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章节目录25.复仇之心
    纳迦们来自艾泽拉斯的深海。

    在那数万米之下的深海中,不见阳光的黑暗总是常态,那种可怕的幽暗会逼疯一切进入这里的正常生物,而且在那幽暗中,还隐藏着更恐怖的事物。

    纳迦是如何在那地狱里生活下来的?

    当然,它们投靠了那些总是在深渊里低语的疯子,除了这么做,它们还能怎么样呢?

    来自上古之神的邪恶魔力扭曲了纳迦的形体,还顺带扭曲了它们的灵魂,它们开始像死者一样憎恨生者,尤其憎恨陆地上占据着阳光和天空的两脚生物,它们恨不得彻底毁掉那些愚蠢的家伙。

    不过现在看来,纳迦对生者的憎恨相比死灵而言,简直不值一提,它们也没有从这种憎恨中获得新的力量,数百只纳迦在怨灵的进攻中,只坚持了不到10秒钟就一哄而散,怨灵们尖叫着从天空扑下来,它们寒冷的形体在黑暗中带出了一道道憎恨的悲鸣与呼啸。

    那些来不及逃入水中的纳迦双眼中满是恐惧,它们无力的挥舞着手里的三叉戟,但这沉重而锋利的武器,根本伤害不到那些没有实体的幽灵,刀刃从幽灵的身体中穿过,除了让它们更疯狂之外,起不到任何作用。

    而那些纳迦在怨灵们的利爪撕开的血肉中惨叫,它们扭曲的灵魂被怨灵们抽出来,撕成碎片,疯狂的吞噬。

    这一幕让旁观者们都感觉到害怕。

    尤其是雷德.黑手,这兽人从不相信什么鬼怪,尽管好几个活生生的死亡骑士就站在他身边,他也见识过死亡骑士是如何唤醒尸体的,但这并不足以让这年轻的兽人面对数千个狂暴的怨灵而面不改色。

    实际上,每一次当他和那些怨灵四目相对的时候,他都能感觉到这些狂暴灵魂对于彻底撕碎他的渴望。

    这让他感觉到口干舌燥,他在害怕...尽管他现在和这些怨灵站在一边。

    “懦夫!杂碎!”

    “轰”

    古尔丹双手汇聚着魔能,和食人魔靠在一起,用魔法对抗呼啸的怨灵。

    就算不召唤恶魔,身为一个大术士,他还可以使用其他法术,他双手轰出两团硫磺烈火,将扑向他的怨灵们打的灰飞烟灭,在另一边,古加尔奋力撑起了一个大型魔法护盾,将两个人罩在其中,怨灵们只要撞到这幽蓝色的护盾,就会被击退。

    怨灵看上去恐怖,但不管是圣光还是魔法,都能对它们造成严重的伤害,死灵生物的优点和缺点都很明显,面对这些呼啸的怨灵,只要给古尔丹足够的时间,他完全可以尽数消灭它们。

    可惜,他没有时间了。

    “砰”

    包裹着暗红色死亡能量的战戟狠狠的砸在古加尔撑起的魔力护盾上,这一记重击让这巨大的护盾摇曳不已,和死亡能量接触的那一头开始飞速的被腐蚀,魔力流逝的速度让古加尔脸色一变。

    “古尔丹!你挡住他们!(给我争取时间!)”

    食人魔在下一刻收敛了护盾,术士回头瞪了他一眼,扭过头,张开双手,手心里的邪能呼啸着冲入黑暗的天际,化为呼啸灼热的火焰之雨从天而降,就像是一道燃烧的帷幕一样,将畏惧不前的怨灵们挡在前方。

    但这种攻击挡不住死亡骑士,眼看着格洛库什吼叫着冲了上来,古尔丹甩手扔出一发灵魂之火,紫色的火焰在出现的瞬间就让周围的温度升高,硕大的火球砸在死亡骑士胸口,将格洛库什击退几步。

    而在这个当口,一道黑影撕开笼罩周围的烈焰之雨,冲到了古尔丹面前,兽人术士只来得及给自己加持了三个防御魔法,呼啸的战戟就砸在了他的胸口,那距离撕开暗影结界,撕碎恶魔皮肤,混带的暗红色死亡之力在古尔丹的胸口留下了一个可怕的伤痕。

    “啊!”

    兽人术士惨叫着后退了几步,但这种痛苦也激起了兽人的骨子里的凶残,他双手交错着挡在身前,暗红色的眼珠里跳出了一抹晦暗的光芒,浑厚的邪能在身体上缠绕着,只是顷刻间,他的身体就膨胀开,在邪能的加持下,他长出了恶魔之角,背后还多了蝠翼以及利爪。

    高阶术士对于恶魔的研究学识,让他们可以短暂的化身为半恶魔,在这种状态下,术士本人对于邪能的操纵会像是恶魔一样狂暴,甚至还能使用出一些恶魔的天赋技能。

    恶魔化身对于术士身躯和灵魂都是有害的,持续时间越长,会让术士本身被邪能改造的越强烈,用出这个法术,就意味着战斗进行到了该拼命的阶段了,要么敌人被干掉,要么自己被干掉。

    “砰”

    布满墨绿色邪能的利爪和泰瑞昂的战戟碰撞在一起,两个人的就像是角力一样,在这平台中央对抗,谁也不愿意后退一步。

    “我不会死在这里的!”

    古尔丹喊到:“我付出了那么多,不是为了死在这里,不是为了死在一个杂碎死人的手里!”

    “你是在安慰自己吗?”

    泰瑞昂的声音毫无波动:“真可怜!”

    “唰”

    他收回战戟,后退两步,其他的死亡骑士站在了他周围,泰瑞昂活动了一下脖子,眼中寒光一闪:

    “一起上!”

    “唰唰唰唰”

    只是顷刻间,五个隐藏在黑暗中的血仆守望者挥舞着刀轮出现在了古尔丹身边,那狰狞的武器上,闪耀着暗夜精灵破邪符文的光芒,它轻而易举的切开了古尔丹的恶魔皮肤,让那混杂着邪能的鲜血四溅而出。

    这一波突袭完全出乎术士的预料,在剧痛中他不得不后退,狂暴的邪能魔法从他双手里扔出去,几乎不需要瞄准,只是为了争取时间。

    “嗡嗡嗡”

    三个漂浮在空中的恶魔之眼被古尔丹召唤出来,那眼球上汇聚着邪能,发出一道道交织的眼棱,将逼上来的死亡骑士们冲散,但不到2秒钟,这三个眼球就被反冲的死亡骑士们硬生生砍碎。

    “瞧!这就叫玩火丧眼!”

    露米娜斯狂笑着一跃而起,手中的双刀在空中交错,在她越过古尔丹头顶的那一刻,双刀齐齐刺出。

    “噗”

    术士背后的双翼被刺穿,剧痛让他的攻击动作走形,下一刻,战戟就如同毒蛇一样横扫而来,在神殿顶部照耀的微光中,刀剑乱舞交织出了一道暗红色的光幕,古尔丹的腹部被战戟横扫撕裂开。

    他的脸颊被一记重拳打的偏向另一边,格洛库什冲上去,双手环抱住术士的腰,就像是冲锋的蛮牛一样,顶着他狠狠的砸在了平台破损的柱子上,顷刻间砖石横飞。

    “砰”

    古尔丹感觉全身的骨头都在这一次撞击里断掉了,他挥舞着双手还想要反击,但他抬起眼睛的时候,那包裹着暗红色死亡之力的战戟已经破空而来。

    “噗”

    鲜血四溅之间,他的身体被钉在了这石柱上,那种穿胸而过的痛苦,让术士的恶魔化身形态硬生生的被打破。

    他低着头,双手扣住胸口的战戟,但力量从身躯里流逝,让他无法动摇这夺取生命的利器。

    他又一次踏入了泰瑞昂的陷阱里,而且是同一个陷阱,在奎尔萨拉斯,他被防御结界压制着无法释放魔法,只能被无情的杀死,而现在,他同样无法召唤恶魔助战,他不敢!对于一个术士来说,这就几乎砍掉了近乎一半的战斗力。

    泰瑞昂胜之不武!

    但那又怎么样呢?他重伤莉蕾萨.风行者的时候,可也不是完全公平的战斗呢!再说了,这可是你死我活的战斗,哪有那么多公平可言。

    不过...这还没到认输的时候呢。

    “古加尔!”

    满脸是血的古尔丹狼狈的高喊了一声,在他身后,半跪于地面的古加尔绵长的祈祷终于走到了最后。

    “一切都会被腐蚀!(梦境,恶魔还有死灵!我祈求您降临于此吧!)”

    在食人魔狂乱的呼唤中,一股强横而晦涩力量撕开了空间,沉甸甸的压制在了在场所有人的肩膀上,那些在空中呼喊的怨灵在这意志降临的顷刻间就慌乱的四散逃开,而死亡骑士们的骨骼被压得咔咔作响,泰瑞昂咬着牙,抬起头,就看到了悬浮于黑暗中的一个扭曲的幻象。

    那玩意简直是集所有梦魇于一身的终极造物,只是看一眼就能让人头皮发麻,心智狂掉,在它出现的瞬间,那扰人的低语声就在死亡骑士们的灵魂中响起,让人忍不住想要捂住耳朵。

    但死亡骑士知道那是什么...早在第一次看到古加尔的时候,他就开始防备这些躲在阴影里的家伙了。

    他艰难的反手从储物指环里取出了盒子,举在手中,高声喊到:

    “上古之神恩佐斯!我知道这是你!”

    “你怎么敢说出这个神圣的名字!(你怎么敢如此无礼的呼唤主人!)”

    食人魔吼叫着冲上前,但冲到一半,他就感觉到了泰瑞昂手中箱子里传来的强大能量,这让他下意识的停在了原地。

    “沉睡之城尼奥罗萨,被血肉与噩梦之海簇拥的城市,那是你的老巢,那是你的囚笼!你知道我手里拿的是什么!你也知道我能用它做到什么样的事情!”

    “别来干扰我!否则,鱼死网破之间,拉着你一起下地狱!”

    死亡骑士扔掉了手里的箱子,那墨绿色的晶石在他手中绽放出了晦暗的光芒,就像是一双睁开的眼睛,随时可能迸射出毁灭一切的光芒,在能量汇聚的风暴中,泰瑞昂抬起头,毫无畏惧的直视着空中的梦魇,他高喊着:

    “你也可以赌一赌,我不知道尼奥罗萨在哪个方向,或者赌一赌我不会使用这玩意...但你敢赌吗?恩佐斯,一个古尔丹,和你重塑世界的使命,哪个更重要?”

    “奥杜尔,奥达曼,奥丹姆,尤格.萨隆,克苏恩,亚煞极!还有你!千须之神恩佐斯,我知道的比你想象的更多!我对你们的了解比你想象的更深刻!我不是会被你欺骗的无知者!也别试图对我装神弄鬼!滚!从我的心灵里滚出去!滚回你的囚笼去!”

    “否则!就一起死!”

    萨格拉斯之眼绽放出的灼热光芒开始让整个萨格拉斯之墓摇曳起来,泰瑞昂就像是托举着一颗墨绿色的太阳。

    在这刺眼的,越发不稳定的光芒中,悬浮于黑暗之中的梦魇幻象的每一根触须都停止了晃动,它似乎在思考,似乎在权衡,最终,那种扰人的低语和沉重的压力在顷刻间消失不见。

    “哈...”

    泰瑞昂感觉到了上古之神的退却,他扭头看向满脸惊恐的古加尔,食人魔被这一幕刺激到了,在泰瑞昂扭头的那一瞬间,他发出了一声惊恐的尖叫,转身就逃入了黑暗的隧道里。

    他信仰的神灵都在泰瑞昂眼前退却,他又算得上什么呢?

    泰瑞昂的左手依然死死扣着萨格拉斯之眼,他知道上古之神是多么的狡诈,他不会将自己的存亡寄希望于这些黑暗的深渊行者们的仁慈,他伸手接过露米娜斯递过来的战刀,他看着眼前一脸绝望的古尔丹,他扬了扬下巴。

    “还有什么遗言想说吗?古尔丹。”

    被战戟钉在石柱上的兽人术士活动了一下喉咙,全身都被死亡能量缠绕着,让他完全无法反击,他脸上闪过了一丝谄媚的笑容,正要开口。

    “唰”

    锋利而寒冷的刀光一闪而逝,兽人的所有表情都凝固在了脸上,那脑袋在鲜血四溅中砸在了泰瑞昂的脚下,鲜血溅在死亡骑士脸上,后者伸手擦了擦。

    “对不起,但我突然又不想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