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爱满江城在线阅读 - 085

085

        王梦雪赶紧跟着点头,“对对对,我也是这么想的,一定要戴口罩勤洗手,不要去人多的地方。”她的手有些局促的放在身体两侧紧紧的捏成了拳头,面对记者采访,这还是她有生之年的头一遭呢!

        记者忍不住笑道:“咱们两位白衣天使都非常可爱,谢谢你们给咱们广大市民的建议,有很多人给咱们电视台留言,希望能看到你们口罩后面的笑脸,现在咱们应该是在酒店隔离,方便摘下口罩吗?”

        两个人都是一愣,最后还是缓缓取下了口罩一边的耳绳,露出了口罩后面还带着疲惫的笑脸。

        在病房里,她们忙碌疲惫却又似乎永远元气满满,想到当时的那个状态,蒙恬恬和王梦雪两个人顿时觉得充满了无穷的力量,面对镜头的笑容就更加真挚甜美了,她们也希望能够把信心和勇气带给更多人。

        短暂的采访结束之后,王梦雪好奇的在群里问了其他房间的采访情况,最后一脸黑线的跟蒙恬恬说道:“原来大家都一样啊,因为害怕面对镜头,所以都选择戴了口罩,不过最后都跟咱们俩一样摘下来了。”

        蒙恬恬忍俊不禁,她甚至能够想象到大家在镜头前或许同样都会有些局促,这场疫情让她们意外成为了人们心目中的“英雄”,这荣誉沉甸甸的,让她感觉受宠若惊,同时又觉得,这也是一种鞭策和激励。

        酒店大厨每一顿饭依旧给她们做丰盛的饭菜,今天中午是油泼面,同样也提供了几样小菜。

        吃完饭无所事事,所有人都窝在酒店房间追剧玩手机,前天这个时候,她们还在武汉的各个病房里各自忙碌,生活一下子就闲适下来,大家都十分不习惯。

        王梦雪一下午拿着手机已经发出了好几声“饱食终日无所用心”的感叹了,跟待在武汉的紧张感相比,现在的确是无所事事,蒙恬恬也觉得有些无所适从,已经有几个人问了护士长什么时候跟国外医院在线联系,把她们的经验传授过去。

        在国外疫情已经初步开始爆发的时候,中国武汉疫情已经大概控制住,而中国也选择毫无保留的跟全世界分享抗疫经验,战疫无国界,蒙恬恬她们也很荣幸能有这样的一个机会。

        而下午的时候,护士长胡杨已经给了她们明确的答复,明天上午就跟国外巴基斯坦的医院连线,那边疫情刚刚开始,民众现在还没有充分的意识到戴口罩勤洗手的重要性,并且对于新冠病毒没有充分的认识,而国外的医护人员也同样需要学习中国在抗疫中的经验。

        所有人都在紧张的准备着这一个多月来的收获和经验,想尽可能无保留的把自己学到的东西以及在疫情之中需要注意的地方全都毫无保留的传授出去。

        蒙恬恬甚至仔仔细细的列了一个大纲,做好了笔记,上面标满了要点以及各种病人可能出现的状况和需要的急救措施。

        第二天上午,她们全都坐在房间等待,多人视频很快就开了,对面似乎是一个会议室,坐了医院的很多人,面对巴基斯坦医护人员那些真诚的眼睛,蒙恬恬她们都有些紧张。

        “你好,我们是陕西支援过武汉的医护人员,很高兴能够将我们在武汉的一些经验告诉大家,你们有什么想问的可以尽管问我们。”护士长胡杨戴着口罩,先开口跟对面打了个招呼。

        视频那边同样黑发的护士带着真诚的笑意道:“hello,it's    a    pleasure    to    cooperate    with    you    guys,i……”

        那边说了一大串,但是蒙恬恬她们却只听懂了很小的一部分,只知道对面应该是在十分友好的跟她们打招呼,她们都是普通的护士,之前上大学的时候学的也都是医护专业,现在会的一些英语也都十分简单,用于简单的日常交流倒还可以,但是稍微复杂一些就不怎么够用了。

        “恬恬姐,我英语实在是不怎么好,这里面好多都听不懂,你能听懂吗?”王梦雪有些尴尬的在蒙恬恬身边小声问道。

        而蒙恬恬也面露尴尬,多人视频里护士长胡杨也同样面色疑惑,显然对于对面的英文也一样是一知半解。

        “你们有谁英文比较好的?跟对面交流一下,咱们现在语言不同,对面在说英文,咱们在说中国话,很明显交流有障碍。”胡杨倒也不慌,多人视频里,先问剩余的小组成员。

        但是大家都是一阵摇头,看这个样子,护士长胡杨也是叹息了一声,“我都毕业很多年了,当初会的那点英文,现在忘的也七七八八了,现在工作里只会用到一些简单的医学相关英文,而且发音还不怎么标准对面,现在说的咱们听不懂。”

        此时对面的医疗团队也在互相交流,很明显大家都急着要交流医疗知识,并没有想到语言不通这个问题。

        黑发的护士有些抱歉的看着镜头解释,“sorry,none    of    us    can    speak    chinese    very    well.    can    we    orgmunicate    in    english?”

        这一句蒙恬恬她们倒是听懂了,看大家都在视频里摇头,蒙恬恬开口解释道:“our    english    is    very    weak.    it    seems    that    we    need    an    interpreter.”

        那边无奈摇头,看来他们那边临时也找不出一个翻译,这场还没开始的交流会只好被迫中断,挂断了视频之后,护士长胡杨先跟对面简单交流了一下,临时决定把她们这边的抗疫经验重要的东西先录制视频发给他们,回头他们自行进行翻译。

        而巴基斯坦的医护人员则是表示还是希望能够有机会跟她们在线交流,因为现在疫情原因,她们全都忙于病人收治和检测隔离,现在焦头烂额。

        虽然这也算是一个办法,但是到底不如视频在线交流来的方便快捷,而且在线即时通讯也能够快速沟通信息,对面想知道的东西她们也可以立刻给出答案。

        那边现在疫情刚刚开始,检测出一小部分人已经感染了新冠病毒,但是对于如何防止疫情传播方面,他们还有很多需要向中国的医护团队取经。

        “咱们不如直接给出文字版的,他们那边翻译文字也更方便一些,虽然不如视频会议的方式来的直观,但是也算是帮上忙了。”在八个人私下的视频会议里,蒙恬恬如是提出。

        护士长胡杨也点头,“对,咱们整理出一份电子版的文档发过去,尽量严谨缜密一些,最好能附上咱们这一个多月以来在武汉遇到患者的典型案例以及治疗过程,你们每个房间都做一份出来,回头先给我看看审核一遍,既然是教给别人的东西,那肯定要严谨才是,不要出现任何纰漏。”

        蒙恬恬她们全都认真点头,而王梦雪则是托着脑袋想了好半天,突然问道:“咱们医院不是跟巴基斯坦那家医院以前就是友好对接医院,怎么没有固定的翻译呢?他们之前交流是怎么交流的?”

        胡杨摇了摇头,“倒不是没有翻译,而是咱们现在都在这边隔离,如果再加在线翻译的话本来就挺麻烦,之前一般都是两边之间会议对接,而且之前一般都只是友好日常交流,所以就没有专门的翻译。”

        原来是这样,所以一时之间大家都没有想到还会有语言交流障碍的问题。

        她们按照胡杨的要求,每个隔离房间都开始准备电子版的资料,希望尽可能的能把自己抗疫中所得到的经验分享出去。

        “咱们两个一开始过去是在一个病房里,就从刚去的时候开始回忆,都遇到过哪些困难,病人都会出现哪些情况,还有治疗措施都仔细写上,咱们仔细回忆一下。    ”蒙恬恬心中立刻有了想法。

        王梦雪点了点头,两个人从刚去武汉进入医院的时候开始回忆。

        “刚去的时候,穿防护服就穿了半个多小时,光是穿一趟衣服就已经大汗淋漓了,心里其实挺害怕的,但是害怕没用,害怕还是得上啊!对了,刚开始还看新闻听说气溶胶和病毒还可能透过防护服传播给咱们,所以心里其实也挺恐慌的,担心穿了防护服也没用,不过有那么一层心里倒是安慰了不少。”王梦雪带着笑意说道,提到在武汉的那段时间,两个人眼中都闪动着温和的光,很明显对于她们而言,那一个多月是一段十分珍贵的记忆。

        “对,我那会儿也挺害怕的,但是心里就一直想着,怕也没用,反正自己报名来的,请战书也写了,那会儿还说什么怕呢!再说走之前都答应老公女儿,肯定会平安回家见他们的,所以就只能咬着牙了。”蒙恬恬想到这里也是有些好笑。

        想当时王梦雪还以为她们都不怕,只有她自己会整天哭呢,但是其实谁不怕啊,全都是在咬着牙坚持罢了!

        “刚去的时候穿了厚重的防护服,又戴了护目镜和口罩,反正鼻子和脸颊都被勒的很不舒服,咱们把这个也写上,还有护目镜涂抹安尔碘防止起雾这个肯定也得写,这算是咱们的经验,也得先告诉她们。”王梦雪兴致勃勃的打开手机备忘录开始写东西,她们现在在酒店条件比较简陋,只能用这种办法先整理资料。

        蒙恬恬点头,“还有上厕所问题,咱们后来一直用的尿不湿,虽然尴尬,但是确实十分有效,后面基本上都没有再出现过憋尿难受的情况了,上班时间也不会再因为这个分心,再有一点,尽管有尿不湿,但是上班之前吃饭还是要少喝水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