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章节目录23.炮灰们的挣扎【24/100】
    埃兰对于局势的把握很清晰,在耐奥祖和眼前这个古怪的死亡骑士的纠缠下,他很难顺利带着藏品离开,但很可惜,他选择反攻的时间有点晚,而且伊瑞尔的死缠烂打,也让他忽略了真正有威胁的家伙。

    “轰”

    通道中跳动的呛人厌恶被岩石的巨拳撕开,这攻击性极强的法术,狠狠的砸在了埃兰魔法分身的身躯上,遭受重击的魔法幻象顷刻间消散。

    而如此同时,从天而降,耀眼无比的闪电风暴将他的躯体笼罩在其中,在耐奥祖瞅准机会发出的致命一击下,持续了整整5秒钟的闪电风暴彻底摧毁了聂拉斯.埃兰的反击,在闪电消散之后,幽灵大法师的身躯变得透明至极。

    显然,他遭受了重创。

    “砰”

    冰冷的战锤砸中了埃兰的胸口,虚空的力量将幽灵法师的反抗击破,他的幽灵之躯几乎是在瞬间就被腐蚀,让大法师发出了难以忍受的痛呼。

    而在下一刻,五根手指就撕开魔法的风暴,扼住了埃兰的脖子,将他提到了空中,暗红色的死亡能量从埃兰脚下升腾而起,将他的身躯死死的束缚在了半空中,德莱尼人的身高普遍要比人类更高,身材高挑的伊瑞尔收回手指,她擦了擦嘴角的血渍,平视着幽灵大法师暗淡的眼神。

    刚刚差点被击碎的怨灵已经恢复了正常的形态,面色苍白的漂浮在死亡骑士身边,她看上去和伊瑞尔有三分相似,尤其是两者的发型和双角的形状,几乎是一模一样。

    “咳咳”

    伊瑞尔咳嗽了一声,她看着眼前的大法师,她沉声说:

    “泰瑞昂先生让我告诉你...黯刃骑士团的东西,不是那么好拿的。”

    “他还让我问你,喜欢他带来的这份“礼物”吗?”

    “那个疯子...”

    埃兰在死亡能量组成的囚笼里挣扎着,对于泰瑞昂的恶意,他表现的无比愤怒:

    “麦迪文当时就不该让他活下来!我早就看出来了!在见面的第一次我就看出来了!他就是个疯子,他就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杂碎!命运遗弃他不是没有道理的!”

    “这些话你留着吧!”

    伊瑞尔从腰间的口袋里取出一块黑色的,特制的灵魂石,如匕首一样反握着,狠狠的刺入了眼前大法师的幽灵之躯里,看着紫色的通灵法术的光泽将埃兰的躯体缠绕着,伊瑞尔后退了一步。

    “你可以当面对泰瑞昂先生说...但他愿不愿意听,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耐奥祖没有理会伊瑞尔和埃兰没有营养的交谈,他大概能猜出来,泰瑞昂和这些卡拉赞的法师有某种过节,但这种借刀杀人的举动,也让大萨满对于自己的合作伙伴更加不放心,在一点一点的察觉到泰瑞昂躯体之下的那灵魂是多么的冰冷之后,耐奥祖迫切的发现,他需要一些反制泰瑞昂的手段。

    如果一直盲目的跟着这个死亡骑士走下去,他和兽人会得到的结局,可能就不怎么让人愉快了。

    不过在此时,更让耐奥祖好奇的,是那个悬浮在伊瑞尔身边的德莱尼灵魂...

    “泰瑞昂难道没告诉过你,两个灵魂共处一具躯体会带来的隐患吗?”

    老萨满低声对伊瑞尔说:

    “还是说,你是瞒着他这么做的?这个灵魂是谁?为什么值得你如此冒险?”

    伊瑞尔没有立刻回答耐奥祖的疑问,她伸出手,温柔的抚摸着身侧的灵魂,而那德莱尼灵魂也满脸的笑容的抱住了伊瑞尔的手臂,两个已死之人的亲昵让人惊讶,在她们身上,似乎根本没有黯刃骑士团那种总是冷冰冰的情况。

    “她叫萨玛若,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在安波里村,我们就像是双胞胎一样...耐奥祖先生,你想知道我们为什么会分开吗?”

    伊瑞尔的声音冷漠如冰,带着一股毫不掩饰的恶意,耐奥祖几乎不需要猜测,就知道这股恶意的来源...

    “萨玛若死在了你们这些杂种对安波里村的屠杀里...在她死后1个月,我死在了你们对卡拉波神殿的攻击里,我们在黑暗中沉睡了10年...我得感谢你们这些杂碎摧毁了奥金顿,否则萨玛若的灵魂会在那里孤独的消散,而现在...现在!”

    在伊瑞尔摊开双臂的那一刻,她最好的姐妹的灵魂如回归一样,也张开双臂抱住了伊瑞尔,下一刻,萨玛若的灵魂如融化的寒冰般,消失在了伊瑞尔的身躯中,就像是回家了一样。

    “现在,我们是一体的!”

    “再没有谁能把我们分开!”

    两个音色不同的声音用同样的语调说出了同一句话,就像是禁忌的重音一样,而伊瑞尔张开的左眼还是暗红色,但右眼已经变成了冰冷的蓝色,两种完全不同的气质以一种融合的方式出现在了伊瑞尔的身上。

    就像是有两个灵魂,两个愤怒不甘的,冰冷的,憎恨的灵魂在操纵这具躯体一样。

    这种诡异的场景能吓尿任何一个普通人,但耐奥祖并不普通,他只是停滞了片刻,就重新买起脚步,走入了已经无人阻拦的储藏室。

    老萨满的手指紧握着自己的法杖,他已经明悟了一点...泰瑞昂既然放任麾下尽情的憎恨兽人,就代表着由他统帅的黯刃骑士团,和兽人根本不可能拥有和平。

    伊瑞尔还是太稚嫩了,在耐奥祖的诱导下,对于兽人的仇恨让她无法控制自我的情绪,从而暴露了泰瑞昂最深沉的想法。

    兽人只是他手中的一把刀,用完之后,也许就没有虚与委蛇的价值了。

    在耐奥祖的身影消失在储藏室的那一刻,在伊瑞尔心中,萨玛若虚弱的声音响起:

    “我的伊瑞尔,这样真的不会暴露泰瑞昂先生的计划吗?”

    伊瑞尔右眼中的蓝色缓缓消去,又一次变成了暗红色,她转过身,从地面上拾起了装着埃兰灵魂的灵魂石,她轻声说:

    “没关系,他知道又能怎么样?”

    “兽人的反抗只会让我们更强大,蛰伏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们永远不会孤军奋战。”

    除了和星界相连的上层之外,在聂拉斯.埃兰大法师失败的那一刻,下层卡拉赞就彻底的沦陷了,兽人和死亡骑士们都得到了各自需要的东西,他们将满载而归,就在法师塔的大门被兽人们推开的那一刻,在这个世界遥远的北疆大地上,另一场战争也即将开始。

    “唰”

    慌忙逃跑的人类骑士的战马依然在狂奔,但背后的驾驭者却已经被暗红色的死亡绳索束缚了躯体,被拉向了后方的屠戮者们。

    慌乱的骑士摔在地面上,在他周围,是一起巡逻的兄弟们的尸体,在天旋地转的飞跃之后,这普通的骑士想要抬起头,但入眼之处,就是一把狠狠斩下的黑色利斧。

    “噗”

    鲜血从无头的尸体上喷涌出来,格洛库什抓着骑士被鲜血染红的金发,将这脑袋随意的扔在一边。

    在他身后,死亡骑士们正在收拢骑士们的尸体,打算征召出更多的死亡骑士。

    是的,在泰瑞昂接管了死亡骑士的指挥权之后,他已经给出了许可,死亡骑士将不再局限于兽人,任何有价值的尸体,不管是什么种族,都可以被任意的转化。

    格洛库什冷眼旁观着那些投诚过来的死亡骑士们忙碌的身影,他灰色的眼中没有一丝感情。

    在他看来,这些原本属于塔隆.血魔的麾下,和他们那愚蠢的首领没什么区别,软弱,狡诈,毫无忠诚可言,进展技巧一塌糊涂,总想着用术士的魔法解决一切。

    这样的骑士根本不值得被吸收到黯刃骑士团里。

    “所以,这将是你们最后的考核!”

    眼看着通灵法阵已经开始运转,黑手大步向前,用手中的死亡能量充盈了眼前15具人类骑士的尸体,他冷漠的看着前方那些低着头的死亡骑士,他哼了一声:

    “大领主的命令你们在出发时已经听得很清楚了,黯刃骑士团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加入的,你们要在战争中证明自己的能力!奥特兰克的落陷毫无意义,这一次进攻达拉然就是你们证明自己的最后机会!”

    “只有在残酷的战争中活下来的人,才有资格享受死亡的钟爱!”

    黑手伸出左手,握紧了拳头,语气冰冷的说:

    “那些死去的,就埋骨于此,把它们毫无价值的生命和失败捆在一起,被人永远遗忘!这就是黯刃骑士团的准则,唯一的戒条!”

    “谁有意见!说出来!”

    格洛库什的目光所到之处,曾经的死亡骑士们无人敢与他对视,也没人敢提出反对意见,现场一片死寂。

    他们的首领,意得志满的打算在德拉诺重新卷起一番事业的塔隆.血魔是如何卑微的死在黯刃骑士们的围攻中,这些死亡骑士看的一清二楚。

    血魔最后的哀嚎,那让人听了都觉得羞耻的求饶,甚至是跪服于地面,都没能挽救他的生命,黯刃骑士团的大领主泰瑞昂.黎明之刃握着那把让所有死亡骑士颤栗的战刀,在鲜血的微笑中,毫不犹疑的砍掉了血魔的脑袋,当他将血魔的头颅当成是战利品一样提起来的时候,所有的死亡骑士都失去了战斗的欲望。

    不可能赢得...黯刃骑士团是可以和白银之手正面对抗的真正死亡骑士,至于他们...他们只是一群无法站在阳光下的赝品,赝品就要有赝品的觉悟,也许未来有一天会变成真品,但在那之前,还是要夹紧尾巴做人。

    死亡骑士的世界没有那么多伪装,赢和输,就是这么冷酷。

    格洛库什离开之后,死亡骑士们才开始彼此交流,但别指望这些血魔的亲信能有什么团结的理念,初代暗影议会十九骑士剩下的那些,被泰瑞昂统统砍掉了脑袋,就像是古尔丹一样,大术士的颅骨里蕴含着强大的暗影魔力,必要的时候可以用来做很多事情,所以就被用来作为黯刃骑士团的标准装备,剩下的都是一些小虾米。

    “呸!在血魔麾下做炮灰,现在到泰瑞昂手下,还是炮灰...两位大佬都认可我的“能力”,我是不是该因此感觉到荣幸?”

    一个身材高大的死亡骑士对自己的同伴发着牢骚,由于血魔的骑士团沿用的是老一套,所以这些死亡骑士都是人类之躯,格洛库什曾经遭遇的麻烦,也同样出现他们身上,人类之躯足够灵活,但比如兽人之躯那么熟悉,也没有兽人之躯的力量强大。

    这进一步削弱了他们的战斗力,其实如果都用兽人的身体配合兽人的灵魂,血魔的骑士团不会这么弱鸡的。

    “得了吧,贝尔,我的兄弟,别抱怨了...”

    另一个身材有些矮小的死亡骑士眼珠子转了转,他左右看了看,其他的死亡骑士们都在低声痛骂着格洛库什的残忍,丝毫没有为未来打算的意思,这让矮小的死亡骑士有些不屑。

    他扭过头,对身边高大的死亡骑士低声说:

    “听我说,贝尔,不管我们再怎么抱怨,有些事情是改变不了的,现在除了泰瑞昂的黯刃骑士团之外,没有什么势力会接受我们,与其悄无声息的死在哪个鬼地方,我们得为未来规划一下...相信我,黯刃骑士团是我们最好的归宿,而且,说是炮灰,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避免...”

    这句话让高大的死亡骑士楞了一下,兽人们大部分都是武斗派,就算是术士,也有很多不怎么愿意思考,他弯下腰,拍了拍同伴的肩膀,涩声说:

    “图雷克,你有什么鬼主意就说,我们都来自戈尔隆德,本就该互帮互助,我是绝对相信你的!”

    “好吧,好吧,贝尔,两个人一起动手也比一个人更有把握。”

    矮个子死亡骑士眯起了眼睛,他的手指动了动:

    “前提是,你能不能狠下心...你看,黯刃骑士们摆明了只接受真正的战士,但你我都不想去送死...那就只能拜托我们曾经的“伙伴”们,借他们的脑袋一用,来成就我们“勇武”。”

    “你是说,杀了他们?”

    “不!别傻了,自相残杀毫无意义,听我说,格洛库什肯定不放心让我们去取那什么见鬼的宝石,格罗玛什的兽人也不会任由我们行动,所以,我们只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