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都督佛朗机

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都督佛朗机

        这种安全上的承诺,虽然是虚无缥缈。

        可这些叛军们,却很吃这一套。

        人总愿意自己愿意相信的事。

        更何况,对方还拿出了真金白银。

        至少现在北方省的情况,比其他地方要好的多。

        人心开始渐渐的恢复。

        物价开始渐渐的稳定。

        商人们终于开始打开门做生意。

        士兵的薪水,虽然少的可怜,却也开始发放。

        苦难还在继续,可是希望还在。

        击败了西班牙军队的伟大将军,尊贵的王子,大善人,以及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甚至据说还是一个对于教会抱有好感的人,这个拥有一切好名声的人,现在却已是声名鹊起。

        人们坚信的认为,那位善良的国公,会保护他们。

        王细作在北方省的产业越来越大,他成了越来越土地的拥有者,可他谦卑的自称自己只是方大善人忠实的奴仆,越是如此,人们对于那位大善人,便越发的心怀敬畏。

        许多商人,不约而同的开始围绕在了王细作的身边,毕竟,现在他已控制了整个北方省的各行各业。

        他所拥有的土地的财富数之不尽。

        北方省并非没有保王党,可是在经历了危机之后,保王党已经深受重创,何况在这个时候,西班牙国王也已焦头烂额,正在紧急的处理着即将要破产的政府还有西班牙内部日益增加的不满,以及神圣罗马帝国内部离心离德的帝选侯们。

        这些潜伏起来的保王党们曾一度认为,杀死这个东方人的奴仆,掠夺他的财富,就可以解决当下的危机。

        可是……他们势单力薄。

        因为此时整个北方省稳定下来的根本,并不在于王细作带来的这些财富,而是来源于王细作巧舌如簧,所提出的远景。

        一旦除掉了王细作,那么,势必要触怒那位传说中的方大善人,哪怕方大善人不与之为敌,而后续方大善人对于北方省的援助承诺一旦落空,后果都将是灾难性的。

        继藩*方援助计划,是北方省人心稳定的基石,任何人破坏它,都会是整个北方省各个阶层的敌人。

        左右逢源的王细作很快就成了贵族们的好朋友,商人们可以信赖的伙伴,市民们的衣食父母,以及农民们眼里的大救星。

        任何的沙龙和宴会,他都是最受瞩目且最闪亮的那个。

        每到一处,他就登台,一遍遍的告诉所有人,方大善人在得知了危机之后,如何寝食难安,如何夜不能寐,他为北方省的人民操碎了心。

        人们于是欢呼。

        贵族们或许不相信这些鬼话,可是叛乱的贵族本就希望稳定人心,所以他们接受这个说法。

        商人们何其精明,也未必相信这个鬼话,可他们却假装自己狂热无比,因为这些话,才可以稳定住刚刚恢复了一些的市场。

        市民们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除了这个希望之外,他们一无所有,因而他们振臂一挥,为之欢呼。

        农夫们凑钱杀了几头牛,将这些牛肉,送到了王细作的面前,希望王细作能够派船,将这些礼物,送去给方大善人,愿那位热爱美食的大善人,永远健康长寿。

          紧接其后,人们才意识到此时除了王细作之外,再没有一个能在困境之中团结各个阶层,维持稳定的人了。

          当一个噩耗传来,这更促使了人们更加依赖王细作的居心。

        卢森堡大公国发生了叛乱,叛军和王军反复的拉锯,已造成了数千人的死亡。

        此时……整个欧洲都在风雨飘摇,唯有这曾经的北方省,现在的荷兰,还维持着一定的稳定。

        于是,新政府在群龙无首之下,决心拥戴王细作为荷兰护国总督。

        王细作当仁不让,在刚刚擦拭干了血迹的总督府里接手了权力,而后,一场盛大的宴会进行,无数人纷纷向新总督表示了自己的忠心。

        “总督阁下。”人们围着王细作,提出了自己的疑问:“您接下来,下达的第一个命令是什么。”

        宴会里,许多狂欢的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他们看着王细作,期待着答案。

        人们出于对混乱的恐惧,选择了这位方大善人的仆从,此时,他们极希望知道,这位总督阁下是否有什么特殊的才能。

        “这要考虑到荷兰的需求。”

        “那么,荷兰现在最大的需求是什么呢?”

        有人想要打破沙锅问到底。

        王细作显得信心满满,他看着所有人,沉吟片刻:“战乱已经开始蔓延开来,而荷兰必须稳定,荷兰的稳定,将会使它成为欧洲的孤岛,就说说卢森堡所发生的事吧,在那里,到处都是杀戮,不出意外将会有大量的难民涌入进荷兰,我们可以阻止他们吗?”

        国界是无法阻止他们的,这一点人们深知。

        王细作道:“当他们越过了边界,最需要的是什么?”

        “……”

        人们开始思考。

        总督阁下的问题,确实给予了他们很大的启发。

        是啊,接下来,需要的是什么呢?

        “是可以遮风避雨的房子!我们每一个人,都需要房子,我需要,你们需要,每一个市民,每一个来到荷兰的人都需要!”

          “…………”

        人们瞠目结舌。

        王细作豪气万千的道:“我们应该招募大量的人手,建房子,从现在起,我宣布,荷兰建业现在成立,这是我的第一个命令!”

        “…………”

        王细作看着这些瞠目结舌的‘乡巴佬’,果然,都是一群没有见过太多世面的人啊。

        可话说回来,作为总督的王细作,有只懂这个,这个世上再没有人比买了很多房产的人更加懂房子了。

        ………………………………

        新的顺天府已经开始矗立在了新城。

        准确的说,是京南新城。

        大量的文吏,武吏被招募了进来,这巍峨的衙门,瞬间便开始人满为患起来。

        弘治皇帝得知了此事,一言不发,他是有些懵逼的,卧槽……这两个家伙,想卖地已经想疯了。

        弘治皇帝倒是没有指责什么。

        居然决心让太子和方继藩去折腾,他算是想开了,随着他们去折腾吧。

        朱厚照和方继藩正得意非凡的时候,王恭厂附近的一次爆炸,却是一下子惊动了二人。

        二人迅速的被召回宫中。

        内阁和各部的大臣,早已到了。

        弘治皇帝脸色铁青,跪在地上的,乃是萧敬和牟斌二人。

        这二人一个东厂厂公,一个是锦衣卫指挥使,对此却是懵然无知。

        其实这也怪不得牟斌。

        倒不是牟斌办事不利。

        而是自弘治皇帝登基之后,先是裁撤掉了西厂,接下来,对于厂卫的态度,也是极不明确。

        这使得厂卫非但早没了成化年间的威风,反而隔三岔五,被御史们各种痛批。

        牟斌作为锦衣卫指挥使,自知陛下对于厂卫颇有几分戒备,因而许多事,他总是犹豫不定,再加上自成化之后,锦衣卫已经经过了几番的裁撤,人手也开始微微不足起来。

        可现在……

        朱厚照和方继藩到了,朝弘治皇帝行了礼。

        弘治皇帝只颔首点头:“你们来的正好,你们二人,一人是顺天府府尹,一人呢,则是少尹,王恭厂附近的仓库爆炸之事,你们可知吗?这可伤了十七个人,朕记得,七八年前,王恭厂也有过爆炸,可这一次,显然不同,因为根据奏报,爆炸的当日,是有人混入了火药库之中,可见,这是有逆贼图谋,锦衣卫这里,已经打探到,这极可能和白莲教逆匪有关,这王恭厂,也算是顺天府的辖地吧,京里出了逆贼,厂卫责无旁贷,你们顺天府,也可以坐视不理吗?”

        朱厚照道:“儿臣又没说不理。”

        弘治皇帝:“……”

        他深吸一口气,看向方继藩:“方卿家,你来说。”

        方继藩道:“陛下圣明……”

        “捡重点。”弘治皇帝不客气的道。

        方继藩只好道:“京里现在越来越多人口流入,难免会有宵小之徒,趁此混进来,这情有可原,顺天府一时失察,是顺天府的疏失,恳请陛下恕罪。”

        弘治皇帝脸色缓和了一些:“自宋以来,这白莲教匪,便是朝廷的心腹大患,历代先皇无一不想将其碎尸万段,朕本以为,自前些年的打击这些逆贼还知收敛,可现在看来…哎……他们不但是狼子野心,还是胆大包天哪,此事,朕已命厂卫去查了,顺天府……倒也不必大张旗鼓,毕竟,厂卫才负有主要责任,朕之所以召你们来,训斥你们一通,是要让你们知道,别成日只惦记着修衙,要做做正儿八经的事。”

        朱厚照张口想要说什么。‘

        方继藩连忙道:“儿臣万死之罪,可这衙修都修了,总不能将它拆了吧。”

        拆了……

        弘治皇帝冷笑,你敢拆了,朕先把你方家拆了。

        弘治皇帝淡淡道:“朕听说,萧伴伴竟认了小藩做母亲,继藩,萧伴伴成你外甥了?”

        “这……”

        ………………

        第三章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