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在线阅读 - 17.兵分三路【18/100】

17.兵分三路【18/100】

        黑暗之门重开绝对是个让人惊恐的场景,失去了用于固定世界传送门的风暴法阵,黑暗之门的能量漩涡显得更加狂放而暴虐,仅仅是它开启的那一瞬间,环形山内部的大地就被能量风暴刮掉了整整一层岩石和土壤。

        这种情况让卡德加头皮发麻,这样混沌的能量根本不可能被控制,任何试图强行介入其中的动作,就会被黑暗之门的能量风暴直接搅碎。

        除非达拉然的六人议会外加银月城的银月议会的大法师们一起出手,否则根本无法抑制这样庞大扭曲的魔力。

        换句话说,即便是灾难在前,但卡德加除了手脚冰冷的旁观之外,根本拿不出办法。

        他还不是20年后的那个魔法怪物,还很稚嫩的他控制不了这种真正的大场面。

        “嗡”

        一个穿着萨满长袍,肩膀点缀着野性的头骨装饰,手握蓝色的千魂法杖的老兽人慢步走出漩涡,他抬起头,脸颊上的骨白色纹路暴露在了艾泽拉斯的空气里,耐奥祖看着这片和地狱火半岛没什么不同的大地,他深吸了一口气。

        糟糕的空气带着和德拉诺世界一样的焦灼,这让耐奥祖对艾泽拉斯的感官变得非常差,而德拉诺世界的命运沉甸甸的压在他肩头,在眼下这个时间点,已经容不得他继续犹豫了。

        “哦,多么强大的元素之灵...震慑人心的元素之力!”

        “听我召唤!”

        老萨满双手举起法杖,凭借着他对于元素无比的诚挚和高超的技艺,在他踏入这个世界的瞬间,艾泽拉斯比德拉诺强十倍不止的元素力量,就呼啸着聚集在了他的身体周围。

        黑色的狂风呼啸,顷刻间电闪雷鸣,坚固的大地在他脚下开裂,在真正的大萨满的意志操纵下,黑暗之门被焚毁的石料在萨满力量的挥舞下,以一种诡异的方式在耐奥祖身后重组,只是顷刻间,被卡德加竭尽全力才摧毁的,用于稳固黑暗之门的法阵,就在耐奥祖挥手之间,被完全修复。

        世界传送门在这一刻完全连通了两个世界。

        于是,咆哮的兽人战士们疯狂的冲出大漩涡,似乎无穷无尽,雷王氏族的狼骑兵们在芬里斯的带领下,就像是绿色的浊流一样,在萨满加持的狂风之力之中,以飞快的速度冲出了已经开裂的环形山,将前方的人类骑士包围了起来。

        在战狼此起彼伏的嗥叫中,更多的兽人步兵冲出了传送门。

        有和第一次入侵艾泽拉斯世界一模一样的绿色皮肤兽人,也有罕见的棕色皮肤的纯血兽人,也许数量并不如跟随布莱克汉进入艾泽拉斯的入侵者,但在战斗意志上,丝毫不逊色于他们的“前辈”。

        在兽人大军中还混杂着身体更高大的食人魔,更令人恐惧的是,那些乘骑着巨大裂蹄牛,精赤着上身,疯狂的用骨锤敲打着战争之鼓的兽人萨满,在元素之灵重新回应了耐奥祖之后,部落缺乏法术支援的短板也被补上了,这些影月氏族的战争萨满们又一次重回战场。

        就像是曾经南征北战的兽人氏族一样,他们高举着氏族的战旗,低沉的如同敲打在心口的战争之鼓不断的散发着萨满法术的光芒,就像是光环一样,被笼罩的兽人们会变得更强壮,一层层岩石之盾笼罩在战士们身体之外,流水之灵治愈着兽人的身躯,而烈焰图腾则让战士们的武器包裹着熊熊烈火。

        重新苏醒的部落,回归了原始本能的部落,变得更加可怕...

        艾泽拉斯通过艰难的战争所争取的短暂安宁,在顷刻间就被彻底撕碎。

        在酋长的簇拥中,元素之力加身的耐奥祖向前踏出一步,黑暗之门周围的环形山在元素力量的奔腾中被撕碎,在碎石横飞之间,老萨满活动了一下脖子,打量着在碎石风暴中坚持的大法师和将军,他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

        “艾泽拉斯,真正的部落...回来了!”

        此时战场中,对于耐奥祖带来的压力感受最深的,就是被元素的狂风闪电包围的大法师卡德加。

        在他对于魔力极其敏感的双眼中,眼前的兽人老萨满就如同一座移动的山丘一样,他从未见过桀骜不驯的元素之灵对于一个血肉生物如此驯服,就像是...就像是甘愿被眼前这老兽人掌控一样。

        狂风的元素,大地的元素,火焰的元素,流水的元素,组成世界的四大元素缠绕在耐奥祖的身体上,让他就像是这方大地的化身,他每向前一步,那种沉重的压力就压迫着卡德加后退一步。

        在战场上,大法师并非没有和部落的萨满交过手,但那些萨满来自被封印了元素的德拉诺,在喝下恶魔之血之后,元素之灵已经不屑于回应他们的呼喊,即便能勉强使用,面对操纵魔力的法师们,也会落于极端的下风。

        但眼前这个萨满不一样!

        卡德加在狂风中站直了身体,他双手握紧了守护者之杖,庞大的魔力被他宣泄出来,在他和达纳斯身边组成了一道紫色的魔力结界,将狂乱的元素之力推出了他的结界之外。

        他紧盯着耐奥祖,他知道...自己很可能遇到了一个“真正”的萨满。

        “我听说过你们,法师...听说就是你们将奥格瑞姆的部落打的四散溃逃,你们操纵魔力,但却对元素缺少尊敬,所以,你们自认为自己很强大?”

        耐奥祖左手拄着法杖,右手旋转着伸出,手指跳动之间,呼啸的狂风聚集在他手心,在飞快缠绕的元素之力的转换下,在卡德加目瞪口呆的注视中,那无形无质的狂风飞快的变成了一团燃烧的岩浆烈焰。

        “能量性质的直接转换?这么粗暴这么简单...紫罗兰在上啊。”

        卡德加发出了一声普通人很难理解的感叹,但达纳斯却没有时间感叹了,他反手抽出背后的战斧,挡在卡德加面前,大声嘶吼道:

        “卡德加!反击!”

        “轰”

        在达纳斯的喊声中,大法师的左手挥起,三重紫色的咒文在他手臂上缠绕着,组成了一个繁琐的法阵,在汲取了庞大的魔力之后,大法师挥起手,一团人头大小的火球冲向了前方的酋长们,而这只是个开始,在卡德加极快速的吟唱声中,接连不断的烈焰火球从他和达纳斯身前凝聚出来,以倾泻的姿态轰向了前方的兽人们。

        眼看着灼热的火球在空中连成一片,甚至组成了弹幕一样的攻势,达纳斯眼中精芒一闪,他脚下的石块崩裂开,巨大的力量推动着战士跳起,如炮弹一样轰向了被酋长们簇拥起来的大萨满。

        面对不可避免的战斗,真正的战士是不会后退的!

        “死!”

        在达纳斯的吼声中,面对铺天盖地的火球攻势,耐奥祖发出了低沉的笑声。

        “瞧瞧这些人类,他们觉得他们很厉害...”

        “砰”

        千魂法杖点在地面,元素之力在咆哮,大萨满站立的大地飞快的涌动起来,大地回应了他的呼唤,如流水一样滚动的岩石飞快的从地面之下卷起,就像是无形的大手推动一样,只是顷刻间,就在耐奥祖眼前组成了一道厚重的岩石之墙。

        “砰砰砰”

        卡德加扔出的火球砸在这岩石之墙上,火球的疯狂爆炸让岩石之墙碎石横飞,但弹幕一样的大火球攻势,却被这岩石之墙死死挡住,眼看着达纳斯已经发动了攻势,卡德加左手摆了摆,手臂上的繁琐符咒跳动着重组,庞大的魔力在他身后组成了实质性的魔法烈焰。

        大法师深吸了一口气,在胸口起伏之间,背后的魔法烈焰飞快的聚拢,在他头顶上空形成了一个巨龙的幻象。

        “轰”

        如龙息一样的烈焰翻卷着从幻象口中喷出,就像是挥起的烈焰之痕,在顷刻间就将双方的战场彻底包围,高阶魔法龙息术的威力是惊人的,在龙息喷吐不到1秒的时间里,周围的温度已经上升了最少10度。

        在龙息熄灭,将巨石之墙烘烤的机器脆弱的时候,达纳斯的攻势也在此时到来。

        “砰”

        竖立在耐奥祖眼前的巨石之墙被战士的双刃重斧从中央劈开,碎石横飞之间,达纳斯眼中涌动的杀意让他这一记斩杀变得更具威胁,这就是冲着威胁最大的耐奥祖而来的。

        但就在战斧砍到大酋长身上的前一刻,一个高大的身影错步向前,厚重的,用兽骨装饰的巨大战斧从下而上的砸在了达纳斯砍下的战斧上。

        “砰”

        这势大力沉的一击被以这种方式硬生生拦截下来,两股巨力的碰撞让战士脚下的大地都碎裂开,那力量宣泄之中,形成了如实质一样的狂风漩涡,将周围的碎石和尘土吹起。

        达纳斯抬起头,脸上满是惊讶,他不认为这一击会被破坏,但在他抬起头的时候,在他对面,那高大的,穿着皮甲的兽人战士也裂开嘴,满是恶意的对他笑了笑。

        那暗红色的眼珠让人惊恐,但更让人惊讶的是,这兽人酋长只用左臂握着战斧,用单手就接下了达纳斯的必杀一击。

        “很不错的斩杀,人类,但你想活着,可能还需要一点运气...”

        格罗姆用一种挑剔的目光看着眼前的人类将军,他哼了一声,握住战斧的左手向外一挥,武器上传来的巨力将达纳斯掀飞了出去,将军在空中转了一圈,最后落在了卡加德身边,他踉跄的后退了几步,才稳住身体。

        那兽人酋长活动了一下身体,将血红色的战斧扛在了肩膀上,挡在了耐奥祖前方,达纳斯的手腕酸痛,他看着那酋长,他高喊了一声:

        “你是谁!在奥格瑞姆的部落里,我从没见过你!”

        “格罗玛什.地狱咆哮...记住这个名字!”

        格罗姆后退了一步,这短暂的交手对他来说只能是热身,而且很不尽兴:

        “对你来说也许奥格瑞姆很强,但在一对一的战斗里,他可从没赢过我!”

        “撕啦”

        耐奥祖对于这遭遇战已经失去了耐心,在格罗姆退下的那一刻,他手心中的岩浆烈焰再次变化,跳动的雷霆从他手心中喷出,如千万雷剑一样,在跳动分裂的雷电中,将猝不及防的达拉斯整个笼罩,连带着卡德加也被这闪电风暴笼罩起来。

        “啊”

        达纳斯的头发根根竖起,他的盔甲变成了导体,他的身上传来了烤肉的味道,卡德加的魔法结界在全力施为的大萨满的攻击下破碎,在紫色魔力碎片的飘荡中,卡德加咬着牙抓住了将军的手腕,另一只手里的魔法宝石被捏碎。

        传送术的光芒在闪电风暴里亮起,下一刻,两个人的身影消失在了战场上。

        “跑了?”

        格罗姆不屑的啐了口口水:“追!”

        “等等!”

        耐奥祖阻止了兽人酋长的追击,他回头看了一眼环形山之外的战场,面对雷王氏族最强大的狼骑兵,跟随达纳斯而来的300名骑士在短暂的交手中,只剩下了不到三分之一,他们已经开始溃散了。

        “杀了这些人类...不需要再去追那法师了。”

        大酋长面色阴冷的看了一眼诅咒之地远方的堡垒,他回头对其他酋长说:

        “别忘了我们来这里的目的!”

        “格罗玛什,我要你带着战歌氏族的精锐战士前往人类世界的北疆,在那里寻找麦迪文之书和达拉然之眼,那些死亡骑士会帮你的,所有的双足飞龙我都调拨给你,务必要以最快的速度抢到神器!”

        “布洛克斯!你带着其他的酋长推进到这片大地的尽头,做出要入侵的佯攻态势,吸引人类的目光,在我们回来之前,必须要保护好黑暗之门的安全!”

        耐奥祖下达了两道命令,他摩挲着手指,想起了泰瑞昂的警示,最终,他轻声说:

        “芬里斯带着雷王狼骑兵和一部分食人魔前往逆风小径,卡拉赞...我会亲自去解决那个麻烦!”

        他看着眼前的酋长们:

        “这一战是为了什么,大家都很清楚,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希望我们回去德拉诺的时候,能给我们的人民带回希望。”

        “雷克萨,我有特殊任务交给你,其他人,出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