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爱满江城在线阅读 - 021、和死神战斗

021、和死神战斗

        陈亮躺在床上微微点头,“有点缺氧,不过还能忍受,昨天拍的胸片我看情况又恶化了点,我看指不定我也得插管。”

        蒙恬恬默然,陈亮自己是医生,对自己身体状况一清二楚,各种检查结果他也全都知情,该怎么治疗、需要什么步骤他都很明白。

        “您有什么情况就及时说,要是心烦的话我给你找本书放床头看看。”

        icu病房里有些情况稍微好点的病人偶尔会看书或者看看手机放松一下。

        陈亮想了想,道:“要不你给我找本医书,或者最近的病历给我看看,虽然在这躺着,但是我也不能落伍了。”

        蒙恬恬点头帮他找了病历,专心投入自己擅长的领域之后,陈亮焦躁的情绪总算缓解了不少。

        然而因为患者不断增多病房每天都在大量消耗氧气,今天再次出现了中心供氧不足的情况。

        “因为医院供氧系统之前设计的就这样,谁也没想到有一天会有这种大批量的病人需要氧气,目前供氧无法得到改善,以后估计会更多借用氧气罐实现高流量供养,而且外出做检查的病人也需要氧气罐提供氧气,还是要多辛苦你们了!”

        江伟疲惫的跟病房所有护士说了一声,蒙恬恬也深吸一口气,她知道这意味着接下来要更多的搬运氧气罐了。

        而下午的时候陈亮医生病床那里果然出现了警报声,各项身体参数都开始异常起来,不过意识尚且清醒,他也知道自己身体出问题了。

        “鼻腔高流量吸氧也已经无法达到需求的氧饱和度,确实得做气管插管了,你提前也知道这个事儿,我们要开始准备了!”

        江伟在他出现危急情况的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趁陈亮意识还清醒的时候告知他要进行插管手术。

        陈亮点了两下头,他尽量让自己的身体放松下来,但是却因为缺氧让他面部开始逐渐涨红起来,脸上的肌肉也在无意识抽动。

        “你待会一定要放松,别紧张!”江伟站在床边语气沉着冷静的安慰陈亮。

        “我倒是不紧张,就是怕你紧张。”陈亮深深吸了一口气,说话的声音已经有些急促喘息了。

        蒙恬恬在身边帮忙准备插管手术需要的麻药和医疗器材,心头沉沉的有些说不上来的感觉。

        江伟不再多说,快速检查各种需要用上的东西,在董乐注射麻药之后他就开始一丝不苟,整个人都在紧绷着。

        “麻药起效了!”董乐确认了一下,马上就要进行紧张的插管手术了。

        此时监护仪器上的各项数值也在发生变化,陈亮呼吸频率变快心跳也开始加快,而江伟也迅速拿着喉镜放进了陈亮大张着的嘴巴中。

        江伟此时口鼻正面贴近陈亮大张着的嘴巴,两者之间只有不到十厘米的距离,在病人张口的一瞬间大量病毒就开始涌出来。

        他右手拿着喉镜左手拿着管子插进去开始迅速在喉咙里找位置,时间一秒一秒过去,在这期间蒙恬恬只能听到自己紧张的心跳声,几十秒之后她终于听到颤抖的指令。“拔管芯!”

        “连接呼吸机!”

        “好了好了,成功了!”协助的董乐声音也在颤抖。

        蒙恬恬在一边紧张打下手,她能感觉到两个医生的紧张情绪,插管之后江伟医生又查看了陈亮监护仪器上的各项生命数值,直到看到血氧和呼吸状况恢复正常值,他身体里那跟紧绷着的弦才总算松了下去。

        但是随着这根弦放松,他的身体却摇晃了几下。

        董乐连忙扶住他,江伟深呼吸几口气,疲惫的摆了摆手,声音颤抖着带着鼻音,“没事没事,除了第一次做插管手术之外,这还是我最紧张的一次,这护目镜到底还是有点阻挡视线,看也看不清,全凭经验和手感,我都不敢喘气。”

        “我也是,心提到嗓子哑了,身上湿透了!”董乐勉强挤出了一丝笑意来。

        蒙恬恬也一样感觉自己身体有些虚脱的感觉,这比她自己搬运了两趟氧气罐还要累,好在陈亮医生的情况慢慢稳定了下来。

        “好好照顾这家伙,第一次作为病人被插管,他估计也不习惯,这玩意儿插着感觉明显供氧不足,但是却又不会憋气,人可能特别难受,曾经有患者觉得受不了这种折磨甚至想自己拔管,等他清醒过来帮他调整一下心态。”

        江伟将情绪稳定下来之后,慎重的交代蒙恬恬,但是他的声音依旧有止不住的哭腔。

        蒙恬恬连忙点头,跟江伟说了句,“辛苦了!”

        江伟摇了摇头,他目光看着病床上昏迷躺着的陈亮,跟蒙恬恬说道:“大家都辛苦,都知道我们插管医生危险,其实你们这些护士才是最辛苦的,帮病人吸痰的时候大量病毒和气溶胶都在空气里,你们稍不注意也很容易感染……不多说了,大家心里都知道,都注意防护!”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陈亮的原因,江伟今天跟蒙恬恬说了不少,icu的医生每天忙来忙去说话很多,比起护士要更口干舌燥,蒙恬恬听着他沙哑的声音不断点头。

        江伟说了许多,情绪终于平复下来了,又交代了两句这才去了其他病床。

        接下来继续忙碌,陈亮被插管之后就需要帮忙吸痰,等他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口中多了一条管子,虽然提前知道,但是依旧有些别扭难以适应。

        这会儿也没法再说话了,蒙恬恬单方面安慰他,“插管手术进行的很顺利,您现在情况也比较稳定,放心!”

        陈亮勉强露出了一丝微笑来,不过眼神很落寞,麻药劲儿还没过去,他睁着眼睛看江伟在别的病床忙碌,一小会又沉沉睡过去了。

        蒙恬恬帮他吸了痰做好了日常护理工作,接着要搬运氧气罐。

        与昨天不同,昨天只是将氧气罐搬上来使用,但是今天还要把用过的氧气罐搬到一楼充氧,再把充好的氧气罐搬上来。

        工作量一下子增加了一倍。

        “恬恬,咱两一块儿搬去,我那床病人现在情况挺稳定。”护士长胡杨过来叫蒙恬恬。

        蒙恬恬立刻应声,两人一起咬牙抬着氧气罐下楼,尽管昨天搬过,今天也算是顺手了,但是沉重和疲惫却没什么两样。

        到了一楼两人稍作休息,立马动身抬了一个充好氧的氧气罐爬上楼,两个人步履蹒跚,全都咬着牙,但是每次暂时歇下来放下氧气罐时,都很轻。

        搬了一个进病房,蒙恬恬感觉自己脸上的汗水不断往下淌,只能暂时歇一口气。

        下午的时候icu一号床和二号床的两个情况转好的病人做完检查之后,被转入了普通病房,这是蒙恬恬进入icu之后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然而病床却并没有空下来,普通病房的危重病人立马被转入icu,其中一个,是医院被感染的心内科医生曹雨剑。

        这是icu病房里进来的第二个被感染的医生,蒙恬恬心里说不上来的难受,看着依旧昏睡意识模糊的陈亮医生,只能更加用心看护。

        每天例行拍ct的时候,蒙恬恬她们终于有时间短暂走出病房在楼道休息一下,每个护士都用手撑着腰看起来无精打采,而张悦靠在走廊边上跟胡杨说话。

        “那个曹医生啊,唉!看着是不是挺年轻的?才27岁,在疫情发生之前他刚跟媳妇结婚,到现在满打满算也就一个多月时间,看着就让人难受。”

        “才27?”蒙恬恬听了也特别惊讶。

        “对,就27,没想到被感染了……家人肯定难受死了。”张悦说着叹了一口气。

        蒙恬恬不知道说什么好,胡杨问了句,“现在情况怎么样?”

        张悦轻轻摇了摇头,“进了icu那情况哪还能有好的?医生都是在跟死神赛跑,曹医生肺部ct差不多全白了,而且在普通病房隔离的这几天治疗也没什么起色。”

        她又叹了口气,“才结婚一个多月啊!唉,他媳妇肯定特别痛苦。”

        大家听了都不说话了,icu里全都是在跟死神抢生命,进了里面的病人都是危重,虽然也有不少走出icu转到普通病房出院的,然而也时有意外发生。

        再次进入病房的时候,蒙恬恬就下意识的往张雨剑病床那边看,那个年轻的医生脸上带着呼吸面罩,脸上带着微笑跟医生护士打招呼,看起来十分乐观。

        然而蒙恬恬看了看自己负责病床的陈亮医生,他之前也一样乐观开朗,但是插了管之后连话都没法说了,蒙恬恬心里觉得格外不是滋味儿。

        到下午的时候陈亮医生旁边4号病床的病人没能熬过去,医生护士全都围在床边努力抢救也没能留住他的生命。

        从抢救到人离开监护仪器的警报声响成一片,病房也开始变得压抑,有些清醒着的病人茫然而又无助的看着被医生团团围住的床位。

        整个过程持续了十几分钟,人就这么走了,参与抢救的江伟医生伫立在病人床边许久,最后还是无力摆手让护士收拾遗物准备出院。

        在整个医院,现在病人走了医护人员都是说“出院”,事实上也确实是快速出院,以前医院里抢救的病人都会再三让家属签字抢救,实在不行也会让家属见最后一面,然后运往太平间准备身后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