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在线阅读 - 22.泰瑞昂的“回礼”【23/100】

22.泰瑞昂的“回礼”【23/100】

        卡拉赞,下层,大图书馆。

        这里是这座法师塔最有价值的区域,而在这大图书馆最深处,则是聂拉斯.埃兰的居所,整个卡拉赞上层都在曾经麦迪文死去的战斗中被扭曲的一塌糊涂,而在麦迪文遨游星界的时候,那里是被封存的。

        卡拉赞的反抗军已经被兽人和死亡骑士们肃清,现在整个法师塔里到处都是四处寻找的敌人,在这种情况下,再将重要的东西放置在储藏室里,毫无疑问是愚蠢的行为,魔法并非万能,尤其是在面对掌握了神秘的元素之力的萨满们面前,再奇特的保护装置都不是万能的。

        聂拉斯.埃兰手持法杖,站在宝库收藏馆的尽头,在妻子和朋友都不在的情况下,这幽灵大法师,已经下定决心,要为自己的儿子守护好这座最后的法师塔,最后的“家”。

        被启动的魔法巨像,用于管理和守卫收藏馆的“馆长”冷酷而机械的声音伴随着魔力的爆炸声,在收藏馆之外时刻不停的响起,代表着它正在和入侵者作战,而在埃兰法师眼前,面对同样是孤身一人的大萨满耐奥祖,总是很自信的聂拉斯.埃兰也感觉到了压力。

        重新被元素接纳的耐奥祖,这可不是一个随随便便就能打发掉的敌人。

        “您的图书收藏让人惊叹,人类的法师。”

        耐奥祖手里拿着一本书典,他看着埃兰,用轻柔的声音说道:

        “我们萨满的传承也非常看重知识的重要性,但很遗憾,我们短暂的文明没能发展到像人类那样的高度,这样的图书馆,这样收藏知识的神圣殿堂,在我们看来简直如同神迹一般。”

        大萨满轻咳了一声,将手里的书典放在一边,他拄着千魂法杖,看着眼前的大法师埃兰,真心诚意的说:

        “对于掌握知识的人,我是非常尊敬的,所以,以一个知识追求者的身份,我们也许不需要进行你死我活的战斗,让开!我只要这宝库中的一样东西,拿到之后,我就会带着我的人离开。”

        “砰”

        埃兰手中的幽魂之杖点在地面,符文的法阵被点亮,一层层厚重的紫色结界缠绕在他的躯体和周围的通道之上,幽灵大法师的身体是半透明的幽魂,但庞大的魔力完整的模拟了他曾经的状态,就连身上的法袍,都犹如实质一样。

        “卡拉赞的宝物虽多,但没有一样能赠予他人!”

        埃兰摸了摸自己的胡须,他眼中浮现出一抹坚定:

        “你必须击碎我的意志,以我的灵魂做钥匙,才能打开被我守护之物!我也很想看看,踏入了真正的元素之路的萨满,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轰”

        黑色的狂风在耐奥祖周围卷起,只是顷刻间就吹熄了过道两侧的灯火,而手心中灼热的烈焰如岩浆一样缠绕在老萨满的手臂上,他的手指轻弹,一抹跳动的耀眼雷霆如利剑一样刺穿了最外层的防护结界,在破碎的紫色魔力的碎片中,耐奥祖上前一步。

        伴随着哗哗的响动,四个庞大的元素生物出现在了他周围,那是如大号火星一样,没有面孔和双脚,只有双臂的燃烧烈焰元素,全身由土黄色岩石组成的大地元素,如流水一样请澄淡蓝的水元素,还有形体变化,如被禁锢的旋风一样的风元素。

        在元荤的簇拥中,大萨满的法杖上缠绕着跳动着雷霆,照亮了他苍老的面孔,那眼中跳动的光芒,只剩下了一丝阴寒。

        “唔,那可真是遗憾...我就只能踏过你的尸体,再去找到我要的东西了。”

        伊瑞尔一脚踹碎了眼前的木质大门,她快步冲入图书馆上层,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台紫色的,由水晶和金属外壳,以及充裕的魔力组成的庞大魔像,这东西足有5米高,它堵在通往展览馆的入口处,在它身前,来袭的兽人们已经死干净了。

        这巨大的魔像以一己之力,清除了最少30名狂暴的兽人,但它自己也遭受了可怕的创伤,它的外壳被利斧砍开,内部的晶石核心上也有被灼烧的痕迹,原本华丽的水晶制作的脑袋被战锤砸的四分五裂,代表着即将失控的电弧火花在魔像的躯壳上疯狂的跳动着。

        它遭受了重创!

        但是在伊瑞尔靠近的时候,这似乎在休眠的魔像猛地抬起头,嘈杂的机械声又一次响起。

        “展览馆只对访客开放!”

        伴随着古怪的机械声,这庞然大物抬起脚,朝着伊瑞尔砸了过来,它的动作一瘸一拐,看样子还被那些疯狂的兽人们破坏了行动中枢,但即便如此,那缠绕着耀眼的电弧火花的紫色巨拳砸下来的时候,伊瑞尔依然选择了躲避。

        “哐”

        原本纯白色的地板砖石被这蛮横的一击砸的四散裂开,在碎石横飞之中,黑色的身影停下了躲避,伊瑞尔反手抽出战锤,反曲型的蹄子在这一刻舒展开,让她跳向了空中。

        作为一个曾经的德莱尼人,伊瑞尔对于魔像这种存在并不陌生,实际上,对于人数稀少的群星流亡者来说,使用魔像来代替繁重的人工工作已经是一项传统了,虽然伊瑞尔并非德莱尼的技师,但从小就和魔像一起长大的她,很轻易就分辨出了这艾泽拉斯风格的魔像最大的弱点。

        那暴露在外壳之下的控制核心!

        “必须,严格遵守展览馆的纪律!”

        面对挥舞着战锤从天而降的伊瑞尔,巨大的魔像馆长挥起左臂,试图阻挡这一次攻击,但伊瑞尔被巨拳击飞的那一刻,她的左手一甩,暗红色的死亡能量如锁链一样,精准的扣在了馆长开裂的胸口,这样庞大的魔像,显然是不可能被拽过去的,所以伊瑞尔就以飞快的速度,被拉向了魔像身侧。

        “嘿!倒下吧!大个子!”

        在伊瑞尔的尖叫声中,缠绕着暗红色能量的水晶战锤精准的砸在了魔像胸口的控制中枢上,这一击让那水晶被砸出了裂痕,但还没有被击碎,相反,预感到了威胁的魔像在这一刻迸发出了最后的力量。

        火花,电弧,危险的光芒在空中闪耀着,过载的能量从馆长身躯的每一个裂痕中迸发出来,就像是一颗爆炸的电磁炸弹一样,这是根本不可能躲过去的攻击,伊瑞尔在电光闪耀着被狠狠的砸在地面上,她站起来的身后,全身的黑色盔甲上都缠绕着耀眼的电弧。

        “拒绝投降,将导致过激行为的产生!”

        整个外壳都缠绕着电弧火花的魔像咆哮着挥起双拳,朝着眼前的死亡骑士砸了下来,伊瑞尔活动着肩膀,眼看着眼前的威胁,她不屑的啐了一口带血的口水,反手从腰间取下一样东西。

        那是一个闪耀着血色光芒的颅骨,来自被守株待兔一样砍死的塔隆.血魔。

        庞大的暗影魔力从颅骨中被抽取出来,缠绕在伊瑞尔的身体上,就像是一层黑雾的风暴,又像是暗影的火花,伊瑞尔的躯体都被黝黑的力量覆盖,普通的死亡骑士无法使用魔力,但伊瑞尔是个例外,作为曾经的圣光选民,即便是在死后,她也调动继续魔力。

        这和职业、战技无关,纯粹是天赋问题。

        “砰”

        伊瑞尔的双蹄再次舒展开,她的躯体冲入空中,手中的战锤已经被背回身后,她双手摊开,两团墨绿色的,属于术士魔法的毁灭烈焰缠绕在她的手心里,在伊瑞尔的呐喊声中,两团具有强烈腐蚀性的火焰一前一后的贴在了馆长的胸口。

        “砰”

        蓝色的控制核心被彻底轰碎,内部蕴藏的强大力量在这一刻骤然爆发开,这一次才是真正的爆炸,巨型魔像的金属躯体在爆炸中朝着四面八方轰了出去,解体的巨型机器人砸在了背后的墙壁上,那种火焰的爆炸轰碎了墙面,带着被烈焰席卷的死亡骑士砸进了后方的战场里。

        在烈焰爆发的那一刻,正在被耐奥祖的元素之力疯狂的压制聂拉斯.埃兰艰难的回过头,就看到了那席卷展览馆的火焰将他包裹在其中,正在维持的防御魔法在这一刻中断开。

        紫罗兰颜色的光幕一阵跳动,耐奥祖眼中精芒一闪,他手中的法杖指向前方,一团如流星一样的岩浆烈火汇聚成拳头,狠狠的从天而降,砸在了最后的防御结界的上空。

        “当啷”

        如玻璃破碎一样的声音让聂拉斯.埃兰心神剧震,作为一个大法师,他下意识的使用了闪现术,离开了被攻击的位置,而在浓烟滚滚的战场中,在他落地点的脚下,馆长那支离破碎的脑袋闪耀着暗淡的光芒,在开裂水晶的火花中,传来了馆长虚弱的声音。

        “馆长...停止...工作...作...作”

        “尽在劣势!”

        埃兰回头看了一眼被浓烟席卷的战场,耐奥祖已经破开了所有的防御结界,这大萨满展示出的战斗力远超大法师的想象,眼看着被萨满唤起的狂风吹散了浓烟,埃兰犹豫了一下,转身就走向展览馆深处。

        他挡不住耐奥祖,他已经认识到了这一点,必须将最危险的那些藏品转移走!

        但就在埃兰踏出第三步的时候,在眼前的火焰和烟雾的通道中,一个德莱尼人的身影站了起来,挡在了他眼前。

        伊瑞尔此时的状态很糟糕,哪怕她天赋再强,在生前也只是个圣光祭司的学徒,接受了一个多月的实战训练,不代表着她已经成为了完美的战士,她还需要更多的磨砺,最重要的是,刚才那一次爆炸她没能完全躲开,黑色的板甲被撕开了裂痕,变得破破烂烂,将伊瑞尔姣好的身姿暴露在了这战场里。

        她脸上满是黑灰,那一头洁白的长发也乱糟糟的,看上去糟糕极了,但那双暗红色的双眼里跳动的光芒却没有熄灭。

        她双手握着战锤,挡在了聂拉斯.埃兰离开的道路上,看着眼前的幽灵大法师,她又想起了临走时泰瑞昂先生的吩咐,于是下一刻,伊瑞尔开口说:

        “埃兰法师,对吧?”

        “我带来了泰瑞昂.黎明之刃先生的“礼物”!”

        “泰瑞昂?”

        聂拉斯.埃兰听到这名字的时候,就下意识的握紧了法杖,他和那讨厌的死亡骑士打过交道,如果他也参与进来...

        “轰”

        伊瑞尔没有留给埃兰太多的时间,在说完话之后就发动了攻击,她很清楚埃兰的实力,所以一上手就没有保留,那些被侏儒艾拉镶嵌在战锤上的纳鲁碎片迸发出了暗淡的光芒,在伊瑞尔挥起战锤的时候,虚空的力量逸散在了这片通道里。

        这种古怪的力量让埃兰大法师面色大变,他果断的又一次闪现到了通道的另一侧,他挥起双手,一道耀眼的火环精准的套在了追击的伊瑞尔身上。

        那灼热的烈焰在接触到死亡骑士的瞬间,就将她的身体禁锢在原地,大法师的魔力强大,操作细腻之间,让伊瑞尔几乎立刻就失去了威胁,战锤掉在地面上,但同一时刻,埃兰的躯体也被从背后袭来的闪电击中,让他又一次变换了方位。

        在聂拉斯出现的瞬间,伊瑞尔的眼神一边,她低声喊道:

        “萨玛若,该你了!”

        “唰”

        一道冰冷的幽影在这一刻冲出了伊瑞尔的躯体,隐约能看到那是一个德莱尼女人的灵魂,在伊瑞尔死亡能量的滋润下,她已经有了怨灵化的征兆。

        “啊!”

        刺耳的尖叫让猝不及防的埃兰的施法被打断,他回过头,就看到一个面色狰狞的德莱尼人女人的怨灵挥舞着灵质的爪子,刺入了他同样的幽魂之躯里。

        冰冷的触感在这一刻麻痹了埃兰的身躯,而被偷袭的愤怒,让大法师全身的魔力都暴动起来,在一个圆弧形的紫色魔力风暴的爆炸中,将这脆弱怨灵的躯体几乎都打散了,埃兰的身影在愤怒中分成了三个,在前后对手反复的纠缠中,埃兰已经放弃了离开的打算。

        他要拼死一搏了。

        “啊,你们惹怒我了!我要让你们知道!老狗...也有几颗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