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爱满江城在线阅读 - 027、对不起……

027、对不起……

        江伟的声音镇定而冷峻,双手也没有一丝颤抖,但是说话的音量却似乎大了不少,他取出喉镜重新放上氧气面罩加压供氧。

        “喉镜只能看到会厌前缘,声门显露困难,暂时没法插管,先恢复自主呼吸!”

        曹雨剑在被罩上呼吸面罩之后自主呼吸逐渐恢复,但是呼吸困难的症状依旧没有改善,这就意味着还要再次尝试插管。

        所有人都处于极度紧张中,江伟则是开始准备立刻进行二次尝试插管,董乐协助咽腔百分之一地卡因局部喷雾表麻。

        “不行,气道阻力太大了!”

        江伟的声音更加急切了。

        蒙恬恬也时刻在注意监护仪器上的数字,此时也立刻汇报,“插管应激反应很严重,血压很高,心率158!”

        江伟立即重新给曹雨剑带上呼吸面罩恢复自主呼吸。

        “采取气管切开!”

        他的声音依旧没有一丝颤抖,然而连续几次的指令却让旁边的人都不由得心慌起来,连续两次尝试插管全部失败,监护仪器还在不断黄色报警,一声一声的急促叫声让人心慌不已。

        蒙恬恬听了指令开始迅速和张悦准备气管切开需要的手术器材,麻醉医生董乐也不敢有丝毫拖延,麻利的准备麻药。

        然而就在所有人着急准备的时候,监护仪器突然发出了更加强烈的警报声,红色警报一声接着一声,蒙恬恬准备好手术物品立刻看了一眼监护仪器。

        “病人心搏停止了!”

        她感觉自己的声音绝望又冰冷,江伟手还按压在曹雨剑的胸口上,闻言没有一丝犹豫,开始继续帮助曹雨剑按压心脏,并在他耳边大声叫喊。

        “赶紧醒过来!快醒来!上体外心肺复苏仪!”

        他的手没有停止,口中的喊声也开始带了一些颤音,这几天这位江伟医生在病人面前向来都是沉着冷静的,但是此刻他却在整个病房的医护人员和病人面前带着哭腔。

        十几分钟之后,经过持续胸外心脏按压和心肺复苏抢救,曹雨剑依旧没能恢复呼吸。

        他的心电图呈直线反应,宣告临床死亡。

        病房里除了冰冷的监护仪器“滴滴”声,集体陷入了沉默。

        蒙恬恬感觉自己喉咙发干,她看着江伟医生手撑着曹雨剑的肩膀,低下头护目镜就抵在曹雨剑额头上,曹雨剑嘴唇绛紫一动不动,而江伟的肩膀不断颤抖,身体好像一瞬间垮塌了下去一般。

        而一边负责麻醉的董乐也跪在床边哭了起来。

        蒙恬恬喉咙发干,不知不觉之间她的眼泪也满脸都是,不只是她,整个病房的所有医护人员肩膀都在不自觉抖动,他们压抑着、无声哭泣着。

        江伟将额头在曹雨剑额头上抵了片刻,抬头颤抖着说了声,“对不起。”

        然而那个人已经没有回应了,江伟呜咽出声,他顺着床边瘫坐在地上。

        董乐吸了好几下鼻子,这才稳住情绪,他走过去把江伟拉起来。

        “咱们还有别的病人,咱们不能倒下!”

        江伟情绪失控,依旧在肩膀颤抖哭泣,病人已经死亡,按照本来的流程要迅速收拾他的遗物和遗体去火化,但是曹雨剑刚才最后的遗愿是希望把遗体捐献给国家。

        不只是他,这里的每个医护人员都签过这样的请战书。

        如果我不幸离开,请把我的遗体捐献给国家!

        “收拾一下他的东西,让他出院吧!”

        江伟痛苦而又疲惫的声音响起,蒙恬恬强忍着难过吩咐了一句,说起来是出院,但是遗体却是捐献去做研究了。

        蒙恬恬和张悦快速开始收拾,曹雨剑病床旁边的桌子上,还放着志愿者自己做的塑料花,花儿鲜艳而明媚,永远也不会凋谢枯萎,然而病床上活生生的人却永远离开了。

        虽然是捐献了遗体,但是他的尸体却依旧要消毒打包收拾送出去。

        蒙恬恬和张悦两人将遗体收拾好送出病房,曹雨剑的爱人杜鹃已经得知了他突然离世的消息,赶来的时候遗体已经被包裹完毕正在往出运。

        “对不起!”跟在蒙恬恬身边帮忙运送遗体的江伟声音颤抖,对着赶来的杜鹃道歉。

        杜鹃没有说话,但是身体却抖动的难以站稳,蒙恬恬和张悦先将遗体放下,左右扶住了杜鹃。

        “你怎么说走就走了,还是情人节,让我怎么办呢?”

        杜鹃竭力保持冷静,但是声音却抖的支离破碎,蒙恬恬知道她现在正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不由得轻轻拍了拍她单薄的肩膀。

        包裹尸体的袋子上面标注着死者的姓名、性别和年龄,曹雨剑那三个大字烫的所有人眼睛疼。

        尸体已经包裹好,现在不能再重新打开,杜鹃慢慢俯身,在袋子上摸索着丈夫的轮廓,找到胸膛的位置,颤抖哭泣着趴下身子将头贴了过去。

        她就这样静静的趴在死去丈夫的遗体上,双手放在冰冷的袋子上,哭的身体不断颤抖,手脚也不自觉的卷曲起来。

        蒙恬恬看着这一幕,紧紧咬住的牙齿不断咯咯作响,就连她都心里怀着巨大的悲痛忍不住泪流满面,更何况他的妻子呢!

        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知道该如何安慰,在沉痛死亡面前所有的言语都是苍白无力的。

        而江伟则是努力压住自己的哭声,身体却在持续颤抖,他扭过头去不敢看这一对仅仅新婚一个多月就要经历死别的夫妻。

        杜鹃靠在爱人的胸膛痛哭了几分钟,慢慢抬起头来,蒙恬恬将她扶起来,她最后眷恋的看了一眼包裹,虚弱无力的摆了摆手,“送他走吧,他的遗体要去做研究的,麻烦你们了,我就……我就不送他了。”

        说到最后,已经泣不成声了。

        蒙恬恬和张悦抬着遗体送出去,回来的时候杜鹃已经离开了,而江伟还靠在走廊上。

        “江医生,您也别太难过了。”蒙恬恬轻声安慰了一句。

        江伟转过头去,肩膀微微颤抖,他的声音带着哭腔。

        “都说我厉害,气管插管……都说我一针就行,可是今天……我……我……”

        他说不下去了,肩膀不住颤抖着,背对着两人,他的脊背一点点弯下,带着手套的双手抱着头,陷入无言的崩溃中。

        蒙恬恬和张悦心里都不好受,纷纷安慰了起来,江伟呜咽了片刻,又重新直起腰来回到了病房。

        就算再难过,还是要重新回去,他们还有别的病人要照顾,就像董乐说的,他们不能倒下。

        病房里本来曹雨剑所在的七号床,现在也已经立刻被更换了床单安排了新的病人。

        陈亮在江伟进去之后就一直盯着他,蒙恬恬过去帮他做日常护理的时候,他做了几个手势又指了指江伟,蒙恬恬看懂了他是想写点东西,便给他找了写字板。

        “你已经尽力了,不要自责。”

        江伟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又忍不住肩头颤动,但是好歹在病房里没有再次情绪失控了。

        整个下午病房里的气氛都无比压抑,往常那个风趣幽默的江伟医生,今天除了偶尔说医嘱之外就一直沉默不语。

        蒙恬恬一整个下午也总觉得自己眼睛好像进了沙子一样,动不动就有眼泪流下来,好不容易熬到换班,七个人脱了防护服一起往医院门口走。

        今天到医院门口的这段路程多了不少医护人员和运送物资的志愿者,他们夹道站在两边,穿着厚重的防护服,全都看向慢慢开往医院门口的那辆车。

        车的后视镜上绑着两朵志愿者们自己做的塑料花,花儿随着车行走微微摇动。

        蒙恬恬注意到还有一些扛着摄像机的记者,他们也都在拍摄那辆车以及旁边站着的医护人员。

        “这是在干嘛?那车里怎么了?”李静刚出来,尚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负责给大家发放酒精消毒的护士叹了一口气。

        “车里面是曹雨剑医生,工作期间不幸感染了病毒,今天抢救无效走了,现在运他的遗体去做研究,这会儿刚换班的医生护士都来送送他。”

        李静一下子瞪大了眼睛,眼泪也跟着滚落下来,不只是她,几个人闻言全都泪眼婆娑。

        护士又忍不住补了一句,“他才二十多岁,结婚还不到两个月,老婆也是医院医生,今天得知噩耗直接哭昏厥了。”

        蒙恬恬闻言忍不住咬着嘴唇再次流泪,她们几个也无言的跟在了队伍之中,随着车慢慢离开,那些医护人员和记者们也跟在车旁边慢慢往前走,他们沉默而又肃穆,没有任何言语的交流,然而动作却如此一致,他们跟着车一直到走出医院,依旧站在医院门口目送车离去。

        街道空旷而又死寂,尚且二月多,春天还未真正到来,花儿也还没有盛开,他就在那车里被带走,没能见家属最后一面,也没有死亡追悼仪式。

        就这样简简单单的,出院了。

        车完全现实在所有人的视野中后,有些护士甚至忍不住蹲下痛哭起来,疫情之中这里的每个医护人员都面临着巨大的风险,这个医院被感染的医护人员已经有不少,但是死亡的还是第一个。

        况且……他还那么年轻。

        长街送英魂,曹医生,一路走好!

        蒙恬恬心中默念了一句,拿着酒精帮自己和其他人消毒,或许是今天的酒精太辣眼睛,所有人都忍不住一直流泪,也或许是今天天气不好,吹过来的微风都有不少沙子,让大家都迷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