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在线阅读 - 34.阴影中的...笑声

34.阴影中的...笑声

        这特殊的木棺并不是凡物。

        它是用生命树的遗骸制作的,在吸取了太阳之井的魔力之后,生命树生根发芽,它的躯干上布满了凝滞的魔力,可以有效阻碍灵魂的逸散,因此,在这木棺制成的时候,泰瑞昂给了它一个特别好听的名字...聚魂棺。

        至于生命树的果核,那生命之源二次生长之后结成的“种子”,已经被秘密送往库尔提拉斯的枯败之界,它将在那里被种下,然后花费数年的时间重新生长,来让自己和枯败之界被切下来的翡翠梦境彻底共生在一起。

        那里会成为凋零者德鲁伊们的圣地,没准也会成为暗夜精灵德鲁伊们除了翡翠梦境之外的第二个圣地,当然,那是未来的事情了,未来会发生什么,没人知道。

        泰瑞昂躺入这聚魂棺里,是要进行一个特殊的,漫长的,而且具有一定危险性的“仪式”。

        准确的说,是快速增强黯刃之王的灵魂力量的仪式。

        按照他原本的计划,是要在北疆彻底安定之后,他才会转过头去追寻神秘的死之界的线索,但在面对邦桑迪和海拉的联手压制的时候,泰瑞昂不得不提前,以不正规的方式,进入了死之界,这就导致他被死之界“看”到了。

        他脑海里一直在响动的声音代表着死之界对他的召唤,也就是说,泰瑞昂不得不将探索死之界的行动提前,而要进入那个现世对立的世界,灵魂的强大是必要的基础条件,唯有强大的灵魂,在通过现世的裂口进入死之界后,才不会被那世界的力量快速侵蚀。

        这就是聚魂棺出现在这里的原因,而要增强力量,就必然要有转化用的材料,以及转化的介质,幸运的是,这两样东西,泰瑞昂都有了。

        “天启,我忠诚的武器,你不会借着这个机会将你的主人害死在这里,对吧?”

        泰瑞昂在精神层面问到,而插在聚魂棺中的黑火长剑则发出了一阵诡异的嗡鸣。

        “这可不好说,我亲爱的“主人”...”

        天启那恶棍一样的声音在泰瑞昂的精神中响起:

        “你我灵魂相连,我自然不会主动去伤害你,但如果你承受不住灵魂转化的痛苦和那种压力,在冲击之下变成一个傻子,那就不能怪我了。”

        “尤其是,你选择的转化材料,还是污染者阿克蒙德的残破灵魂...那是比你现有的力量高出一个阶位的材料,很难说他的意志会不会同化你,把你也变成一个脑子里装满肌肉的蠢货。”

        “呵呵,那是我需要关注的问题...就不劳你费心了。”

        泰瑞昂不屑的回应到:

        “你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天启,我倒是很好奇,你在完成自我升格之后,会变成什么样的形态...我个人比较倾向于低调而奢华的直刃斩剑,你觉得呢?”

        “哦,那肯定不会是你想要的那种样子...放心吧,我可以保证。”

        天启带着满满恶意的笑声在泰瑞昂脑海里响起,缠绕在它剑身上的黑色火焰开始缓缓蔓延开,将那层飘荡不休的黑雾吞入其中,然后借助它和泰瑞昂的灵魂印记,来将大恶魔被咬碎的灵魂,一点一点的转化成最纯粹的灵魂之力,然后灌注到泰瑞昂的灵魂上。

        但不管是泰瑞昂,还是天启,在面对阿克蒙德的灵魂的时候,都显得弱了一些,因此这灵魂之力的转化非常的缓慢,非常的晦涩,在感受着那如同涓涓细流一样的灵魂之力延展在自己的灵魂上的感觉,那种重塑灵魂形态的痛苦,就像是要将灵魂一点点挫开,然后夹杂一些其他的东西,再重塑成新的形态。

        这个过程的痛苦就不需要多说了,但对于泰瑞昂来说,这痛苦还勉强能够承受,被生命树的果实强化过的躯体,也有足够的空间来承载一点一点膨胀开的灵魂。

        “你说...”

        在隐约间能听到的污染者不甘的怒吼声中,泰瑞昂突然问道:

        “在这个仪式结束之后,我身上会不会多出一些诡异的魔纹,我的眼睛会不会瞎掉,以及,我会不会长出恶魔的长角,可以变身成恶魔来战斗?”

        “呵呵...你说的是恶魔猎手,对吧?我见过那些为了力量不惜付出一切的疯子,在一万年前,我还杀死过几个...我不得不说,你想的有点多了,我幼稚的“主人”。”

        在深沉的黑暗中,天启恶劣的嘲笑声又一次传来:

        “你不会变成恶魔猎手,尽管在我看来,你有非常棒的猎杀天赋,但...在死亡加身的那一刻,你已经走上了另一条截然不同的路了。”

        “哦?是吗?那可真遗憾啊...”

        ———————————————————————

        “哗,哗”

        瓦格里阿加萨手持战矛,如女武神的雕塑一样,守在黑暗的聚魂棺前方。

        作为和泰瑞昂灵魂相连的瓦格里,她感受不到泰瑞昂的痛苦,但她能感觉到,伴随着时间的挪移,泰瑞昂的灵魂确实在一点一点的变强。

        尽管以这个速度来看,要达到能够安全的进入死之界的程度,还最少需要数十天的持续转化,但这其实是个好兆头。

        但在瓦格里并没有注意到的角落里,在那飘动不休的阴影中,一个小个子的身影突然一闪而过,她的出现和她的消失一样,都在悄无声息之间发生,快的连阿加萨都没有注意到。

        瓦格里只是感觉到了黑暗翻腾的波动,她猛地回过头,看向那片飘动的黑暗,阿加萨瞪大了眼睛,用瓦格里特有的视觉去查看一切,却一无所获。

        “奇怪,难道是我眼花了?”

        阿加萨左右看了看,确认这黑暗中除了自己和聚魂棺之外,不会再有其他存在,但她还是感觉到一抹古怪,她自言自语的说了句什么,然后继续维持着雕塑一样的站姿,警惕的看着地下大厅的入口。

        在阿加萨没有看到的地方,那个小个子的身影赫然躲在黑暗的角落里,她似乎用双手捂着嘴,蹑手蹑脚的在黑暗里行走着,害怕被阿加萨发现一样。

        而她前进的目标,正是被阿加萨守在身后,在黑暗中诡异的散发出一抹抹黑色光泽的聚魂棺。

        准确的说,是聚魂棺里的家伙。

        这个诡异的小家伙,是来感谢泰瑞昂的,因为她爸爸妈妈告诉过她,一定要做个有礼貌的小孩子,那个大哥哥帮了她,她就必须亲口感谢他。

        但这个小家伙在黑暗中行走的步伐非常的诡异,她似乎并不是用眼睛确定方位的,就像是在黑暗中摸索的盲人一样,依靠着泰瑞昂的气息,一点一点的靠近了高大的聚魂棺。

        “砰”

        她的小脑袋撞在了聚魂棺的角落,让这小个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她在黑暗中抱着脑袋,似乎刚才那一下,撞得她非常疼。

        但更诡异的是,已经将警惕心提到最高的瓦格里阿加萨,依然没有发现背后这小个子的存在。

        那小个子揉着被撞疼的脑袋,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她左右看了看,在发现没有梯子之后,小个子沮丧的伸出手,抓在了聚魂棺表面凹凸不平的木材上,然后费力的一点一点的向上爬动。

        泰瑞昂制作的聚魂棺足有两个成年人那么高,对于小个子来说,这玩意简直就像是不可逾越的高峰一样,她花了十几分钟的时间,才笨手笨脚的爬到了聚魂棺的盖子上,

        但眼看着合拢的非常严密的聚魂棺,小个子挠了挠头,在脚下反复找着,也没能找到进入其中的道路,这让小个子很沮丧,她一屁股坐在聚魂棺的表面,气鼓鼓的抱紧了双臂,但又有些委屈,最后,她站起身,朝着眼前的阿加萨做了个鬼脸,然后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飘动的暗影里。

        大概除了这个小个子自己之外,没人知道黑暗中发生的这一切...

        15分钟之后,泰瑞昂第一天的转化仪式宣告完成,在瓦格里将聚魂棺掀开的瞬间,在两人之间的阴影里,又有诡异的波动一闪而逝。

        但不管是瓦格里,还是疲惫的泰瑞昂,都没有注意到这波澜...一直到泰瑞昂回到自己的宅邸,在诡异熏香的作用下,缓缓进入亡灵休眠的那一刻,黯刃之王突然听到了从背后响起的笑声。

        那如同小孩子一样欢乐的笑声,他很熟悉这种事声音,因为自家的宝贝女儿多尔南,在玩的开心的时候,也会发出这样的笑声...就像是被风吹动的风铃一样,德莱尼小孩的笑声是非常动听的。

        但在这种情况下,这笑声出现的太突兀了,让黯刃之王下意识的站起身,回头看着背后的阴影,那里...并非空无一物,他看到了....看到了那个散发着有蓝色光芒,穿着裙子和背心,头发乱糟糟的小女孩。

        那应该是个诡异的,能躲过泰瑞昂的亡灵感知的幽灵!

        “孩子,你是谁?”

        泰瑞昂警惕的看着背后这个突然出现的小女孩,虽然后者就像是自己的女儿一样可爱,但黯刃之王并没有放松警惕,因为此时周围的情况,太过诡异了一点,太安静了...安静到了连一丝声音都没有。

        “咦咦咦咦咦!”

        面对泰瑞昂的问题,那幽灵小孩发出了一连串惊叫声,她有些害怕的后退了一步,胆怯的仰起头,茫然的看着前方:

        “你能看到我吗?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嗯?”

        泰瑞昂注意到了那幽灵小孩双眼中的木然,和她说话的语调完全不同,也就是说...这孩子,是个盲人,她看不到眼前的一切,只能从声音辨别泰瑞昂的存在。

        “朋友,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周围好黑,我看不到你...”

        说着话,这古怪的小幽灵伸出手,就像是盲人一样摸索着前进,看着她蹒跚的步伐,泰瑞昂内心里升起了一股诡异的情绪,他没有说话,而是盘坐在地上,对那小幽灵伸出手。

        当一大一小两只手握在一起的时候,那孩子发出了欢呼雀跃的声音:

        “太棒了!朋友,我摸到你了...你是大哥哥,对不对?把我们从那怪物身体里解救出来的大哥哥...感谢你,爸爸妈妈告诉我,要做个善良的人,所以我专程来感谢你,但你周围太黑了,一点光芒都没有,我看不到你。”

        “解救?”

        泰瑞昂皱起了眉头,他不记得自己这一段时间解救过谁,但看着那孩子认真的表情,泰瑞昂便没有再提起这话茬,在沉默的几秒钟之后,他开口问到:

        “孩子,你叫什么?”

        “尤娜!我叫尤娜!你叫什么?大哥哥?”

        小幽灵靠近了泰瑞昂,伸出冰冷的双手,抚摸着泰瑞昂的脸颊,而面对她的问题,黯刃之王耸了耸肩,开口说:

        “我叫泰瑞昂,泰瑞昂.黎明之刃,尤娜...你来自哪里?”

        “哦,黎明之刃,好听的名字!”

        尤娜摸着泰瑞昂的尖耳朵,她似乎没见过这样的耳朵,她一边摸着泰瑞昂耳朵尖锐的顶端,一边小声说:

        “我的家在玛凯雷,我和我爸爸妈妈生活在一起,我还见过维伦先生,他的胡子好长...后来,后来维伦先生带着其他人离开了,但我和爸爸妈妈还住在村子里,然后有一天,一头怪物闯了进来,我和爸爸妈妈失散了...但我会找到他们的,就像是我会找到你一样,尖耳朵的哥哥。”

        “我能成为你的朋友吗?泰瑞昂...哦,等等,它们要来了,真讨厌,我要走了,它们很凶,它们想抓住我,但它们太笨了,它们根本找不到我...我要走了,朋友,我还会来看你的!再见咯!”

        小幽灵有些惊慌的向后看了看,然后踮起脚尖,在泰瑞昂的额头上吻了吻,带着一连串银铃一样的笑声,又一次诡异的消失在了泰瑞昂眼前的黑暗中。

        而泰瑞昂的眼睛,也在这一刻猛然睁开...他茫然的看着左右,自己还在宅邸的冥想室里,熏香的味道很浓郁,仿佛,自己只是刚刚做了个梦一样。

        但黯刃之王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他身后摸了摸额头,那个冰冷的吻似乎还在...等等,那声音!

        泰瑞昂抚摸着自己的耳朵,脑海中的声音一点一点的再次浮现,那死之界的召唤之音,但为什么,为什么他和那个名叫尤娜的小幽灵待在一起的时候,没听到那种让人厌恶的声音呢?

        “尤娜?”

        泰瑞昂的十指收紧了,他看着窗外的夜空,他低声自言自语道:

        “你...究竟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