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章节目录15.泰瑞昂的“命中之敌”(下)【48/100】
    萨莱茵大概是艾泽拉斯最神秘的生物之一。

    得益于泰瑞昂的变异,让这种本该在十几年后才会出现的危险生物,提前出现在了艾泽拉斯世界,鲜血精灵以汲血维生,伴随着汲取的血液越多,沉淀在灵魂中的饥渴就越难以控制,就像是高等精灵的魔瘾一样,一旦出现就无法节制,最终会将他们彻底毁掉。

    但不得不承认,一个成熟的萨莱茵绝对恐怖的存在,血法师赛文的名声已经在一年多的战争里传遍了整个德拉诺,从他手下逃生的难民们,毫不客气的给他了一个“吸血鬼”的称号,据说在赛文参与的战争里,你都很难找到一具完整的尸体,在走过的地方,遍地都是被吸干了鲜血的恐怖尸骸。

    而现在,精灵游侠奥蕾莉亚第一次看到了泰瑞昂的萨莱茵形态,她终于察觉到了...泰瑞昂身上背负的东西,要比她想象的沉重十倍不止。

    在她再次试图靠近泰瑞昂的时候,血红色的身影破开暗影,娜萨抓住了奥蕾莉亚的手臂,在游侠的挣扎中,鲜血守望者拖着她飞快的离开这越发危险的地带。

    没有谁比娜萨更清楚完全坠入鲜血饥渴的泰瑞昂有多么恐怖,她本人就是这种失控的牺牲品。

    “放开我!放开!”

    奥蕾莉亚挣扎着,她反手从腰带上抽出匕首,刺向了背后的守望者。

    “砰”

    娜萨握住了奥蕾莉亚反击的手腕,冰冷的手甲翻转,迫使奥蕾莉亚扔掉了手里的匕首,她鲜红色的眼神死死盯着眼前美丽的游侠,那眼神中闪出了一抹诡异的满足以及憎恨,她回头看了一眼蜷缩的对抗本能和天启折磨的泰瑞昂,然后满是恶意的说:

    “你做了我一直想做的坏事,游侠...恭喜你,你在刚才,做到了这个世界所有人都想做但他们都做不到的事情...你成功的,把他毁了...”

    “唰”

    在被拖到酒馆一层的时候,奥蕾莉亚挣脱了娜萨的束缚,她后退一步,暗红色的战弓和锋利的箭矢抵在了娜萨的额头上,游侠冷漠的看着眼前的鲜血守望者,她沉声问到:

    “告诉我!泰瑞昂那是怎么了?”

    面对这种威胁,娜萨毫不在意的向后倾倒,靠在了已经空无一人的酒馆吧台上,她拿起一瓶酒,扭开瓶盖,灌了一口,她摸了摸嘴巴,看着眼前的奥蕾莉亚。

    “别急,小可爱,我会全部告诉你,关于泰瑞昂的一切痛苦,我都会告诉你...他毁掉了我和我那些姐妹的生活,我很乐意亲手毁掉他最珍爱的东西...所以我很好奇,当你知道了一切之后,你到底会做出什么选择呢?”

    “奥蕾莉亚,你也许不知道...你可是泰瑞昂最珍视的宝物呢...”

    ——————————————————————————

    躁动的魔剑天启散发出的气息诡异而强横,几乎是顷刻间笼罩了整个天涯酒馆,那饥渴而疯狂的黑暗魔力侵入了附近每一个生命的思维里,那些醉鬼们鬼哭狼嚎的冲了酒馆,而灾难才刚刚开始,贫民窟里那些意志脆弱的家伙已经厮打在了一起,就像是斗殴一样。

    而最要命的是,在沙塔斯的贫民窟中,意志脆弱的人...很多很多。

    沙塔斯城中心的纳鲁阿达尔第一时间就觉察到了苏醒的邪恶,它张开圣光的光环,试图压制躁动的天启魔刃,但这被纳鲁最大的对手恶魔们铸造出的武器,对于圣光的抵抗非常强烈,阿达尔只能将它卷起的黑暗力场禁锢在贫民窟的范围里。

    而全副武装的德莱尼人卫队得到了纳鲁的命令,他们飞快的冲向了天涯酒馆,却被不速之客拦在了酒馆门口。

    去而复返的死亡领主露米娜斯和伊瑞尔一左一右挡在酒馆入口处,面对那些气势汹汹的德莱尼人,伊瑞尔挥舞着沾染虚空水晶的战锤,她向前踏出一步,高声喊到:

    “不准过来!不准靠近!”

    在两个人周围,贫民窟的流亡难民们被天启慑住了心神,那些殴斗的场面简直就像是一场血淋淋的战争,德莱尼人卫士艰难的驱散他们,而面对死亡骑士的威胁,圣光的信徒们选择了同样强硬的回答。

    “上!击溃他们!”

    在沙塔斯城防御将军提拉萨兰的直接命令下,骑在雷象上的德莱尼圣骑士们朝着死亡领主发动了进攻,伊瑞尔挡在前方,而露米娜斯则抓紧机会,将那些在殴斗中死去的家伙们复活,很快死亡骑士们周围就有了一支死灵小队。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

    “赛文!赛文,把你的研究暂停下来!”

    骑着死灵飞龙飞行在沙塔斯上空的塞伦特飞快的冲向天涯酒馆的位置,泰瑞昂失控的消息已经被黯刃骑士团的所有人知道了,在这座圣光的城市里,黯刃的势力处于弱势,眼看着露米娜斯和伊瑞尔被围攻,塞伦特第一时间呼唤了支援,而距离沙塔斯城最近的黯刃据点...就是奥金顿大墓地。

    “出了什么事?塞伦特!”

    赛文的声音在塞伦特心灵中响起,下一刻,挥舞着战戟的死亡骑士从飞龙上一跃而下,加入了下方的战争,在精神链接中,他大声回应到:

    “我们在沙塔斯被围攻了...快!让大墓地所有还能动的死亡骑士前来支援!”

    “知道了,你们坚持住!第一批支援部队可能需要20分钟的时间!”

    几分钟之后,奥金顿大墓地上空,骑在死灵飞龙上的死亡骑士们就出发前往沙塔斯城,这个举动立刻被纳鲁阿达尔注意到了,片刻之后,沙塔斯城的防御卫队也被集结起来,好几台德莱尼人制作的防空炮台对准了南方的天空,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而作为始作俑者的游侠奥蕾莉亚,她并不清楚自己引发了什么样的危机,在空荡荡的酒馆中,她能看到死亡领主和德莱尼圣骑士们的对抗,但她更关心的,是泰瑞昂此时的状况。

    鲜血守望者娜萨花了几分钟的时间,将泰瑞昂的情况告诉给了奥蕾莉亚,虽然迫于自己的身份,她无法反抗泰瑞昂,但不意味着娜萨无法报复他。

    “瞧,这就是现在最大的问题。”

    娜萨摊开双手,指了指头顶传来的压抑的吼声:

    “泰瑞昂在试图用鲜血的本能对抗天启的腐蚀,但这只是饮鸩止渴...我就直说了吧,依靠我对那把魔剑的感受来说,泰瑞昂想要压制它,哪怕吸光了周围这些杂碎的血都不够...因为他本身的意志已经混乱了。”

    鲜血守望者轻佻的伸出手指,点了点奥蕾莉亚的额头,她玩味的说:

    “泰瑞昂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亡灵沉浸在过去的回忆里就是自我毁灭的开始,他要求麾下的死亡骑士们抛弃过去,他是为了保护他们,但你也看到了,其实最沉浸过去的恰恰就是他本人...他放不下过去的那些事情,说的更直白一点,他放不下对你的感情,奥蕾莉亚.风行者。”

    “我一直在瞧瞧观察他,在泰瑞昂独处的时候,他默念的最多的名字,就是你...他就像是个走在深渊之路的可怜虫,明知道一路走下去只能得到毁灭,但他却不得不这么做...他对于叛逆的露米娜斯如此宽容,更多的其实是一种可悲的同病相怜。”

    看着奥蕾莉亚呆滞的目光,娜萨哼了一声,有些无聊的将手里的酒杯扔在地上,看着它摔得七零八落,她活动了一下肩膀,站起身,走入阴影里,在离开的那一刻,她暧昧的趴在奥蕾莉亚肩膀之后,在她耳边低声说:

    “知道吗?小可爱,你其实不该来的...他逼着你离开不仅仅是为了保护你,也是为了保护他自己。”

    “你想找回过去的爱人,你一意孤行的想要“拯救”泰瑞昂,但你其实是在毁灭他,你瞧,他重新接受你的结果就是现在这样...魔剑的反噬,无法压制的本能,以及灵魂分裂的痛苦...”

    “听听他的吼声,他快要到极限了,他快丧失理智了...其实这样也好,我的生命已经和他死死的连接在一起了,在他疯掉之后,我会妥善的保护好他,这样...我和我的姐妹们就彻底自由了!”

    娜萨在奥蕾莉亚的耳朵上吻了吻:

    “谢谢你,小可爱,谢谢你给了我们自由以及,快跑吧,小姑娘,离开这里,回去温暖的家里,忘了他,继续自己的生活,他已经不值得你留恋了...哈哈哈哈哈”

    在娜萨得意的狂笑声中,鲜血守望者的身影消失在了酒馆里,将奥蕾莉亚一个人留在了这里,游侠很清楚娜萨说这么多,就是为了逼迫她做出选择,不管她选择离开,还是选择牺牲自己,帮助泰瑞昂,鲜血守望者娜萨都会完成自己的“复仇”。

    那也是个可怜的女人,她已经疯了...为了报复泰瑞昂,她甚至愿意堵上自己的一切。

    而她呢?

    奥蕾莉亚将脖子上的项链握在手中,那原本是绿,蓝,红三色的吊坠,只剩下了一抹翠绿,那是她留给自己的,她曾向自己的亲人们保证过,自己会平安回去,但现在看来,这个承诺,可能做不到了。

    “希瓦,温蕾萨,理拉斯...原谅你们的姐姐,原谅我。”

    “当啷”

    吊坠坠落于地面,奥蕾莉亚将战弓萨斯多拉放在了吧台上,将长兜帽扔在一边,她踏上了第一节阶梯,她知道,接下来的选择,已经用不到武器了。

    她能为泰瑞昂做些什么?

    这是奥蕾莉亚一直在思考的问题,当她踏上酒馆二层的地面的时候,她看到了泰瑞昂,黑色的能量蝠翼缠绕在他的躯体上,他的双手已经变成了类似于野兽一样的爪子,他的面孔扭曲狰狞,脖子上黑色的血管挤压着皮肤,在他手中,是一个被吸干了鲜血的德莱尼人。

    而在他眼前,那暗红色的魔剑在黑暗魔力的窜动中,已经悬浮在了半空,那魔力连接在泰瑞昂身上,就像是提线木偶一样。

    那危险的武器,正在试图操纵意志涣散的死亡骑士的灵魂以及躯体,就像是过去它无数次的抛弃持剑者,夺走他们软弱的灵魂那样。

    “砰”

    黑影攒动之间,奥蕾莉亚的身体被摁在了墙壁上,在她眼前,如怪物一样的泰瑞昂呼吸粗重,他眼中混杂着暗红色和冰蓝色的光芒,那目光已经彻底混乱。

    但他依然在犹豫,奥蕾莉亚能感觉到,他极度的渴望鲜血,但在面对她的时候,他依然在犹豫...他还能认出她,哪怕是在这种灵魂和躯体的双重绝望中,他还能认出她。

    “别怕...泰瑞昂,别怕,我来了。”

    泰瑞昂后退了一步,他的身体颤抖着,但奥蕾莉亚上前一步,伸出双手,抱住了眼前面目可憎的怪物,她双眼中满是泪水,她在泰瑞昂变得狰狞的脸颊上轻吻着,她低声说:

    “我无法拯救你,我的爱人...”

    “那就来吧,让我永远陪伴你...”

    绝望的死亡骑士似乎也听到了游侠的决意,他活动着脖子,吻在了奥蕾莉亚的脖颈上,这一刻,泰瑞昂在天启压迫和嗜血本能沉沦中的意志开始重聚,在最珍爱的人自愿成为牺牲者的这一刻,死亡骑士泰瑞昂开始憎恨自己。

    他憎恨自己的弱小,憎恨自己的软弱...用这种自我的憎恨,他已经濒临溃散的灵魂重新变得坚定起来,孤独的渴望也被填补,最终,他做出了和露米娜斯一样的选择。

    他重新拥抱了曾经的回忆,他不再抗拒它们,他终于知道,哪怕是在死后,过去的回忆也会成就现在的他,那本就是他存在的一部分,不能被割裂,也...不应该被割裂。

    拥抱过去不会让他更软弱,只会让他变得更强...超越一切的强!

    在奥蕾莉亚的呻吟中,温热的鲜血流入了他的喉管,从身体最深处充盈起的死亡能量在紧紧拥抱的两人脚下迸发开,如黑暗的光茧一样,飞快的将两个人笼罩在其中。

    “这不该是你的命运,奥蕾莉亚...”

    “但这是我自愿做出的决定,泰瑞昂...你太孤单了,我的小可怜...我怎么忍心让你一个人,在这冰冷的黑暗之路上走到尽头呢?所以...你还是爱我的,对吗?”

    “嗯...甚至比活着的时候,更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