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九三之农民乐队在线阅读 - 第三百章 有难同当

第三百章 有难同当

        “小梁!杨哥!大家少说一句好不好?”张玉在发现气氛不对后,就跑出来当和事佬,她自然不希望梁凉和杨东利在这里吵吵起来。

        “不行!他必须向我道歉!”杨东利并没记起梁凉是何许人,蓝月歌舞厅的老板在蓝迪市是很有势力的,他和对方是朋友关系,当然不会在乎一个普通人的态度,道歉还是小事儿,不摆一桌根本就不行。

        九十年代人们还不知道要钱,摆一桌酒席请客就算是最大的利益了。

        如果杨东利不这么咄咄逼人,梁凉是准备得过且过的,双方又没什么深仇大恨,各退一步就完事儿了。

        再说老子说什么了就赔礼道歉?

        “对不起!杨哥!算我错了怎么样?”梁凉还是说了对不起。

        “杨哥!这边小梁都说对不起了,算了吧!”

        “算了?不能算了,这必须请客,否则我的面子往哪儿搁?”

        杨东利的话让凉凉有些差异,他想看侏罗纪动物一样看见着杨东利。

        自己这是遇到奇葩了吗?

        他是不是觉得吃定了自己?谁给他的自信?难道这货祖上在印度呆过,学会了迷之自信?

        老子都说对不起了,你还没完了。

        “杨哥!我已经说过对不起了,你这样就没意思了吧?”

        “什么叫没意思?你在背后说我坏话,这就是诬陷诽谤,今天不请两桌客老子的面子找不回来就别想走。”

        “你有个鸡毛面子!你算干什么吃的还有面子?在连湾市混不下去跑蓝迪来骗吃骗喝骗色,黑马白鼻梁子,你算个什么东西!”

        梁凉的忍耐是有限度的,18岁正是血气方刚天不怕地不怕的时候,你跑老子面前装什么比呀!

        梁凉突然变脸让杨东利有些不适应:“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我说你跑老子面前装鸡毛比呀,给脸不要的东西。”

        杨东利的手有些颤抖地指着梁凉:“你…你…”

        “你个鸡毛!能说出来就说点,说不出来就闭嘴滚蛋!”

        “信不信…”

        “干啥?咬我还是要打我?看你那快被酒色掏空的身板,大街上风一猛点你都得抱电线杆子,看你那张花店里纸花人一样惨白的脸,我都怀疑你一口气上不来把自己憋死,就你这熊样还准备动手呀?”

        “好!好!你等着,有能耐别走!”

        “你能找谁找谁去?爱找谁找谁去,我保证不走!我看看你能找来谁!”

        杨东利嘴里说着好好转身走了。

        “呸!给台阶你不下,想吃老子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行,什么玩意儿!”

        这回张玉有些尴尬了:“小梁!不好意思!我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张玉姐!这和你没有关系,遇到奇葩了谁也不愿意,但你遇到了也没有办法。”

        “你要不要先走?他一定去找蓝月歌舞厅的老板去,他和岚月歌舞厅的老板是朋友。”

        “我为什么要先走?那样显得我没理一样。”

        “蓝月歌舞厅的老板在蓝迪市是很有名的人,咱惹不起可以躲。”

        “他们还咬人不成!”

        映山红乐队的人也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这眼看就要打起来,她们躲在一旁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梁凉想了想,把赵小桥拉到一边说了两句。

        赵小桥转身走出了后台。

        几分钟以后,有四个青年在杨东利的带领下来到了后台。

        “就是这小子!他是跑到蓝月歌舞厅来捣乱的。”杨东利指着梁凉说道。

        一个青年过来一把就薅住梁凉的脖领子:“敢跑到蓝月来捣乱?    你给我出来!”

        “松手!拽坏了我的衣服?    你可能赔不起!”

        “哎呀!你还挺牛逼的,出来出来!要不是担心碰坏老板的东西?    老子现在就扇你!”

        那青年并没有松手?    拽着梁凉的脖领子,就往外拖梁凉。

        梁凉又不是死狗?    自然不会被对方随便就拖走了。

        虽然十七十八力不全,但梁凉出身农村?    干过不少力气活儿?    在力气上并不比对方小,就和对方撕扯起来。

        别看对方处于二十五六正当年阶段,在撕扯过程中,还真就没占到多大便宜。

        另外一个青年看到同伙竟然拿不下梁凉?    就过来帮忙?    一把抓住梁凉另一只手臂。

        这回梁凉没辙了,双拳难敌四手,饿虎还怕群狼,他又不是武林高手,两个人对付他只能束手就擒。

        “把他拖后面的胡同里?    狠狠削他一顿,敢到蓝月歌舞厅来捣乱就是找死!”有人恶狠狠地说道。

        杨东利一脸得意地晃荡到梁凉面前:“你不是挺牛吗!看你还牛不牛!”

        梁凉用怜悯的眼光看着杨东利。

        “杨东利!怪不得你们乐队越混越完蛋?    有你这种智商欠费的领头人早晚得完蛋。”

        “我们完不完蛋你没有资格评说,但现在你好像是要完蛋了?    你好像也是个玩音乐的,把你的手指打断?    让你以后去要饭?    把他拉出去一个手切两个手指下来!”

        这个主意可是有些歹毒了?    这王八蛋想让老子当残疾人!

        抓着梁凉的两个青年就往后门拖梁凉。

        张玉这个时候突然就挡在了梁凉面前,一把抱住梁凉。

        “你们不能带走他,他是蓝鲨乐队的主唱!”

        张玉这么一说,杨东利这才想起这个有些面熟的青年是谁了。

        但是看到张玉抱着梁凉,他心里的火不但没小,反而烈烈燃烧起来。

        “管他是谁?今天一定要废他!张玉你躲开!”

        “我不躲!要废就连我一起废!”

        “臭娘们!不是抬举的东西,把她弄一边去。”

        “张玉!你躲开,这不是你能掺和的事情。”梁凉的手被人抓住了,但是嘴还是能说话的。

        “不!是我把你带到后台的,我当然有责任,虽然我可能帮不了你,但是有难同当还是做得到的。”

        梁凉想说什么但却不知道说什么。

        第三个青年走过来,生生把张玉从梁凉身边拖开,推倒在墙角。

        “女人跟着凑合什么!把他拖出去,废了!”

        那两个架着梁凉的青年就把梁凉往后门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