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极品小军师在线阅读 - 第574章 一路的艰辛

第574章 一路的艰辛

        “一路顺风!”新曹门城门口,一群人送着曹焱。

        曹焱回以微笑的摆了摆手。

        林月如这次没有跟去。

        本来她们是在去与不去之间纠结的,可林忆如直接一句不让她们跟去,彻底断了她们的念想。

        这个家,林月如谁都不怕,可就怕她姐姐!

        这点是没的改的了。

        在离开开封府十多里的地方,曹焱也遇到了赢家的人。

        不多,大概有一百左右。

        领头的就是赢千凝。

        在与曹焱汇合后。

        她上了曹焱的马车,其他人跟着一起前进。

        “这些人是来学习火器,以及你写的那本如何从零开始修建一座城市,对了你这么会想出这么个名字?”这个名字有点拗口,拿着书秦千凝顿了顿这才说出来,这书是那天分手后,曹焱送给他们的,说是让他们先看看。

        在看了之后,赢家人对曹焱的提防之心更淡了,用这时的话来说,这简直就是一本天书,那怕用半个国家来换都值得。

        “哦!对了,我该称你为秦千凝?还是赢千凝?”

        秦千凝显然没想到曹焱的注意力在这,思考了一下:“称我为秦千凝吧,在没有复国之前,我还是喜欢叫这个名字,当然如果你叫我千凝或者夫人的话也行。”

        “那行!那就千凝吧!”

        “对了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什么问题?”

        秦千凝有点嗔怪的看着曹焱:“那本书的名字啊!如何从零开始修建一座城市。”

        “没什么,主名就能知道它是本什么书仅此而已!”

        两人现在就像是相处了多年的夫妻,那么的平淡,自然,并没有一丝的生疏。

        “那你以前像你书中所写的那般修建过城市吗?”秦千凝问这话,并没有毛病,这一辈的曹焱虽然没有听说过他干过这事,可他前世就不一定了。

        “玩过一些模拟建设游戏,当然电视中也看过不少。”

        这些字,秦千凝知道怎么写,可合在一起就有点不知道它的意思了。

        “不明白?”曹焱看见她微微皱眉的样子,笑了笑。

        “嗯!”

        “不明白就对了!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呵呵。”曹焱这话让秦千凝直接给了他一个大白眼。

        “不过这东西想明白了,也很简单!”曹焱在得到白眼之后,突然严肃了一丝。

        “简单?”秦千凝有点想吐槽,你怕对简单两字有所误解吧?

        “呵呵!我们虽然没有修建过城市,可看过的城市不少吧?”曹焱笑问道。

        “嗯!”秦千凝点了点头,她知道这应该是曹焱要教她一些东西了。

        “开封府,我们就不说了,这是集合一个国家之力修建的没有什么可说性!就说一个简单的县城。”

        “一个小县城主要构成是什么?”

        “县衙,民居,商店,城墙,兵营,铁匠铺……之类的。”

        “这些东西就像人的一身一般,县衙是头脑,民居是身体,商店就是肚子,城墙,兵营就是手脚,铁匠铺就是武器……”

        “那去到一个新的地方,还是一个没有探索的地方,那就必须有选择性的先修建必要的东西与成立必须的机构。”

        “为什么我会在书上说,最先成立的是衙门之类的行政部门?”

        “原因很简单一个井然有序的次序会让去一个刚到陌生地方的人,心情放松下来,这点能理解吧?”

        “能,”秦千凝点了点头:“就好比同一个人去到京师与去到早几个月的京东两路,去到京师他会听从府衙的命令参与建设城市,而去到京东两路,他只想逃去一个安全的地方。”

        果然聪明,曹焱默默赞赏了一句,这个比喻简直深刻。

        “人有盲从性,当有目标,有次序时,人就会安稳下来,而……”

        曹焱一路上对着书本上的内容一一与秦千凝解说了起来,一个说的仔细,一个听的认真,这样让旅途的时间过的很快。

        还没什么感觉曹焱与她便又回到了濮洲大营。

        刚一下车,还没等曹焱适应一下踩着地面的感觉,夏海波就迎了上来。

        “大人不好了!”随着他一起过来的还有他手里的那一大叠密信。

        “发生了什么事?”曹焱虽然有点心惊,可还是不紧不慢的接过密信,只要濮洲大营没被攻陷,那所有的坏事都不算什么!

        曹焱随意的从那叠信中抽出了一封。

        也递给了秦千凝一封。

        秦千凝接过一看,信封上写着曹三火亲启,不过现在这些信全都被人打开了。

        她有点好奇,这些人竟然敢私自拆曹焱的书信,胆子还真大。

        她不知道,这是曹焱走的时候,特意吩咐夏海波他们如果收到这些信就不用等他直接打开看就行。

        主要是怕延误军情。

        万一自己离开时,宋江一时脑抽,又想着往济南那边转转,那就搞笑了。

        信的内容很简单,只说了两件事。

        一件是吴用准备去开封府散播谣言,说曹焱想要养寇自重,准备反。

        一件是他们准备分出小股力量四处开花,散布谣言,彻底扰乱京东两路。

        “大人,怎么办?”见曹焱看完一封信,也不等曹焱看其它的,夏海波就开口问道。

        曹焱一听就知道,这些信的类容又全都是一样,不过见到秦千凝露出探寻的目光看着自己手里的其它信件,他没有在意把其它的信也递给了她。

        “你不看看?”

        “内容应该差不多,你看就行了。”

        这时夏海波才注意到,曹焱身边跟着的人,待一看清相貌,他连忙行礼:“秦大人!”

        秦千凝在开封府那片地头还是很有名的。

        “夏都尉多礼了。”秦千凝回了一礼。

        “夏都尉!”

        “属下在!”

        “去把传令队,伍长以上的军官全都叫来。”

        “是!”

        ……

        帅帐之中,曹焱背着手,看着面前挂着的地图,手指不停的敲打着自己的后背。

        秦千凝坐在他的身边静静的看着他,不知道他在思考什么,不过这些并不重要,自己只要看着学着就行!

        “报!”

        “进来!”

        “大人你要的人全都带来了。”

        “让他们进来。”

        “是!”

        二十来个传令军官,鱼贯而入。

        “见过大人!”众人先对曹焱行了一礼。

        曹焱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免礼。

        “现在有个任务让你们去做!”

        “请大人吩咐!”

        “你们分成数组,围绕包围梁山的这片包给我跑一遍,传令下去,让他们加强巡视,除了我们的人以外,任何人,不管他是谁,都给我抓起来,把他们集中起来,让先前的那些学员把我印的那些八卦报读给他们听,在他们听完之后,就把他们全放回梁山,顺便在把这张悬赏榜,一起告诉他们。”曹焱转过身说完,指了指桌面上的一张纸。

        曹焱最近算是想明白了一个问题了。

        为什么自己的扰乱计划始终没什么动静。

        这个时代的文盲实在太多了。

        江南那边应该算是好的,大概一百个里面应该有好几个识字的。

        可其它地方,几千个人中有一两个就算好的了。

        因此,那被放回去的十来号兄弟,他们愿意做那些秘密任务。

        这在那些密信中有提到。

        可发八卦纸条,一直都没有听到这方面的消息。

        后来仔细想想,曹焱就明白过来了,不说他们手底下那些棒槌不识字,估计就那十来个被自己放回去的能有一半识字,自己就笑了,这些八卦纸条撒出去,估计最终的命运也只是被人拿去擦屁股了。

        自己太理所当然了,把这时的社会当成了后世那教育普及的时代。

        “是!”

        “你们看看还有什么问题没有?”

        他们其中领头的那人,上前拿过榜单,细细看了起来。

        榜单上面写着,梁山一些主要头目的头颅值多少钱,当然能抓活的奖金更高。

        比如,宋江就值一万贯,死的就只有九千。

        吴用值八千,死的七千。

        卢俊义等人值五千,大头目值一千,小头目值五百,一般的小喽喽值十贯到一百。

        上面都有详细的划分。

        “大人,要是那些人抓着人来领赏呢?”

        “给钱,吩咐他们别克扣,敲锣打鼓的宣传,让他们结合实际,反正要把这些事给我宣扬的在京东两路是个人都知道,明白了吗?”

        “明白了大人。”

        “那好,去通知吧,叫那些学员们也多交流交流,一起想办法,我想看看他们学的到底如何!”

        “是!”

        传令兵领命全都出去了。

        霎时,大帐里的人都自觉的走的一干二净。

        为曹焱与秦千凝留出了独处的空间。

        “梁山上的人是不是很难对付?”秦千凝想了想,最终还是问了出来,她是来学习的,有什么不明白的事,她可不会跟曹焱客气。

        “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曹焱好笑的看着她。

        “难道不是吗?”秦千凝也笑了,你曹三火都在对面安排了十多个细作了,还用这样的手段对付他们,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刚才她可把那些信件全看了,类容都差不多,数了数,数量有十多封。

        “不是,如果我真的要打梁山,不说很容易,可最多也就是几天,应该能剿灭他们。”曹焱回想了一下最近一个多月自己一方的训练,给出了一个保守的答案。

        不说现在自己手里的那些军队都是精锐中的精锐。

        就说在全火器武器的状态下,只要枪支弹药能跟上,这个时代就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止这支军队的步伐。

        这个时代的火器部队就是这么的逆天。

        “呵呵!”冷场笑声响起,显然秦千凝是不相信的。

        可曹焱也不与她争辩,也跟着她笑了笑。

        ……

        ……

        这次吴用去开封府的时候就没有带那一百零七将。

        只带了几个信的过的手下。

        最近梁山上的情况太过诡异,恶作剧的人一下就多了起来。

        他总感觉自己队伍中出了叛徒。

        当然这是没有证据的,只是他的直觉而已。

        每次他们的计划好像都能被曹焱提前感知。

        特别是那些被曹焱放回来的人,整天都有点神经兮兮的。

        可你要是说这些人是叛徒,那又不怎么像,谁家的叛徒不是小心翼翼的潜伏着,那像他们那么爱做死?

        对!吴用可不是像李逵那么傻,在哪十几个人回来后,就让手下偷偷去跟踪他们了。

        发现李逵与最近山寨那些倒霉事差不多都是由他们弄的。

        不过他也没感觉到好奇,毕竟他们回来时,李逵那句光头与矮脚虎王英在一旁笑的格外刺耳,实在是有点揭他们的伤口,没当场打起来就算好的了。

        可不是他们又会是谁?

        这个问题着实让吴用头疼。

        只从宋江起事之后,来投奔的牛鬼蛇神太多了,里面难免就掺杂着,朝廷那边的细作,这是有很大几率的事。

        可现在却不能深究。

        自从被曹焱围困之后。

        缺衣少食,加之被曹焱围而不打,弄得大家十分憋屈,人心已经不稳了,再一查,那人心就彻底散了。

        必须要一场大胜,才能重新稳定人心,可是对上曹焱,那敌退我进,敌进我退的王八蛋,这压根就没法打。

        一定要让朝堂对他产生芥蒂,把他调走,最好再把球场巨星高俅送来,这样就稳了。

        自己对上高俅那就是全方位上的碾压。

        “军师,到了!”一个手下提醒了他一句。

        吴用远远的眺望着那做夜里的光明之城,深深的松了一口气。

        这一路上来太不容易了。

        也不知道曹焱是怎么想的。

        不说那些大路了,就算是田间小路,向京师这个方向,也到处都是巡视的士兵,当然他们不知道其他方向也是如此,让他们白天根本就没法走,只能晚上摸索着赶路。

        虽说,大楚比西方那边更早了解夜盲症。

        知道吃些肝类食物缓解。

        可只借助月光,不敢点火把照明,当然也没有电筒,这还是很悲剧的。

        幸好这边都是平原。

        要是有山岭,几人在夜间赶路,能不能活着走开封府还是个问题。

        “不容易啊!”有人发出这么一声感慨。

        引得周围一片赞同的声音。

        吴用为了自己的面子,没有出声。

        这一路他就最惨的那个,他本来就是书生一类的人物,身体素质,协调性想想就行了。

        这么连夜的赶路,能受得了就是有鬼了。

        就算有一众手下的护卫,可狗啃屎之类的经历还是不可避免的,而且还是多次,这时可没有后世那种平着闭眼也能走的路,就算有他们现在也不敢走,只能走一些乡村小道,在夜间赶路出现状况摔上几跤也属正常。

        这半个月来,吴用都不知道自己摔了多少跤。

        最惨一次还把牙磕掉了两个。

        现在说话还漏风。

        “今天就暂时在这睡吧!明天一早再想办法混进城去。”看了看四周的环境,吴用用那漏风的嘴吐出这么一段话来。