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神医狂妃:邪王的心尖宠妻凌婧百里绯月长孙无极在线阅读 - 第1377章 挖心,不和你玩了33

第1377章 挖心,不和你玩了33

        殷玄……墨?

        殷玄墨?

        殷玄墨!!!

        她想质问他,她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一个声音。

        她想打他,并没有被地痞伤到的手臂,却怎么也抬不起来。

        是殷玄墨的错吗?

        当初她有机会离开南疆的,是她自己没选择和萧然萧大人走!

        她原本可以陪在小姐身边的,哪怕帮不了什么,但她至少可以陪在小姐身边的。

        是她自不量力觉得自己在南疆或许可以为小姐做些什么。

        是她是非不分任性妄为,曾经被眼前的男人害成那副样子,没死成后反而慢慢觉得对他有些喜欢。

        眼前这个男人一直都很清楚明白的摆明了他的立场,从她知道有这个人开始,从她认识他第一天开始,他一直在做的,要做的,都是为了南疆而不惜一切。

        她是现在才认识到吗?

        现在才知道不?

        不是!

        不是!

        所以她该怪他吗?

        她该怪的是自己!

        她身为小姐的丫鬟,却没能时时刻刻都在小姐身边伺候照顾。有机会回去也不回去。这是她不忠。

        她身为女子,对一个伤害过自己的男人生了好感。这是她自己犯贱!

        拥挤不堪的长街,死寂。

        ‘噗’!素衣生生一口鲜血呕出来,整个人直挺挺晕厥倒了下去。

        ……

        南疆京都百姓也好,朝臣也罢,这几天都很忙。

        他们的摄政王带出去的兵将越来越多的人呈现中毒症状,即便是南疆这样医毒之术很占优势的国家,面对那么多人大面积的中毒,也有些棘手。

        忙得够呛。

        整个南疆朝廷都忙,殷玄墨这样的身份自然也避免不了。

        他甚至更忙。

        从回到京都,除了亲自把素衣送回摄政王府那次,之后这几天就没回过王府。

        此刻,夜半三更,南疆摄政王府殷玄墨这个摄政王的寝楼主寝室外,一条修长人影悄悄伫立于窗外,默默地注视著室内。

        在昏暗的烛火下,床上有个少女正跪伏在被褥上握拳拚命捶打,好像她的双手不会痛似的。

        或许比起她双手的痛,她心中那无处宣泄,痛恨自己的感觉更痛。

        她恨自己。

        直至天蒙蒙亮,烛台火亦灭,那少女好像终于发泄够了,才无力地歪躺下去睡著了,窗外的人这才悄然进入寝室内,轻轻为少女盖上被褥。

        又凝视少女许久后才转身离去,出府。

        翌日,阿朵小心翼翼来伺候素衣起床。

        素衣顶着两个大黑眼圈,没有什么喜怒。

        阿朵也不敢乱说话。

        素衣姑娘被摄政王送回王府都五天了,整整五天,素衣姑娘没和任何人说过一句话。

        阿朵心底担心,在素衣吃完早饭后,试探性的开口道,“姑娘,刚刚师小姐的贴身婢女阿梅又来了,说她家小姐想来看看你,问你方便不方便。”

        阿朵是没抱希望的。

        “见。”

        阿朵一愣,素衣姑娘说话了!

        “那我现在就出去给她说!”

        虽然她一直不怎么喜欢师小姐主仆,但素衣姑娘愿意和人说说话太好了!

        素衣姑娘这样活泼率直的性子五天没说话,阿朵真的差点急死了。

        不多时,师卿卿到来。

        阿梅和阿朵都去了外面,把空间留给师卿卿和阿朵。

        师卿卿打量着素衣,“素衣姑娘,身子可好些了?”

        素衣望向她,扯了扯唇角,略歪头笑了一下,“师小姐放心,我不会说出你的。”

        她这么急吼吼的来见她,不就是为了堵住她的嘴吗。

        师卿卿也笑了一下,“我既然敢帮你,就不怕你说出去。”

        说到这里师卿卿叹了口气,有些可惜,“怎么还是被带回来了?”

        素衣盯着她,更直白,“我不会留在这里的,师小姐不必试探我。”

        师卿卿这次笑出了声,“素衣姑娘果然是个聪明人。”

        她聪明吗?

        她要是聪明,就不会什么都做不成了!

        素衣闭了闭眼,师卿卿非常识趣的起身,“那我就不打扰素衣姑娘休息了。”

        师卿卿离开后阿朵跑进来,“姑娘,师小姐怎么这么快就出去了。她是不是……”欺负你了?

        “阿朵姐姐,我又饿了。”

        “我马上让人给姑娘你准备吃食!”太好了,素衣姑娘主动要吃东西了,看样子要恢复了!

        还有更让阿朵惊喜的,素衣吃完后,又开口道,“阿朵姐姐,如果殷玄墨回府了,麻烦让人告诉他一声,我要见他。”

        阿朵愣了一下,“好。”

        当天晚上,殷玄墨再不动声色半夜回府时,影卫说了阿朵传达的事。

        “主上,素衣姑娘说要见您。”

        五天了,她终于肯见他了么。

        熟悉的寝楼。

        今夜素衣依旧没睡。

        待殷玄墨一进入寝室,影卫和侍卫皆留步伺侯在外头,并细心地为殷玄墨关上房门。

        凝望着窗外的素衣听到声响回头,“殷王爷,”她几乎是咬著牙根说话的,带着些嘲讽,“这几晚我睡着后,是你来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