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章节目录34.向新国王致敬,宝贝们~
    “我们应该守在这里,不能放弃高等精灵的祖地,奎尔萨拉斯,这里永远是我们的家园!我们不能背叛它!”

    在戴索姆要塞中,游侠之王霍克斯比尔拍着桌子,这个年老的精灵将军愤怒的样子没有一丝精灵应有的优雅,他朝着眼前那些游侠领主和法师领主们高声喊到:

    “我才不会夹着尾巴逃离自己的家!我和我的士兵就守在这里,你们放弃了银月城,我还没放弃呢!不管是巨魔还是亡灵,还是那些该死的植物,谁也别想从我手里抢走我的家!休想!”

    “没人说要离开,霍克斯比尔将军。”

    大法师罗曼斯冷幽幽的说:

    “战士们当然要留在这里,保卫我们的土地,但平民呢?整个南部森林里有近百万平民流离失所,发疯的植物正从北方朝着南方森林一路蔓延,很快,南部森林也会变得不再安全,告诉我,将军,你准备拿什么来保护自己的人民?”

    “用我的弓和我的剑!”

    老将军寸步不让,他死盯着眼前的大法师:

    “在我倒下之前,谁也别想伤害他们!如果森林不再安全,我们就砍光这些树,6800年前,达斯雷玛先王不也是带着先民们筚路蓝缕的开创了逐日者的时代...先王留下的意志笼罩在这片土地上,先祖们能做到的事情,我们这些血脉的后裔难道做不到吗?”

    “这不是单纯依靠意志就能解决的问题...冷静一些,霍克斯比尔将军!先把平民们送出奎尔萨拉斯,我们谁也不会放弃奎尔萨拉斯,我们会留在这里和你一起战斗!”

    很疲惫的洛瑟玛.塞隆咬着牙说:

    “不过发生了什么,平民们总是无辜的。”

    “哈!你们现在知道平民是无辜的了?”

    游侠之王一脸鄙夷的看着眼前的领主们:

    “太阳王发疯的招惹那些亡灵疯子的时候,你们怎么不想想无辜的平民?用莉蕾萨的女儿做筹码,来试图赢得恶心的胜利?我怎么不知道,我为之效忠的国家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下流!肮脏!这是你们自己的独断专行给我们的国家惹来的麻烦,现在,一切的始作俑者反而让我顾全大局?”

    霍克斯比尔尖锐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着:

    “你们根本不配自称为战士,你们只是一群用国家和平民冒险的杂碎!你们让我感觉到恶心!”

    这直接打脸的斥责让眼前的领主们沉默无语,说到底,谁也不是先知,谁也无法预料到,当初的一次冒险居然会引出这么多,这么糟糕的后果,但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单纯的指责改变不了什么问题,但霍克斯比尔坚持要留在奎尔萨拉斯保卫国家的领主,这也让其他领主们很无力。

    吵成一团的会议是不可能有实质性的进展的,实际上,除了眼前这场会议之外,精灵面临的麻烦还有很多,北地亡灵的威胁,还有变得越来越危险的森林,以及数目庞大的人民每日生活需要的物资...精灵们可以在森林中居住很久,但习惯了城市生活的高等精灵,依然需要遮风挡雨的房屋,才能让他们感觉到安心。

    整个南部森林都被人心惶惶的气氛笼罩着,很难说那些从灾难中幸存下来的人民,什么时候回崩断内心的最后一根弦...

    总之,失去了城市和领地的奎尔萨拉斯高等精灵们,整个组群已经站在了岌岌可危的悬崖边,他们迫切的需要一个能让所有人团结起来的领袖。

    实际上,有那么一个人很合适,几乎是天然的领袖,但凯尔萨斯王子目前的情况却很糟糕,他将自己关在房子里,拒绝和任何人交流,所有人都很焦急,但领主们也很清楚,在眼下这种情况下,确实没办法再逼迫他了。

    王子承受的压力要比在场的任何一个人更多更可怕,而他失去的东西,也要比所有人都苦涩。

    十几分钟之后,这场会议最终还是没能达成任何的和解,最后在吵闹不休中黯然落幕,霍克斯比尔将军决意带着自己的奎尔多林军团向银月城前进,而且他还准备下令召回被派驻到辛特兰的高原前锋军团,以及一直停留在人类城市达拉然的一部分法师。

    而一些激进的贵族们也站在了霍克斯比尔这边,尤其是在银月城破的时候,失去了亲人,渴望复仇的愤怒者们,眼下,议会派的势力好不容易被打压下去,但是紧随其后,一向团结的王党,在灾难到来之时,居然也有分裂的征兆。

    这不得不说是一种讽刺,当外界的压力越来越大的时候,总能让很多人露出马脚。

    “咄、咄、咄”

    身体上打着绷带的洛瑟玛.塞隆独自走到王子的房间外,他咬着牙,生平第一次做出了不符合下属姿态的事情,他的双眼中满是一抹担忧以及愤懑,担忧的是王子殿下目前的状态以及眼看就要分裂的奎尔萨拉斯上层局势,而愤懑的,是对于王子的不作为。

    洛瑟玛.塞隆是个非常优秀的游侠,他从小在莉蕾萨将军麾下接受训练,在某种意义上,洛瑟玛和泰瑞昂的观点很相似:如果一个人有足够的能力做到一些事情,却没有去做,坐视事情一步一步变得更坏,那么后续发生的一切灾难,一切混乱,一切后果,那都将是属于那个人的责任...永远逃不掉的噩梦。

    “凯尔萨斯殿下,我知道您在里面!”

    隔着房门,洛瑟玛低声说:

    “我明白您失去了很多,我能理解您的痛苦,在我儿时,我的父母就在和巨魔的战争中战死沙场,如果不是莉蕾萨将军的谆谆教导,我可能早已经在痛苦中迷失了自我,我不想试图教会您什么,但现在,这个国家,我们...奎尔萨拉斯的人民们,我们需要你。”

    “我知道,强迫一个人从极致的痛苦和失落中返回冰冷的现实是很可憎的一件事情,但我必须这么做...您有能力,也有责任挽回现在的一切,我不能让你失去它,我不想让您为此后悔一生...所以,原谅我。”

    说完,洛瑟玛后退一步,在两侧卫士们惊骇的目光中,这位一向恪守上下礼节的领主飞起一脚,踹在了眼前王子殿下的房门上。

    “咔擦”

    在一声脆响之中,木屑横飞,洛瑟玛腹部的伤口崩裂开,将洁白的绷带都染成了红色,游侠领主大步走入眼前的房间中,但出乎他预料的是,他并没有看到一个颓废到极致的凯尔萨斯.逐日者...并没有看到一个逃避痛苦与现实的酒鬼。

    凯尔萨斯还是那个凯尔萨斯,和之前一样优雅,俊美,穿戴着一丝不苟的长袍和坠饰,甚至连头发也梳的整整齐齐,他的王子似乎从来都没有变化过,之前那一闪而逝的脆弱也似乎只是个幻象,他半跪在房间中央,在他眼前,是一把倒插在地板上的暗红色魔法长剑。

    王子殿下的手指触摸在剑柄上,紫色的魔法光晕在他的手腕和剑柄上跳动着,似乎,似乎是在交流着什么。

    闯入房间的洛瑟玛一眼就看出了那把剑的出处,他立刻明白,自己犯下了大错,王子并不是在逃避现实,也不是在追忆过去,相反,他在独自一人试图破解眼前的困局,用逐日者后裔的方式。

    “殿下,我...我...”

    洛瑟玛想说些什么,但凯尔萨斯却伸手阻止了他的道歉,王子的声音相比曾经,变得有些低沉,冰冷,他轻声说:

    “你来的正好,洛瑟玛,去把王党的领主们都叫来,包括霍克斯比尔,包括那些议会派的议员们...让他们过来!”

    “让他们见证,我的加冕!”

    “遵命!”

    游侠领主的眼中闪过一丝喜悦,他闪身离开了房间,片刻之后,收到消息的奎尔萨拉斯领主们从各个地方赶到了这被重重护卫的房间前方,霍克斯比尔,大法师罗曼斯,洛瑟玛.塞隆,卡瑟尔.明翼,这些手握兵权的领主们死死盯着房间之内。

    在那里,半跪于地面的凯尔萨斯王子身体上的紫色光晕越发明亮,绚丽,充满了魔法的奥妙美感,那把剑,那把失去了光泽的魔法长剑,代表着奎尔萨拉斯的逐日者无上王权的宝剑,从初代太阳王达斯雷玛的先祖,在万年前的精灵帝国中也享有盛名的传奇武器。

    烈焰之击,那是只服从于太阳王的武器,它见证过精灵帝国的繁荣昌盛,也见证过万年前恶魔蹂躏艾泽拉斯的惨剧,它跟随主人反抗群星的黑暗之力,它见证了艰难的胜利,也承载着数千年前的大分裂,好不夸张的说,这把剑本身,就是奎尔萨拉斯高等精灵的文明演化史的体现。

    它所代表的意义,早已经超出了这把剑本身存在的意义。

    “噌”

    在一声清晰的剑鸣声中,灰不溜秋的烈焰之击被凯尔萨斯从地面下拔起,他将其斜举向天空,一团团金色的烈火从周围的空间中迸发出来,就如有自己的意志一般,缠绕着这把失去光泽的传奇长剑的剑刃上。

    一声声若有若无的鸣叫让旁观这一幕的领主们左顾右盼,那像是鸟类鸣叫的声音,但却显得更加空灵,那金色的烈焰跳动着,在那暗红色的剑刃上缠绕着,似乎要将钢铁融化,在极致的高温之下,连空气和光线都被扭曲,但那不是错觉。

    凯尔萨斯能感觉到,手中的长剑在一点一点的塑形,在烈焰中,仿佛融化了一样,他能感觉到,这把武器就像是有自己的灵魂一样,正在和他交流,正在按照凯尔萨斯的使用习惯和自我的意志,改变着自己的形态,那是这上古之刃中流淌的力量。

    更高阶的力量...这把剑是谁铸造的,是何时铸造的,是用什么材料铸造的,这些都不重要了,在和太阳井共生的数千年中,这把武器本身也被改变了。

    “哗”

    在众人的注视中,那金色的烈焰跳动不休,直至将凯尔萨斯王子的身体也笼罩于炽烈的火焰里,就像是一场盛大典礼的开幕,那金色火焰转瞬即逝,凯尔萨斯王子的躯体之上,也出现了旋转不休的烈焰法球,以及,在他绿色的护肩之上,那一只微型的、栩栩如生的金红色凤凰。

    它有漂亮的翎羽,全身都点缀着最美丽的烈焰羽毛,那是奥,由天资横溢的凯尔萨斯.逐日者制作出的元素生物,而现在,在王子和他手中的长剑浴火重生的同时,这元素生物,也被赋予了新的力量。

    火焰...火焰与他同在。

    在如凤凰鸣叫一般的声响中,凯尔萨斯提起手中的烈焰之击,这把剑已经彻底改变了外形,被王子握在手中,就像是一把鲜艳的凤凰之爪一样,锋利,高贵而致命,又带着厚重而无法反抗的威严。

    凯尔萨斯向前踏出一步,一顶完全由金色火焰组成的,燃烧不休的烈焰王冠出现在他头顶上,在他踏出房间的那一刻,周围的凤凰卫士们齐刷刷的单膝跪地,他们在向奎尔萨拉斯的新王奉献自己的忠诚。

    “我的领主们。”

    凯尔萨斯冰冷的目光看向眼前的领主们,他轻声说:

    “我要带着我的人民加入从未停歇过的战争中,奎尔萨拉斯将不会再逃避自己的责任与生命,我会重建奎尔萨拉斯,但不是现在...在一切都尘埃落定之后,我会带着你们返回这里,返回高等精灵永恒的家乡,但,不是现在!”

    “我看到了未来的战争,那更痛苦,更可怕的战争,我将义无反顾的加入其中,甚至战死在生与死的战场上,但这不是为了拯救我的世界,这事关我子民们的世界...他们唯一所拥有的世界,这是我作为国王必须去打的一场仗!”

    “你们...谁愿意和我一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