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在线阅读 - 24.泰瑞昂的勇士(上)

24.泰瑞昂的勇士(上)

        基沙恩带领的士兵们成功的粉碎了亡灵的第一波试探性的进攻。

        他们以狂暴的姿态,杀死了最少3000名亡灵,但对于倾巢而出的黯刃军团来说,这只是最微不足道的损失,甚至不会出现在战损名册里,用九牛一毛都无法形容这样的...失败?

        “人类里也有勇士。”

        泰瑞昂对身边的沉默的高阶骑士说:

        “像你一样的勇士,人类王国里有很多这样优秀的人,但是在那个腐朽的体系里,你们只能被当做消耗品,真是可惜...勇士的存在不该被这样毫无意义的消磨。”

        “去吧,乔.艾尔骑士,为我带来一场胜利,顺便,把那位勇士“请”过来,我要和他谈一谈。”

        沉默的前圣骑士点了点头,操纵着骷髅战马越众而出,前方的亡灵海为他让开了一条道路,而在他身后,越来越多的高阶骑士跟随着奔驰的高阶骑士冲向前线战场。

        如果人类以为他们刚刚打垮的行尸和亡灵步兵就代表着黯刃的战斗力,并且因此而感觉到骄傲自满,那么他们的末日...很快就要来了。

        “艾尔和我们所有人都不一样,他生前是一名圣骑士,极其诚挚的那种。”

        泰瑞昂看着他最精锐的骑士们冲入战场,他轻声说: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剔除掉圣光对他的影响的,还是说,你其实已经有了腐化圣骑士的方法?你有事情瞒着我吗?我的朋友卡德加。”

        “并不是你认为的那样,陛下。”

        大巫妖平静的说:

        “乔.艾尔的征召是一个意外,得益于娜萨女士的行动,这位圣骑士在临死前接触到了大量的虚空能量,那种和圣光严重对立的力量将他躯体里的圣光腐蚀了大半,正因此,我才有机会将死亡注入他的躯体里。”

        “这样的方式是投机取巧的,而且不能被复制。”

        卡德加摇了摇头:

        “比起艾尔,我觉得你更应该关注那个被麦拉领主囚禁起来的精灵圣骑士,埃里克斯.炎刃,麦拉夫妇用一种特殊的方法操纵了他的心智,而且让他使用的圣光发生了变异,那种腐化的圣光,我可从未见过...”

        “那只是麦拉将死去的纳鲁卡拉的碎片植入了埃里克斯的躯体里,你应该知道,纳鲁,这种圣光生物在临死前会转化为深邃的虚空,它们所代表的圣光本身就不纯粹,埃里克斯使用的圣光之所以有腐化的效果,只是因为圣光和虚空在他身体里纠缠不休。”

        黯刃之王重新将注意力投入了战场,在那里,乔.艾尔率领的死亡骑士们,已经和基沙恩带领的人类士兵战在了一起。

        “埃里克斯的例子同样不能被复制,所以下一阶段的探索,我的朋友,我需要你卓越的智慧研究出腐化圣骑士的方法...你要知道,圣光多么眷顾他们,在拥抱死亡之后,他们就会越发强大...我需要那些圣骑士,我需要他们为我们的事业增砖添瓦。”

        “不过现在嘛,让我们放下疑虑,欣赏这场生死之战吧。”

        ———————————————————————-

        “他们来了!”

        基沙恩看到了从翻滚的死灵潮水中冲过来的死亡骑士们,数目在300多人以上,全部是驾驭着死亡战马,穿着黑色盔甲,手持重武器的强悍骑士,这种来势汹汹的沉默,让基沙恩感觉到了威胁。

        他重新握紧了手里连射机枪的握柄,在他的指挥下,以两台蒸汽坦克作为防线主体,人类的步兵们飞快的在战线两侧重组了防御。

        “去死吧!”

        基沙恩抬起机枪,将为首的死亡骑士的身躯放入了瞄准镜之中,下一刻,低沉的机枪怒吼声又一次在战场上响起。

        “砰砰砰砰砰”

        激射而出的力道十足的子弹以散射的姿态轰向了高阶骑士乔.艾尔,后者不闪不避的继续冲锋,在他冰冷的黑铁手甲的挥舞中,一层墨绿色的护盾出现在他身体前方,那些子弹打中这护盾,就像是泥牛入海一样,悄无声息的被死亡能量腐蚀掉。

        但高速发射的子弹疯狂的撞击也让死亡骑士的冲锋速度被减弱了很多,艾尔盯着基沙恩,他抓起缰绳,死亡战马重新开始加速。

        而在他身后,那些高阶骑士们纵马奔驰的速度越来越快,在他们靠近战线的那一刻,法师少校梅纳森的手臂狠狠挥下,严阵以待的人类火枪手们纷纷扣动了扳机,顷刻间,枪林弹雨呼啸而下。

        但就像是打开了一个开关一般,那些高阶骑士的躯体在这一刻变得虚幻起来,周身缠绕的黑暗将他们的躯体暂时幽魂化,纯物理的攻击无法再伤害到他们,那些呼啸的火药子弹从幽魂们的身躯中穿透。

        高阶骑士技能-幽魂步!

        “哗”

        手持大盾挡在最前方的人类战士们想象中的骑士冲击根本没有出现,那些苍白色的骑士就像是没有实体一样,轻而易举的洞穿了他们的防御,就像是幽魂一样穿越了他们的躯体,那种死亡的严寒让这些战士全身都开始颤抖。

        而在幽魂骑士们奔驰而过的地方,那些战士手中的大盾上都结满了冰霜,而灾难也在这一刻发生,在穿越过了手持重盾的人类战士之后,死亡骑士们的幽魂状态结束,重新化为实体的死亡骑士带着无与伦比的冲击力,狠狠的撞进了毫无防备的人类火枪手的阵地之中。

        “唰”

        温热的血液在这一刻填满了战场,被死亡骑士的战马撞飞,被挥起的冰冷利刃刺穿身体,或者是被直接斩首。

        300名高阶骑士的一波冲锋,就直接粉碎了人类阵地所有的秩序,在人仰马翻的惨叫声中,最前排防御的战士们目瞪口呆回过神,看着那些在身后战友的阵地里大肆砍杀的高阶骑士们。

        骑士们黑色的披风在人类阵地中猎猎作响,而悬挂于高阶骑士的战马脖子上低沉的马铃声,则在临死的惨叫声中,为这场疯狂的屠杀填注了一个苍白残忍的注脚。

        人类的阵地,崩溃了。

        而在他们眼前沉寂的死灵潮水,也在这个致命的时刻,重新开始涌动。

        “不!约根森!让你的骑士们行动起来!”

        基沙恩完整的目睹了这场屠杀,在焦急之中,他不再将枪口对准疾驰而来的乔.艾尔,而是在一片混乱之中,将枪口朝向后方,在那里,一些杀穿了阵地的死亡骑士们正朝着后方伤兵们的营地冲了过去,那里还存放着剩下的爆炸物。

        不能让他们破坏那些!

        “停下!给我停下!”

        在基沙恩的怒吼声中,两台蒸汽坦克的连射机枪同时响起,那些穿越了阵地的高阶骑士被从背后袭来的子弹风暴击中,他们的躯体被死亡能量保护着,但他们胯下的战马却无法被保护。

        骷髅战马被子弹打碎了躯体,一时间,快速奔驰的高阶骑士变成了行动迟缓的步兵,又一次陷入了士兵们的包围。

        但这种救场的举动,却给基沙恩带来了大麻烦。

        在靠近缓缓掉头的蒸汽坦克的时候,高阶骑士从战马上一跃而起,如同黑暗的影子一眼落入了基沙恩身边,他手中反握着符文大剑,狠狠的刺向脚下的钢铁战车,在刺耳的响动声中,那厚重的钢板被直接撕开,而在符文大剑抽出来的时候,剑刃上已经沾染了血迹。

        “卡尔克尔!”

        基沙恩看到这一幕,双目赤红的转掉枪口,但下一刻,那坚固的钢铁机枪就被艾尔一剑斩断,在金属碰撞荡起的火星中,死亡骑士的剑刃在空中翻转着,狠狠的砍向基沙恩的脖子。

        精赤着上身的人类老兵咬着牙,矮下身体躲过了这一击,他反手抽出腰间的战术匕首,另一只手逃出一个装满了圣水的瓶子,在一声嚎叫中,基沙恩的匕首精准的顺着盔甲的裂隙,刺入了艾尔的腹部。

        那瓶灼热的圣水则被基沙恩狠狠的拍在艾尔的牛角战盔上。

        “哗啦”

        纯净的圣水和艾尔躯体上的死亡能量接触的瞬间,就荡起了一抹灰烬一样的风暴,高阶骑士的身体后退了一步,这让基沙恩看到了希望,他双手抓着艾尔持剑的左臂,左腿横扫在死亡骑士的腿上,将高阶骑士砸翻在停止运作的蒸汽坦克上方。

        “放开!放开!给我...放开!”

        “砰砰”

        他抓着艾尔的手腕,狠狠的砸在坦克边缘的钢铁上,近战的基沙恩就像是野兽一样嚎叫着,在他疯狂的撞击中,艾尔手心中的符文重剑砸落在了地面上,但下一刻,基沙恩的躯体从后方被暗红色的死亡之握扣中,被狠狠的摔向地面。

        “砰”

        人类勇士飞快的从地面上爬起来,在他对面,活动着手腕的艾尔张开双手,寒冷的冰霜就在他手心汇聚成了两把寒冰的长剑,两人对视着,下一刻,两个家伙就如觅食的野兽一样扑向对方。

        在尘土和鲜血四溢的战场上,前圣骑士和人类勇士以一种狂战的姿态短兵相接,不过很遗憾,百战老兵再怎么强大也只是血肉之躯,而他要面对的,是一个被死亡能量和龙血双重强化过的怪物。

        “砰”

        艾尔冰冷的,覆盖着重甲的拳头砸在基沙恩的脸颊上,将老兵砸飞起来,又狼狈的摔在了地面上,这一击打的基沙恩头晕目眩,在挣扎起身的那一刻,他看到了痛苦的约根森带着剩下的圣骑士以一种牺牲的姿态冲向亡灵海的背影。

        他看到了被高阶骑士们包围起来的法师梅纳森身中四剑,倒下战车的姿态。

        他看到了被艾尔重伤的战士卡拉克尔抱着火药和一名高阶骑士同归于尽的惨烈。

        他看到了初上战场的大伯爵和丹佛斯少校背靠背,手握武器艰难抵抗亡灵海的绝望。

        还有那些跟随着他一起抵御亡灵入侵的英勇士兵们在绝望中死战的影子,这一切,这残酷的战争,又一次将最鲜血淋漓的场面展现在了他的眼前。

        嘴里涌动着血腥的味道,基沙恩又一次站在了满是鲜血和尘土的战场中,他看着眼前的高阶骑士,他伸手将自己额头上的红色布条系紧,然后弯下腰,从死去的士兵手里拿过长剑盾牌,将长剑拍打在盾牌上,以这种方式挑衅着眼前的死亡骑士。

        “来吧!恶棍,来啊!杀了我,为你的主人拿走我的命!”

        那种咬碎牙齿的痛恨,让他看上去就像是被剿灭的群狼最后的狼王一般。

        沉默的艾尔依然没有回答,他手腕翻转着,两把冰刺长剑在空中转过两道冰冷的弧线,最终指向了眼前的基沙恩。

        “老兵,你不会死...”

        艾尔第一次在战斗中开口,伴随的是他高大的身影冲向基沙恩的冲锋:

        “但你会面对,比死更可怕的...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