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章节目录14.恐惧蔓延---为打赏的兄弟们加更【27/30】
    提瑞斯法,这里是洛丹伦王国的国都所在地,也是北疆富饶的平原地区之一。

    而处于地区边缘的提瑞斯法山脉,将北疆的陆地和冰冷的北海分割开,这片山脉算是奥特兰克山脉在西北方的延伸,但山脉内部的环境却远没有奥特兰克山脉那么荣饶,实际上,在这片边缘地区,还流传着很多和黑暗生物相关的故事。

    就算是在洛丹伦王国里,提瑞斯法山脉地区也是不折不扣的“蛮荒”之地,统治着这里的,是阿曼萨加德家族,他们在山脚下的地区管理着一些城镇,也算是洛丹伦王国的实权贵族之一,当然和大贵族莫格莱尼家族是没办法比的。

    一座被戏为“阿曼萨加德磨坊”的城镇是最靠近提瑞斯法偏远山区的落脚点,它偏僻到了甚至连兽人攻打洛丹伦的时候,居住在这里的居民都没有被影响到,而现在,一支特殊的冒险队来到了这里。

    那是由一个精神矍铄的老头带领的冒险队,有几个英武的年轻人,最奇特的是,还有一个金发小孩子跟着他们,他有模有样的骑在马上,看上去对一切都很好奇。

    “好了,这就是我们进山之前能找到的最后一个补给点。”

    洛萨站在村口,有些孩子躲在篱笆后面偷偷观察他们,老元帅并没有在意,而是对身后的王子们布置着各自的任务。

    “瓦里安,在出发之前,我们的水囊一定要装满水,还有食物和补给,这都交给你了。加林去雇佣一名向导,最好是去过山谷最深处的老猎手,德雷克清点一下我们的武器,有任何需要都去找铁匠修补一下,最后是利亚姆,你要负责照顾好我们的马。”

    “2个小时之后出发,现在休息吧,孩子们。”

    “没问题!”

    暴风城小国王拍了拍胸口,抓着几个水囊就走进了村子里,穿着一身小皮甲,配着短剑的阿尔萨斯走到洛萨身边,抓着他的衣角,低声问到:

    “那我呢?元帅,我做什么?”

    洛萨笑着弯下腰,在8岁的小成员鼻梁上刮了刮:

    “叫我洛萨或者团长,孩子,你的任务也很重要,瞧,我把我们的包裹都放在这里,在我回来之前,你必须保护好它们,可以吗?”

    “当然!元帅。”

    小阿尔萨斯挺起胸膛,努力让自己看上去更可靠,不过很快他就注意到了自己的错误,急忙辩驳到:

    “呃,我的意思是,你可以相信我,洛萨团长!”

    “我相信你。”

    洛萨伸手拂了拂阿尔萨斯的头发,然后转过身,走向村子之外,在一处小山坡上,他找到了正在用魔法探查前方地形的法师...一个看上去和他差不多苍老的法师,穿着一身朴素的白袍,大概是为了遮掩行踪,连原本华贵的寒冰法杖都没有拿,取而代之是一根最普通的松木法杖。

    “我听说,达拉然最近和洛丹伦闹得很不愉快?”

    洛萨站在老法师身后,低声说:“我在吉尔尼斯听了太多吉恩陛下对泰瑞纳斯王的抱怨,我应该说法师们礼仪比较好,还是你觉得那其实算不上刁难?”

    “所以你真正想问的,其实是达拉然在阿拉索帝国这件事上的态度,对吧?老朋友。”

    老法师结束了观察,他转过头,白色的胡须在风中飞舞,他平静的看着身后的洛萨,用磁性的声音说:

    “虽然达拉然也是七大王国之一,但我们的存在形式从魔法流传入人类文明的那一刻起,就是城邦制,法师们不关心世俗的权力纠葛,但米奈希尔陛下近年来一直在试图加强洛丹伦对达拉然的控制力,这让我感觉到非常遗憾。”

    “自由的思想不应该受到束缚。”

    老法师耸了耸肩:

    “在我们跟你走之前,六人议会专门讨论了这件事情,我们给出的答案是...我们可以放弃选帝侯的权力,如果可以,我们永远不想掺和帝国内部的权力斗争,作为回报,达拉然现有的,以及未来的发展,不应该被束缚,我们也不希望未来我们成为阿拉索帝国的一部战争机器,被抹去所有自由的思想。”

    洛萨点了点头,他上前一步,站在老法师身边,眺望着眼前黑暗的群山,他轻声说:

    “我从未想要当人类的皇帝,哪怕是站在这里,距离祖先留下的信物只差一步之遥,我也从未想过那顶华贵的王冠,但我可以答应你,安东尼达斯老友,你需要的一切,都会在帝国中实现,实际上,魔法与信仰,未来会成为支撑帝国不断前进的两大支柱,你们的存在,很重要。”

    “那就好。”

    老法师点了点头:

    “那么达拉然,也站在你这边了,另外,按照你给我指示的方位,在那群山的山涧之间,我只看到了一潭漆黑如墨的湖水,你该不会告诉我,你的先祖最后的陵寝,就在那湖水之下吧?”

    “就是那里。”

    洛萨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

    “相信我,索拉丁大帝不是自愿葬在那里的,那潭湖水之下还有更黑暗的东西,这也是为什么我邀请你来这里的原因,在我们战斗的时候,请你一定要保护好王子们,如果出现伤亡,那就会是一场不折不扣的灾难。”

    这话让大法师皱起了眉头:

    “如果是这样,你应该在出发时就提醒我,我好带一些防护性的卷轴,如果只靠我一个人...”

    “不止你一个!”

    洛萨从怀里取出一个怀表,放在眼前看了看,然后指了指远方的天空,在那里,在傍晚的黄昏中,一艘金色的飞船缓缓的破开云层,出现在了两人眼前:

    “我还邀请了德莱尼人的先知维伦和法奥冕下...先知窥视到了某些黑暗的未来,他对这一次行动很感兴趣,而法奥冕下则对于未来阿拉索帝国的宗教以及信仰有属于自己的完整规划,恩,也许未来的帝国,应该叫“神圣阿拉索帝国”。”

    看着那艘在远方的森林边缘缓缓降落的异域飞船,大法师眼中闪出了非常感兴趣的目光,他意味深长的笑着说:

    “看来你比泰瑞纳斯王想象的难对付的多,在他没看到的角落里,你几乎已经联合了所有能联合的势力,他注定会输的。”

    洛萨的眼睛中有一抹疲惫和无趣的光芒,他朝着身后集合的年轻人们招了招手,然后对老法师说:

    “相信我,如果可以,我绝对不会用这种强硬的方式,我并不愿意为此影响到洛丹伦的态度,但泰瑞纳斯王并没有看到我曾经看到的一切,所以如果他一意孤行,那么...我必须做一些我不愿意做的事。”

    “那么,关于那些兽人...”

    大法师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但还没等他问完,就被老元帅挥手制止了。

    “我确实和一位温和派的兽人见过一面,我们谈了很多事情,但相信我,关于这场巧的出奇的战争的爆发,和我没关系,你知道我的,哪怕有一个正义而光荣的目的,我也不会因此出卖联盟的利益。”

    “但...人类和兽人的战争该结束了。”

    洛萨背着重剑,朝着远方的森林走去,一边走,一边轻声说:

    “这种毫无意义的内耗,迟早会把我们送入地狱。”

    “内耗?”

    老法师品味着这个古怪的用词,他看着洛萨的背影:“如果我没记错,兽人是另一个世界的入侵者吧?上一次战争还是你亲自带着勇士们击溃了他们,你们难道不应该仇视彼此吗?”

    这句话让洛萨停下脚步,他回头看着安东尼达斯,平静的说:

    “不,你还不懂,老朋友,但没关系,你很快就会懂了,一场以星河和诸界为战场的战争即将在我们的世界拉开大幕,这场战争将彻底摧毁我们所有关于种族和正义的愚蠢理解,到那个时候,你就会知道,目前这个世界上发生的所有纷争和仇视都毫无意义,都是可耻的内耗,毫无疑问。”

    “如果我们能熬过去,就还有资格谈未来,如果我们熬不过去,那么就万事皆休。”

    ——————————————————————————————-

    “嗷!!”

    一声悠长的狼嗥在黑暗的银松森林之间来回回荡,就像是某个号角被吹响,又像是某些灾难的盒子被掀开,总之,下一刻,在林间狂奔的狼群也以同样的狼嗥回应。

    那代表狼群来袭的吼声此起彼伏,在幽暗之间闪耀的诡异影子,也让吉尔尼斯灰狼旅的精锐士兵们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武器。

    如果说他们来之前,得到的命令只是剿灭森林中的狼群的话,那么现在,他们就该知道,这一次要对付的对手,大概不只是狡猾的森林狼了。

    “稳住!”

    骑在雄健的北地战马上的达利乌斯.克罗雷领主穿着坚固的盔甲,手里提着一把散发着寒光的长柄战斧,他拉着马缰,胯下的战马嗅到了狼群的气息,多少显得有些慌张,不过北方领主并不担忧自己会输,因为在他身后,是来自整个吉尔尼斯北部的所有军队。

    超过4000人的老兵,外加数目相同的新兵,还有一些被征召的老猎人,他的对手又是谁?

    “哼,不过是一群逃入森林里的兽化病人而已,你们手中的火枪能在150米之外就打碎他们的心脏,那些跟着他们的狼崽子更不足为惧!”

    北方领主高喊着激励自己的士兵:

    “只要一把火就能吓退它们!不能让这些兽化病人再去感染更多的人,士兵们,想想你们的亲人!我们不能后退!”

    “吼吼吼”

    领主的一席话也让紧张的士兵再次士气高涨,这是在国境内的战斗,就像是达利乌斯说的那样,他们的亲人都在身后,他们无法也不能后退。

    很快,第一根火把就被扔进了森林里,随后是弓箭手们射入森林的火箭,很快,灼热的火焰就点燃了士兵阵地眼前的森林,他们在用这种方法驱散狼群,但就在火焰开始熊熊燃烧的时候,第一头巨大的黑狼从火焰中窜了出来,它吼叫着扑向士兵的阵地,火焰将它的影子在昏暗的地面上拉得老长。

    “砰”

    克雷罗领主冷酷的扣下了手中火枪的扳机,那头黑狼的脖子上爆出了一抹血花,它的身体就像是一只看不到的拳头猛砸了一下,整个狼身都歪倒了出去,但这只是个开始,下一刻,密密麻麻的狼群冲出了火焰的包围,就像是黑色的潮水一样,从四面八方涌向士兵们的阵地。

    它们绿色的眼睛在森林和火焰中熠熠生辉,那种如群星光点一样的光芒,让胆小的新兵们心惊胆战。

    “开火!开火!”

    在指挥官们的命令下,士兵们开始用手中的火枪还击,因为吉尔尼斯的商业发达,国家士兵的装备也异常精良,火枪这种由矮人发明的武器已经在军队中普及了。

    “砰砰砰砰”

    辛辣的火药味伴随着深沉的硝烟在阵地前方爆开,将第一波来袭的狼群挡在了150米之外,但狼群锲而不舍,癫狂的就像是有某种更高级的存在在驱使着它们。

    “左翼!左翼!那些兽化病人冲过来了!”

    传令兵的声音让骑在战马上的克罗雷领主立刻回头,就看到了从左翼森林中冲出来的高大身影,那群被感染的兽化病人,他们还维持着人类的形体,但普遍已经变成了类似于童话故事里的狼人那般狰狞扭曲的怪物,足有数百人,就像是在黑暗中狂奔着前进的噩梦一样。

    而带领它们在林间跳跃着,以四蹄狂奔向前冲锋的,是一个穿着黑色皮甲,带着狰狞头盔的高大狼人,它绿色的眼中闪耀着致命的光芒,在他双手舞动之间,由钢铁打造的利爪扣在了爪子上面,就像是黑暗中闪动的匕首一样。

    “嗷嗷嗷!你们,竟然挑战黯刃骑士团!”

    “噌”

    在他利爪挥动之间,三名士兵甚至来不及装弹,就被爪子切成了好几块,而在他身后,狂野的狼人们疯狂的跳入士兵阵地中,展开了一场血腥的屠杀,腥臭的鲜血在空中迸溅,那头狼人用猎食者的目光打量着克罗雷领主,他狞笑着:

    “病人?你太小看我了,渺小的人类!”

    “吾名沃尔夫,泰瑞昂的狂野之影!”

    “噌”

    说话之间,两个扑向他的士兵被挥起的锋利爪子割掉了脑袋,那狼人提着染血的头颅,像是示威一样,将两个脑袋扔进了士兵们的阵地里。

    “哦~我又不小心说出了老板的名字了...”

    高大的狼人懊恼的拍了拍脑袋,但下一刻,他血红色的眼睛就再次盯上了北方领主:

    “没关系...只要杀光你们,就不会有人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