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爱满江城在线阅读 - 019、国家管

019、国家管

        王梦雪有些不太好意思要,但是最后还是在蒙恬恬的劝说下接受了,她拿了衣物有些艳羡的对蒙恬恬道:“你老公也太好了吧,看来以后嫁人也得嫁这样的!太贴心了吧!”

        蒙恬恬听着有些害羞,但是心里却甜甜的,她在武汉一线,背后家人在默默支持,做什么事都不会有后顾之忧。

        王梦雪今天换班之后看起来已经好很多了,人也活跃了不少,跟着蒙恬恬去其他房间给大家分发衣物。

        所有人都纷纷道谢,护士长胡杨也是对着蒙恬恬一顿夸她和她老公,看着大家疲惫却惊喜的笑容,蒙恬恬回到房间立马给家里打了电话也是对孙瀚一顿夸。

        “能为你们做点什么不是应该的嘛,再说这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我当年的战友林虎你记得吧?”

        “记得,你们不是年年还聚会嘛,我以前见过的。”

        孙翰笑道:“这次寄过去的那些衣服啊,都是虎哥跟我一起帮忙搜集的,我们西安退伍的拉了个志愿者群,这次筹集衣物大家帮了很大的忙,大家都想做点什么,这几天我们可能还有别的安排。”

        蒙恬恬有些担心,“特殊时期你们都注意一些,尽量减少外出,现在西安也有不少感染病例了。”

        “这个我知道,平时都挺注意的,现在出门所有人都戴口罩呢,再说我的老婆大人在一线战斗,还上电视了,我也要给你当最佳后勤!”

        “一家人还讲究这些做什么,    我就知道这种时候你肯定也闲不住,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但是前提是自己注意身体不要累坏了,也要注意防护!”蒙恬恬有些无奈,不过也清楚丈夫的性格,所以只好妥协。

        “放心吧,你在那里才更要照顾好自己。”

        女儿琪琪随即也跑了过来,一个劲儿说着“妈妈上电视了”,小脸上满是骄傲和激动,今天倒是没有一直吵着想要妈妈回家了。

        蒙恬恬心里一片柔软,给女儿随口编了个小天使拯救世界的故事才挂断视频,今晚也早早睡下。

        而挂了视频之后琪琪却没有早睡,她跑到书房吵着要画画,孙瀚无奈抱她在椅子上坐好,拿出了她心爱的蜡笔。

        小小的人儿在椅子上正襟危坐,抿着嘴唇聚精会神,胖乎乎的白嫩小手握着蜡笔,眼神格外认真。

        孙瀚在背后看她慢慢画出了一个不怎么像小人儿,在头顶用黄色蜡笔画了一个小圆圈,圆圈还发着光,他有些失笑,“是在画刚刚妈妈故事讲的小天使吗?”

        琪琪摇头继续认真画,纸上逐渐又多出了几个小天使,而小天使的脚下则是踩着一点一点黑色的东西。

        孙瀚有些看不明白,琪琪却指着画里的小天使奶声奶气讲解。

        “这是妈妈和别的护士阿姨们,这是病毒……她们最后打败了讨厌的病毒,都踩在脚下啦!妈妈好厉害!”

        孙瀚欣慰笑着,琪琪又在补充更多的小天使,画纸上头顶暖黄色光晕的小人儿也越来越多,她们每个都画着向上翘起的弯弯嘴角,将黑色小点完全踩在了脚下。……

        第二天进了病房,蒙恬恬看护的陈亮医生暂时状况很平稳,虽然人在icu里,但是非常乐观,偶尔说话都是风趣幽默,驱赶了病房里的紧张和沉闷。

        “蒙护士,你能不能让我自己去上厕所?我感觉我现在状态好的很,完全能自己走路,你给我拿个吊瓶就行!”

        在icu病房里护理患者的大小便也是护士的本职工作之一,况且陈亮医生情况并不稳定。

        “陈医生,您自己也了解现在情况,就别为难我了,再说都在医院了还分什么性别啊,这话您之前也说过吧?”

        蒙恬恬有些无奈,两个人在这磨嘴皮子有一会了,陈亮医生不大想让蒙恬恬帮他更换尿袋,这让蒙恬恬很是无奈。

        陈亮有些固执,僵了一小会之后他终于妥协,但还是小声请求蒙恬恬,“你能不能让江伟过来帮我?你们这年轻小护士……我不是非要分性别啊,主要我也还算个年轻人,这要是传出去了出院了不是得让同事笑话!”

        蒙恬恬想了想趁着江伟医生稍微休息的时候把他叫了过来。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都躺这了还跟护士讲究,每次换班的护士都得来找我,你真是……”

        江伟疲惫的笑,但还是麻利的帮陈亮更换了尿袋,接着又去忙其他的。

        陈亮躺在病床上突然叹气,“看着你们忙忙碌碌的,我在这躺着跟个废人一样。”

        蒙恬恬知道他心里不好受,安慰他,“等好了还能继续一起战斗呢,您就是短暂的休息一下!”

        陈亮笑了笑,让蒙恬恬先去忙别的,他这儿暂时不需要看护。

        蒙恬恬见他情况确实还好,就去帮其他病床。

        护士长胡杨那床看护的是一个五十多岁气管插管的老大爷杨军,昨天基本都处于昏睡状态,今天总算是情况好多了,人也醒过来了,看着精神状态还不错。

        只是一转醒过来就想着要跟家人通个电话。

        “气管插管着呢,这也没法说话,打电话就只能听家人说了,不过他挺想跟家人沟通。”胡杨也有些犯难。

        蒙恬恬走过去帮忙,闻言问杨军,“大爷,您想跟家里人说话是吗?”

        杨军躺在床上艰难点了点头,神情有些焦躁,双手也在焦躁的轻轻挥舞。

        在icu的重症病人,一般有什么小愿望护士都会尽力帮他们实现,毕竟谁也不知道意外情况什么时候会发生,想要跟家人说话也不是什么难以实现的愿望。

        “您会写字吗?手指可以活动吧?”蒙恬恬又耐心问着。

        杨军又是一阵点头,蒙恬恬抬头跟护士长胡杨道:“咱们可以找医生交流方案用的写字板给他写点字,然后跟家人开个视频,这个大爷现在情况还算稳定。”

        胡杨点头,“对,这是个办法,这病房里就有写字板。”

        很快患者杨军就跟儿子开了视频,蒙恬恬帮忙拿着写字板,胡杨举着手机。

        看着屏幕里满脸沧桑插了不少管子的老父亲,他儿子眼泪一下就下来了,“爸,您身体怎么样?一家人都等着您回家呢!千万要坚强,要回来!”

        杨军眼角也慢慢渗出了泪水,他哆嗦着嘴唇但是却没办法发出声音,蒙恬恬连忙解释,“杨大爷在做治疗,没法跟你们说话,我让他写了给你们看。”

        蒙恬恬扶着杨军的手,还要小心护着他手背上插着的管子,唯恐一不小心跑针了。

        杨军哆嗦着手,嘴唇也在不断颤抖,他在写字板上歪歪扭扭的写下了几个大字,“花多少钱”。

        蒙恬恬一愣,没有看懂意思,她也不多问,立刻把写字板展示给手机视频。

        那边杨军儿子一边抹眼泪一边说:“爸,您还担心什么钱啊,住院不要钱,都是免费治疗的,您安心住院好好治,一定要出来!”

        杨军伸出手,嘴巴也微微张开似乎是急切的想说些什么,那边他儿子见状继续解释,“真的不要钱,您别担心了,不信你问问护士她们!”

        蒙恬恬立马明白过来,老人这是担心自己在医院花了很多钱会给家庭造成负担,所以才着急要跟儿子通话问钱的事情,普通家庭一旦有个长期住院治疗的人,经济压力可能会压的全家人透不过气来。

        “大爷您放心吧,真的不要钱,都是国家免费治疗的,不用担心。”

        “对,没骗您,国家管呢!”

        蒙恬恬和胡杨都在劝慰杨军,没成想劝完之后他的眼泪越来越多,他哆嗦着手指继续在写字板上艰难写下一行字。

        “国家和你们又给了我一条命,谢谢。”

        他儿子也在视频里一边抹眼泪、一边感谢国家和蒙恬恬她们这些护士,她和胡杨隔着护目镜相视一笑,好像疲乏都减轻了不少。

        今天整个医院又收治了不少病人,越来越多的病人都需要氧气支持,到下午的时候整个五楼楼层氧气流量明显不够,氧气总阀持续报警。

        这对于一些重症需要持续高流量供养的危重病人来说,简直就是致命的情况,只要氧气出问题,他们的生命就会立刻岌岌可危。

        蒙恬恬她们这些守在病房里的护士立刻联系了设备科,但是设备科给出的回应是,特殊时期实在抽调不开人手,只能护士去尝试修一下。

        护士长胡杨当下就咬了咬牙,“我还不信了,关系病人生命的事情,特殊时期没有人手?没人去我去试试,这东西我之前也接触过!”

        病房里的医护人员本来都在因为氧流量不足的事情着急上火,这会儿立马有一个自告奋勇跟着胡杨,“我也去帮忙,我也不信咱们就没招了!”

        蒙恬恬本来也想去帮忙,但是想想自己确实不擅长修理东西,就留在少了两个护士的病房看护病人。

        困难总是接踵而至,在中心供氧不足的情况下,危重病人吸氧就立刻出现了问题,就需要利用氧气罐改善病人的吸氧条件。

        “把高流量机器连接到氧气罐,调好参数、给病人佩戴上高流量鼻导管,一样能达到高流量吸氧条件!”江伟观察着一个危重病人的反应,快速给出了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