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在线阅读 - 8.灵魂医者的“幸福”生活

8.灵魂医者的“幸福”生活

        在不管哪个世界的人际交往中,处于其中的任何人都必须遵循一些特定的规则。

        加入有一个不明身份的陌生人对你说一通大道理,一般来说,你可能不会感谢他,你只会觉得他很烦。

        而决定你是不是要听从以及接受他的意见,真正重要,是这个和你说话的人“做过什么”以及“他正在做什么”。

        想要用几句漂亮话打动其他人,你的话就有足够的分量,换句话说,任何语言想要达到目的,都要伴随着切实的行动。

        就比如现在的午夜墓园中,泰瑞昂不只是在试图劝说阿加萨,他真正做出了行动,证明自己的行动。

        “你和你的姐妹们将获得自由,永远不再受到海拉或者奥丁的控制,但凡事皆有代价,她们的灵魂将会和我的紧紧束缚在一起!”

        泰瑞昂伸出双手,在十根指头的顶端,黑色的灵魂之火跳动着,他将手指伸向瓦格里的躯体,这动作让阿加萨感觉到了不妙,她试图挣扎,但脚下的锁链却将她紧紧的束缚在原地。

        直到泰瑞昂的十根被黑火覆盖的手指,就像是灼热的餐刀一样,硬生生的刺入她的胸口之中。

        “啊!!!”

        暗影天使感觉到自己的心脏都被扼住了,那种灼烧灵魂的痛苦让她忍不住疯狂的嘶吼,她的双臂下意识的抱紧泰瑞昂的身体,瓦格里的力量压得泰瑞昂的盔甲咔咔作响。

        “我,泰瑞昂.黎明之刃,黯刃之王,死灵的统治者!我将赐予你们自由的意志,在活人的世界行走,只要我继续活着,你和你的姐妹也将继续活着!”

        泰瑞昂用邦桑迪悉心教导的方式,在瓦格里的灵魂之躯中寻找着她们和海拉的灵魂链接的节点,这对于现在的他而言是个非常痛苦的过程,在这过程里,他的灵魂感受到的刺痛并不比阿加萨更少,但他必须做到。

        “自由,生命...和超越死亡的力量。这就是我与你们的契约,愿意接受我的礼物吗?”

        泰瑞昂的脸色变得越发苍白,在阿加萨全身的颤栗之中,他的手指死死的扣住了这瓦格里灵魂中闪耀着黑暗光芒的节点,他死死的看着眼前瓦格里的双眼,他高声喊到:

        “阿加萨!你!不能拒绝这份礼物!”

        “咔”

        泰瑞昂将自我灵魂所有的力量都聚集于手掌之上,代表灵魂力量的黑色火焰在这一刻活跃到极致,阿加萨也意识到了泰瑞昂在做什么,她因为长久被禁锢而变得晦暗的双眼中也闪耀出了最后一搏的光芒,她的双臂变得温柔,将痛苦的泰瑞昂抱入怀中,暗影天使的力量在这一刻与泰瑞昂的灵魂共振。

        “砰”

        她灵魂之躯中的黑暗节点就如同被打破的玻璃一样,骤然破碎开,而代表泰瑞昂灵魂力量的黑色火焰,则在这一刻从瓦格里的灵魂之躯内部爆发开,如同从天而降的黑火,将瓦格里和她怀中的泰瑞昂一起笼罩了起来。

        在暴风城休憩的高阶骑士们这一刻,几乎是同时感觉到了黯刃之王灵魂的颤栗,安静的午夜花园在这一刻就如同爆发的洪流一样,休憩的骑士们提着武器,沉默的跨上战马,从各个方向冲向墓园。

        而在黑色的火焰消逝之后,在周围赶来的高阶骑士们沉默的注视中,一个全身萦绕着苍白光芒,再无一丝黑暗的高大瓦格里半跪于墓园中心,她的双翼聚拢着保护着自己的躯体,在那些沉默的骑士们的注视下,重获自由的阿加萨从地面捡起自己的战盔,扣在头上。

        她面色复杂的看着眼前昏迷的黯刃之王,最终,她伸出手,将泰瑞昂温柔的抱在怀中。

        “邦桑迪确实教会了你很多东西,但...这不是你现在该使用的力量...鲁莽的行为总会付出代价,如果你还清醒,我会问你...值得吗?”

        瓦格里将黯刃之王抱起,她漫步向前,高阶骑士们缓缓为她让开了一条道路,因为他们能清晰的感觉到,眼前这个纯洁而高贵的生物,和他们的王的灵魂有切实的联系,他们是共生的。

        “哗”

        在高阶死亡骑士们的注视中,阿加萨背后白色的双翼拍打着,抱着泰瑞昂冲入暴风城夜晚的天空中,就如同降临人间的天使一样,而这一幕,也被很多因为死灵们的活动而被惊醒的活人们看到,他们目瞪口呆的看着传说中的白色天使抱着死灵们的国王冲入天空,一些诚挚的信徒甚至跪服于地面,将这一幕称之为神迹。

        在天空中,温柔的夜风吹拂着瓦格里的白色长发,她低头看了看昏迷的泰瑞昂,轻声说:

        “泰瑞昂.黎明之刃...我,阿加萨,我接受你给予的...自由。”

        “感谢你。”

        ———————————

        “哗、哗”

        瓦格里的飞行速度是很快的,她们可以自由的穿越暗影界与现实,也就意味着,任何现实中事物都无法阻挡她们的脚步,这让阿加萨的飞行变得非常的“便捷”,她的身影在树木与山石之间闪耀,以极快的速度穿越过东部大陆的山丘阻隔,在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里,就从暴风城来到了卡兹莫丹的荒芜雪山之间。

        在黑夜的风雪笼罩中,阿加萨的身影停在了山间一处无名墓地之外,她的翅膀合拢,双手以一种暧昧的姿态抱着昏迷的黯刃之王,大步踏入了眼前被积雪覆盖的墓地里。

        “安娜拉,出来,我知道你在这里!”

        阿加萨在风雪中呼喊着一个名字,片刻之后,在墓地最深处,一个和她有6分相似的家伙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那看上去也是个瓦格里,但和身穿战盔的阿加萨不同,她曼妙的身体上只覆盖着一层轻柔的薄纱,幽蓝色的光芒在她身体周围萦绕着,她的一双翅膀也比瓦格里的翅膀的轮廓更加柔和,在双翼拍打之间,这名为安娜拉的生物其实要比瓦格里更像是凡人传说中的天使。

        她,是一名灵魂医者,也是那些天使传说中的主角。

        而灵魂医者和瓦格里之间的关系是很复杂的,她们同出一源,但是在当初海拉带领瓦格里背叛奥丁的时候,并不是所有的瓦格里都和她一起站在了奥丁对面。

        以海女巫艾尔为首金色瓦格里是奥丁的狂信徒,她们将扭曲瓦格里灵魂的仪式,视为一种伴随着痛苦的荣耀晋升,在海拉背叛之后,艾尔和她的金色女武神依然站在奥丁那一方。

        而还有少数瓦格里既怨恨奥丁的残忍,但也不愿意跟随海拉背叛,在双方的敌对中,她们最终选择了懦夫般的逃离,不与双方任何人联系,自己形成了一个小团体,分布于整个世界的各个角落。

        她们就是灵魂医者,比起擅长战斗和征召灵魂的瓦格里,她们更擅长治愈灵魂的伤痛,顺便将一些不该死去的灵魂,重新送回他们的躯体里。

        而目前在整个世界少数几次真实存在的“复活”案例里,都有灵魂医者参与的身影,不过大概是因为过去的经历,导致灵魂医者们大都很孤僻,她们不会出现在凡人眼前,隐秘就是她们的行动准则,但是在海拉强行打破了冥狱深渊的灵魂轮回之后,这些执拗的灵魂医者们,却还在努力的维持着世间生与死的循环。

        “阿加萨?海拉的狗腿子!怎么...“仁慈”的长姐,终于决定要对我们下手了吗?”

        灵魂医者安娜拉的语气并不友善,这是自然的,在过去数万年中,来自海拉的诱捕和陷阱已经让她们失去了很多姐妹,曾经的长姐,在如今的灵魂医者看来,已经堕落成了真正的怪物,甚至比奥丁更可恨。

        “我和海拉没关系了。”

        阿加萨背后的双翼张开,那种纯粹的苍白色光晕闪耀在她的躯体上,这是瓦格里最初的灵魂光芒,既不同于被泰坦力量灌注的金色瓦格里,也不同于被灌注了冥狱力量的暗影瓦格里,这是最纯粹的灵魂。

        “在新朋友的帮助下,我从那永世的孤寂禁锢中解脱了...”

        阿加萨将怀中的泰瑞昂温柔的放在地面,她看着眼前的灵魂医者,她低声说:

        “很抱歉,过去我们对你们做的那些事情,但请相信我们,伤害曾经的姐妹,我们也并非自愿...”

        “伤害?”

        灵魂医者安娜拉嘲讽的说:

        “把我的姐妹们扭曲成无脑的怪物,将暗影的力量注入她们纯洁的躯体,让她们变成无情的杀戮机器,而你只是把这称为“伤害”?”

        她低头看了一眼昏迷的泰瑞昂,灵魂医者很快就皱起了眉头:

        “一个死灵,一个强大的死灵,如果我没猜错,这应该就是最近搅得这块大陆不得安宁的泰瑞昂.黎明之刃,他将很多高尚的灵魂扭曲成了行走的尸体,生与死的循环被他严重的干扰了...是他帮了你?你确定这样的恶棍会好心帮助你?还是说,他用某种方式篡改了你的记忆,让你为他服务?”

        阿加萨摇了摇头,她沉声说:

        “他从邦桑迪那里学会了如何解除海拉对我们的灵魂禁锢的方法,但你也看到了,他完全不会使用灵魂的力量,一味的蛮干,让他的灵魂遭受了可怕的摧残,但他确实给了我一样礼物,他没有奴役我,安娜拉,他给了我一个平等的契约...他将他的灵魂和我的灵魂共生在了一起,来避免我的魂飞魄散。”

        “啧啧,真是釜底抽薪的“信任”。”

        灵魂医者感叹道:

        “为了拉拢你,他还真是煞费苦心,也就是说,你真正自由了,他也没办法强迫你做任何事情,除非是性命攸关...等等,你带他来这里,是为了让我救助他?”

        “是的,论起治愈灵魂,这个世界上再没有比你们更擅长的人了。”

        阿加萨真诚的说:

        “看在过去我们的情分上,帮帮他。”

        “情分?我们已经没有情分可言了。”

        灵魂医者用一种并不淑女的姿态叉着腰,悬浮在空中,她看着阿加萨,她眼中闪过一丝玩味:

        “所以你让我帮忙,可以,但你也要我为做一些事情。”

        “比如?”

        阿加萨问到,灵魂医者脸上顿时闪过了非常不爽的表情,她一边挥舞着双手,将幽蓝色的灵魂之力缠绕在泰瑞昂的躯体上,一边抱怨着说:

        “你知道,我之前不住在这里的,我住在艾萨拉,卡利姆多那边风景最好的地方...我喜欢我的家,但最近,那里出现了一头讨厌的蓝龙...”

        “蓝龙?它们不是不怎么参与凡人的事务吗?”

        阿加萨好奇的问到:

        “它怎么惹到你了?”

        “它...它很烦。”

        灵魂医者有些尴尬,但片刻之后,她非常人性化的叹了口气:

        “那头蓝龙在追求我,它想让我成为它的配偶,真是尴尬...而且它死缠烂打,不管我怎么拒绝,它都会主动寻死,只为了见我一面,它知道我不会放任它的灵魂不管,总之,我被它烦了好几年,才不得不躲到这里,帮我教训一下它!把它赶走!”

        “呃...”

        灵魂医者的抱怨让阿加萨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之中,瓦格里还在冥狱深渊的时候,就听说过自己这些逃亡的同胞,有时候会经历很精彩的故事,但安娜拉的这个故事,有点精彩过头了吧?

        “其实卡兹莫丹的风景也不错,但怎么说呢,死灵的到来让这里变得诡异起来,前几天还有个死亡骑士偷偷摸摸的找到了这里。”

        灵魂医者瞪了一眼昏迷的泰瑞昂,她无奈的说:

        “那是个女人死亡骑士,应该就是这家伙的下属,她叫露米娜斯,很狡猾的一个女人,我确信她已经发现了我...就在我在湿地旅行的时候,意外的被她看到了一次,那女人也很烦...她总想着让我出来见见她,但我知道,她只想抓住我给她的陛下邀功,真是个疯子。”

        灵魂医者哼了一声,很快又变得高兴起来:

        “但我更厉害,我把她骗到了雪山顶上,然后把她推进了一个直入山间裂痕的雪沟里,没准她现在还没爬出来呢,让她打我的歪脑筋!这小小的惩罚,应该能让她冷静一些。”

        “呃,你的生活...还真是多姿多彩啊。”

        阿加萨看着灵魂波动越发平缓的泰瑞昂,她松了口气,对眼前的灵魂医者说:

        “我会把你的要求转告给泰瑞昂,他应该有足够的能力帮助你。”

        “嗯,好吧,反正已经躲了好几年,我也不在意再多几年的时间。”

        安娜拉笑了笑,伸手拂了拂自己苍白色的长发,她看着阿加萨,片刻之后,她轻声说:

        “总之,恭喜你得到自由,另外,你们想好怎么面对海拉的报复了吗?我们那位“长姐”,可不是吃了亏会主动服软的人...她的报复,估计很快就会来了。”

        “还没想好!”

        阿加萨活动着双手,她回头看着背后的月夜雪景,她轻声说:

        “让泰瑞昂头疼去吧,他会想出办法的,尤其是他还和邦桑迪有联系的情况下,至于我...我要享受一下我的新生活,不如,就先从一场旅行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