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爱满江城在线阅读 - 016、和家人的对话

016、和家人的对话

        蒙恬恬连忙走到她床边问,“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就是来例假了,肚子有点难受,没事的恬恬姐,你赶紧吃饭吧!”

        尽管话是这么说,但是蒙恬恬还是给王梦雪倒了杯热水放好。

        “你待会好点了起来喝点水,要是实在不舒服就提前跟护士长说一声,明天就在酒店休息。”

        王梦雪点了点头,将自己的脑袋蒙进被子里,蒙恬恬今天实在心力交瘁,关心了几句之后自己索性也窝在床上跟家人打电话。

        “寄给你的衣物应该明天就到了,酒店会帮忙签收吧?”丈夫孙瀚看着蒙恬恬疲惫的脸,一阵心疼。

        屏幕里那张脸看起来又瘦了不少,颧骨和鼻梁处抹了药膏遮住了伤,看起来同样触目惊心。

        “嗯,酒店签收了我下班回来取一下就行。”蒙恬恬回答着,看着琪琪已经一路小跑也凑到了屏幕后面。

        “妈妈!妈妈是不是要回家了?”琪琪撅着小嘴,一张脸上满是委屈。

        “还要几天呢,琪琪想妈妈了吧?在家里乖不乖?”

        “她呀,在家可乖了,就是吵着要妈妈!”孙母过来抱着琪琪,看到蒙恬恬脸上的伤也是一阵叹气。

        那边孙父正在看新闻,电视里报道疫情状况的声音被调小了下去,孙父也站在屏幕后面说了两句。

        “把娃辛苦成啥了,看看这个脸上……多受罪!我看电视里说的你们太苦了,早知道咋能叫你去受这个罪……”

        孙母也是一脸心疼,不过却嗔了孙父一句,“现在抱怨孩子了,去都去了你说这些没用的话,你不是天天在你那打太极的人群里说我们恬恬去支援武汉多厉害,一天能夸十几遍,人家那些老头耳朵都听起茧子了吧,现在恬恬跟你说话呢,净说些没用的!”

        孙父一脸无辜,“我这不也是心疼闺女嘛!”

        孙母继续说着孙父天天在家跟一群老头网上开视频云健身的事,蒙恬恬想象着孙父对着视频打太极又不厌其烦跟人夸奖自己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失笑,她心里知道老两口是把自己当闺女,也是真的心疼自己。

        跟家人聊了一会,感觉心情放松了不少,一天的疲劳仿佛也慢慢消散了,女儿琪琪也渐渐受大人影响开心起来。

        旁边王梦雪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从被窝坐起来了,在跟家人打电话。

        “奶奶,我给您说过我的银行卡密码,你您还记得吗?”

        “啊?我发个短信过去,您好好存着密码,卡里都是我存的钱……”

        “我知道我知道,我现在好着呢,就是想着您要是有用钱的地方以后就拿我的卡取嘛,奶奶,我挺想您的……”

        王梦雪说着说着声音有些哽咽起来,她又缩进被子里,电话没有挂断,被子随着她说话不断颤抖。

        “……不是奶奶,我是说如果,如果我出啥事了您要好好照顾自己……”

        蒙恬恬本来跟家人开着视频,突然听到王梦雪带着哭腔,随便听了几句越听越不对劲,那边王梦雪已经哭着跟奶奶挂了电话,整个身体缩在被子里压着声音哭。

        “琪琪乖啊,妈妈有点事明晚再跟你说好不好?”

        “妈妈,是不是有人在哭呀?”

        看着琪琪单纯好奇的大眼睛,蒙恬恬不知道如何回答,她快速挂了电话坐在王梦雪床边,被子里的人仍然在压着声音哭泣。

        “怎么了?是不是今天太辛苦了?”王梦雪伸手隔着被子轻轻拍打王梦雪的身体。

        被子里的身体一僵,哭声停了几秒,但是身体还是在颤抖。

        “恬恬姐,我没事……”

        王梦雪掀开被子,努力憋住哭声,但是眼泪刷刷往下流。

        “这是怎么了?是不是痛经?”

        “恬恬姐!”王梦雪哇的大声哭了起来,一把抱住了蒙恬恬的胳膊,抽抽噎噎的问,“要是咱们真死在这儿了,就再也回不了家了!”

        “乖乖的,好好的怎么老想着死不死的?我知道你害怕,来这儿的谁不害怕呀,怕感染怕死,但是怕没用,来都来了也咬牙坚持这么些天了,你甘心中途放弃吗?”

        蒙恬恬耐心哄着,抽出一张纸帮王梦雪小心的擦脸颊上的泪水,她颧骨处水泡今天被磨破了,看起来还有些溃烂发白。

        “可是我怕自己不行,我觉得快要扛不住了!”王梦雪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蒙恬恬心里一酸,自己也险些跟着哭了起来,这几天所有医护人员都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就连她今天在被病人抓住衣服的时候脑子也是一片空白。

        “是太累了吗?累了咱们不要逞强,跟护士长说一下休息。”

        “不是……不是太累了,就是今天来例假肚子有点疼,现在已经缓解了,可是我就担心我现在这个样子……新闻里好多医生护士都感染了,我想着我要是感染了,我奶奶该有多伤心啊!”

        王梦雪抽抽噎噎的哭着,蒙恬恬被她的哭声感染,快速拿起帮王梦雪拍背的那只手抹了一下眼角,这样的问题她不是没有想过,只是每次短暂的有这种想法就立刻强制自己不要去想。

        “咱们一定会一起回家的!平平安安的回家!”蒙恬恬耐心安慰着王梦雪,也算是在安慰自己。

        王梦雪哭着哭着,靠在蒙恬恬的手臂上就那么睡着了,蒙恬恬看着她疲惫的脸心中有些感慨,她悄悄起身拿起桌上的红霉素软膏帮王梦雪擦脸上的伤,即使这样她也没有醒来。

        “叮咚!”

        手机短信提示音响了一下,蒙恬恬被惊了一下,又看了看睡着的王梦雪,她眉头微微皱起,即使在睡梦中依旧倔强的咬着嘴唇,还好短信声音并未吵醒她,枕边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

        蒙恬恬不经意扫了一眼,屏幕上没有显示短信内容,倒是锁屏壁纸的上自己设置的字十分显眼。

        “如果我不幸感染死了,请把手机交给我奶奶,备忘录里有要给她的东西。”

        蒙恬恬看着这句话,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手机屏幕暗了下去,王梦雪躺在床上睡的并不踏实,手脚偶尔会微微抽动一下,蒙恬恬帮她盖好被子,也回到自己床上。

        她拿起手机,鬼使神差的给丈夫孙瀚发了条消息,“老公,我爱你和琪琪!我一定会平安回去,晚安!”

        第二天一早,王梦雪已经恢复了精神,不过一双眼睛看起来还是红红的。

        “恬恬姐,我……”王梦雪有些不好意思,“我是不是太爱哭了?才来几天呀一直哭。”

        “压力这么大还不能哭了啊?说实话我昨天也哭了,进了icu压力太大了,看着病人手术插管我吓的发抖,也在旁边悄悄哭呢!”

        “啊?恬恬姐,你也会哭啊?”

        王梦雪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我觉得就我自己是爱哭包,你们每个人都可厉害了,没想到你也会哭!”

        “我怎么不会哭啊?那天收拾遗体的时候我就在偷偷哭,就是没让你发现而已。”

        “原来你也会哭啊,我还以为就我……”

        王梦雪咬着下唇,吸了吸鼻子有些想哭又有些想笑。

        “不止是我,护士长她们压力也都特别大,也会害怕也会哭,不过面对病人的时候咱们可不能露怯,你今天怎么样?还难受吗?不行就请一天假休息。”蒙恬恬看着王梦雪情绪好多了,心里也放心了不少。

        “没事了,我来例假就第一天特别疼,今天好多了,穿着防护服来例假简直就是一种灾难,还好昨天垫尿不湿了,不然就惨了!”

        王梦雪吐了吐舌头,今天看起来确实气色好多了,情绪也好了不少。

        今天跟蒙恬恬她们一起换防护服进去的还有一个记者,这让大家一下子都拘谨了不少。

        “我们可以看到这些都是战斗在一线的护士,马上要进入感染区的这一批是从西安过来支援的,她们已经在这里奋战一个周了,我们可以看到她们都十分疲惫,但是眼神依旧很坚定。”

        “我还没接触过记者呢,待会要是慌了多尴尬啊!被拍到了指不定全国人民都能看到!”王梦雪在进去之前偷偷拽了拽蒙恬恬的手。

        “不要怕,该怎么样就怎么样,相信自己!”蒙恬恬给王梦雪加油打气。

        穿了防护服之后蒙恬恬她们率先进了感染区,而记者还在身后边走边介绍。

        “这个防护服穿上之后十分沉重而且不透气,我刚穿上一会儿就觉得身上开始冒汗,还有这个护目镜和n95口罩啊,非常有挤压感,昨天我们拍到的护士刚出来的情况,她们脸上都有水泡,看起来非常疼……”

        蒙恬恬她们脱离了记者快步走进自己需要负责的病房交接,昨天田海进行了气管插管,今天不知道情况好点没。

        徐婷疲惫的靠在床边,手中的笔还在不断记录着病人情况,蒙恬恬快步走过去,接近病床的时候却是一愣。

        昨天病床上躺着的还是病人田海,但是今天却换了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

        “这……昨天的那个病人呢?”蒙恬恬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她强压住自己心中的难过问道。

        “田海啊?他昨天夜里走了,唉!”

        “走了?”

        蒙恬恬张了张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分明都已经十分尽力了,但是结果却还是如此,在icu每天都有新床位被腾出来给新进去的危重病人,而本来床位上的病人只有两种结果——要么转普通病房了,要么永远“出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