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神医狂妃:邪王的心尖宠妻凌婧百里绯月长孙无极在线阅读 - 第1376章 挖心,不和你玩了32

第1376章 挖心,不和你玩了32

        危险肯定是危险的。

        毕竟南疆的山林地形复杂,毒蛇猛兽也多。

        但越危险,地形越复杂,被追兵找到的可能也就越小!

        只要避开第一波追兵,她就绕回来,想办法看看能不能联系上大景在南疆京都的暗桩。

        素衣心底明白得很,自己不管是翻山越岭或者是走官道,就算没有追兵,她的脚程都太慢了。

        现在离当初她听到殷玄墨和密探的对话也过去快两个月了。还是只能寄希望大景在南疆的暗桩把消息送出去。

        素衣不敢去想现在是不是已经晚了,但愿,但愿一切都还来得及!

        此时此刻的南疆摄政王府已经乱成一锅粥。

        向来临危不乱的管家急得脸色都白了,“没追到?”

        护卫首领面色也不好,“离开京都的数条官道,大家来来回回找了数次,没发现素衣姑娘的身影。”

        一个毫无武功且手无寸铁的小姑娘,短短两个时辰,还能插翅飞了?

        管家心底咯噔一下子,有种不好的预感。

        要是素衣姑娘遇到什么歹人……

        管家不敢想下去了。

        “继续找,掘地三尺也要找出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管家不说护卫首领也要这么做。

        就算找得到,他们这次失职的责罚都会很严重。若素衣姑娘真出了什么意外,他们也只能提头谢罪了。

        这边继续安排找人,虽然没大张旗鼓,是私底下行动的,还是没瞒过府内师卿卿主仆的眼睛。

        阿梅松了一口气,现在都没人来问她们,看来不会再怀疑到她们和这事有关了。

        “小姐,”阿梅压低声音,“王府的护卫都没找到人,你说那素衣又不会飞天遁地,藏哪儿去了?”

        藏哪儿去了?

        师卿卿垂眸。

        既然没走官道,那只能是进山了。

        这位素衣太过胆识过人,连王府的护卫都没往这方面去猜吧。毕竟,南疆的山和大景那些山可不同。

        别说一个小丫头进去,就是一个壮汉单枪匹马进去,想要囫囵出来都不容易。

        “小姐?”

        师卿卿回神,淡淡道,“王府的护卫都找不到人,我如何猜得到。你这么关心她做什么?”

        阿梅呐呐道,“奴婢只是怕……”

        “行了,此后不必再提她。”

        “是。”

        的确,南疆的大多数山里都很危险,包括京郊外的山。但他们都忽略了一件事。

        或者说看轻了素衣!

        南疆许多山中物产丰富,包括各种药植。素衣靠着一路采的药趋避毒虫猛兽,三日后,虽然整个人憔悴了不少,但完整无缺出现在了南疆京都邻城的街道上!

        当然,素衣还是用一些药草汁液改变肤色等简单易容过的。

        此时此刻,素衣垮着在山中自己用柳条编制的简易篮子,篮子里整整齐齐放着不少药草。

        脸色晦暗,身形瘦小,披头散发,衣服破破烂烂。

        和街边的乞丐也没多大差别。

        这一路走来,在山上吃的那点野果子早就消食殆尽,素衣又累又渴,精神极度紧张又疲惫。

        观察了一番,街面上一片升平,素衣暗暗咬了咬牙,选了一家医馆走进去。

        现在快晌午,医馆已经没什么人,只有一个少年正在整理药柜。

        素衣上前,一副鼓足勇气才开口的模样,“小哥,请问你们这里收药材吗?都是我自己在山中采的,纯野生的药材。”

        那少年是医馆大夫的关门弟子,一看素衣这破破烂烂的憔悴模样,就以为她是贫苦人家的姑娘。

        温和一笑,“收的。不过要先看看姑娘你采的药材。”

        “自然自然。”素衣露出感激激动的表情,赶紧把小篮子送上去。

        那少年看到篮子里整整齐齐品相上佳的数种药草,有些讶异的看了素衣一眼。

        素衣故意小心翼翼的问,“小哥,这些不行吗……”

        “姑娘放心。姑娘采这些药非常好!其中有两味还很难得。如果姑娘愿意,二十两银子我们收下。“他给了最良心的价格。

        “啊!愿意,愿意!实在太感谢你了!这可是帮了我的大忙!”

        很快,那少年给了素衣银子,素衣把篮子留下。

        素衣又道了谢要离开前,才又小声问,“小哥,我打算去京都投奔亲戚,想打听一下,最近路上太平么?”

        “我们这里离京都不过百里之遥,一天的路程,来往又都是官道,太平得很,姑娘你放心。不过……你到底是个小姑娘家,最好是和人结伴同行。”

        素衣又道了谢,才出了医馆。

        心底暗暗道,这样来看,她跑了,王府并没有搞得全天下都知道,派人找多半都是悄悄找的。

        这样一来,她的机会又大了点!

        素衣先去买了几个包子垫肚子,飞速解决了吃喝问题后,素衣开始找人打听凤鸾女帝的事。

        一边打听一边戒备四周。

        她是故意的,她一个乞丐模样的生面孔打听这些事,就不太正常,肯定能引去起有心人的怀疑和注意!

        这地方离南疆京都近,肯定也有大景的暗桩。她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大景暗桩比王府的追兵先一步找到她。

        当然,她也不能坐以待毙。

        素衣一边故意找人打听,一边往那种容易逃跑躲藏的地方走,以往万一先来的是王府的人。

        然而,素衣不知道,早就有人盯上她了。

        不是大景的暗桩也不是王府的追兵,而是一波地痞流氓。

        那些地痞看到她采的药从医馆换了银子出来,就互相使了个眼色。

        此刻素衣走到一偏巷,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感觉不对,拔腿就往前跑。

        却在巷子口被两个突然闪身出来的男人挡住。

        “呵呵呵,小丫头,你这是要往哪里跑啊?”

        素衣回头,后面果然也有几个流里流气的男人跟了上来。

        “小丫头,把你先前赚的银子交出来,我们就饶你一条小命。”

        这些王八蛋,简直趁火打劫!

        不过银子的确没有命重要,素衣最怕的是她给了银子,这些人还是会伤害她。

        他们看她的眼神就不对劲。

        素衣暗暗提了口气,给自己壮胆。

        冷静,冷静。

        找准机会把银子扔出去,再跑!

        “小丫头,磨蹭什么呢?要哥哥们自己来你身上搜不成?”地痞看她的眼神越发露骨。

        说不怕是假的。

        但她不能怕。

        “我……我给你们就是!你们放过我……”素衣装作很害怕的样子去摸自己的荷包,荷包里还有她采的一些毒草叶子。

        这毒草叶子碾碎的汁液有剧毒,但眼前她显然没办法用这点毒草叶子去毒倒这些人。

        等等,有了!

        荷包里不止有毒草叶子,也有先前换的银子。隔着荷包,素衣揉碎了那些毒草叶子。

        而后猛地一把把荷包扔了出去,“银子在荷包里,你们自己去拿!”

        毫不意外,其中几个人去捡那荷包,剩下几个人却朝素衣逼近。

        素衣弱弱的开口,“你们说了,说了把银子给你们就放过我的……”

        “嘿嘿,小丫头你一个人多无聊,哥哥们陪你玩玩不是更有趣?”

        突然,“啊~!”一声惨叫把那几个围向素衣的人都惊了一跳。

        就是这瞬间,素衣从他们中间灵活的鱼鳅一样钻了出去。

        飞速拼命跑!

        “小贱人,你居然敢下毒,抓住她!”

        素衣根本不敢回头看,跑得两耳轰鸣脑子里都要沸腾了一样。

        她觉得自己心脏都要从嘴巴跳出来,但她不敢停下,只能一直跑一直跑。

        当身体到了某种极限的时候,一种绝望袭了上来。

        她是不是这辈子都没机会再见到小姐了?

        就在素衣坚持不住要倒下的时候,突然有人吼了起来。

        “摄政王殿下回来了!”

        很快那些激动的声音带了别的情绪,“情况不太好的样子……”

        “你们是傻的吧?我就是从水月绿洲过来的。我告诉你们,虽然我们的战士不少也遭了暗算,中了毒。但是那凤鸾女帝和西域圣教圣尊可都死在水月绿洲的大漠里了!这还不止呢,西月国上任君王东方烨也被废了。凤鸾和西月遭逢巨大变故,四方诸国的势力就要重新洗牌了,我们南疆崛起的机会也到了!”

        “这是真的?”

        “这还能有假?”

        周围的人情绪陡变,欢呼声不绝于耳。

        素衣却彷如坠入无底冰窖,整个人从头到脚透心凉。

        夫人和小姐的师尊都……

        她不信!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那小姐该有多难过啊!

        “小贱人,可算是逮住你了,你再跑啊!”追上来的地痞狠狠揪住素衣的胳膊,“快把解药拿出来!”

        素衣有些迷茫的侧头看向抓住自己这些人。

        那些地痞一楞,“小贱人你哭什么?我们还没把你怎么着呢!敢下毒,你哭的时候还在后头!”

        来不及了,什么都来不及了。

        她终究是半点没帮到小姐。

        她是世上最无用的大丫鬟。她根本不配……

        “小贱……啊!!!”

        又是一声惨叫,那抓住素衣准备打她耳光的手臂直直飞落了出去。

        周围陡然寂静。

        素衣泪眼模糊的抬头,就看见了殷玄墨那张不苟言笑冷酷无情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