不同的表现形式,成功的将这个世界的北疆搅成了一团乱麻。

        表面上看上去,一切都井然有序,但实际上呢?

        一切都乱套了...在人类帝国面临生死危机的同时,黯刃也面临着突如其来的内部裂变,就像是两个相伴相生的个体,一方的变化,总会引起另一方的反应一般。

        在这种情况下,人类的皇帝已经不顾一切的开始推动帝国最后的挽救,而黯刃的主宰,也终于不再等待,开始直面自己一手建立的体系里那个最大的不确定因素。

        不过结果如何,这纷争,这持续了数年的纷争,不管是内部的,还是外部的,都将在今晚得到解答。

        在黄昏闪耀的光芒中,泰瑞昂最喜欢的坐骑,死神渡鸦“公爵”缓缓的落在了卡拉赞被修缮一新的大门口,黯刃之王跳下渡鸦,他拍了拍坐骑的脑袋,后者发出了一声沙哑的嘶鸣,然后拍打着翅膀,又飞入了这方被魔法迷雾包裹的天空之外。

        泰瑞昂回头看去,逆风小径的景色一如他曾经看到的那样,外界不管再怎么剧烈的变化,这里的风景似乎依然是这样...但很快,这里也要迎来改变了。

        从北疆迁徙过来的人群不可能全部分布在迪菲亚联邦的数个地区之中,再加上一些不怎么适合和普通人接触的种族,比如狼人这样的,必然要给他们安排一个相对独立的保留居住区。

        所以很快,迪菲亚联邦的第6个城邦区就将在逆风小径另一侧的悲伤沼泽建立起来,那里将被视为新的开拓地,面向整个联邦所有的农场主和商业家,以及那些从北疆过来的移民,泰瑞昂的规划其实很清晰,他一直在试图将德拉诺世界和迪菲亚联邦控制的土地联合在一起。

        说真的,那个小小而平静的世界,也急需被注入新的活力...

        不过,在这之前,泰瑞昂必须先解决掉眼前最大的麻烦,他抬起头,看着眼前高大的黑暗尖塔,他反手抽出背后的灰烬使者,漫步向前,卡拉赞封闭的大门,似乎是感觉到了主人的到来,在一阵齿轮和火花的跳动中,这扇大门缓缓的开启,那大门之后昏暗的灯光看上去就像是某种巨兽张开牙齿的喉管,充斥着一抹不详。

        “所以,你提前就知道我会来吗?”

        泰瑞昂走入法师塔的入口,在安静的踏足向上蔓延的阶梯的时候,他自言自语的说:

        “所以,你已经准备好说辞了吗?”

        “那就试一试吧,试一试用语言,或者其他什么玩意,来拯救你的小命...”

        在他身后,那无尽森寒的黑暗,在蔓延...

        ———————————————————

        “跟我走,卡德加!”

        带着苍白面具的迦罗娜死死的抓着卡德加的袖子,试图将他强行拖向后方一闪一闪的星界传送门,这是麦迪文留下的“遗产”,这扇门很难启动,但启动之后,就会把使用者扔进那位星界法师曾经探索过的某个地方。

        坦白说,这绝对是玩命的举动,因为在群星之中,99%的区域,都并不适合生命存在,也只有最绝望的人,才会疯狂的去使用这玩意。

        “求你了,算我求你了。”

        面对冷漠的坐在椅子上,不发一言的大巫妖,半兽人刺客迦罗娜的声音都带上了哭腔:

        “跟我走吧!你不是他的对手,别把命送在这里,求你了,跟我走吧,我们去其他的世界,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扔在这里。”

        “不,迦罗娜。”

        卡德加银色的双眼中没有太多的情绪,像极了一个真正的亡灵,他伸出冰冷的手,将迦罗娜脸上的面具取下来,他露出了一个艰难的笑容,轻轻摸了摸迦罗娜的脸,他说到:

        “离开这...永远别再回来,不管结果如何,你内心里那个卡德加都将在今晚死去...我已经履行完了我对这个世界,对这个文明最后的义务,所以不管前路如何,我都会平静的接受它。”

        “那我呢?”

        迦罗娜继承自躯体里的德莱尼血脉的那双大眼睛里闪耀着一抹恳求,她单膝跪在地上,看着大巫妖:

        “你对我的义务呢?你不能就这么把我推回人类的世界里,在得知你还有真正的感情的那一刻,你知道我有多么开心吗?我以为我们的故事还会继续下去,我以为...”

        “砰”

        卡拉赞顶层房间的大门在这一刻被涌散的黑火彻底冲开,在那暴躁舞动的火焰中,泰瑞昂的身影浮现在了两个人眼前,他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卡德加,又看了看跪在地上的迦罗娜,他枯瘦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冰冷的笑容,就像是面对朋友那样,他轻声说:

        “哦,孩子...多么让人感动的爱情故事啊,一个无耻的叛徒,一个属于黑暗的刺客,在面临死亡到来的时候,还能在这里打情骂俏,说着的,卡德加,你怎么不回答亲爱的迦罗娜呢?”

        “告诉她吧,你爱她...然后,我会当着她的面,把你的灵魂一点一点的撕碎...然后我就会...放走她,作为你们的悲剧爱情的结局...”

        “砰”

        昏暗的灰烬使者点在地面,一重重跳动的幻影将周围的一切都撕裂殆尽,在被打碎的魔药诡异的味道,被撕裂的书典和飞溅的尘土之间,泰瑞昂的双眼无比的冰冷。

        “我喜欢这个故事,我更喜欢这个结局...”

        “唰”

        名为弑君者的传奇匕首跳入了迦罗娜的双手中,这个刺客大师此时就像是鲁莽的战士一样,死死的挡在不发一言的卡德加眼前,她蓝色的双眼盯着全身散发出杀气的泰瑞昂,她大声喊到:

        “我不允许你伤害他!”

        “啧啧,真是偏执的爱情。”

        泰瑞昂并没有立刻动手,他只是看了看卡德加,又看了看迦罗娜,他用沙哑的声音说:

        “你满口谎言!迦罗娜.哈弗欧森,你双手沾满鲜血,这一生都在为骗子和屠夫卖命,却又自认清高,以为自己有底线,认为自己扭曲的爱情高于一切,以为这样就能抵消自己的罪孽,但看看你,被训练成杀戮机器,内心跳动着一颗永不安分的杀戮之心,得了吧,那是你的本能,永远不会消失的本能。”

        黯刃之王举起灰烬使者,在那沉重的剑刃挥舞之间,一重重让人头晕目眩的剑刃幻影在黑色的剑锋上跳动着,他将剑刃竖在眼前,透过利刃的两侧看着眼前的半兽人刺客,他低声说:

        “瞧,你的账单在滴血呢,数不清的血债,你永远无法偿还...现在,你以为拯救一个比你高尚不到哪里去的爱人能改变什么吗?”

        “呵呵,那是最低级的爱意,我觉得,你只是在自欺欺人!说真的,你身后的人哪怕有过一次说真正爱你吗?没准你也是他的工具呢?那种黑暗的智慧,将所有人都视为可以玩弄的棋子,就像是他背叛我一样,他迟早也会将你送入地狱...我是在帮你,傻孩子。”

        “我...爱她!”

        泰瑞昂的话音刚落,一个平静的声音就从迦罗娜身后响起,卡德加拄着守护者之杖从椅子上站起来,他伸出手,将迦罗娜拨向另一侧,他看着泰瑞昂,在双眼闪动的银色光芒的跳跃下,他沉声说:

        “这是你我之间的事情,不要牵扯到其他人。”

        “是你把她牵扯进来的,卡德加,可不是我...”

        泰瑞昂的身影骤然消失,一抹黑色的光线擦过卡德加的躯体,在大巫妖骤然爆发的金色符文锁链的跳动中,灰烬使者沉重的剑锋狠狠的砍在了大巫妖的护体法盾上,紧随其后的9道剑影从各个方向带着十足的力道砍向大巫妖法盾的每一个魔力支撑点。

        暗红色的死亡能量和冰冷的魔力碰撞着,就像是这法师塔顶层闪耀出的一抹抹火花,仅仅是开战的第一剑,就将这支撑顶层密室的5根支柱砍断了2根...这还只是“打个招呼”。

        “砰”

        在魔力支撑点被破坏之后,卡德加护身的法盾在魔力摇曳之间破碎开,但大巫妖手中的法杖点在地面那一刻,一层绚丽的紫罗兰光辉就将他的躯体和泰瑞昂的躯体笼罩了起来,整个卡拉赞法师塔的魔力都在这一刻逆向流入卡德加引导的法术之中,那沉重的压力就像是封闭的圆环一样,将大巫妖和黯刃之王的躯体,彻底吞入了紫色的光罩之间。

        卡德加不想让两人战斗的余波摧毁这座对他意义重大的法师塔,他也不想让迦罗娜涉险,因此,他采用了这种近乎自杀一样的方式。

        在迦罗娜的尖叫声中,整个紫罗兰的光幕在这一刻骤然消散,而这大厅中,已经在没有了卡德加和泰瑞昂的身影。

        “我没有背叛你!”

        在另一个坚固的空间中,在泰瑞昂卷起的漫天飞舞的沉重剑影中,大巫妖的喊声响彻了这诡异的空间:

        “我忠于黯刃!”

        “拙劣的玩笑!”

        泰瑞昂回应了一句,他的身影如黑色的闪电一样在空间中窜动,在大巫妖身后,他举起了暗红色光晕缠绕的剑刃,那种混杂在他躯体上的死寒,就像是类似于光环一般,足以让任何笼罩在其中的生灵被褪去生命,被封冻于寒霜之间。

        “哐”

        纯粹的奥术之力,那蓝紫色的光晕在泰瑞昂的剑锋之下爆发开,巨大的冲击力将黯刃之王的躯体推出数米,在光芒淡去的时刻,卡德加看着手臂上深可见骨的伤痕,他皱起了眉头。

        “听我说...”

        “没兴趣!”

        “哐”

        又是一剑砍下,大巫妖的身影似乎被剑刃斩碎,但那只是个无聊的幻象,作为一名对魔力感应无比强大的巫妖,对于这种人类大法师们研究出的战斗法术,卡德加几乎是信手拈来,在另一侧出现的他挥起法杖,火焰,寒冰,能量的聚集体就以一种风暴的形态,呼啸着砸向黯刃之王,但却连泰瑞昂的衣角都没碰到。

        “我能做出解释!”

        “哦,在你死后,我会安静去听的!”

        又是语言与攻防的交锋,这一次泰瑞昂没有留力,他手中的灰烬使者的表面窜动着涌动的光晕,这一剑呼啸着斜斩而上,那剑刃上涌动的能量就像是最锋利的能量刀刃一样,脱离了剑身,呼啸着冲向这紫罗兰结界的天空,暗色的刃影在能量刃身后呼啸乱舞,就像是一瞬间笼罩了整个结界的利刃风暴一样。

        无处可躲!

        卡德加眼中的银色光芒暴涨起来,他能看出来,这些刃影中的每一个都携带着强大的死亡能量,只要被沾上,就会被立刻封冻,而以泰瑞昂的攻击速度,只要被封冻,就意味着躯体破碎的结局,更何况,这位气势惊人的黯刃之王现在在研究灵魂,这一点可瞒不过大巫妖。

        “哐哐哐”

        大巫妖的手指弹动,一抹晦涩的光芒在整个空间之中跳动着,属于巫妖才能使用的寒冷和暗影的双系魔法“死亡凋零”的魔法阵最终扩散到了整个空间的每一寸角落,在魔力的爆发之间,那些漫天飞舞的利刃都被魔力拦截,或者干脆直接同化。

        但卡德加还没喘口气,一抹阴寒的死霜就在他脚下升起,巫妖抬起头,全身缠绕着黑火的泰瑞昂就像从另一个空间里走出来一样,无视了死亡凋零恐怖的杀伤和魔力的压制,那晦暗的剑锋似乎在下一刻就要洞穿他的躯体,灰烬使者的铸成卡德加也有所耳闻,但这把剑真正的力量他从未了解过。

        而现在,只是短短几分钟,大巫妖卡德加就快要被这把诡异的影之刃逼得节节后退,虽然距离失败还有很远,但战斗的压力却越来越大,在泰瑞昂挥起它的时候,简直就像是十几个黯刃之王在围攻他一个人一样...

        “看来,现在的你已经失去了冷静,你听不进去任何话了,我不想这样,但...”

        “请,容我放肆!”

        “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