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章节目录2.惶惶众生
    北疆被彻底改变了。

    改变不只是地形,不只是居住于此地的居民们的记忆,改变的不只是此地的文明形态,还有气候,还有很多其他的事情。

    那些隐匿在灾难的外表之下,和每一个人,不管是平民或是士兵,不管是老人还是孩子,都切切相关的那些,思绪,或者是感情,目睹了新时代降临的序章,那如同神迹一样的光芒,以及被塑造出的达拉然海峡,这神话传奇一般的场景,让每一个人,将自己生命的一部分,永远的留在了这里。

    在见过亡灵,恶魔等等诸般黑暗之后,众生眼前的世界,早已经变成了另一种样子,在卸去了温情脉脉的伪装之后,这个世界将自己最冰冷,最真实的那一面,彻底暴露在了阳光之下。

    “哗啦啦”

    倾盆的大雨已经在洛丹伦的提瑞斯法地区持续了整整2天,也许是萨格拉斯之眼的轰击引发了覆盖整个北疆的魔力潮汐,也许是千万吨海水倒灌到大陆内部,引发了温度的剧烈改变,总之,最近这一段时间的天气都不怎么正常。

    而在大雨之中,一支从南面来的队伍,正在艰难的踏着泥水前进,那是一些士兵,以及数目庞大的移民,他们是从奥特兰克王领和希尔斯布莱德丘陵地区转移过来的居民,其中有很多库尔提拉斯人,还有一些暴风王国的居民,在倾盆大雨之下,所有人都在艰难的,安静的前进。

    哪怕是最无知的孩子,也在大人们低沉的情绪中,感觉到了一股惶惶的恐惧,他们死死的抓着父母的衣服,在冰冷的雨水中,孩子们的头发都贴在额头上,那一双双惶恐的眼睛里,闪耀着对未来的茫然。

    人群中的马车里拉着数目巨大的物资,这些都是从地势快速改变的峡谷附近的城镇里抢救出来的,在海水的冲击和腐蚀中,灾难的造物,那堪称瑰丽的达拉然海峡正在日渐拓宽,每一天,这块大地都会失去一些土壤,按照幸存来的法师们的预测,那条充满了海水的巨大海峡,如海洋的泄湖一样的水域,最终会再吞没掉近十分之一个奥特兰克。

    一些年轻人回头看去,在晦暗的雨幕中,他们还能勉强看到奥特兰克山脉的剪影,但那座终年不化的大雪山的积雪已经开始了融化,也许很快,在那光线的灾难中幸存下来的奥特兰克山谷都会变成一片面积巨大的淡水湖泊。

    他们的家乡,他们记忆中的那些光景,都已经消失了,他们没有家了...

    “快点,再快一点!”

    这支庞大的移民队伍中的军官骑在马上,对身边的人群呼喊到:

    “再往前3公里,就是洛丹伦王国的收容地,大家再加把劲,我们很快就要到了!”

    这军官身上穿着人类帝国的罩衫和盔甲,他并不盛气凌人,实际上,洛萨皇帝在这近十年的时间里一手培养出的指挥官都继承了皇帝陛下的一些性格特点,帮助并且关注平民的生活和生命,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改善人民生活的方面,更勇敢,更忠诚于自己的使命。

    这是一群和以前的贵族官僚完全不同的人,如果给洛萨更多的时间,让他培养出更多这样的人,用漫长的时间潜移默化的影响整个人类文明,也许在数百年后,人类帝国的未来,会真的不可限量。

    但时间...时间是最无情的裁判者,人类帝国远没有那么多时间了。

    被大雨淋得全身发冷的平民们又饥又饿,在大雨中蹒跚前行了整整一天,这已经让他们的身体和精神都到达了极限,但他们还不能休息,在黯刃亡灵靠近王领之后,那里不再安全了,再加上最近这一段时间在整个世界范围内到处滋生的恶魔们,从前固有的秩序彻底被粉碎,整个世界似乎都进入了混乱无序的时代。

    人民渴望洛萨皇帝像以前一样,再次成为他们的救世主,但洛萨很清楚,他拯救不了他们,在这样彻底席卷世界的变革时代之中,他救不了任何人,甚至连他自己的未来,都无法被自己把控。

    他只能做这些,只能在局势进一步恶化之前,将人民转移到更安全的地方,而他自己,还固守在王领的堡垒中,为人民阻断从背后袭来的黯刃大军。

    泰瑞昂想要改变这个世界,用他自己的方式,但在这些普通人眼中,黯刃之王,那位亡灵之王只是想要摧毁他们的一切,就像是那些故事中的大恶魔,大反派一样,他们的目光看不到那么久远的未来,他们的生命充斥着柴米油盐和简单低俗的快乐,这就是他们的一切。

    世界和平?团结?群体的智慧与力量?整个文明的升华?

    抱歉,平民不会管这些...他们意识不到这些,他们看不到这些和他们的联系,哪怕在自由的迪菲亚联邦,也有很大一部分人不那么热衷于参加“国事”,更何况这些被封建体制束缚的平民呢?

    但这不怪他们。

    他们是这连接不断的灾难中的无辜者,但他们也并非那么无辜,他们只是还没有意识到,群体真正的力量,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对于这个世界的意义,仅此而已。

    “轰、轰、轰”

    在被暴雨覆盖的山地之间,在人群蹒跚前进的时刻,几声闷响在附近的山林深处响起,守在人群中的法师们手中的侦测魔法发出了尖锐的警报,这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很多人都茫然无措的抬起头,而很快,那些守在队伍附近的士兵们就集结了起来,他们警惕的看着四周。

    人群出现了骚动,这情况很显然代表着危险的到来。

    “恶魔!是恶魔!”

    一声声尖叫在人群中响起,在昏暗的雨幕之下,在四周剧烈窜动的山林之间,身形高大,拖着狰狞武器,从四面方怒吼着冲出藏身地的恶魔卫士们出现在了平民们的眼中。

    在过去数百年里,恶魔这个词出现频率最多的,是在那些游吟诗人的诗篇里,没人认为自己这一生会遇到一个活着的恶魔,但现在,在最近这一段时间,恶魔却成为了北疆乃至这个世界最普通的一员之一。

    在凡人们看不到的天空中,艾泽拉斯破碎的空间壁之外,在恶魔之星玛顿的大地上,失去了控制的恶魔们时刻不停的冲入这个世界,它们会在任意一个地方出现,可能在荒野中,可能在黑铁区的工厂里,甚至是在暴风城的广场上。

    伴随着时间的推移,空间壁缓缓合拢之后,这样的诡异灾难会平息,但最少在现在,人民们不得不提心吊胆的关注他们身边的每一处地方。

    “血!肉!灵魂!”

    刚刚冲入这个世界的次级恶魔统帅抓着自己的两把战斧,这身材高大的破坏魔满是混乱与暴虐的双眼中闪耀着残忍的光芒,它站在冰冷的暴雨之中,任由那雨点打在自己躯体上,又飞快的被身体表面缠绕的火焰蒸干,那高温的,充满了硫磺味的蒸汽缠绕在它的躯体上,让它看上去分外狰狞与恐怖。

    “轰”

    破坏魔挥起战锤,将冲到眼前的人类骑士连人带马砸飞到人群之中,那挥洒的血液掀起了更恐怖的混乱,这让周围蛮横的恶魔卫士们哄堂大笑,它们喜欢这样的混乱。

    它们没有亲眼看到阿克蒙德战死的场景,它们对于这个邪门的世界的危险一无所知,因为无知,所以更加无畏...

    “杀光人类!兄弟们,今日,我们将饱饮鲜血!”

    这破坏魔看样子肚子里还有点墨水,在它的吼叫中,那些带着狰狞盔甲的恶魔卫士们狞笑着向前,它们中的每一个都要比人类健壮数倍,往往需要好几个人类骑士联合在一起,用战术配合才能干掉一个,当然如果有足够的重武器的话,这些普通的恶魔卫士并不是那么难对付。

    但护送移民的队伍里,怎么会有战场才有的重武器呢?

    总之,在恶魔们出现的2分钟之后,整个被暴雨覆盖的山林,已经成为了最残酷的沙场,洛萨麾下的人类骑士在暴雨中艰难的战斗着,他们保护着背后手无寸铁的平民,而一些男人们也挺身而出,和这些士兵们一起作战,因为在他们身后,是他们的家人,是他们的妻子,儿子。

    每一个有血性的男人都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哪怕他们知道,他们的牺牲可能并不会换来家人的平安。

    “砰”

    一名挥剑的骑士被那个巨大的破坏魔一拳砸翻在地面,这丑陋的恶魔在狂笑声中用自己的脚踩住了挣扎的骑士,它还刻意控制了力量,免得这小家伙被直接踩死。

    它居高临下的看着这如野兽一样嘶吼的人类,它狂笑着:

    “挣扎吧,虫子,你越挣扎,我杀死你的时候就越快乐!”

    “砰”

    那被踩着的骑士感觉自己身体里的骨头都在呻吟,都在尖叫,都在痛呼,但他咬着牙,没有发出任何求饶的声音,而是在那恶魔抬起头的时候,从自己的腰带上取下了一个冰冷的玩意,将其死死的握在手中。

    “一起死吧,怪物!”

    “咔”

    机簧的跳动声在暴雨拍打地面的声音中显得如此的刺耳,破坏魔也下意识的低下头,就看到那满嘴是血的骑士手中,握着一个正在冒烟的黑色铁块。

    这一刻,在那骑士的眼中,破坏魔看到了一抹让它都感觉心惊肉跳的平静。

    “轰”

    黑索卖出的军火都是典型的地精风格工程品,号称会爆炸的战场杰作,在这特制的高爆手雷近距离爆炸的摧残中,那英勇的人类骑士堪称尸骨无存,而强大蛮横的破坏魔,也在灼热火焰暴起的火光中,发出了开战以来最痛苦的怒吼。

    “啊啊啊!”

    它踉踉跄跄的后退了几步,它的左腿已经被炸得扭曲起来,血肉外翻之间,那手雷中隐藏的“小玩意”更是刺入了它的血骨之中,让它每动一下,都会痛彻心扉。

    而这勇士的牺牲也让暴雨下的战场安静了片刻,恶魔们被人类的反击吓了一跳,而人类,则在同伴的英勇行径之下得到了鼓励,勇气,源源不断的勇气从这些人类内心中升起,很快,就有更奋不顾身的战士抓着那些恶魔,在手雷爆炸的响动中,将自己勇气铸成的利剑,狠狠的刺入这些不可一世的入侵者的心口。

    “啪”

    一块冰冷的石头砸在了痛呼的破坏魔的脑袋上,这恶魔抬起头,就看到一个穿着破旧的皮甲,腰里别着短剑的年轻孩子,正用愤怒和绝望的目光瞪着它,在暴雨之下,这孩子的头发贴在额头上,但那双眼中的火焰,却跳动的如实质一般。

    “那是我哥哥!你,去死吧!恶魔!”

    “啪”

    又是另一块尖锐的石头砸在了扭曲丑恶的破坏魔的眼睛上,这并不会让它感觉到痛苦,但却让恶魔感觉到了一种羞辱。

    “啊!人类的小崽子!”

    它用狰狞的武器撑起身体,在踉跄之间,它的双眼里凝聚起邪能的光焰,下一刻,这不自量力的小孩子,就会被邪能之火彻底焚尽,那孩子似乎感觉到了自己的末日,但他却死死的握着哥哥留下的,扭曲的长剑,他的眼中有畏惧,但失去亲人的痛苦,却让他咬着牙不愿意后退。

    就在这一刻,一把呼啸而来的利斧撕破了雨幕,在破坏魔的邪能魔法即将发射的瞬间,狠狠的砍在了破坏魔的背后,在死灵符文跳动之间,那把战斧轻而易举的撕裂了恶魔坚固的皮肤,让那灼热的魔血,洒的到处都是。

    “哗啦、哗啦”

    全身穿着黑色盔甲,手握火枪和战斧混在一起的诡异重武器的亡灵步兵们形态迅捷的从山林中冲了出来,在死亡骑士们的指挥下,这些换过装的亡灵步兵们以极快的速度,将混乱的人群和恶战的战场分开,那些恶魔们知道自己遇到了新的对手,它们试图像砍杀人类一样砍死这些诡异的亡灵,但是在亡灵步兵手中的火枪集火中,它们一个接一个的被轰翻在地。

    而那破坏魔...那高大的恶魔被站在雨幕中的萨鲁法尔轻而易举的砸断了双腿,它粗壮的双臂也被死亡领主的利斧砍断,萨鲁法尔冷漠的打量着脚下这个不自量力的蠢货恶魔,他抬起头,那冰蓝色的眼睛盯着那个不知所措的人类男孩。

    “你想为你哥哥复仇?”

    死亡领主平静的问到,那男孩看到萨鲁法尔眼中诡异的光芒,他就知道自己遇到了亡灵,还是他哥哥口中最难缠的黯刃亡灵,但这一刻,对恶魔的仇恨压过了他对于亡灵的恐惧,在萨鲁法尔的注视中,他咬着牙,在冰冷的雨幕中,他使劲的点了点头。

    “唰”

    一把篆刻着符文的长剑插在了男孩脚下,萨鲁法尔活动着双臂,一脚将失去四肢的破坏魔踹到了男孩眼前,轻声说:

    “那么,它...归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