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神医狂妃:邪王的心尖宠妻凌婧百里绯月长孙无极在线阅读 - 第1378章 挖心,不和你玩了34

第1378章 挖心,不和你玩了34

        素衣这几晚睡得晚,睡得也不是很熟。

        浑浑噩噩中嗅到若有若无的熟悉气息。

        虽然她觉得心底那个答案很荒谬,但她不可能每天做梦梦到的吧?

        “是。”

        殷玄墨猝不及防的承认。

        素衣双拳倏握,“殷王爷这是什么意思?“

        她让阿朵带话说要见他,是要和他开诚布公的直接谈谈,她不可能留在南疆了。

        但殷玄墨深更半夜悄悄出现在她床边,在他目前那么忙的情况下,总不可能是闲的吧?

        既然这么注意她,那肯定是她还有作用。

        她想离开南疆不就变得困难了?

        殷玄墨冷静地俯视她,“你真的不知道?”

        “事到如今,不要说你真的是在乎我这个人。殷王爷,这很可笑!”素衣愤然。

        “为什么不?”殷玄墨说得毫不犹豫。

        素衣压下眼底的愤然,深深吸了口气才道,“殷王爷,我要见你是想告诉你,除非你杀了我,或者关我一辈子,否则,我不会留在南疆的。”

        这次她是认真的!

        “我自认为从没有什么对不起你过,你也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们不要弄得那么难看。这才郑重要见你,和你请辞的。”

        “如果,”她直直的看着他,“殷王爷要强留我,或者,只有殷王爷你死了我才能解脱离开,那我一定会找机会杀了你!”

        “是么?”殷玄墨凝住她的目光深沉得令人心颤。

        “倘若你真下得了手,小姑娘,我的命给你。”

        素衣:“!!!”

        一句话惊雷在脑子里炸开一样。

        他什么意思??

        素衣望着殷玄墨,怎么也无法理解他为何会改变这么多?

        殷玄墨这样的人会把命真的给她?

        是她疯了出现幻听还是眼前是个假人?

        他这种心中只有南疆,只有天下和百姓的人,会随随便便把命给她一个小丫头?

        她惊楞得都觉得莫名其妙了。

        素衣不明白,真的不明白,可是无论如何,她不能再留在他身边了。

        她过不了自己心底那关,她也无法再自欺欺人了。

        但她认清了一点,“殷王爷,你打算把我关在这里一辈子吗?”

        殷玄墨凝视她片刻。

        “在南疆京都范围内,你是自由的。”

        !!!

        那她不还是不能离开!

        但总比限制在这王府的一栋寝楼里好。

        “很晚了,你休息吧。”话落,殷玄墨转身离开。

        殷玄墨离开后,素衣迫不及待去试探性的恰出房门,门口的侍卫恭敬行礼,却没再次阻拦她。

        殷玄墨说的是真的,她真的相对自由了。

        她一定会找机会离开的。

        翌日,得了相对自由的素衣一刻也不想在这王府多呆,正要出府的时候,一辆马车停在了府门前。

        马车里跳下来一个穿着和模样都十分精致好看的小男孩。

        “素衣姐姐!”小男孩刚下马车第一眼就看到正出府门的素衣,当下惊喜无比的高兴跑过去,拉住素衣的手,仰头乖巧萌软得不得了,“素衣姐姐!”

        素衣诧异过后也真心高兴了几分,“世子殿下。”

        殷离有些委屈巴巴,“素衣姐姐,这才几个月没见,你和我都这么生分了。”

        又上下打量了素衣几遍,关心她,“素衣姐姐,你身子可都恢复得大好了?”

        素衣是真的喜欢殷离。

        和殷玄墨无关。

        她和百里绯月一样,见到殷离第一眼就喜欢。

        殷离这样贴心乖巧又聪明善良的漂亮孩子,很少有人能不喜欢。

        “我没事。你怎么样?”

        又四下看了看,没看到马车里再下来人。

        “你一个人?”

        殷离摇摇头,自然而然的把素衣往王府内拉,一边走一边道,“我和娘亲一起来的。因为中毒的人还有很多,刚刚娘亲一到就带着人去帮御医们的忙去了。我知道你现在在王府嘛,怕你一个人不好玩,就先回来找你啦~”

        他献宝一样,“我还给你带了礼物哟~”

        素衣真心的笑了几分,“谢谢世子殿下。”

        殷离不满了,“离儿。素衣姐姐,你和娘亲她们一样,叫我离儿就好。”

        这,不好吧。

        但碍于殷离那柔软的小眼神,素衣只能叫他离儿。

        殷离开心得不得了。

        等素衣和殷离在素衣的院子里坐下来时,殷离一边让人把他给素衣准备的礼物一件件搬进来,一边小心翼翼的悄悄观察素衣。

        素衣则是让阿朵赶紧让人送吃的喝的来。

        怕殷离路上没吃好喝好。

        殷离也乖巧,虽然千虞色这个娘亲一路上把他照顾得很好,现在根本不渴也不饿,但阿朵送上各种吃喝后,他还是挑可以吃的乖巧的吃了不少。

        只是全程都在悄悄观察素衣。

        素衣就算再马大哈也察觉到了。

        还贴心的把阿朵等人支出去后,才压低声音道,“小世子殿下……”

        “离儿。”殷离软声认真纠正。

        好吧,“……离儿,你是不是有什么悄悄话要对我说?”

        殷离点头,又摇头。

        素衣不解。

        殷离咬了咬小嘴唇,还是开口了,“素衣姐姐,婧姨姨的娘亲和师尊的事,你听说了吗……”

        素衣一愣,垂眸道,“听说了。”

        殷离手中的糕点也吃不下去了,漂亮的小脸上满是难过。小男娃低声说道,“素衣姐姐,我很难过。我不知道要怎么办。我希望所有我在乎的人都好好的,都开心,都不难过。可是……”

        “我好喜欢婧姨姨,我也好喜欢祖母,我也喜欢婧姨姨的师尊。可我,我也喜欢阿爹……”

        小男娃黑葡萄一样的眼睛里沁出水色,雾蒙蒙的。

        这一刻,素衣无比的感同身受。

        眼前的小男娃,比她那种挣扎何止两难数倍。

        素衣有些心疼的轻轻抱住眼前的小男娃,“不是你的错。你不要怪自己呀。”

        殷离声音闷闷的,“素衣姐姐,我喜欢大景的百姓,凤鸾的百姓,南疆的百姓。我希望四海诸国所有的百姓都有衣穿,都有饭吃。”

        “素衣姐姐,我是不是太贪心了?“

        “不是。”素衣肯定道。

        殷离却从素衣的怀里站直了小身子,就用那小小的身子和小小的手臂反抱住素衣,“素衣姐姐,我其实贪心的。我发现了。我这次回南疆,我想要和阿爹学习怎么治理国家,我想要带领南疆富强。我想要南疆百姓都过上富裕和乐的好日子。这样阿爹再也不用为了南疆而去算计……”

        他咬了咬唇,吞下了没说的话。

        “素衣姐姐,我会保护你。阿爹不放你离开南疆,我不能私自做主。但只要我在南疆一天,我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包括……父王。”

        阿爹都不叫了,直接称呼殷玄墨父王。

        小男娃没说一丝一毫的假话,全是暖暖真心。

        素衣突然觉得鼻腔眼眶莫名酸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