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章节目录12.最后通牒
    “我以为你会毫不留情的杀光他们,强迫他们为我们服务。”

    麦拉站在泰瑞昂身后,看着沉默的黑铁矮人消失在挖掘场,他玩味的低声说:

    “所以我的表哥,你偶尔也会发发善心吗?”

    “决定是不是要杀戮,并不是取决于我的意愿,麦拉,你要明白,一个整体想要扩张,就必须要有思维灵活的创造者加入其中。”

    泰瑞昂说到:

    “死灵,死灵足够勇敢,执行力强悍,不畏惧对手,但我们也有不可掩盖的缺点,我们不善于进行突破性的思考,只有活着的工匠们才能满足这一点,而瑟银兄弟会的矮人锻造师们,包括迪菲亚兄弟会的石匠们,就是非常合适这个角色的成员。”

    “最少在这一方面,活人要比死灵更有优势,而如果一样东西有肉眼可见的优势,为什么我们不合理的使用它们呢?”

    泰瑞昂看向自己的弟弟,他问到:

    “总不能让珍贵的高阶骑士去抡起锻造的大锤,我们总是需要一些思维敏锐的生者,你明白吗?对于那些宝贵的技术性人才,在以后的征服中,你们要着重注意。”

    “比如?”

    麦拉问到,泰瑞昂耸了耸肩:

    “最优秀的工程匠师格尔宾.梅卡托克,最好的锻造师麦格尼.铜须,以及奎尔萨拉斯声望极高的附魔大师们,甚至是优秀的烹饪者和侍从...我们总得为那些为我们服务的人才提供一个良好的生活环境。”

    “我听说,黑铁皇帝索瑞森也是非常有名的锻造大师。”

    麦拉.黎明之刃皱着眉头问到:

    “那我们是不是也要在这一次的瘟疫投放里避开暗炉城的王宫?”

    “嗯,不要叫“瘟疫”,我讨厌这个词。”

    泰瑞昂摆了摆手:

    “至于索瑞森,他的内心信仰他的神灵,他是个狂信徒,而我讨厌狂信者。他也不是最优秀的,既然我们已经有了更好的选择,为什么还要选择一个二流货色?”

    “明白了。”

    麦拉点了点头,在他身后,那些被杀死的黑铁矮人们一个接一个的复活,而死亡骑士们则将那些绿色的粘稠液体分成小瓶,递给了每一个复活的矮人。

    另一边,在灼热峡谷,这片同样被炎魔之王的力量变成了焦土的荒芜大地上,在偏僻的瑟银哨岗,瑟银兄弟会的势力总部中,归来的死亡骑士汉瑟尔.重拳得到了“热情”的欢迎。

    “放下武器!见鬼!”

    瑟银兄弟会的侦查队长洛洛尔举着手里改装过的矮人火枪,气急败坏的指挥着其他矮人,将怎么看怎么不正常的汉瑟尔.重拳围了起来,洛洛尔高声喊到:

    “汉瑟尔,你TM到底出了什么事?说话!快说话!”

    “砰”

    面对围着自己的十几把火枪,汉瑟尔手中的战锤被扔到一边,这个矮人刚刚被复活,思维还沉浸在一种生与死的纠葛中,他本人的意识并不太清楚,但在离开之前,泰瑞昂告诉他的那些话却牢牢的记在心中。

    “我死了...但这不重要,我要见大工头和大铁匠,现在!马上!”

    死亡能量在汉瑟尔的躯体里流淌着,那种和生者完全不同的感官逼得黑铁矮人简直要发疯,他拼命的呼吸着,但已经失去作用的器官虽然还能运动,但每一次呼吸,已经没有了那种和生命紧紧相连的感觉,心脏不再跳动,血液却依然在某种神秘力量的作用下在血管中流淌。

    他对于能量的感觉似乎被无限制的加强,而指尖的触觉则被削弱,最重要的是味觉完全消失,在等待瑟银兄弟会大铁匠和大领主到来的时候,汉瑟尔坐在地上,打开一桶矮人麦酒,疯狂的举起酒桶,灌入嘴里,但那味道,那种矮人们最喜欢的美酒的味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毫无感觉的,就像是冰冷流水一样的感知。

    再也无法喝到美酒的折磨让他几欲发疯。

    “啊!”

    汉瑟尔吼叫着将手里的酒桶砸在地面上,美酒洒的到处都是,他的双眼变得通红,即便是在死亡之后,愤怒依然没有从他的身躯里消失,而是找到了新的发泄途径。

    “他怎么还没来?博恩奈特在哪?让他们来见我!”

    汉瑟尔抓着自己的战锤,身体里的死亡能量不受控制的缠绕在武器上,一股冰冷的气息笼罩着这个新生的死亡骑士,让他看上去非常危险,而守在他身边的黑铁矮人火枪手们面面相觑,在尚未死去之前,汉瑟尔也是兄弟会的高层,没人敢对他动手。

    而在重拳的怒吼声中,收到消息,匆忙赶来的瑟银大工头奥菲斯特和大铁匠博恩奈特跑到了汉瑟尔眼前,他们看着眼前这个全身缠绕着寒冷风暴的怪物,大领主涩声喊到:

    “我的兄弟,到底怎么了?”

    “砰”

    一个装着诅咒密码的小袋子扔在了奥菲斯特的脚下,汉瑟尔.重拳看着自己要见的人,他暴怒的情绪诡异的冷静了下来,那双灰色如炉渣一样的双眼紧盯着眼前的两个人,他干巴巴的说:

    “死灵们要对暗炉城动手了,只有那些愿意跟着瑟银兄弟会一起走的黑铁矮人才能活命,他们说要给我们自由,代价就是我们以后要为他们服务。”

    “谁?谁说要给我们自由?”

    大铁匠博恩奈特瞪大了眼睛,他看着自己曾经的兄弟,他高声喊到:

    “带我去!汉瑟尔,我去回绝他们,我们不需要这种被施舍的自由!”

    这句话让死亡骑士的表情变得黯淡下来,他用空洞的声音说:

    “看着我,兄弟!这就是答案...他们给的自由,我们无法拒绝,否则,现在的我,就是答案。”

    “混账!”

    黑铁矮人们都是一帮暴躁的家伙,眼看着自家兄弟被威胁,大工头奥菲斯特抄起战锤就走到了汉瑟尔身边,他抓着汉瑟尔的手腕,大声喊到:

    “没人能强迫黑铁矮人!他们不会如愿的,相信我,汉瑟尔,我们会找到...”

    “砰”

    奥菲斯特的话还没说完,沉重的战锤就砸在了他的脑袋上,大工头的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但被砸扁的脑袋上满是鲜血,他瘫软在汉瑟尔脚下,那双眼睛里满是质问,似乎是在询问汉瑟尔,为什么要这么做?

    汉瑟尔的眼中也满是痛苦,但稍纵即逝,杀戮减轻了他内心愤怒,于是在瑟银兄弟会的成员们的注视中,汉瑟尔举起战锤,对准了他们,而在灼热峡谷的天空之上,从遥远的诅咒之地赶来的尖啸者军团的鸦人们,已经控制了天空。

    “我说了,我们给的自由...你们,你们无法拒绝!”

    ——————————

    “你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雷德。”

    格洛库什站在黑石塔上层的入口,这是一条隐秘的隧道,因为和居住在黑石深渊的黑铁矮人们关系很差,时不时会发生冲突,因此固守在黑石塔的黑石兽人们,便将黑石塔的入口炸塌了,只留下了一条易守难攻的密道,而现在,忠诚于黑手酋长的兽人们牢牢的把守着密道两侧,来保证这一场谈话不会被其他人发现。

    站在格洛库什眼前的,是自己的儿子雷德,和数年前相比,雷德.黑手变得更加成熟,也更加阴沉,对外来说,他是名义上的正统部落的大酋长,统帅着黑石塔里的黑石、火印两个兽人氏族以及在数年前被征服的燃棘巨魔氏族,他是一个残忍的领袖,但也是他将三个氏族扭在一起,才能和实力强大的黑铁矮人正面对抗。

    据说这位阴沉的大酋长在暗地里策划着一些阴谋,这一点从几年前黑石氏族开始培育黑龙蛋就能看出来,这位酋长应该是和神秘的黑龙达成了某些协议,而且还专门在黑石塔里划分出了一个区域,来让黑龙们生活。

    不过在面对自己的父亲的时候,一向残忍而刚毅的雷德.黑手却还像是数年前那个年轻人一样,面对格洛库什的质问,雷德愧疚的低下头,他半跪于父亲身前,忏悔一样的说到:

    “我辜负了您,父亲,我没能照顾好麦姆...那些矮人,那些该死的黑铁矮人偷袭我们的时候,麦姆他...他被重伤了。”

    “重伤?”

    老兽人眼中闪过了一丝寒意,正如露米娜斯曾经说过的那样,对于死人而言,其感情是非常执着以及执拗的,而对于格洛库什来说,除了要将自己所有的力量都奉献给黯刃之外,他仅存的情感,就是对自己的儿子,以及对于兽人残留的一丝善念。

    这些情绪支撑着他,是他在死后灵魂的重要支柱,因此在听说自己的儿子重伤之后,格洛库什的声音都变得严酷了很多。

    “谁伤了他?”

    “黑铁矮人的将军,安格弗,那个卑鄙的混蛋。”

    雷德咬着牙说:“他挑起了黑石氏族和或火印氏族的矛盾,还有那些愚蠢的食人魔,当时黑石塔一片混乱,等到我带着龙赶到的时候,麦姆...麦姆他已经...”

    “龙?”

    格洛库什的表情变得微妙起来:“所以,你果然和黑龙们合作了?”

    “父亲,我...”

    雷德想要解释些什么,但却被格洛库什挥手打断:

    “我不想听细节,我也不在意细节,我只问你一句,现在抽身还来得及吗?”

    雷德急忙站起身,从父亲的话中,他品味到了一丝不妙的味道,作为大酋长,在这几年里,他和多方势力尔虞我诈的相处着,早已经不是当年单纯的兽人了,他试探性的问到:

    “父亲,您所效忠的势力,要...”

    格洛库什瞥了自己的儿子一眼,他轻声说:

    “陛下的双眼已经注视到了黑石山,很快,这里将变成活人的地狱,我是来向你做最后通牒的,雷德,我的儿子,带着忠诚于你的黑石兽人离开这里,这是我能为你争取到的最后的权力!”

    “您让我不战而逃?”

    雷德的语气中多了一丝执拗,他后退了一步,看着自己的面孔早已经不再相同的父亲,眼前这个兽人是另一具躯体,是他没见过的兽人,虽然内在的灵魂是他的父亲。

    “我一直在按照您教导的方式统治着我的部落,我一直以您为榜样,但现在,您却让我抛下自己的臣民不战而逃?不,我不能答应。”

    “所以,你要站在我的对面?”

    格洛库什平静的问到:“雷德,你要挑战我?你要挑战黯刃?”

    “我只是...只是不能就这么离开!仅此而已!”

    雷德握紧了背后的武器,他涩声说:“我有我的责任,我有我的使命!奈法利安答应过我...”

    “黑龙王子自己都自身难保了,你还关心他承诺的未来?”

    老兽人嗤笑一声,那绿色的眼睛变得晦暗起来:

    “我不妨直说吧,雷德,黑龙王子很快就会迎来自己的末日,带着他所有的野心和妄想一起坠入地狱里,我也不让你逃跑,听我说,雷德.黑手酋长,我只是让你带着自己的人民返回故乡...德拉诺,那个世界并没有像我们预想的那样崩溃,相反,它正在一点点的复苏,你可以回去那里,纳格兰大草原足以容纳黑石部落继续存在。”

    “这个世界的纷争将由我亲手解决,而你...你要为黑石氏族的延续奉献出自己的一切!包括麦姆,在德拉诺,他能得到最好的治疗!”

    “那...那火印氏族呢?燃棘巨魔呢?他们也是我的子民!”

    雷德.黑手咆哮到:

    “他们效忠于我!”

    格洛库什没有再回答,他看着自己的儿子,缓缓的退入了背后的暗影中:

    “很好,你终于长大了...那么,整军备战吧,黑手酋长,下一次见面,我们就是敌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