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爱满江城在线阅读 - 066

066

        第二天蒙恬恬和护士长胡杨照例坐着大巴车赶往方舱医院,不知不觉之间,路边的行道树竟然已经偷偷吐出了嫩芽,显露出了春天生机勃勃的前兆。

        广播里正在播报截止昨天关于疫情的各项数据。

        “……截止到昨日17:00,现存确诊患者共有47553例,现存疑似病例2824,累积确诊77785,累积治愈27566,现存重症患者9126……”

        “……从武汉疫情发生一直到现在,武汉这座城市也得到了全国各大城市的援助,截止到昨天,共有三十个省份出动支援,派出了共计41600名医护人员,科室主要以呼吸科、icu为主,而截止昨天,在这场战疫活动中,也有我们的医护人员用生命在逆行,截止昨天,共有3387例医护人员被感染,其中有22名医护人员不幸殉职,让我们记住他们的名字……”

        蒙恬恬和胡杨都不由得坐的笔直,听着一个个名字从车上广播里传出来,她们两个都不由得泪目,其中有她们在新闻上听到的名字,也有她们亲眼目睹死亡的曹雨剑医生的名字。

        这一个个名字背后都是一个个家庭,他们是英雄是烈士,这些医护人员身处不同的岗位,有的因为身处一线感染新冠肺炎不幸病逝,有的则是因为连日工作过度劳累殉职,还有的是因为抗疫期间突发意外殉职。

        在蒙恬恬她们下车之前,广播里传来最后一句,“……哪有什么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这些挺身而出的凡人,他们同样是肉体凡胎,但是却在最严峻的时刻作为逆行者为我们掌灯、披荆斩棘前行……”

        下了大巴,武汉的风已经渐渐变得柔和起来,而在这场抗疫的寒冬里,春天已经在悄然来临了!

        快速换了防护服进去交接,今天的方舱医院也仿佛被春天的到来注入了生机与活力,蒙恬恬和护士长胡杨不用再负责收治病人,但是整个a区三百多人的统筹安排依旧的细致。

        开水区坐着的大妈已经换了一个,这些志愿者也学着医护人员开始换岗工作了,但是一直没有缺人,蒙恬恬巡视了一圈,果然这边开水区整洁了很多,地上也没有脏水积水了。

        “昨天的破冰活动意义很大,我看大家现在互相之间也有交流了。”护士长胡杨巡视了几个舱,里面情况都比较好。

        “现在主要还是得调节患者心理,他们现在都很容易低落,咱们得趁着昨天破冰活动的余热继续让大家暖起来。”蒙恬恬立刻提出建议。

        “我看到之前建起来的方舱医院舱内会举办一些活动,咱们现在每个舱里安排的也有志愿者,可以在护士医护工作完成的情况下玩一点小游戏。”

        “我也是这么考虑的,这些都是轻症患者,昨天晚上有三个舱里出现了患者病情加重,现在都送到了重症监护舱,剩下的患者应该都可以小幅度活动。”

        “小幅度活动……这样,咱们今天可以先尝试一下,带动一下大家先唱歌,集体唱歌大家都参与进来,至少可以避免无聊和焦虑,如果有的病人嫌吵,咱们也可以另外找地方——昨天举办生日聚会的篮球馆就不错,可以让大家想去玩唱歌的,做完检查吃了药的偶尔去活动放松一下,只是这样一来统筹安排会比较费力。”

        两个人交流了一番,最终商量好了方案,先在a区域舱内试一下大家能不能适应出去活动。

        走进a区第一个舱,他们都已经在方舱医院住了四天时间,基本也都习惯了,每个人配备的个人用品都已经很齐全,那天申请的眼罩耳塞此时都已经到位了,舱里有人在拿着手机追剧刷视频,也有人在戴着眼罩口罩耳塞,整个人如同全副武装一般睡觉。

        舱里气氛整体比较和谐,而蒙恬恬也看到了之前刚来一直抱怨的大妈沈兰,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她现在竟然靠在床头戴着口罩安安静静织毛衣。

        蒙恬恬特意过去打了个招呼,询问了两句,“这两天还能习惯吗?生活上有什么不方便的就跟咱们护士说,身体不舒服也说。”

        沈兰暂时放下毛衣针摆了摆手,“嗨,习惯了也就那样,没什么不方便的,刚来的时候还没觉得,这两天越来越发现你们辛苦,在这里白吃白住的我也没啥挑剔的,之前就是紧张,你们也不要介意!”

        “都是我们该做的,没什么辛苦不辛苦的,就是问问还有什么不习惯的我们尽量帮忙再解决。”

        “要说一切都挺好的,就是躺在这无聊,之前天天下午出去跟老姐妹跳个广场舞倒是还好,这两天躺着身子僵,我寻思着咱们这舱里其实也有空间偶尔扭一扭,就是没个音乐,有音乐也没人带头,我有点想跳舞又不好意思。”

        看着沈兰脸上难得有些尴尬,蒙恬恬突然心里一动,这里大多数感染患者都是中老年人,她们在疫情发生之前的正常生活就是每天出去买买菜,小区遛遛弯,下午一起跳个广场舞,他们跟年轻人不一样,年轻人有手机有网有吃有喝,可以躺在床上一整天都无所谓。

        但是对于老年人而言,要躺在床上无所事事,那真无异于是在受刑了,他们又不擅长玩年轻人手机里的游戏,所以如果能在方舱医院条件允许的情况下,给他们固定场所扭动身子,那就再好不过了。

        况且沈兰的话刚才也提醒了她,如果一开始担心在公共场地聚集了太多了不好管理,可以先在每个舱里试行,等大家都习惯了再统一安排也不错!

        想到这里蒙恬恬立刻点头,“您放心,这个建议很好,我们这两天也一直在想着怎么能让大家的生活丰富多彩一些,既然阿姨提出来了,我也有了个小想法,今天下午放音乐的时候,给咱们放点平时广场舞的歌,先看看大家愿不愿意跟着跳。”

        沈兰十分高兴,抓着蒙恬恬戴着手套的手眼睛放光,“那以后是不是天天都这样啊?你们得帮忙组织一下,要有人加入才行,不然我们也不好意思跳啊!”

        “放心,我们肯定会组织的!”

        有了这个初步想法之后,蒙恬恬立即找到护士长胡杨商量,现在每个舱里已经增加了空气净化设备,每个舱里还有空气检测设备,每隔一段时间都要将它们送去检测看方舱里的空气质量是否达到标准。

        护士长胡杨刚把一个设备拿回来放好,蒙恬恬就快步走了过去。

        “遇到什么好事情了?今天怎么脚步轻快了不少?”胡杨看着蒙恬恬护目镜背后的眼睛带着笑意,好奇问道。

        “也没什么,就是问问您,护士长,您之前跳过广场舞吗?或者跳过什么舞吗?咱们有些患者觉得整天呆在舱里挺闷的,一直躺着也没什么娱乐活动,所以提出希望放一点能跳广场舞的歌活跃一下气氛,就问问您放什么歌合适?”

        胡杨一听顿时也来了兴致,“这个倒是不难,我以前下班的时候也经常去跳广场舞活动一下身子骨,歌儿一般都是比较有节奏的,这个网上一搜大把都是,主意不错,下午可以先试一下。”

        蒙恬恬闻言更高兴了,立马追问起来,“护士长,听起来您好像很会跳广场舞啊?是不是一般的歌跟着节奏都能扭两下?”

        “广场舞动作都差不多嘛,难度不大,这倒有什么难的……”胡杨说着说着,看蒙恬恬似乎越来越开心,感觉有些不对劲,莫名其妙问:“你在这高兴什么?”

        “没事儿,既然咱们多才多艺的护士长这么厉害,下午放音乐的时候就得麻烦你先在舱里给大家领舞了,那些阿姨大妈很想跳,但是碍于面子肯定不好意思,有咱们医护人员领导,那肯定都会慢慢跟上来,您得领导大家继续破冰啊!”

        胡杨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被蒙恬恬套路了,当下气结起来,又是有些好笑,“原来还有这么一出呢?怪不得今天说话拐弯抹角的,不过我一个人估计带动不起来,你肯定得一起。”

        蒙恬恬面露苦色,“我压根就不会跳广场舞啊,没去过,四肢僵硬手脚不协调,真让我去那我肯定得同手同脚,到时候多丢人啊!”

        胡杨却是铁了心,“你这小丫头刚刚套路我的时候怎么没想着这一茬呢?你这么一说倒是提醒了我,要是像你这样四肢不协调的都敢跟着跳了,那舱里其他人也就没啥不好意思的了,就这么定了,我跟广播站的人商量放什么歌,你就等着跟我一起跳。”

        蒙恬恬顿时傻眼了,“不带这么套路别人反被套路的吧?”

        这是支援武汉到现在蒙恬恬和护士长胡杨在工作的时候对话最欢乐的一次,在方舱医院心理压力小了很多,人也就不由自主的放松起来。

        而在火神山医院,王梦雪则还是紧绷着神经,她不敢让自己有过多空闲和松懈的时间,稍微放松下来就会不由自主的想到关于奶奶的事情,这两天夜里做梦,也总是梦到奶奶在含笑看着自己,她想去伸手抱抱奶奶却怎么也够不到,醒来枕边已经湿了一片。

        但是生活还是得继续,她只能收拾心情继续前行。

        而她现在所负责的病房里,现在住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阿姨和一个六十多岁年纪跟奶奶差不多大的奶奶,蒙恬恬看到这个奶奶总是忍不住想到自己的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