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在线阅读 - 1.迪菲亚联邦区的日常(上)

1.迪菲亚联邦区的日常(上)

        在艾泽拉斯世界,人类是短生种。

        相比长生不死的暗夜精灵,相比能轻松活过3000年的高等精灵,相比能活1500年的矮人,甚至是能活数百年的侏儒,人类的生命实在是太过短暂,有史以来记载的最长寿者,也不过堪堪200岁,相比那些奇幻生物,人类在这一方面实在是没有优势。

        但短生种也有属于短生种的优点,正因为岁月短暂,所以愈加珍惜,每一天,每一年都迫使着自己不能空虚度过,每一秒都要活的有意义,正在是在这种时不我待的本能的催促下,人类文明只用了2800年的时间,就在东部大陆建立了一个大大的文明圈。

        从强盛到和高等精灵一起战胜了森林巨魔的阿拉索帝国,到现在的人类七国,再到重建的神圣阿拉索帝国,人类用三分之一的时间,完成了暗夜精灵花了10000年才完成的事情,让自己的脚步遍布了整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并且在历史上留下了自己辉煌的一笔。

        而相比勤奋的人类,其他的长生种或多或少都有些懒散,时间对于他们而言太过宽容,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就会让生命工作的效率降低到一个让人发指的地步。

        但短暂的生命也意味着无法用一生去铭记情感,铭记胜利,铭记恩情,或者是铭记仇恨,遗忘,人类总是善于遗忘。

        在乌瑞恩家族的统治被连根拔起之后的第3个月,西部荒野似乎就已经恢复了原本的秩序,呃,似乎比原来的秩序还要更好一些。

        迪菲亚兄弟会和暴风王国的冲突遥远的就像是是一辈子的事情,如今这片被重新分割了土地的荒野上,每一条道路都有死亡骑士带着死灵步兵在巡逻,死灵们恪守时间,他们每天的巡逻几乎都是卡着时间点进行的。

        而在道路两侧劳作的平民们,也从一开始的恐惧,看到死灵就吓得全身瘫软,到现在的熟视无睹,一些大胆的年轻人甚至躲在农场的农作物之间,对那些死亡骑士们指指点点,当然也有些不忿于被死灵管理的人类在背后痛骂那些“行走的尸体”。

        但即便是最疯的醉鬼,也不敢光天化日之下,对那些死亡骑士做出挑衅的动作,上一个这么做的家伙,到现在还没从死亡矿井的苦役里得到自由,逞一时痛快的结果太严重了,而平民们虽然有时会显得盲目,但他们终究不是傻子。

        “萨丁先生,这是你儿子带给你的信件。”

        巡逻的死亡骑士停在了萨丁农场的入口,而脸上带着一丝畏惧的老萨丁,这片农场的主人将自己遍布尘土的手在破旧的衣服上擦了擦,这才伸手从死亡骑士那冰冷的手甲里接过儿子的信件。

        他看了一眼眼前的死亡骑士,他的嘴唇动了动:

        “谢谢你,海森堡骑士。”

        “叫我海森堡。”

        死亡骑士随口应了一句,就调转马头,带着亡灵步兵继续巡逻,泰瑞昂统帅下的死灵并不是没有自己思想的冰冷尸体,就算是下级骑士,因为灵魂的残缺而显得反应有些慢,或者是缺乏必要的情绪,但和人类的基本交流是完全可以保证的。

        实际上,在最近几个月的接触中,西部荒野的农场主们不难发现,这些死灵其实并不如他们想象的那么难打交道,有的死灵甚至还保留着活着的时候的习惯,虽然还是带着生者对死者本能的厌恶,但在必须打交道的时候,此地的人类也不会那么抗拒了。

        而看上去非常普通的老萨丁,就是第一批主动接触死灵的平民之一。

        当然老萨丁也是迫不得己,这个老实巴结的老农夫是不得不这么做的,因为他的儿子,曾经参加过迪菲亚兄弟会的小萨丁,如今已经伴随着迪菲亚兄弟会成为这片土地的实际管理者,而得到了正式的官职。

        小萨丁现在是哨兵岭镇的书记官,跟着镇长汉克处理这个新城镇的事务,而最近一段时间,他一直在忙于重新分化西部荒野的土地,将那些本来毫无规律的排列的农场以及耕地,规划的更加细致,以及更加集中一些。

        而这个从前让老萨丁头疼不已的浪子,如今也变得有模有样起来,多少像个体面人了,而上个周他和豪爽的汉克镇长,甚至带着几名驻守于此地的高阶死亡骑士在老萨丁家里吃了顿晚饭,差点没把老萨丁的妻子吓死。

        当然那也是老萨丁第一次知道,原来死人也是可以吃饭喝酒的...虽然根据他们的说法,吃掉的东西和喝下去的酒虽然可以被身体里的能量完全消化,但却根本没有任何味道,据说这么做是为了怀念过去生者的时光。

        “哦,家里的耕地又多了一块!”

        老萨丁急匆匆的看完信,在得知又有一块土地被分在他名下之后,这名对土地有很深感情的老农夫顿时高兴了起来。

        说起来,老萨丁也算是这个古怪的新体系之下的受益者,因为当初亡灵进攻暴风城的时候,很多农夫都逃走了,跟着国王去了北疆,于是西部荒野就多出了很多上好的土地,现在,这些土地正在被重新分配给需要土地的人,以及那些愿意接受新体系的人。

        萨丁农场的土地也因此在三个月的时间里翻了一倍多,而最让人高兴的是,迪菲亚联合议会已经发了通知,第一年是不需要缴税的,也就是说,老萨丁只要能安稳的等到这一季粮食收割,他就能轻轻松松的存起一大笔钱...

        “听说闪金镇集市最近在低价出售耕牛...要不要去买上几头?”

        农场主一边想着事情,一边走向农舍,结果就看到自己的老妻一脸焦急的朝他跑过来:

        “出事了!”

        萨丁夫人满头大汗,她压低了声音,偷偷摸摸的对丈夫说:

        “阿厉克斯农场里抓了个密探,听说是北疆的国王派来搞破坏的,那些鬼东西说那个密探正准备往水里下毒。”

        “什么!”

        老萨丁听到这里,顿时就愤怒了。

        作为一个平民,他能理解国王们被推翻的愤怒,但派人往水里下毒这件事,却让老萨丁无法接受,因为死人们就算喝了毒水也不会再死一次,这样恶劣的行为只会让本地苟延馋喘的平民受到伤害,这毫无疑问戳中了他内心的恐惧。

        “该死的!就该把那些坏家伙绞死!”

        老萨丁愤愤不平的骂了一句,而萨丁夫人也在一旁帮腔:

        “那些鬼东西也算是做了件好事,不过听说那个密探会被扔进矿场里,鬼东西们不杀人,大家都知道。”

        萨丁夫人嘴里的“鬼东西”,值得就是那些在荒野上巡逻的死灵们,这也是西部荒野的大部分平民称呼死灵的方式,充满了蔑视与敌视。

        “老兵联合会的人已经赶过去了,据说他们要在阿厉克斯农场审问那个密探。”

        萨丁夫人眼里闪过一抹看热闹的兴致,她对老萨丁抱怨着:

        “你现在好歹也是哨兵岭镇最大的农场主,也是本地的体面人,快去换衣服,我们也去看看。”

        “看那个干什么。”

        老萨丁对于这种审问并不感兴趣,他将手里的信塞给了萨丁夫人:

        “儿子在信里说了,他这几天很忙,没办法回家,但是家里的地又多了一块,还没耕种,我打算去闪金镇买几头耕牛回来...”

        “买那个干什么!”

        萨丁夫人固执的摇了摇头:“太贵了,我们不如去租上20个亡灵回来,一天的时间就能耕好地,然后再雇几个人,就便宜多了。”

        “租亡灵啊...”

        老萨丁看上去多少有些不情愿,所谓“租亡灵”,是在整个迪菲亚联邦区兴起的一种新“业务”,在之前的战争中,很多死去的士兵没办法被征召成合格的战士,但直接烧掉又太浪费,于是大巫妖大手一挥,这些被唤醒的亡灵就变成了一种特殊的“商品”。

        它们根本没有自己的思维和智慧,就算是派上战场也只能当炮灰,但这些最低级亡灵却能够接受简单的命令,于是在西部荒野开垦的第一个月里,哨兵岭就出现了这项业务,租赁亡灵为农场主们耕地,亡灵们不会疲惫,只要死亡能量足够,就能一直劳作下去。

        虽然做不了播种这种技术活,但绝对比懒惰的,总打着小主意的雇农们更值得信任。

        当然,为了防止引起平民的不适,这些亡灵都经过特殊处理,基本上是以光滑的骷髅的形态出现的,只要你能克服自己的恐惧,它们就会成为最物美价廉的劳工。

        不过说实话,这项业务在西部荒野并不流行,因为这里的人本性比较纯朴,还接受不了这种驱使死人劳作的事情,但听说在东谷和赤脊山,那些拥有自己矿洞的矿主们,已经开始从黯刃军团那里大肆收购这种亡灵劳工了。

        对于存在危险性的开矿和挖掘作业来说,这些被压死了也不心疼,而且绝对不会抱怨危险,甚至不需要给钱,不要提供食物和饮水,绝对勤奋绝对可靠的亡灵劳工们,简直是矿主们内心最完美的矿工了。

        而眼看着老萨丁还有些犹豫,萨丁夫人一咬牙,大声说:

        “你顾及名声,那就让我去租吧,大不了让它们晚上耕作,眼不见心不烦,还有!”

        萨丁夫人叉着腰,指着老萨丁的鼻子,吼叫着:

        “下个周西部荒野农场主联合会就要选主席了,你给我老老实实的穿上最好的衣服,去竞选!你是西部荒野最好的农场主,你该得到那个席位!”

        “可是我没打算去。”

        老萨丁嘟囔了一句:“一旦瓦里安国王打回来,我们可就...”

        “国王回不来啦!”

        萨丁夫人咬着牙说:“国王能干什么?他就会收税,让我们的儿子去为他打仗,他的妻子被打伤了,就让整个西部荒野的无辜人受苦,他是个好国王,但他手下的那些人可不是好贵族!他会给农夫们专门建个协会吗?他不会!别傻了,现在已经没有贵族了。”

        胖胖的萨丁夫人吼叫完,看着一脸沮丧的老萨丁,她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说:

        “我知道你不在乎这些,你就想老老实实当个农夫,但你多少得为我们的儿子想想,他已经陷进去太深了,小萨丁和范克里夫先生彻底是一条心了,他觉得自己对这片大地和人民有伟大的使命...他不可能退出来了,既然儿子要去做一番大事业,我们哪怕给不了他帮助,也总不能拖他后腿吧?”

        “范克里夫先生说这个时代,平民能出头了,不再以血脉和出身评断人的高贵与否,我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但...我们总得试一试吧?”

        老萨丁沉默无言的点了点头,他伸手从破旧的衣服里拿出了一块锈迹斑斑的徽章,那是他年轻时跟随拜拉瑟恩国王打巨魔的时候得到的徽章,他也是个老兵,他儿子忠诚于新的体系,而他,他的身上满是旧体系的印记。

        “唉...”

        老萨丁叹了口气,甩手将手里最珍视的徽章狠狠的扔了出去,片刻之后,他骑上老驽马,带着草帽,回头看了一眼自己欣欣向荣的农场,然后扬起马鞭,朝着哨兵岭赶了过去。

        黯刃军需处在下午7点下班,他必须在那之前,租到一批亡灵,否则,开垦新分下来的地,就要再等一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