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在线阅读 - 12.苏醒

12.苏醒

        在卡拉赞的黑暗地窖中,死亡骑士观察着自己手里的新武器。

        他手中握着这把“魔剑”,天启的剑柄被绿色的布条缠绕着,不会打滑,他将这重剑在手中晃了晃,重心非常合适,不管是挥砍还是格挡都极其顺手,他的手指在剑刃上擦过,一抹晦暗的光芒盘踞在剑刃上。

        “唰”

        泰瑞昂随手一挥,一道死亡能量的微弱光刃从剑刃飞出,将满是灰尘和蛛网的墙壁砍出了一道裂痕。

        这把魔剑对于能量的传导同样极其完美。

        “可惜...”

        死亡骑士摇了摇头,将这把沉默的剑重新放回了眼前的木盒子里,他从储物指环中取出一样东西,回头看着艾格文女士:

        “难道故事说到一半,就这么停下来了吗?女士,吊人胃口可是个很不好的习惯。”

        麦格娜.艾格文看了一眼泰瑞昂手里握着的东西,她轻咳了一声,继续说起了自己和天启的故事。

        “那是近百前的事情了,那时候我和聂拉斯刚刚相识。”

        女士回忆起了当年的故事,她的眼神中泛起了一丝锐利的光芒:

        “你应该知道我和提瑞斯法议会之间的矛盾,这个组织曾经是伟大而纯洁的,为了保护魔法世界的秩序而存在,可惜,在我那个年底啊,它最终被权力腐蚀了,他们试图用自己手中的力量干扰人类王国的秩序,而我不愿意参与其中,于是我离开了。”

        “他们屡次要求我返回提瑞斯法议会,但我知道,那些老头子恨不得掐死我,他们想要的,是我身体里来自曾经守护者的强大魔力,我拒不服从,于是来找我的人,就从相熟的朋友,变成了危险的法师猎手,那是一群提瑞斯法议会专门培养出来,用于追捕行邪恶之事的法师的杀手和刺客。”

        “据我所知,聂拉斯.埃兰先生曾经也是这些法师猎手之一,他还是其中最强大而且最无情的。”

        死亡骑士靠在石台上,脸上泛起了一丝古怪的笑容,他抱着双臂,看着眼前的女士,他发出了一声低沉的笑声:

        “当他最终却倒在了你的长裙之下,看来艾格文女士不仅实力强大,而且魅力惊人。”

        艾格文随意扫了一眼死亡骑士,她脸色冷漠的说:

        “这是一种嘲讽吗?随便打断他人的故事,这就是精灵的聊天方式吗?”

        “不不不,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赞美!”

        死亡骑士耸了耸肩,转过身,将手里的东西放在了天启剑柄的骷髅坠饰上,他回头看了一眼艾格文:

        “继续你的故事吧,我在听。”

        “我的丈夫埃兰确实曾经是追捕我的法师猎手之一。”

        艾格文女士狠狠的瞪了泰瑞昂一眼,她深呼吸了一次,继续说:

        “但他内心也对提瑞斯法议会的行为很怀疑,他数次将我逼入绝境,而我们的相恋是从互相钦佩开始的,不过在埃兰得知了提瑞斯法议会的真正目的之后,他就脱离了那个腐朽的组织,这直接导致了那些老头子恼羞成怒。”

        “他们建立了一个叫提瑞斯秘法会的组织...”

        艾格文的眉头皱了起来:

        “那些疯子,他们为了抓捕我和埃兰,竟然将历代守护者封存的危险神器交给了那些训练有素的猎手们,其中就包括天启...而我严重怀疑,他们会做出这个疯狂的举动,就是因为天启在悄然影响他们的思维。”

        “这把魔剑对于凡人心灵的感染是极其可怕的,毕竟它本就不是为凡人锻造的,它被交给了一个莱斯.沙尔的家伙,那是埃兰曾经的战友,我不止一次揍过他,但我知道,那只是个被灌输了扭曲正义的年轻人,他不算无可救药,直到他拿起天启的那一刻...”

        守护者女士长叹了一口气,她抬起头看着泰瑞昂。

        “你去过荒芜之地吗?”

        死亡骑士摇了摇头,那是位于矮人控制的卡兹莫丹和兽人控制的燃烧平原之间的一块大地,但游戏中倒是经常去,那是个毫无人烟,被各种野兽和粗鲁的食人魔控制的鬼地方。

        “在我的时代,荒芜之地还不叫那个名字,很多北疆的移民去那里拓荒,他们建立了很多小村庄,文明之火在那里诞生过...但天启毁了那里,莱斯.沙尔在那里追踪我的痕迹,他所到之处,谎言和猜忌就像是洪水一样,冲垮了那些淳朴的居民,他们开始在饥荒和瘟疫中疯狂攻击,就像是失去了理智的野兽。”

        “莱斯.沙尔在那里待了半个月,所有的村庄都被毁了...很少有人能逃过那种人为的灾难!”

        艾格文似乎是想起了当年那惨状,她的身体摇晃了一下。

        “我当时并不在荒芜之地,但我很快就从暴风王国的游骑兵那里得到了关于惨剧的消息。”

        “那些逃出来的,已经变得疯疯癫癫的难民们之中有个传言...我觉得你应该听一听。”

        “手持不详之剑的无名骑士带来了灭亡。”

        “他骑着白马,在暗影中,那白马双眼燃烧火焰。”

        “他所到之处,灾祸如影随行!”

        “庄稼枯萎,疯癫横行。”

        “疾病肆虐,遍地饥荒。”

        “他是战争,他是死亡,他是瘟疫,他是饥荒!”

        艾格文用一种诡异的语调诵读了这早已经泯灭在历史中的故事,她看着死亡骑士,她低声说:

        “我赶去了荒芜之地,在一片被瘟疫缠绕的废墟之中,我看到了莱斯.沙尔,他跪在烈火里,双手捧着魔剑,就像是在向它祈祷,那个人已经没有灵魂了,他的躯壳里隐藏的是更加黑暗,更加深沉的某种东西,哪怕只是看一眼,都会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我的法术对他毫无用处,那把汲取了足够灵魂的魔剑在保护他,甚至当我好不容易重伤他的时候,他只需要挥起剑,那些惨死于他散布的瘟疫中的死者就会站起,为他而战...那把剑差一点点就刺穿了我的身体,直到我用守护者的力量直接斩断了魔剑和莱斯.沙尔的联系...”

        守护者女士咬了咬牙,她轻声说:

        “我毁掉了沙尔的一部分灵魂,那种剧痛让他抛下了手里的魔剑,他在痛苦中清醒,看到他所做的一切,他彻底崩溃了...你能想象吗?一个真正的天才,在一瞬间就仿佛被打断了脊梁骨一样,他就像是个疯子一样嚎叫着逃离,而我没有追他。”

        “已经不需要追了,失去了天启之后,他对于这个世界已经没有威胁了。”

        艾格文叹了口气,用一种古怪混杂着畏惧的光芒看着那魔剑天启:

        “我用奥术魔法将那魔剑包裹着,在看到它对于人心的操持之后,我根本没有信心能抵御它的诱惑,我将它扔进了黑石山的地心烈焰里,但即便是那从地心涌出的灼热岩浆,也没能摧毁它,于是我用7重封印将它尘封在荒芜之地的废墟中...我认为那就足够了,当时的我自信没有人能突破我的封印找到它。”

        “但我失算了...莱斯.沙尔的命运已经结束了,他逃到了暴风城,不再使用法术,就像是个普通的小商人一样活着,娶妻生子,但他的儿子...埃瑞丁,就是你刚刚杀死的三个黑骑士的首领,也就是那试图欺骗我儿子的倒霉商人,在萨格拉斯的命令下,他最终找到了这把魔剑,并且把它带回了卡拉赞。”

        守护者女士的故事讲完了,她站起身,走到了死亡骑士身边,她低头看着那把在微光中散发出晦暗光芒的魔剑,她低声说:

        “这就是天启,从来都不是武士在挥舞它,泰瑞昂,一旦沾染它的厄运,它甚至祸及你的子孙后代。”

        “它在不停的收割持剑者的灵魂,一旦你变得虚弱,它就会毫不犹豫的转身吞噬你...在那黑暗时代,很多人寻找过它,但天启从来都没有过真正的主人!它不会服从于任何人...等等,你在干什么?这灵魂石里是谁?”

        艾格文看着泰瑞昂将一块灵魂石放在剑柄的骷髅雕饰上,她下意识的问到,而死亡骑士握紧左手,一把寒冰的匕首出现在手中,他看着眼前的灵魂石,他低声说:

        “你和它交手不止一次,你难道没听到吗?”

        这没头没尾的话让艾格文女士有些疑惑,她问到:

        “听到什么?”

        “它在哀嚎...它很饥渴,它在渴望强大的灵魂,它在渴望饱饮鲜血,你听不到吗?”

        泰瑞昂扭头看着艾格文女士,他嘴角泛起了一丝冰冷的笑容,手中的寒冰匕首猛然刺下。

        “砰”

        灵魂石被这一击彻底斩碎,其中封印的强大灵魂哀嚎着冲入空中,那绿色的灵体在空中尖叫着,它的面孔都在极致的憎恨中扭曲了。

        “泰瑞昂!我要杀了你!”

        古尔丹的灵魂吼叫着朝着死亡骑士扑了过来,艾格文女士下意识的挥起手,奥术的光芒在她手心跳动着,但却被泰瑞昂伸手拉住,他直视着古尔丹的灵魂张牙舞爪的朝着他扑过来,但就在那幽寒的利爪接触到他面孔的前一刻,一股庞大的黑暗魔力在灵魂后方爆开。

        “轰”

        那黑色的力量在空中组成了一张扭曲的网,又像是恶魔的爪子,死死扣在这强大,愤怒,不甘的灵魂中,就像是某种更高级的猎食者一样,将古尔丹之魂一点一点的拉回了那嗡鸣跳动的剑刃中。

        古尔丹似乎感觉到了自己的命运,他扭曲的脸上闪耀着不加掩饰的惊恐,他拼命的在这黑暗的网中挣扎着,尖叫着:

        “不!不!别让它靠近我,不!我愿意服从,我愿意服从你,不要!”

        “救我!”

        “呵呵,你的灵魂总算还有点用,看上去你很合它的胃口...”

        死亡骑士平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站在原地,而艾格文女士则后退了一步,这位前任守护者显然感觉到了眼前沉寂的魔剑天启的疯狂躁动,她有些不安的看着古尔丹的灵魂被那把剑缠绕的力量一点一点的吞噬。

        “咔擦、咔擦”

        就像是贪婪的暴食者嚼碎美味的骨头一样,在黑暗力量的缠绕中,让人毛骨悚然感的咀嚼声在那黑暗的漩涡中涌动,伴随着古尔丹灵魂一点一点的衰弱,缠绕在利刃上的黑暗能量变得更加膨胀,直到最后,将天启晦暗的剑身,连同整个石台都笼罩了起来。

        “这是在干什么!你到底在干什么!”

        艾格文抓着泰瑞昂的手臂,她感受着这地窖中已经膨胀到了极其危险程度的黑暗力量,她厉声质问到:

        “你到底做了什么!”

        死亡骑士将守护者女士的手指从自己的手臂上掰开,他向前一步,伸手握向了眼前不断膨胀的黑暗大茧,他轻声说:

        “我只是...”

        “唤醒了它...仅此而已。”

        “轰”

        在泰瑞昂的手指接触到那黑暗力量的瞬间,那膨胀的黑暗光球朝着四面八方滚动着爆射出堪称疯狂的黑暗火花,在顷刻间就击穿了这地窖周围的墙壁,艾格文眼前的空间跳动着,聂拉斯.埃兰的幽灵之躯出现在她眼前,伸手为两个人张开了一道厚重的奥术光幕。

        “砰砰砰”

        黑暗的能量如战锤一样捶打在这奥术光幕之上,但却无法伤害到埃兰大法师和他的妻子,直到十几秒钟之后,暴动的黑暗风暴终于停歇,而卡拉赞装满了财物的墓穴地窖,已经被摧毁的不像样子了,如果不是这里由强大的魔力支撑,恐怕这个地窖早就坍塌了。

        “你这怪物!你到底...”

        聂拉斯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但下一刻,他想要呵斥的声音,就被硬生生掐断。

        在他眼前的黑暗中,泰瑞昂站在那破碎的石台前方,死亡能量涌动在他的躯体上,在他身后组成了两只跳动的虚幻黑色蝠翼,而他手中恍如握着一团黑暗的风暴,魔剑天启就如同死亡骑士所说,就像是被彻底唤醒了一样。

        它整个金属的剑身都仿佛碎裂开,那锋利的金属外壳在暗红色能量的涌动下化为了黑色骨骼一样的东西,将整把剑包裹了起来,在剑刃的位置凸起狰狞的骨刺,那剑柄上的暗淡骷髅的眼眶里点燃了红色的光芒,还延伸出白色的椎骨装饰着剑身。

        而在剑刃最前方,黑色的骨骼无法包裹的,是纯粹能量组成的,类似于战斧一样的弯曲刀刃,向上弯曲,伴随着死亡能量的吞吐,这战斧刀刃上的光芒流动,就像是融化的铁水一样,当泰瑞昂挥起它的时候,那一阵阵呼啸足以震慑人心。

        与其说是一把剑,不如说它在苏醒后,变成了一把狰狞的邪恶大砍刀。

        聂拉斯.埃兰和麦格娜.艾格文能清晰的听到那魔剑在空中的嗡鸣,那是邪恶的,是黑暗的吼叫声,仿佛是在庆祝自己的苏醒和新生一样。

        “咔”

        重剑被死亡骑士背在身后,他活动了一下脖子,骨头碰撞发出了咔咔的声音,他在黑暗中回头看着卡拉赞的两位主人,一抹防备而又诡诈的光芒在他眼中一闪而逝,不过下一刻,死亡骑士就变得人畜无害起来:

        “这报酬我很满意,只要你们能挡住那群讨厌的青铜龙,我就为你们救下洛萨...”

        “合作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