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章节目录14.猎人.猎物
    希尔斯布莱德丘陵是奥特兰克王国的腹地,可以说是奥特兰克王国最富庶的地方,在东南方连接着日渐凋零的斯托姆加德王国,而在东北方,则由一片茂盛的森林,和高山区域辛特兰连接在一起。

    在北疆的人类诸国眼中,辛特兰是一片地地道道的蛮荒之地,它的海拔极高,在北方连接着洛丹伦王国的斯坦索姆地区,内部高山和外部平原通过近乎不可能行走的山道相连,山道中充斥着毒气,而且高山之间布满了蛮荒的森林,还有危险的野兽。

    诸如狮鹫,枭兽,甚至还有旅行者信誓旦旦的说,他们在辛特兰的群山中见过龙的影子。

    当然,以上这些和这一场兽人入侵世界的战争没有关系,最少在这个阶段,没有关系。

    但这场目前还只属于人类和兽人之间的战争,最终会愈演愈烈,最终将整个东部王国都卷入其中,甚至连这些异族,都无法幸免,而最终,这场战争引发的后续,将彻底颠覆这个平静的世界。

    “嗡”

    一颗焦灼的火球从天而降,在黑暗中照亮了昏暗的森林,在落地的那一刻,无情的将落点周围的树木都卷入其中,烈焰燃烧之间迸发出的烟气也将周围的黑暗衬托的更加阴沉。

    一只全身布满了橘红色烈焰纹路,有蜻蜓的翅膀和雄鹰的脑袋,还有类似于龙一样的尾巴的奇异生物在森林之上的黑暗中盘旋着,它用仅剩的独眼死死的盯着下方黑暗中艰难逃避的游侠,在通往辛特兰的黑暗森林中,他发出了恶毒而尖锐的嘲讽。

    “跑啊!小泰瑞昂,跑啊!你的生命只剩下几分钟了,你玩我的游戏,用我的规则,你早已死去...”

    祖尔金和他的阿曼尼氏族侍奉的洛阿神大都是野兽之灵,这些神秘的概念生物能赋予信徒类似于德鲁伊一样的外形变化能力,但相比德鲁伊的稳定变形,洛阿神赋予的变化,都带着一些邪性和狂躁,而且变身时间并不能延长太久。

    但这对于如今已经真正走入绝境,油尽灯枯的泰瑞昂来说,已经没有多大区别了。

    他艰难的在黑暗的森林中回来穿梭,他的脸上布满了血痕和灼烧之后的伤痕,依靠着洛瑟玛带来的秘药,他还能勉强行动,但他知道,在祖尔金这样充斥着仇恨的虐杀中,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祖尔金的耐心看来已经走到了尽头,他放弃了用刀子割肉的山猫之灵,转变成了更具有杀伤性的龙鹰之灵,看来他打算在泰瑞昂在从天而降的火焰里,充满恐惧的被活活烧死。

    而泰瑞昂此时的表现,也非常符合祖尔金期待中的场面,他狼狈的在火焰之海中奔驰,他甚至不敢回头再看他,他的背影就像是仓皇逃跑的老鼠,被逼到了最后的绝境,想必,那低下的双眼里,已经满是绝望的恐惧。

    “哈哈哈哈”

    想到这里,祖尔金发出了愉悦而恶毒的笑声,他拍打着龙鹰之翼缓缓从空中落下,在独眼的扫视中,泰瑞昂仓皇逃跑的姿态,是那么的让人赏心悦目。

    “你的死只是个开始,小泰瑞昂。”

    “阿曼尼有了新的盟友,我一眼就能看出那些兽人身体里涌动的狂躁之血,把他们用来当成击碎奎尔萨拉斯的武器,简直再合适不过了!”

    祖尔金恍如胜利者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那黑暗之音带着不加掩饰的恶意:

    “也许我会仁慈的给你准备一个墓穴,上面写着“精灵游侠泰瑞昂的葬身之地”,你夺走了我的眼睛,你带给了我失败的耻辱,我拿走你的命,应该并不过分吧?”

    “哦,对了,在杀死你那位寡居的导师之后,我还会仁慈的把她和你葬在一起...不需要感谢我!”

    祖尔金已经胜券在握,他张开龙鹰之口,最后一连串灼热的烈焰从口中喷出,在已经靠近地面不足30米的空中,这烈焰之雨砸落的速度快到极致。

    “砰”

    泰瑞昂艰难的躲开了第一发,他看到了前方林间的一处空地,视野极好,没有任何遮挡!

    那就是最佳的伏击地点!

    他已经疲惫到极致的身体爆发出最后的力量,在身后接连不断砸落的灼热中,疯狂的冲向那空地,而就在他扑入空地的那一刻,他的后背被从天而降的最后一发火球击中,整个人就像是砸落的山石一样,在空中翻滚着,狼狈的砸在了那空地的边缘。

    他趴在地上,背后的链甲的内衬都被引燃,弱小的火苗在他背后燃烧,整个人一动不动,看上去就像是彻底毙命了一样。

    这一幕让祖尔金楞了一下。

    这位阴狠的巨魔酋长幻想过泰瑞昂的各种死法,但惟独这一种,这...死的太安静了,太突然的,突然到让他都有些接受不了,而他下意识的拍打着翅膀,缓缓从空中落下,想要看一看,这家伙到底是在装死,还是真正的死了。

    在他身后,那被引燃的森林之中,在火焰飞舞的阴影里,一个红色的身影缓缓从树枝上站起,他手中雕刻着凤凰纹路的巨型战弓举在空中,专门设计用于破甲的箭矢稳稳的搭在战弓之上。

    洛瑟玛.塞隆的双眼紧盯着黑暗中下降的龙鹰,他知道,泰瑞昂拼死为他争取的机会,只有这一次。

    就像是之前在大海上狙击那龙骑士一样,两个关系并不亲密的游侠,在这生死之间,竟然有了种隐隐的默契,但这和之前两人联手拯救戴琳不一样,在关于阿曼尼巨魔和祖尔金的问题上,奎尔萨拉斯哪怕是天生敌对的战士都会自发的联合在一起。

    没人会希望看到祖尔金重归阿曼尼部落,所以...

    “就请你...死在这里吧!!”

    就在祖尔金化身的龙鹰即将接触到泰瑞昂的那一瞬间,塞隆缠着绷带的手指分开,弓弦的强烈震动,轻而易举的崩碎了他手指上的绷带,让鲜血肆意迸发,而那沾染着鲜血的破甲利箭,也如黑暗中的流星一样,冲向祖尔金的龙鹰之躯最脆弱的腹部。

    “嗖”

    近400米的距离,箭矢接触到目标需要时间,而声音的传递永远比实物更快,在听到弓弦响动的那一刻,祖尔金悚然一惊,拍打着翅膀就要飞起来,而就在这时,趴在地上的泰瑞昂双臂猛地撑起,整个人从原地跳起来,用满是灼伤的双手,死死的抓住了祖尔金的身体。

    他手中紧握的,被鲜血浸透的匕首,死死的刺入他的身体之中,还有泰瑞昂咬着牙,似乎是从灵魂中吼出的声音,混杂着所有的愤怒和不屈。

    “这...从一开始!就不是...你的!游戏!!”

    祖尔金的独眼和泰瑞昂的双眼相对,在那双眼睛里,有痛苦,有憎恨,有愤怒,有杀意...但唯独没有他想看到的...恐惧!

    “噗”

    被抓着身体无法起飞的祖尔金在下一刻就感觉到了那附加着魔法的箭矢刺穿龙鹰之灵最脆弱的腹部,那锋利的箭矢刺入他的血肉,在顷刻间破坏了野兽之灵的符合,祖尔金发出一声痛苦,他的身影骤然变回了巨魔形态,和泰瑞昂纠缠在一起,从低空中摔落。

    巨魔之躯并没有那么容易被杀死,他们的自愈简直如同野兽一样。

    但在落地的那一刻,祖尔金感觉到了伤口的麻痹,那种麻痹让他的下半身几乎失去了行动的能力。

    “毒!你们居然用毒!”

    而摔在他身边的泰瑞昂嘶吼着,如濒死的野兽一样,扑起来就骑在祖尔金身上,左手死死的掐着祖尔金的脖子,那双已经泛起血丝的双眼,就如同5年前在战场上一样,甚至让巨魔酋长感觉到了一丝隐隐的畏惧:

    “每个人都会死,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活!祖尔金!死在这里!”

    “噗”

    泰瑞昂右手的匕首又一次刺入了祖尔金的脖子,鲜血横流,死亡的危机扑面而来。

    “滚开!”

    “砰”

    泰瑞昂太虚弱了,祖尔金挥起拳头,一拳就将他的身体砸飞了出去,而从森林中冲出来的洛瑟玛接住了泰瑞昂的躯体,反手就将好几颗秘药塞进了他嘴里。

    这射出致命一箭的游侠抬起头,就看到在空地中坐起来的祖尔金从腰间抽出一把骨质匕首,手起刀落的砍断了残留在腹部的箭杆,这看上去是个自杀行为,但这种鲁莽的折断,却让箭矢整体连接在一起的附魔失效,让那不断放大伤口的箭头能被腹部的肌肉夹住。

    “真卑鄙!”

    祖尔金啐了一口带血的口水,他看着洛瑟玛,他大声骂到:

    “什么时候,高傲的奎尔萨拉斯精灵,也学会用毒了?我以为只有我们这样粗野的巨魔才会这么做!”

    面对这种嘲讽,洛瑟玛没有回击,他选用了更直接的方式,巨大的战弓被扔在一边,反手抽出了他那独特的双手重剑,双面雕刻着凤凰纹章,由精灵大师制作的剑刃在月光之下涌动着锋利的光芒。

    “噗”

    “啊啊啊!!!”

    面对如猛虎一样扑过来的洛瑟玛,正用巫毒驱散毒素的祖尔金挥舞着骨质的匕首想要挡住这一击,但血肉怎么能是钢铁的对手,在腥臭的鲜血四溅之间,祖尔金的左臂在他的惨叫声中飞上了天空。

    “真疼啊,去死!去死啊!!”

    那刻满了洛阿符咒的左手砸在被鲜血沾染的地面上,还在神经质的跳动,而在它之后,感觉到了死亡威胁的祖尔金不顾自己重伤的身体,强行再次召唤了野兽之灵。

    “嗷!”

    伴随着一声熊吼,一头庞大的黑色巨熊出现在了空地之间,它有一只被逼到绝路上的凶狠独眼,以及残缺的前爪,只依靠一只爪子和野兽之灵赋予的巨力,在堪堪之间,将洛瑟玛斩落的刀刃挡在了身前。

    “撕啦”

    巨熊的皮毛坚韧,洛瑟玛的剑刃划在它身上,带出了一道狰狞的伤口,却没能像之前一样,将这爪子彻底砍下来,被彻底逼到绝路上的祖尔金也发了狠,他变化的野兽之灵的熊头咆哮着,用坚硬的头骨硬顶着洛瑟玛的斩击,上身抬起,挥着仅剩的熊爪,一爪子拍在了洛瑟玛的胸口。

    “砰”

    游侠毕竟不是战士,虽然动作更加矫健,更具有杀伤性,但是在正面对抗中,精灵游侠纤细的身姿实在是不占优势。

    在这死亡威胁下的一击,将洛瑟玛的身躯拍飞好几步,而趁这个机会,祖尔金后退两步,洛阿神的神力在他身体里翻滚着,让他的身体再次变化,在凄厉的鹰戾中,一头翅膀畸形的黑色雄鹰艰难的从原地飞起,朝着黑夜的天空疾驰。

    “我不会死在这里的!泰瑞昂,你给我记住了!”

    “在奎尔萨拉斯毁于战火的时候,我会再次去找你的!我会杀光你身边的每一个人!我会亲手掐死风行者家族的每一个人!!我以阿曼尼的名义发誓!”

    “嗖嗖嗖”

    就在祖尔金的嘶吼响起的瞬间,三支从下方飞出的利箭,刺穿空间之间,狠狠的刺入了他的身体里,将黑色的鹰羽漫天飞舞,而惨嚎中的祖尔金也彻底失去了平衡,斜斜的从天空朝着林中空地的方向坠落。

    而在那熊熊燃烧的森林之外,全身上下已经惨不忍睹的泰瑞昂艰难的放下手里的凤凰战弓,他的身体晃了晃,在要倒下去的前一刻,用战弓撑住了身体,而那双眼睛中爆发出的,是和虚弱的身体形成强烈对比的目光。

    锋利如刀...誓要斩杀这该死的,坚不可摧的命运。

    “你想去哪?你哪里都别想去!”

    “我已经看到了...死在这里,就是你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