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在线阅读 - 6.萨尔--为抄录姬兄弟加更【19/30】

6.萨尔--为抄录姬兄弟加更【19/30】

        “呃,虽然我对兽人氏族的了解仅限于战争的进程,但这个...”

        泰尔斯摩挲着下巴,他看着脚下那被重新拼合的兽皮,他轻声说:

        “这个徽记可从没出现在战场上,从头到尾都没有。”

        他看了一眼陷入沉思的萨尔,他问到:

        “这是你出身的氏族吗?”

        “我不知道。”

        萨尔的声音中多了一丝颤抖,他凝视着那个白色头颅徽记,他轻声说:

        “我从没有见过它,在我被捡回敦霍尔德城堡的时候,我身上蒙着半块兽皮,实际上,我并不知道自己出身在哪个氏族,我从小...从小是被人类养大的,我不知道父母为什么会抛下我,但我确实没有和兽人这个种族接触过太多。”

        塔雷莎拍了拍萨尔的肩膀,她低声说:

        “我一直认为,萨尔除了外表之外,他的灵魂...和人类没什么区别,就连对兽人最憎恨的德拉克上尉,都认为萨尔是无辜的,也是他带着我们两在奥特兰克山谷活了下来,把我们养大,可惜,上尉的伤势太严重,他在1年前已经去世了。”

        泰尔斯的眼睛眯了起来,他坐回了椅子上,打量着眼前的兽人和人类少女,他低声问到:

        “你说是人类把你们养大的,是谁?你姐姐今天最多也就16岁,看你的样子,大概是14?”

        萨尔瞅了他一眼,摇了摇头:

        “我今年12岁。”

        “嗯???”

        泰尔斯的眼睛瞪大了,眼前这兽人站起来比他高一个头,块头都快2米了,居然只有12岁?这些兽人都是吃什么长大的?身体素质这么好的吗?

        “你可别小看萨尔,你这不老实的盗贼。”

        塔雷莎坐在一边,逗着雪狼,不怀好意的看着泰尔斯:

        “他4岁开始接受角斗士训练,8岁的时候赤手空拳杀了一个老兵,德拉克上尉将自己所有的武技都教给了他,我身上这件熊皮大氅,就是萨尔在去年杀死的一头熊,他绝对是奥特兰克山脉里最致命的猎手。”

        “所以你才把我带到这里来?”

        泰尔斯瞪着古灵精怪的少女,他轻声说:“你觉得萨尔能保护你?得了吧,小孩子,我根本没打算伤害你,我也不是为萨尔来的。”

        他沉默了片刻,决定将自己知道的事情统统说出来:

        “我是来找奥格瑞姆的,你们知道他吗?”

        萨尔和塔雷莎对视了一眼,摇了摇头:

        “我听说过奥格瑞姆,但我从没见过他,他统帅的部落曾经和布莱克摩尔将军作战,我对那些癫狂的兽人没什么好感,哪怕他们是我的同胞,在同样的外表之下,他们的身体里隐藏着一些不好的东西,我和塔雷莎在逃亡的时候,都是避开他们前进的。”

        “那么问题就来了,萨尔。”

        泰尔斯玩味的说:

        “和你素昧蒙面的奥格瑞姆在找你,哪怕在数个人类国家的围剿之下,他依然不愿意离开这里,而这块兽皮,就是从他身上得到的,你明白吗?那位大酋长,他留在这里的目标就是你!”

        “嗯?”

        萨尔皱起了眉头,他反问道:

        “那他为什么要找我呢?在部落全盛的时候,他麾下有数万名兽人战士,他不缺少我一个,还是说,我未明的身世中有和奥格瑞姆牵连的一部分?”

        “你问我,我问谁?”

        泰尔斯摊开双手,做了个无奈的表情:

        “我也是一头雾水,我寻找奥格瑞姆是因为一份特殊的嘱托,我收钱办事,对于雇主的行为从不过问,如果不是你身上有关于奥格瑞姆的消息,我也不会说出这些,但现在看来,你可能知道的还没我多,真是遗憾。”

        他看着萨尔姐弟两人,刺客耸了耸肩,有些好奇的问到:

        “我其实更想知道的是,在数年前,第二次兽人大战如火如荼的时候,到底是谁有胆量收养一个兽人儿童,据我所知,在那场残酷的战争中,兽人杀了很多人类儿童,而人类也毫不留情的报复了回来,我猜那应该是个大人物,因为如果没有一定的势力,是不可能在士兵们的愤怒中庇护你的。”

        这个问题让塔雷莎沉默了,她似乎回忆起了一些不好的事情,她气呼呼的瞪了泰尔斯一眼,带着雪狼转身离开了地下室,这突如其来的愤怒,让泰尔斯有些无法理解,萨尔看着他,片刻之后,他才回答说:

        “你说错了两件事,第一,我被收养的时候,部落还没有进攻到北疆,那时候他们甚至还没开始进攻暴风城,所以我很幸运的活了下来,第二,收养我的不是个大人物,埃德拉斯.布莱克摩尔,你听说过他的名字,对吧?”

        泰尔斯点了点头,他深吸了一口气:

        “在几年前,我接了一单私活,为雇主从布莱克摩尔将军的城堡里抓回了一个牧师,那是我和那位将军唯一的交际,不过后来听说,就在那一晚,布莱克摩尔将军守卫的敦霍尔德城堡就被死亡骑士们夷为平地,就连将军本人都死在了那一战里。”

        刺客抿了抿嘴唇,他轻声说:

        “但愿那惨剧和我没关系。”

        “你觉得可能吗?”

        萨尔的语气变得冰冷了起来,他盯着刺客泰尔斯,他沉声说:

        “那一晚城堡被攻陷的时候,我和塔雷莎拼尽一切才逃了出来,我亲眼看到布莱克摩尔将军死在我眼前,那一战来的太突然了,根本没人做好准备,我的养父德拉克上尉曾一直在疑惑为什么死亡骑士们来的这么突然,如果他还健在的话,他此时一定会抽出武器砍了你。”

        泰尔斯的眼睛眯了起来,不过下一刻,萨尔的声音又变得温和起来:

        “但那是他,永远忠于布莱克摩尔的士兵,不是我...我年少时曾视布莱克摩尔为父亲,等我长大之后,我才知道,他只是把我当成工具,当成他野心的载体,他训练我成为角斗士,偶尔还会虐待我,但你知道吗?我其实并不恨他。”

        “没有他的善心,我就无法活下来,当时他只是奥特兰克王国的少校,但他捡回了我,冒着极大的风险,他用自己的方式塑造我,教会我知识,教我武技,教我如何保护自己,不愿他最初的想法如何,但他始终还是成就了现在的我,一个和蛮横的兽人格格不入的灵魂。”

        萨尔低下头,抚摸着手里的有些破旧的兽皮,他的声音也变得悲伤了一些:

        “甚至就在他临死的那一刻,他还为我和塔雷莎挡住了那个死亡骑士,我现在还记得他的喊声,他让我快跑,他说他的意志会在我身上延续下来,他说,我会成为兽人之王...呵呵,多可笑的预言啊。”

        从萨尔的声音中,泰尔斯听出了一丝深沉的忧伤,他并不清楚这个古怪的兽人哪里来的如此的多愁善感,但他不得不承认,这是个还算不错的故事。

        泰尔斯一口喝干了杯子里的茶,他站起身,拍了拍身体,对萨尔说:

        “那你大概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加入兽人了?你难道不想去追寻自己的身世吗?没准你的父母是迫不得己才抛下你呢?没准他们还是大人物,酋长什么的。”

        “我不会!”

        萨尔抬起头,目光清澈的看着泰尔斯,他嘴角露出了一丝温和的笑容,尽管有獠牙的衬托,这笑容也算不上柔和,但泰尔斯从这笑容中感觉到了一丝善意。

        “我不会去追寻那么多,作为一名兽人,能平静的度过这一生我就很满足了,不管我的父母是谁,不管他们过去有什么样的地位,这些都和我没关系,我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萨尔,这确实不是个好名字,但它才是真正属于我的...我和人类格格不入,我和兽人,也是一样。”

        “我会守在这里,看着塔雷莎长大,结婚,有自己的家庭之后,我会独自离开,塔雷莎是个好姐姐,她应该有更好的生活,而在这个世界,只要和兽人扯上关系,塔雷莎的一生就完了,所以我希望你能为我们保守这个秘密。”

        “恩...可以!”

        泰尔斯耸了耸肩:

        “你的姐姐可不好对付,她满脑子的鬼主意,而且那些矮人们对她很好,只要她继续生活在塔伦米尔,就没人会为难她,不过作为保守秘密的代价。”

        泰尔斯伸手抓起了地面上的两块兽皮,他轻声说:

        “这两样东西,我要带走,它会帮我找到奥格瑞姆...放心,我对那老兽人没恶意。”

        看着泰尔斯将两块兽皮卷起来,放在包裹里,萨尔的目光中有一丝不舍,那毕竟是他和他的身世唯一有关联的物品,但最终,直到泰尔斯离开小屋,他也没有阻止。

        也许在内心里,萨尔也希望这一切都离他远去,也只有这样,萨尔才能真正按照自己的想法,平静的度过一辈子。

        不过当刺客和少女塔雷莎以及古怪的兽人萨尔挥手告别的那一刻,泰尔斯内心里有种预感,这个不一样的兽人,萨尔,也许,也许当初布莱克摩尔将军的预言是真的,萨尔在未来,可能真的会成就一番事业。

        “啊哈,我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在离开“塔雷莎和萨尔的小屋”之后,泰尔斯就像是真正的高阶刺客一样,在雪地上飞速前进,他所经过的地方,甚至没留下一个脚印,他看着眼前漫天飞舞的风雪,有些焦虑的思考着自己今天该在什么地方扎营。

        其实泰尔斯并没有说谎,在刚才的小屋里,如果他想的话,萨尔和那头雪狼根本不是问题...一个兽人战士怎么可能躲得过从背后刺出的匕首呢?

        难道泰尔斯会愚蠢到和萨尔正面战斗吗?

        “嘿嘿,那对姐弟,还是太嫩了。”

        泰尔斯一边笑着,一边背着包,飞快的爬上寒冷的山脊,在临行前,塔雷莎送了他一件皮衣和足够的物资,让他好歹能在这零下十几度的环境里保证温暖。

        “那么下一步!找到奥格瑞姆,然后拿钱走人!”

        泰尔斯吹了个口哨,他是一分钟都不想在这个鬼地方多待了,下一次出任务,他一定要想办法去温暖的南方逛一逛,据说新建的暴风城很雄伟,他一直想去看看呢。

        而喜欢胡思乱想的刺客抬起头,眼看着天色渐暗,他回头看了看,暗地里叹了口气,早知道时间不早了,他今晚就该在萨尔的小屋里休息的,不过一想到那头狰狞的雪狼,还是算了吧。

        而在冰天雪地里度过一晚,绝对是能让高阶刺客毕生难忘的经历,第二天清晨他从睡袋里爬出来的时候,寒冰都结满了眉毛,他花了好一阵才让自己僵硬的脸恢复,在吃了几块肉干之后,泰尔斯拍拍肚子,继续赶路,但这一次,好运没有再眷顾他。

        “扔掉武器,人类!”

        一声怒吼从雪地里升起,泰尔斯猛地回过头,就看到十几个骑着巨狼的兽人出现在了他背后,他的身影飘忽着在雪地上快速前行,作为一名还未晋入宗师的刺客,在这种毫无阴影的环境中,他很难进入潜行,而就在狂奔了十几米之后,在他前方的山坡上,又出现了一整排兽人,而为首的那个,赫然就是他一直在寻找的兽人酋长。

        奥格瑞姆...

        泰尔斯认得他,在燃烧平原的那一战,他同样参加了,而此时,在奥格瑞姆身边,还有一位蒙着眼睛,穿着古怪长袍的老兽人,在看到那老兽人挥起手的时候,泰尔斯感觉到了极度的危险,但还没等他做出闪避,一股呼啸的狂风混杂着落雪,就将他的身体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

        “跪下!跪下!”

        那些兽人驾驭着战狼绕着泰尔斯奔跑,看着那狰狞的长矛和那些凶狠的战狼,刺客咬了咬牙,最终,他将手里的匕首扔在地上,半跪下来,举起了双手,放在脑后。

        “砰”

        被捆起来的泰尔斯被扔在了奥格瑞姆和德雷克塔尔长者眼前,一名兽人将两块兽皮递给了奥格瑞姆,后者拿在手里,只看了一眼,双拳就攥紧了。

        他一把将泰尔斯从地面上抓起来,紧盯着他:

        “我对格罗姆和芬里斯的邀请毫无兴趣,现在告诉我,人类,你在哪找到这东西的!”

        “你到底有没有见过我的侄子古伊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